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继承遗产后咸鱼被迫翻身了在线阅读 - 第119章 危险许多

第119章 危险许多

        第119章危险许多

        黄鼠狼目光十分坚定,一看就不是商量两句就能解决的事儿。

        廖子涵的表情也有些凝重。

        说实话,按理来说这事有因果在内,他管不管下面那些镇民都不成问题。

        可是出于人道主义,这事还是应该稍微管一管。毕竟那几个村庄经过繁衍,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几十万人的大城镇。

        如果真的在同一天时间,这些人全部暴毙。新闻头条肯定跑不了。

        到时候这事细查出来,必须要给公众一个交代,肯定全都是麻烦。

        “好,具体的事情我们会详查,你放心,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大黄鼠狼目光沉沉的看了一眼廖子涵,“我信你这一次,不过也要有个时间限制。

        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如果调查不清楚的话,那就别怪我们不留情了。”

        最终,他两只前爪落地,转头就跑了。

        其他的一众小黄鼠狼也四脚落地,跟在他身后一溜烟的跑没了。

        唯有舒瑶刚认的亲妹妹,临走之前还回头看一下束腰,摆了摆两只小爪子,然后才跑走。

        镇子里的那些人除了舒瑶以外,所有人身上的诅咒都没有被解除。

        毕竟黄鼠狼还没确定,能否找到当年设下阵法的男人,自然不可能放过这些罪魁祸首的后代。

        廖子寒视线落到黄鼠狼祖坟之上,眉头紧紧皱起。

        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那只魍魉,可那东西基本上没有什么神智,想问出来究竟怎么回事,基本不可能。

        而这事儿已经过去一百多年,那名姓舒的倒是说不定早就已经魂死道消。

        想要找到当年的真相更加难上加难。

        这么想着,他把视线落到正在发呆的舒瑶身上,不自觉的问了句,“那老道是姓舒,难道是你们家的人?”

        山下的镇子基本上就是由百年前那些村子组成的。

        又不是什么繁华或是山清水秀的地方,往外走的人多,往里走的基本没有。

        住在这里的人口基本没什么改变。

        舒瑶恰好姓舒……

        舒瑶现在也糟心这件事儿呢,三个月的时间。说不定自己会和那些人一起狗带。

        她这么年轻还没活够,谁知道诅咒什么时候突然过来,流觞能不能拦住这份咒杀?

        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目光看向廖子涵,“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们可以和黄鼠狼那边沟通一下,看看那名道士是谁。

        我家里有家谱,如果真是我祖上的人……”

        那她也不可能拿自己的命来赔。

        “我可以带着那些黄鼠狼去挖我家祖坟。”

        冤有头债有主,谁都别来找她。

        廖子涵:……

        在场众人:……

        这种大孝女一般找不着,瞅着还挺稀奇的。

        带着妖精去刨自家祖坟的猛人,估计天底下也就这么一个。

        廖子涵无奈的揉了揉额头,看一下舒瑶使表情变得凝重起来,“好,我尽快找出来那人是谁。

        不过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如果真的是你们家的血亲的话……

        黄鼠狼那边执念那么深,这事估计不好解决。”

        舒瑶叹了一口气,眼睛里满是沧桑,“不好解决不也得解决嘛?

        总不能真的摊在自己身上,要用自己的命去给祖上填命吧?”

        自从爷爷去世之后,她已经为自己祖上的人付出足够多的代价。

        时不时的被妖精追杀,还总有妖精来觊觎御妖名录,如果不是她强行契约了流觞,估计现在坟头草都能跟其他祖宗们比肩高了。

        廖子涵一听也确实是这么个理。

        “既如此,我们一定会尽快解决。”

        两伙人说完这件事,廖子涵他们留在原地处理阵法,舒瑶则跟流觞一起往回走。

        月色皎皎,银光弥漫。晚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

        一高一矮长相精致的二人走在林间,但应该是极其浪漫的景象,实际上却是流觞朝着袖子,看身旁的舒瑶,长须短叹。

        舒瑶叹了一口气,“如果真的是我祖上干的亏心事儿,你能帮我抵挡住黄鼠狼的诅咒吗?”

        要说半年之前,舒瑶还能对自己身为舒家人而感到自豪。那么现在,舒瑶简直觉得托生在舒家简直太糟心了。

        如果这次她不来给三叔公悼念,是不是就不知道黄鼠狼与舒姓道士的二三事。

        更不知道那舒姓道士很有可能是她家的先祖?

        等黄鼠狼真正报复所有与那道是有关的人时,她就会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莫名其妙的死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一个角落?

        光是想想,舒瑶就觉得自己已经够惨的了。

        如果要评年度最差老祖宗,他们家的祖宗绝对全都能上榜!

        简直太渣了。

        流觞垂眸看向舒瑶,“你我二人并非同吃同住,我没有办法一直监控你身体上的状况。

        不过,我可以帮你杀了那些黄鼠狼。

        哪怕来不及救你,我也可以帮你报仇”

        舒瑶:……

        这可真是个无敌贴心小棉袄,只是棉袄的棉絮过于坚硬,就跟钉子一样,钉钉扎人心。

        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那我可真是谢谢你了啊!”

        流觞:“好说。

        若我能为你报仇,记得把遗产打给我。”

        舒瑶:……

        当着她一个大活人的面,就开始讨论分他的遗产,这男人到底还是人吗?

        哦,对了,他不是人。他是一只狐狸精,狗科。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毕竟村里死过人,舒瑶觉得睡在这阵子里着实晦气。

        连夜带着流觞一起,坐着自家的飞的(di),毫不留恋的回了自己家。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家的狗窝。

        还是自己家的床睡的舒服,以后不是万分紧急的情况下,她绝对不会再出门找罪受了。

        拿起游戏机,继续通关那晚没做完的游戏。

        心里别提有多快乐了。

        可是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舒瑶刚消停了没两天,廖子涵就带着人和一份文件找上门来。

        开门见山的就问:“能带我去一下你们家的祖坟吗,带上你们家的族谱。

        有些事情我需要确认一下。”

        他说话的语气没有什么攻击力,说要知道至少对方对自己并没有恶意。

        不过对方所要的两样东西,让舒瑶深刻的意识到,外面远比家里要危险的许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