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拒嫁世子后我冠宠六宫了在线阅读 - 129没有如果

129没有如果

        因为,在一番见礼之后,皇后只跟顾毓秀说了几句话,直到顾毓秀起身告退,也没有任何动作。

        倒是她看向魏婉静的眼神越发冰冷。

        在顾毓秀转身离开之后,皇后面上最后一丝笑意也跟着褪去。

        连装都装不下去了。

        “本宫竟看不出来,太子对你竟还用了几分心思。”

        皇后面容冷淡,说出来的话都带着讥讽。

        魏婉静听得心惊肉跳,她垂眸就要答话,却听皇后话锋一转,语气冰冷道:“不过是一个想借机上位的小贱人,皇儿倒还看得起你。”

        即使上了些年纪,但因保养得好,皇后的眼角上的皱纹几乎都要看不见,肌肤也没有比二八芳华的魏婉静差多少。

        只是,她说出那样一番话来的时候,她身上隐隐透着杀意。

        魏婉静不是没有受过委屈和欺辱,但像这样劈头盖脸的骂得这么过分的,还是第一次。

        但现在,却不是该委屈的时候。

        她忙起身跪下,动了动唇,就要开口,“娘娘……”

        只下一瞬,皇后突然沉声道:“你刚刚可是给五公主递消息了。”

        皇后的语气笃定,显然已经认定了这件事。

        魏婉静眼底划过一抹慌乱,她忙垂眸道:“娘娘明鉴,我没有……”

        皇后眯起了眼睛,一旁的宫女彩霞躬身道:“娘娘,五公主刚过来,奴婢就是盯着的,魏良娣应该还来不及将东西送出。”

        话音才落,皇后压根儿就不给魏婉静开口辩解的机会,直接叫了几个婆子上前,堵住了她的嘴并按住了她的肩膀。

        很快,果然从她身上搜出了一块带着血字的帕子。

        “好个吃里扒外的家伙。”

        皇后有些厌恶的扫了一眼那帕子上的字,旁边的周嬷嬷连忙拿远了些。

        周嬷嬷的面上带着几分讨好道:“娘娘,还好这东西没送出去,不然去了五公主那边,还得费一番周折。”

        皇后点了点头,还是提醒道:“不过,还是派人盯着,不能掉以轻心。”

        待那嬷嬷领命,皇后这才冷眼看着魏婉静,语气冰冷道:“既如此,这小贱人倒也没必要再留着了,太子那边,本宫自会去说。”

        说着,她摆了摆手,直接让人将魏婉静给拖了下去。

        纵然魏婉静奋力挣扎,但被绑住了手脚,也抵不过这几个嬷嬷的蛮力。

        皇后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她,所以也就自然看不到她垂下的眸子里划过的一抹庆幸。

        庆幸这一步她赌对了。

        早在她在榻边背过身写血书的时候,她就想到会被宫女盯着不方便送出去,亦或者被察觉的下场。

        所以,她用了两张帕子,写了两份血书。

        在皇后来之前,她都没有找到机会送出去,待皇后进门,所有人跟着行礼,也正是那个时候,身边监视她的宫女警惕性最薄弱的时候,她将那已经叠到一小块儿的血书飞快的塞到了顾毓秀的腰封里。

        甚至,在顾毓秀走后,彩霞指认她的时候,她还故意流露出了带着几分慌乱的神色,就是要给她们一种,血书还在她身上的错觉。

        这样不仅可以将东西成功托顾毓秀送出去,更是可以安全的将顾毓秀摘出来。

        顾毓秀真心待她,她不想拖累她。

        若要让皇后的人知道血书在顾毓秀身上,要算计她一番不说,对知道了秘密的顾毓秀甚至赵淑妃,都不会心慈手软。

        这是她现在唯一能为她做的。

        至于皇后还会派人盯着顾毓秀,魏婉静觉得,五公主那么聪慧,一定可以想到法子周旋。

        只要他们不是笃定了血书在她身上,要狗急跳墙用强硬的手段。

        一切都还能有所转圜。

        至于她……

        魏婉静心头苦笑。

        从她决定要帮四姐姐的那一瞬起,就没打算活着走出这东宫。

        贱命一条罢了。

        虽然也有不甘,也有遗憾,也有过迟疑和挣扎,但在真正遵从内心做了决定的那一瞬,她便有一种压在心头的巨石落了地一般的释然。

        皇后身边的这些婆子动作很利索,很快便将她拖去了阴冷的柴房。

        但却没有直接杀了她取她性命,而是给她喂了让人肝肠寸断受尽万蚂啃食之痛且无药可救的毒。

        用她们的话来说,她们手上不想沾血。

        魏婉静只觉得可笑,用毒杀人和用刀杀人比起来,又有什么区别?

        甚至后者可以一刀来个痛快,而前者折磨得人生不如死。

        就比如她现在,不到一刻钟,她的五脏六腑都像是被人硬生生的挪了个位,又浇上了热油,点了一把火。

        魏婉静疼得生不如死,却又不能立即死掉。

        她手脚被绑,嘴巴被堵,甚至连蜷缩着身子连发出喊声都不能,只能默默的承受着自五脏六腑蔓延至全身的剧痛,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点一点走向死亡。

        在意识模糊,彻底陷入黑暗的最后一瞬,魏婉静想着,早知道,她一定听四姐姐的劝,再不进这吃人的后宫。

        只可惜,没有如果。

        ***

        魏婉静被拖下去之后,皇后并没有立即离开。

        她让人给太子那边递了话,等太子那边回了话,这才准备起身。

        一旁的周嬷嬷不解,忍不住多嘴问道:“娘娘,不过为了一个小贱人,又何必费如此一番周折?”

        皇后垂眸,淡淡道:“你不懂。”

        杀一个魏婉静自是不费吹灰之力,她在乎的是她同太子之间的母子情谊。

        不管太子在不在乎,魏婉静毕竟都是他后院里的人。

        有了德妃同四皇子的前车之鉴,哪怕是亲生母子,她也不会把手伸得太长。

        尤其是,过了今日,待他大业已成,她更是得摆正自己的位置。

        自己的儿子当皇帝,自是比夫君当皇帝更让人觉得安心,但即便如此,她也得拿捏好这个分寸。

        念及此,皇后转头,压低了声音对周嬷嬷道:“参汤可准备好了?”

        太子刚刚回了话,他那边已经一切准备妥当,只差她这一步了。

        皇后的眼神渐冷。

        周嬷嬷忙道:“已经准妥。”

        闻言,皇后点了点头,起身道:“既如此,本宫也该去御书房给皇上请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