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成为领主的我被迫种田在线阅读 - 第41章 番外篇:它正经吗?

第41章 番外篇:它正经吗?

        第41章番外篇:它正经吗?

        无尽南海。

        “的确是一副好样貌。”姜小雯勾起一蓝色海妖的下巴,如同打量着一个精美的瓷器,“姐姐应该会喜欢吧。”

        一张又娇又纯的脸无害又美丽,却带着与之不配的匪气,十八岁的姜小雯正是张扬的年龄。

        她肩上抗着一把一米多长的赤焰重剑,与她一米五多的娇小身高很不匹配。

        有人道:“听说赤魇将军幼时天生有缺,身体亏损,虽然之后被领主大人补了回来,但是身高却还是受到了影响……”

        海妖有着一张蛊惑心智的脸,听说鲜少有人在海妖的诱惑下还能把持的住,在加上其天籁的歌喉,简直是无往不利的利器。

        而姜小雯捕获的这一只蓝色海妖更是极品中的极品,海妖中的皇族。

        不过姜小雯还是有些烦躁,想了想总是霸占着姐姐的那个人的脸。

        虽然讨厌那个人,但是不得不说那张脸长得的确好,她寻尽天下美男,却也没见过有谁能比得上的。

        姜小雯拍着巨剑,发出令人心悸咚咚声,对着蓝色海妖说:“你就不能再长好看点吗?”

        蓝色海妖:……你礼貌吗?

        蓝色海妖望着暴躁的姜小雯,被凶的抱着漂亮的鱼尾巴,可怜兮兮的,无辜地歪了歪头。

        姜小雯一愣,心里一跳:“这副神情……倒是叫人怜,比那张死人脸好多了。”

        姜小雯心情好多了,这些年她一直致力于不让姐姐吊在一棵树上,搜刮天下美男,可谓费劲了心思。

        姜小雯意气风发,满身的匪气连一张乖巧的脸都盖不住了,“走走走,小的们,将这只鱼背到我姐姐府上!”

        “……”

        空气很安静,没有人应声。

        嗯?姜小雯回头一看,有一人身穿精致的玄衣,持着一把长枪,他身姿如松竹,眉目晦暗,脚下倒下一片她的人,他的神色更是冷峻,望着姜小雯,无情地就像看着死人。

        他忍耐了又忍,压制着杀气,许久才道:“你是苒苒的妹妹,我不能拿你怎么样。”

        尖锐的枪尖抵在姜小雯的喉间,丝毫不怀疑下一秒会不会刺破对方的喉咙,“但是你带过来的雄性生物……”

        男人看着蓝色海妖就像看着某种妖艳货般嫌恶,一边说着,手中长枪一挥,只见那蓝色海妖的鱼尾冒出血色,尾巴上漂亮鱼鳞尽数被枪风刮掉。

        “我的尾巴!”海妖发出惨烈的叫声,委屈地抱着尾巴,眼眸里流出珍珠,噼里啪啦地掉落在地上。

        海妖尤其爱护自己的尾巴,那是雄性海妖求偶最大的资本。

        持着长枪的男人冷道:“……我见一个,弄残一个。”

        说完,甩着长枪上的鱼鳞,将蓝色海妖削了一个程亮的头,便飞快离去。

        “……我艹!”姜小雯气的全身发抖。

        “我的梦想是当个大将军……为姐姐抢好多的土地,抢好多的灵石……好多的男人……”

        姜小雯的梦想完成了九成九,却总有一个不要脸的男人霸占着姐姐!

        那个为姐姐抢好多男人的梦想……可恶!

        耳朵里不断传来海妖的鬼哭狼嚎之声,“妈的,吵啥吵!”

        乖巧精致的脸上满是暴躁,肩上扛着的赤色巨剑也冒着炽热的火气。

        光头却依旧不失美丽的蓝色海妖被凶得打了一个哭嗝。

        他顿时傻眼,蓝色的海妖特别后悔:看错眼了,这哪是乖巧可爱的雌性,简直是只母老虎!

        ……

        蓝色海妖是海妖中的皇者,当祁遇刮掉海妖的尾巴后,一群海妖在宿岭城的海岸边叫嚣让她把男人交出来。

        回来的时候筋疲力尽,姜苒气那人又给她惹事,懒淡着语气道:“哟,哪个郎君生那么大的气,持着一把枪将人家的鳞片都刮没了,真威风。”

        祁遇的气息微凉,闻言,半个身子罩上一层阴影,丝毫抓不住重点:“你关心别的男人。”

        在无人关注的地方,祁遇的指尖控制不住的轻微颤动,又自虐般的攥成拳头,很克制地被压制下去。

        “嗯?”姜苒懒散的身子一下子直了起来,一双修长的手指倏地扣着男人流畅尖削的下巴,用着力迫使对方对上了她的眼睛。

        这一眼便让她一愣。

        男人被迫仰头,眼角眉梢若有殷红,完全褪去了以往的冷利恹然。

        祁遇望着她,墨色的瞳孔仿佛一片无尽茫然的浮萍,姜苒的目光望下移动,男人线条分明的脖间,一两捋墨发散落,而致命的喉结裸露。

        这副模样……还真是脆弱的让人心疼。

        姜苒叹气,“我关心谁了?”

        又有些烦躁的地吐了一句脏话,“我关心个屁,我只关心……”

        脸上若有绯色,姜苒难得不好意思,“……你。”

        祁遇宛若未闻,侧过脸,躲掉姜苒手指那有些无理的禁锢,眉头微皱,“不许说脏话。”

        倒是没那么颓丧生气了。

        “呵,小东西。”姜苒撇嘴。

        “……我不小。”祁遇危险地抬起眸,摁住了她的手,半晌冷不伶仃地来了一句。

        他在这方面总是很坚持。

        “行行行,你是大宝贝,大宝贝。”女人懒懒地斜靠男人的身上,一双眼无语半掀,倒也风情万种。

        明明小东西是那么充满怜爱的一句爱语,真是不解风情。

        灯火阑珊,两人的影子拉得挺长。

        “你妹,管管。”过了一会,姜苒眼皮轻阖,快睡着之时,那人突然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她的手臂,来了这么一句。

        “……”

        “她听你的。”

        姜苒无力地搔了搔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小雯在为她送男人这件事上那么执着。

        祁遇见她迟久不说话,以为她不愿,想象了一下有别的男人和她拉拉扯扯的画面,脸色一下变得有些难看,心里的火气燎原焚烧。

        “你不愿?我的容貌我的能力难道不够满足……”

        “好。”

        那个“你”字还没吐出口,祁遇就这么被卡在喉咙里,不过肉眼可见的被顺毛下来,呆了一下,这才用一只大手掐住她的腰,将头搭在她的肩窝,而另一只手轻轻勾勒着她的肩胛骨,引起一片酥麻。

        他声音磁性,吐字若有冷香,整个人恢复那股冷恹冷慨的贵公子样:“倒是没白疼你。”

        姜苒迟疑了一下:“……这个疼,它正经吗。”

        祁遇:“……”

        正经的不得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