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继承遗产后咸鱼被迫翻身了在线阅读 - 第125章 我该怎么办?

第125章 我该怎么办?

        第125章我该怎么办?

        晚上十点半,月明星稀,舒瑶和流觞趁着夜色,坐车到了舒家坟地。

        别说,这大晚上的,坟地里就是比外面要凉爽许多。

        都不需要背景音乐,站在这里就能感觉到浑身阴嗖嗖的冷。

        流觞抱着双臂跟在舒瑶身后,饶有兴致的道:“没想到你那么害怕妖魔鬼怪,做起事儿来倒是挺阴间的。

        这大半夜的逛坟地,一般胆子小一点的妖精都不会干这种事。”

        舒瑶:……

        微微侧过头,目光幽怨地看向流觞。

        “能别拿我和妖精比吗?

        在这么恐怖的地方,我一点都不想听到妖精这个名词。”

        流觞不以为意,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这世界上最强大的妖精就站在你身后,你居然还想掩耳盗铃,就当没有妖精在这里?”

        哪怕他阅历身后,有时候也看不懂舒瑶。

        她有的时候碰到特别弱小的妖精,甚至凭借着她那彪悍的力气,都可以把对方置之于死地。可她依然怕人家怕的不行。

        但面对他的时候,这小姑娘又表现出一副,我不害怕你,你应该不会害我的心态。

        可明明他连手指头都不用抬,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把这小姑娘弄死。

        矛盾,只按照自己的思维来。

        对于流觞的冷嘲热讽,外加言语威胁,舒瑶捂住耳朵,心里默念不停不停王八念经。

        她当然不是依靠别人长什么样,或者实力有多强大。

        她看人完全凭第六感。

        只要她感觉不会伤害她,那只要对方长得不要太对不起观众,看到他的长相就像看一场恐怖片一样,舒瑶都不会害怕对方。

        就好像流觞。

        她刚开始和他签订契约的时候,就感觉到这人心里有猫腻,所以才把那张名录放进了睡衣里。

        果不其然,这只该死的狐狸精,半夜就来偷她的名录,还被整个别墅的佣人误会。

        简直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后来再看向流觞,她心中隐隐的觉得这人不会再伤害他,所以才会对他放下戒心。

        就向她第六感所感觉到的一样。自那之后,流觞虽然嘴一直很恶毒的说难听话往她身上扎,可却再也没有伤害过她。

        舒瑶觉得,说她掩耳盗铃就掩耳盗铃吧。总归她没有估算错就好。

        大半夜的两人一前一后走在墓地里,前面的人穿着白衣服,后面的人穿着一套红衣服,旁边是“知了,知了,知了!”的知了亲情口技配乐声。

        要是让外人看见,肯定得被吓个半死。

        而舒瑶此时,已经走到了爷爷的墓碑旁边。

        她再一次念动咒语,金色的纹路在地上显现。一点一点的蔓延,最终汇聚成一个大阵,一瞬间金光大亮,舒瑶的脸色却变得无比苍白。

        流觞站在他旁边什么都没问,但看她的表情,基本也可以猜出来事情的真相了。

        所以,他们家祖祖代代传下来的不光是家产,还有先祖的灵魂。

        舒瑶手里收了自己的阵法,呆呆愣愣的看着不远处的墓碑。

        突然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从小爷爷就对她特别好,甚至比对堂哥这个下一任家主还好。

        现在告诉她,“你爷爷很可能就是你们家老祖宗。而你是不是你爷爷的亲生孙女还有待考证。”,让她实在有点接受不了。

        甚至都开始怀疑过往的二十几年,她与爷爷的感情是真的吗?

        爷爷到底什么时候被夺的舍?

        流觞看着大半夜蹲在坟地里“哇哇”大哭的女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伸手递给她一方手帕,十分无奈的道:“别哭了。”

        舒瑶哪里忍得住?他现在就跟丢了瓜子儿,十分迷茫的小仓鼠一样。

        根本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我爷爷可能不是我爷爷怎么办?

        我爷爷有可能是我的祖宗,甚至有可能是外来的灵魂占据了我们家老祖宗的身体,假冒了我爷爷。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应该按照dna来算,和爷爷一点关系都没有。

        还是应该按照灵魂占据身体,这具身体就是属于灵魂的意识流来算,我爷爷依旧是我爷爷。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当年大伯和父亲双双死亡,是不是因为爷爷没有夺舍成功?

        不然为什么每一代家主都是同一个灵魂,只有我大伯和父亲死了?”

        流觞被他哭的有些无奈,“你大伯和父亲的死大概跟他无关。

        真要是如你所说的那样,你们家祖祖辈辈都是他。那他一定是个夺舍的老手,不至于在你大伯和父亲的身上连翻两回车。

        你父亲和大伯可能单纯只是死透了。”

        舒瑶:……“你安慰人的时候能不能别那么欠揍?”

        流觞扯了扯嘴角,“你不哭我就不安慰你了。”

        舒瑶:……

        舒瑶不哭了,整个坟地再次陷入了沉寂,沉寂到让流觞都觉得有些不自在。

        眼神望向远方,叹息着道:“既然找不清楚方向,又有许多不知道的事情,那就亲自找他问清楚吧。

        反正也没死,问起来不是很方便吗?

        别说你太玄爷爷只是个现代人,就算他从洪荒来的,鹿死谁手也未可知。”

        有他这只大妖在这里镇着,完全不愁她太玄爷爷会把她怎么样。

        只要别继续哭了就行。

        舒瑶狠狠的抹了一把眼泪,“你会帮我找爷爷吗?”

        流觞:“我可以带你去妖界,那里有只妖精是昆仑镜碎片,知晓天下事。

        有什么问题你可以问她,她能帮你找到爷爷。”

        舒瑶:“妖界?”

        流觞:“妖界。”

        舒瑶面无表情,“我们先去爷爷飞机逝世的地方看一看吧。”

        流觞余光看着这小怂包立刻认怂,嘴角不自觉轻轻弯起。

        “好。”

        俩人趁着夜色,又快速的回了车上。

        司机看到舒瑶和流觞一起回来以后眼睛通红,鉴于这地方的特殊性,也没往歪的地方想。

        只是心里叹息一声:他们家小姐可真重感情。

        姥爷都死了那么长时间了,还这么伤心。以后要是哪个小伙和他在一块,可真是捡了一个金饽饽。

        金饽饽到了家,一件事情就是吩咐人定航线,明天一早他们就飞往事发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