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成为领主的我被迫种田在线阅读 - 第112章 别贪心

第112章 别贪心

        第112章别贪心

        华夏有句话叫,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必诛之!

        话没错,但有着人类思维的生物,他们会伤心会流泪,还能单纯的把那当做畜生屠杀嘛……

        把他抓起来视为奴隶的人为罪,把他买下来的人更是罪。

        但是姜苒之前作为旁观者,或许也是罪恶的吧。

        她一向不喜欢惹事上身,毕竟在众人看来,是那异人咬人在身。

        这非她的领地,她不能一手遮天。

        “……大人?”李四等人一懵,只见姜苒迈向霓妖阁的脚步一顿,施施然地转了个弯。

        就当捡一只狗回去吧。

        姜苒撩了撩有些散乱的头发,眼神淡漠。

        而且,那异人也不是没有利用价值。

        拐到角落,姜苒只见脚下的异人满身是血,已经看不出人样。

        她望见了异人胸前气息微弱的起伏,“还没死就好。”

        姜苒先随手将凝血散敷在他的伤口之上。

        便打算叫李四和马哈过来把人搬到客栈。

        却见那异人在她动作之时,竟缓缓睁开了眼睛。

        眼睛里残留的是浓重的恨意,就像黑色的火焰卷袭过,留下了一片荒芜。

        然而模模糊糊地望着姜苒好一会,他的眼神渐渐变化,就如在死亡梦魇中好不容易得到了光线,他语气虚弱不堪,唇齿不清地说了一句姜苒听不懂的话,“你来了啊……”

        就在姜苒诧异挑眉之时,那异人突然抓住姜苒的手,伸出獠牙,一双猩红的眼流露出恳求之色,“血……”

        姜然眼角瞥过他被钉住的蝙蝠翅膀,眉眼微挑,了然颔首,“克制。”

        话落音,一对獠牙迫不及待地轻轻地刺了一下姜苒的手,流露出一两颗血珠,而一种带着吸力的触感传来,姜苒的血液在流动。

        多读点书还是有用的,从那双蝙蝠翅膀的模样看来,姜苒便猜测这异人大概是渊血神蝙和人类的混种。

        魔兽妖兽和灵兽神兽一样,修炼一定程度可以幻化人型,而渊血神蝙,是蝙类的皇者。

        它们掌控着隐匿、血液和毒的力量。

        “吼呜!”一直缩在姜苒怀里沉睡的白寐突然苏醒过来,伸出一个脑袋,不爽地对那异人大喊。

        那异人很快停下吞噬血液的动作,这异人虚弱,没有掌握好力量,刚才那一下,她直接失去了很多滴血液。

        姜苒斤斤计较地想到:真的亏大发了。

        却见吸收到了姜苒血液的异人由翅膀之处激荡起虚空血光,这种光芒逐渐随着翅膀转移到这异人的修长的身体。

        “李四、马哈、木溪,挡一下。”

        那抛尸的人还有点道德,这异人被丢在一个没什么人的隐秘角落,也正好方便姜苒救人。

        但是这诡异的一幕却最好别被其他人发现,谨慎一点是好事。

        李四有些犹豫,“领主大人,真的要救这个异人吗,万一爆发了凶性伤到了您……”

        姜苒回眸,眼神淡漠,白寐伸出脑袋,跟着她看向李四,望着李四的眼神和姜苒出奇的一致。

        姜苒道,“我连真正的魔兽都收服了,还怕这个混血儿?”

        李四默,好像也是。

        几滴血只是保住了这异人的生命,他的伤势依旧很重。

        姜苒继续在他身上撒凝血散,还拿出了一颗千机草。

        一边处理,一边打量这异人。

        血渊神蝙,嗜血而诡异,喜欢出没于虚暗的浓夜,而它们在战斗中的手段,更是让敌人闻风丧胆!

        所有被它创伤到的敌人,一旦流了血,那么敌人的血液就会化作血气丝,被血渊神蝙的吸附走,成为滋润它们的养分!

        血渊神蝙,一种越战越疯的怪物。

        他身上的光辉收敛,姜苒扯出摆摊的布,宽大的布遮挡住了他的整个身子,又把大喊大叫的白寐摁了回去,她对李四等人道:“将他带到客栈去。”

        ……

        姜苒将人带到了李四的房间,叫了水,嘱咐李四给人简单清洗一下身体,并好好看着他。

        不久,卫冯生和严丽狸买好了东西,也回到客栈。

        先是被这异人惊到,但见自家领主大人胸有成竹的模样,便把疑惑吞到了肚子,两人默契地保持沉默。

        “大人,东西都买了回来,还剩下不少钱,接下来要怎么做?”

        两人买下这些东西花了十粹晶不到。

        姜苒先检查了一下两人买的东西。

        严丽狸买的绸缎有白、蓝、青、灰几色。

        卫冯生买的金纸和银纸跟前世的锡纸模样差不多,而木盒分为几个大小,小中大的木盒各买了一百个。

        小盒子大概巴掌大,姜苒用于放巧克力。

        中等的放笋,而大号的木盒用于放海鲜。

        木盒色泽统一,为枣木的红褐色,方方正正看起来很润,也挺精致,而木盒上没有什么特别的图案。

        姜苒问,“谁会裁剪刺绣的?”

        木溪和马哈默默地举起手。

        既然有会刺绣的,姜苒就用不着自己动手了。

        取来一张纸和一根炭笔,姜苒在纸上画起了她需要的图案。

        她对木溪和马哈道,“你们两将这些布裁剪成合适的大小,以灰色缎绸为底,然后按照上面的缝纫。”

        “卫冯生,你用这些金纸和银纸将那巧克力一颗颗包起来。”

        “是!”

        “那我呢?”严丽狸很懵逼。

        “你去找小贩买一个漂亮一点的小摊,等我们把东西弄完之后,再到客栈借一个厨房,做一点海鲜菜品和炒笋。”

        “是!”

        而姜苒本人,便在木盒子上刻起了字。

        姜苒写的一手好字。

        流觞二字雅痞而散远,有着沉静闲适之意,细看,在运笔中省去尘世浮华,似虚浮无力,细看却有一股苍劲之气直求空远。

        刻完了字,又取一抹妙手绘制的丹青,顺着字体刻画,一个简单的盒子,瞬间精美绝伦起来。

        卫冯生正包着巧克力,见此睁大了一眼,“还能这样??!”

        姜苒做完一个,将之放在一边晾干,又取下一个木盒,如法炮制,“之后,将巧克力、灵笋、海鲜放入盒子里。”

        几人花了一天时间,才做好这一系列的准备工作,看见成品,卫冯生等人睁大了眼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