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爆!玄学小主播和榜一大佬官宣啦在线阅读 - 第1章 他喜欢我呀

第1章 他喜欢我呀

        算命的说过,沈知意21岁的时候有一大劫,但劫后就是大富大贵。

        今天正好是她的21岁生日。

        此刻,她漂浮在半空中看着趴在血泊中的自己,心里只有一句话——

        算的真tm准!

        廊内跑来三个人,是她的继母和继妹,以及家中的管家。

        三人神色慌张,齐齐弯腰端详地上的她。

        继妹沈莹莹伸手往她鼻子探去,便缩了一下,回头对两人道:“死透了。”

        三人松了口气,然后欢笑出声。

        “太好了,现在家产全是我们的了!”

        沈知意盯着三人的丑恶嘴脸,恨不能把他们碎尸万段!

        今天是她父兄的葬礼。

        仪式结束后,她回家,意外撞见继母和管家在她父亲的床上苟且,还听到他们的阴谋。

        原来,父兄两人都是被他们合谋害死的!

        她录好音,刚要报警,一转身就被继妹一把推下楼。

        含恨而终!

        **

        乌云蔽日,大雨倾盆而下。

        沈家门外,突然停了一排警车。

        一个气质卓越的英俊男人从车上下来,疾步走入,眉眼间萦绕一股风雨欲来的阴霾之气,就连衣角也猎猎生风,透出摄人的阴鸷。所到之处,阴云遮掩全部光芒!

        大批警察跑进,将沉浸在欢乐中的三人以故意杀人罪抓走。

        一切发生的太快太突然,三人不停否认,挣扎,呐喊,但根本没用,不一会儿就全都被抓上警车带走。

        喧闹散去,偌大的院子,陷入死寂中。

        医生快速检查沈知意之后,回头对男人道:“萧先生,对不起,她已经……去世了。”

        男人似失去了全部的活力,俊脸煞白无血色,怔怔地看着地上的女孩儿。黑白分明的眼眸,染上猩红和湿润的雾气。

        医生正要把她装进袋子里,却被男人低声阻止。

        “我来。”

        他的声音微微更咽,眼泪在微红的眼眶里打转。

        沈知意被他小心翼翼地抱起,如同呵护珍宝一般。一颗泪,砸在了她满是鲜血的脸颊上。

        他的唇角微微颤抖,眉头间萦绕着巨大的痛苦。青筋凸起,正在用力地克制情绪。

        沈知意飘到他身边。

        “想不到是你帮了我们家,谢谢你。”她微笑。

        虽然知道他听不到,可是还是要感谢。

        这个男人叫萧澜亭,是她的高数老师。

        因为年龄差不大,而且在校外就认识了,所以她总是不把他当成老师看,各种逃课跟他作对,不少惹他生气。

        此时看到他伤心,她挺过意不去的。

        “你说,我都要走了,还要我欠你这么大的一个人情。早知道这样,平时我就不逃你的课,也不跟你顶嘴了。”

        她絮絮叨叨地嘀咕着。

        男人听不到她的话,只看着她的尸体,泪眼模糊。

        “对不起……我来晚了,对不起……”他不断道歉,紧紧搂住她,不肯接受这个事实。

        沈知意看着男人抱着她哭泣,慢慢愣住了。

        她从未见过他哭。

        他身上的标签很多,第一美人,高岭之花、严肃、冷厉、不近人情……

        总之,就是一个长得无比好看的活阎王。

        她和其他人都认为,他这样的人,就是一个无情无欲的冷血动物。

        但现在的他,打破了她之前的所有认知。

        过了会儿,她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儿。

        萧澜亭看她的眼神里,似乎并不像普通的伤心,更像……失去恋人的哀痛。

        难道他喜欢她?

        这个念头吓了沈知意一跳。

        就在这时,她看到萧澜亭缓缓低头,似乎要吻她。

        当她想要看清,眼前却突然出现一道强烈的白光,刚好遮住萧澜亭的脸。

        她越是使劲儿去看,白光遮挡得就越多。

        很快,面前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唰的一下,一条不见尽头的蜿蜒小路出现在眼前。

        沈知意不由自主地走进去。

        ……

        砰!

        闪电撕裂天空,豆大的雨噼里啪啦地打在教学楼外的大树上。

        风夹着雨水吹进二楼窗户内,打湿了沈知意的脸颊。

        她正趴在桌子上睡觉,面朝窗外,睡得很熟。

        一道惊雷之后,她眼皮猛然掀开,惊悸之色蔓延满眶。

        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她狠狠吸了一口,喜极而泣。

        她回来了,真的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