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爆!玄学小主播和榜一大佬官宣啦在线阅读 - 第4章 我等你回来找我

第4章 我等你回来找我

        好熟悉的话语。

        换做以前,沈知意会直接跟他扯歪理,说千道万就是不好好学。

        但现在不行。他现在在她心中的形象十分高大,不可不敬。

        思及此,她回道:“是,我下次一定好好请教您。”

        【萧澜亭:不用下次,下午五点,在教师办公室等我。】

        要给她补课?

        沈知意看了眼时间,来不及了,就道:“我有事儿,现在已经离开学校了,而且我晚上也没空,明天,我明天一定找您补习。”

        为了表示自己说的话是真的,她给他发了一个定位,表示自己已经离开学校。

        刚发出去,手机就震了一下,温度升高。

        与此同时,车子也在一个巷子入口停下。

        沈知意快速下车,点进罗盘里追踪沈莹莹的位置。

        微信来信提示响了两声,她没有查看,专心按照罗盘提示的路线往里走。

        这是一个旧小区,楼距狭窄,弯弯曲曲的小巷似乎没有尽头。

        越往里头走,空气就越凉,掺杂着香火的气味。

        沈知意停步。

        罗盘上的红点扩大,聚焦在十米之外的位置上。那位置,就在旁边院子里的房子内。

        见周围无人,沈知意脚踩墙壁翻身而入,轻巧落地。

        南都的天气明明十分闷热,可这里却异常阴凉。

        一靠近窗边,香火味就更加浓烈。

        屋内没有开灯,闪烁着一排排蜡烛,诡异的火光照亮了屋内的黄色幡布。一个身披道袍手持拂尘的瘦削男人盘坐在高位上,眯眼挑眉,一副高深做派。

        一团浓黑煞气已经吞没他的全部,身形模样在黑气浮动中若隐若现。原身没有一点道行,周围的各类宝器都是一些粗制滥造的假货,就连黄符也不是朱砂写就。

        沈莹莹却看不到这些,朝他跪地磕头:“求大师再赏我一个符,我今晚要参加一个非常重要的宴会,我答应亲戚要在他们面前表演钢琴,可是我的级别太低了,拿不出手,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

        道士睁眼,慢悠悠地道:“小事儿,按老规矩办事就行,东西拿来了没有?”

        沈莹莹露出兴奋的笑,将一张纸奉给他:“这就是我那同学的八字,她从小练习钢琴,拿了好多大奖,我想拿走她这项能力。”

        道士接过红纸,随后摆出一张写满黑字的白纸给她。

        “滴血。”

        沈莹莹哎了一声,张嘴就咬破自己的手指往上面滴血。

        沈知意一一收进眼里。

        偷人好运,换人命格,好卑鄙的手段!

        沈莹莹那傻乎乎的样子,想必还不知道自己为此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违背天道,必遭反噬。

        沈知意没有急着阻止她,例行公事,用app的扫描功能对准假道士扫描真身。

        很快,就出现了目标的基本信息,正好就出现在外逃名单之内。

        她尚未看清,里头的男人就猛然看向这一侧,瞪大眼珠,拔腿便跑进一侧房门内。

        沈莹莹大惊:“大师!大师!”

        她捡起地上的黄符,藏进兜里,“大师,都完成了吧,那我先走咯?”

        没人回应。

        她没有多想,握着黄符喜滋滋地离开了。

        而此时的沈知意,正站在房顶俯视一切。

        小黑屋内,一团黑雾正在不停地撞墙,试图穿越而过,但屡次失败。

        沈知意哼笑一声,轻巧落地,推门进去。

        吱嘎一声,男人猛然回头,眼眸充斥浓郁煞气,浑身不见一丝人气儿。

        沈知意杏眸微抬,仿佛头顶威严神光,双眸正气凛凛,“两个选择,乖乖束手就擒,或者,让我打一顿,然后送你直达十八层。”

        男人发出一声诡异的嘶叫,忽作龇牙咧嘴状,纵身朝沈知意扑来。

        “敬酒不吃吃罚酒!”

        沈知意沉声一喝,手指夹黄符贴在男人眉心处,柳叶软剑一击打,黑雾就被震出男人体外,不到一秒的功夫就被吸进一个瓷白色的小瓶子里。

        顷刻间,周围黑暗散去,屋内亮堂了许多。

        沈知意晃了晃小瓶子,app内的名单列表立刻少了一个。

        她的寿命血条增加到三十天。

        “啧,真少。”

        每次增加的寿命都是靠目标的道行决定,道行越深,她就能获得越多的功德值,寿命也就越长。

        这次这个,只是个小点心,喂不饱她。

        屋内响起啜泣声。

        沈知意扭头就看到男人趴在地上掩面哭泣,还是朝她跪着哭。

        “不必行如此大礼。”

        男人还是哭。

        沈知意蹲下,皱眉,“你哭什么?”

        男人缓缓抬起脸,哭诉道:“小师父,我求你别管我了,把它放回来吧,我真的需要它!它除了装道士骗人点吃的外,没有做过什么坏事啊!”

        沈知意拉着张椅子坐下,口吻状似随意:“你私自布阵求夺舍,这可是大罪。”

        男人猛然一震,认真打量眼前的女孩子。

        她没穿道袍,年纪又很小,看着还在上学,道行应当不深才对,怎么能一下子就看穿他的秘密!

        “不过,好在你不熟悉,没有被夺舍成功,只是引来这等小东西附身,保了一命,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如实道来。”沈知意道。

        男人拂去眼泪,站起身来,垂头丧气,没有说话,内心不断挣扎。

        沈知意觉得奇怪,就认真打量起这个男人。

        面容颓唐憔悴,印堂发黑,血光之灾迫近。

        正当她想要提醒他时,却被他问:“小师父,是不是只要是魂灵,你都会收走?”

        “为什么这么问?你在护着谁?”沈知意凝视他。

        男人全身抖了一下,慌张地摇头,“没有没有,我就是好奇而已,我先走了,我先走了!”

        他忙不迭地跑出去,一边跑一边脱下道袍。

        沈知意留下话:“三日内,你必有血光之灾,我等你来找我。”

        男人顿了一下脚步,然后头也不回地跑远了。

        沈知意伸了一下懒腰,感觉无比神清气爽。

        收一只飘,就跟吃一顿饭一样满足。

        她把东西都收好,便悠闲地走出这院子,随意撕开了一颗柠檬味儿的棒棒糖含着,消磨时光。

        解决了燃眉之急,接下来,就是收拾继母一家三口了。

        她看了眼刚才从屋内捡回来的纸,上头是被沈莹莹偷走气运的人的信息。

        她把东西放进包里,留着备用。

        现在刚五点过,距离直播有三个小时。

        她随意靠在巷子的墙壁上浏览那幢房子的信息,也好晚上直播的时候给观众们讲解。

        那房子在富人区,和周围所有的房子一样,都是富豪们买来招待贵宾所用的,平时无人居住。

        三年前,一家四口被安排入住186号别墅,不久就发现全部横死屋内。经过调查,是因为男主人生意失败,受不了打击,就带着一家人走。

        那一家人只是房子主人的贵客。他们死后,房主也不要这房子了,就交给法院帮忙拍卖。

        房子流转了五家,每一家搬进去都发生了怪事儿,然后转手。

        目前,房子的产权在沈知意的大姑婆家手里。

        相关的灵异传闻也很典型,无外乎夜里听到奇怪哭声,或者睡觉睡着睡着就在屋外醒来,以及,夜里看电视时会莫名听到屋外有锄地的声音等等。

        沈知意正看得入迷,忽然,嘴里的棒棒糖被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