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拒嫁世子后我冠宠六宫了在线阅读 - 122等她

122等她

        “没有。”

        顾瑾知垂眸,看着近在眼前的娇颜,语气清冷道:“之前是因为父皇没有料到他会做到那种地步。”

        “如今,父皇既得先机,自会有所防备。”

        而且,还有他在。

        靖王他反不成。

        且不说,他并非一个重权御之人。

        他对当年的事情钻了牛角尖,偏执成狂,如今能解开他困扰多年的执念,说不定能因此让他放下。

        即使放不下,他之前做的那些不过是为了报复天晟帝,让他们父子反目。

        现如今,他的计谋被提前识破,所做的一切也就没了意义。

        再者,他是个聪明人,现在这种局面,是跟天晟帝对着干,一条死路走到底,还是该顺势而为,该如何做选择,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魏婉芸听着顾瑾知分析得头头是道。

        他自是比她更了解靖王,既如此,她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只是,想到上一世被靖王谋逆祸及的蓟州赵家,她心里还是有些膈应。

        两人一前一后顺着宫墙走。

        见她出神,顾瑾知放慢了脚步,待与她并肩,才开口道:“我一直想问,你是不是跟我一样?”

        一样有“预见”未来的能力。

        闻言,魏婉芸下意识顿住了步子。

        她抬眸对上顾瑾知的眸子,才意识到他在说什么。

        他对自己和盘托出,她原也没想着隐瞒。

        只是之前一直没有找到好的机会开口。

        既然他问了,魏婉芸便如实答道:“大抵是吧,但又有些不同。”

        “我也会时常做梦,梦到前世的种种。”

        前世……

        话音才落,顾瑾知神色一紧。

        魏婉芸转头,一边往前走,一边低声道:“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之前你所预见的,并不是什么未卜先知,而是那些确确实实曾经发生过的……前世。”

        顾瑾知也曾有过这样的怀疑。

        但是,他只要一想到在太液池畔的那一幕,他就不寒而栗。

        他不愿意相信,那是前世他们的结局。

        说话间,他们已经走进了御花园,太液池在侧。

        魏婉芸定住步子,远远的看向那凉亭,眼睫轻颤道:“都过去了。”

        这一世已经完全不同。

        他们不会再走上一世的老路子。

        顾瑾知自是明白。

        只是,如今看着那冰凉的太液池水,他比魏婉芸更冷,更发自内心的恐惧。

        那一瞬,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想要上前拥住魏婉芸。

        想要牵她的手,想要带她离那池水远远的,想要永远将她留在身边。

        但理智让他生生的忍住了。

        她心里装着的是另外一个人。

        甚至抗拒他的靠近。

        顾瑾知心头苦涩蔓延,原本将要抬起的手又僵又硬又冷。

        那一刹,他甚至觉得自己无耻卑劣又自私自利。

        只下一瞬,他的掌心突然一热。

        一只柔软的手主动放进了他的掌心。

        顾瑾知愕然抬眸,看到的是一双含笑的眉眼。

        “我们回去吧。”

        那一瞬,他如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块浮木。

        濒死的心在这一瞬间鲜活跳跃。

        他听到自己嗓音沙哑,但语气笃定道:“好。”

        春光灿烂,草木葳蕤。

        顾瑾知从未有现在这一刻,觉得这御花园里百花百景,芳华灿烂。

        魏婉芸只顾着低着头,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往前走,根本就不好意思抬眸去看他的神色。

        她到底是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

        两辈子加在一起,也从未同他有过这样的相处。

        所以,自是又羞又怯的。

        可她若不大胆主动一点儿,她怕顾瑾知又跟前世一样,越发误会了她的心意。

        有时候,看着他受伤的眼神,她甚至都恨不得立即将闵楚然的身份告诉他。

        但冷静想想,还是不行。

        她曾对闵楚然立下重誓,不会对任何人提及她女装的秘密。

        不能违背朋友之间的道义和誓言。

        不过,顾瑾知关于前世的记忆在一点点苏醒,总会想起来的。

        而且,再过几日,他们还会一起去找明空大师,说不定就有法子让他完全恢复了。

        再耐心等等就是了。

        顾瑾知将魏婉芸送回了魏府,还同魏婉芸一并去看了赵兰心。

        临走的时候,还让她宽心,就算太后心急要给他冲喜,他也会将婚事往后拖。

        等她及笄,也给她充足的时间准备。

        他明明迫不及待,却还是愿意等她。

        魏婉芸自是感动不已。

        在送走了顾瑾知没多久,一个惊天的消息差点儿将整个京都都炸翻了。

        魏婉芸不知道天晟帝同靖王都谈了什么。

        就在她和顾瑾知回府的路上,天晟帝就召集了群臣在太极殿将顾瑾知的身份公布了出去。

        只是,对外的说法是当年五皇子体弱,天晟帝怕宫里头养不活,遂同靖王商量,悄悄抱养在靖王名下。

        如今,顾瑾知成年,自该恢复其五皇子的身份。

        这件事,有天晟帝和靖王现身说法,还有太后为证,自是无人敢有半分质疑。

        天晟帝当朝就宣布了五皇子的身份,并赐下了五皇子府。

        靖王亦对外表示,今后依然对顾瑾知视如己出。

        此事震惊朝野上下。

        靖王世子顾瑾知,一朝成为五皇子顾瑾知,瞬间成为街头巷尾的热议。

        连带着,魏婉芸这个准靖王世子妃,变成了准四皇子妃,也被人拿出来好一番说道。

        就连,魏府上下,也同样掀起了不小的波浪。

        太夫人这一次甚至都没有叫人来请,而是亲自来了一趟明珠阁,对魏婉芸嘘寒问暖。

        甚至连被关禁闭的王莲香都厚着脸皮托人道了一声恭喜。

        消息传来的时候,魏婉静正要跟着东宫来的接引嬷嬷离府。

        听着旁边的嬷嬷阴阳怪气,说她有一位好姐姐,今后只要不出错,也能凭借着这位姐姐在太子跟前长脸。

        魏婉静只垂眸,并没有说什么。

        魏婉芸亲自将她送上了马车,临别的时候,还将赠了她一盒自己珍藏的首饰和一大笔银子。

        魏婉静不肯收。

        魏婉芸替她将一缕碎发别在了耳后,叮嘱道:“外面不比家里,处处都要银子打点,也处处都要留个心眼儿,照顾好自己。”

        “若是有什么需要,你让人递个话回来。”

        魏婉静原本强撑着的泪意,在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再控制不住直接滚落了下来。

        她抱着魏婉芸的胳膊:“二姐姐……对不起……”

        因为她一时鬼迷心窍,做出那样的丑事,给魏家,给她蒙羞了。

        魏婉芸却只笑了笑,抬手擦掉她脸上的泪痕,“傻丫头,我就只你这一个妹妹啊。”

        魏婉芸说这句话是真心实意的。

        想着上一世魏婉静对自己的维护和她凄惨的结局,魏婉芸就心生不忍。

        算起来,魏婉静都还未及笄。

        皇后和东宫不是顾瑾知,会等着魏婉静。

        而且,他们出了这样的事情,魏婉静入东宫的时间也不宜拖久了。

        道理魏婉芸都懂,但她难免唏嘘。

        可是,这条路既是魏婉静自己选择的,该劝的,她也已经劝过了,现在她能帮的也就只有这么多。

        不管是这一世顾瑾知身份归位,还是上一世……太子都是注定要被废的。

        她没想到魏婉静会一头扎进去。

        事已至此,魏婉芸只想着等将来事发,再想法子护她周全。

        太子就算被废,将来顶着一个闲散王爷的头衔,远离朝堂纷争,魏婉静跟着他,一辈子富贵无忧,也未必全是坏事。

        这样一想,魏婉芸的心情才轻松多了,她本是想回去陪着赵兰心说会子话的。

        哪曾想,前脚送走了魏婉静,魏婉芸的步子还没有来得及挪地方,后脚魏耀宗回府了。

        因着之前中毒,所以魏耀宗在落云城养着,这才落后了四皇子些时间。

        只他离开府里的这才短短的月余,府中竟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他原本憋了一肚子火气,再加上之前收到的太夫人让人寄的家书里写的魏婉芸的“恶行”,他势要回来第一个找魏婉芸算账。

        只是,还没等他进门儿,魏婉芸竟摇身一变,成了准四皇子妃!

        魏耀宗一口恶气堵在胸口,再一抬眼看到站在他面前亭亭玉立的魏婉芸的时候,面上的怒气已经自觉的化作了讨好笑意。

        “四丫头站在门口做什么?”

        魏耀宗笑吟吟看向魏婉芸,“这外面风大,你身子骨本就差,当心受了凉。”

        魏婉芸差点儿给恶心吐了。

        她神色冷淡道:“我送五妹妹出府。”

        闻言,魏耀宗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魏耀宗不知道当日发生在靖王府的事情,只当是魏婉静运气好被太子给看上了。

        一提起魏婉静,他眉开眼笑道:“你们两个都是爹爹的好女儿,将来你们姐妹俩也要相互扶持才是。”

        “爹爹也没想到,女儿这么有本事,爹爹以你们为荣!”

        一个入了东宫,一个是四皇子正妃。

        魏耀宗毫不怀疑,等这次回来复职,往日里拉踩他的人该要如何反过来舔着他了。

        他光是想想,嘴角就已经忍不住的上扬,甚至有几分迫不得已。

        这模样让魏婉芸瞧见了,只觉得刺目和可笑。

        这样子的魏耀宗,哪里还有半点儿文人风骨。

        这么多年魏婉静在魏家,也不曾得了魏耀宗一句关怀,如今却得了一句“好女儿”。

        魏婉芸只觉得讽刺得很。

        即使读了一肚子的书,魏耀宗本质里还是跟太夫人一脉相承。

        魏婉芸不想跟他浪费精神,“阿爹舟车劳顿,自该好生休息才是,我就不打扰了。”

        说着,她转身要走。

        魏耀宗大步跨进了府门,追上她笑道:“辛苦倒不觉得,只是爹不在的这段时间,你阿娘操持家务,该是最辛苦的,我这就去看看她。”

        魏婉芸:“……”

        这些年,赵兰心厌恶魏耀宗,早就对他避而不见了。

        魏耀宗也乐得不去看赵兰心那高高在上的脸色,所以赵兰心住在兰芳园里不出来,魏耀宗也没再踏进去。

        两人相安无事多年。

        如今,却因为魏婉芸的高嫁,让魏耀宗起了奉承巴结的心思。

        莫说赵兰心了,就连魏婉芸这个女儿都要被恶心坏了。

        她脚步一错,忙拦在了魏耀宗的跟前,挡住了魏耀宗的步子。

        “不必了。”

        不想落人口舌,让人背后数落她大逆不道。

        魏婉芸说得还算客气:“我娘这几日身体虚乏得很,需得静养,不能被人打扰,早上阿兄去请安都被挡了回来。”

        魏耀宗在官场上摸爬打滚多年,能力没见上去,但察言观色的本事却是一流。

        他看出了魏婉芸的抗拒和嫌弃。

        虽然心里压着怒火,但想着将来的泼天富贵,到底还是强忍了下来,并对魏婉芸赔笑道:“婉芸说得极是,那阿爹过两日等你娘好了,再去看她。”

        魏婉芸点了点头,这才起身离开。

        她才一转身,魏耀宗脸上的笑意瞬间荡然无存。

        魏婉芸感觉到了,但她并不在意。

        不过,有人倒是在意得很。

        魏婉芸还未走远,就听到王莲香满是委屈的哭诉声。

        “表哥……你可算回来了……”

        “你都不知道,我这段时间过得什么日子……”

        “如今回来了就好,可以为我们娘俩做主了。”

        魏耀宗心里还压着火气,一转头就瞧见王莲香哭哭啼啼的扑了上来。

        王莲香虽然不似那些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但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再加上这么多年,早已经摸清楚了魏耀宗的脾气。

        知道他喜欢被女人吹捧着,喜欢娇软示弱的女人。

        所以,哪怕他在外面沾花惹草不断,但她一直在魏耀宗这里地位不倒。

        只是,这一次不太一样了。

        魏耀宗看到她的第一时间不是心疼,而是……嫌弃。

        “表哥。”

        王莲香微微一怔,眼睛更红了。

        她抬手要去扯魏耀宗的袖子,却被他无情的挥开了。

        “你这样子,成何体统?”

        魏耀宗皱眉看着她。

        这才多久不见,往日里的曼妙和风韵已然不在,对比之下,如今的王莲香几乎瘦脱了相,丑得……像鬼。

        偏偏她还不自知,依然要装作楚楚可怜梨花带雨的模样。

        魏耀宗有些反胃。

        (明天请假一天,然后会有一小波爆更,前面的铺垫已经差不多了,是时候步入正题了,另外就是说,我开了本新书预收,书名暂定《世子他过于绿茶》,到时候大概率会改,依然是小昔的风格,感兴趣的宝子们可以先加入收藏,不出意外的话,新书月中会开始更新,到时候大家可以第一时间看到,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