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拒嫁世子后我冠宠六宫了在线阅读 - 121他懂

121他懂

        下一瞬,她对上了魏婉芸漆黑如墨的瞳仁。

        她神色清冷,灵台清明,哪里还有刚刚的半分慵懒和乏力。

        德妃面露诧异,心里的怒气也止不住的攀升到了极点。

        她冷笑道:“好!好得很!”

        “那本宫倒是要看看,是你搬来的救兵快,还是本宫的人快!”

        说着,她厉呵道:“来人!”

        身后有脚步声响。

        德妃眉眼愈冷,“给本宫扒光了这个小贱人!”

        脚步声就停在她身后三尺开外,再没前进半分。

        德妃转头骂道:“你是聋了吗?”

        话出口的一瞬间,她也看清楚了来人。

        那着一袭用金线绣着五爪金龙的明黄色龙袍的人,竟是天晟帝。

        那一瞬,德妃几乎晃花了眼。

        “皇上……”

        她吓得腿软,面上却还在勉强维持着仪容,就要曲身行礼。

        一脸阴沉的天晟帝冷眼看着她,皮笑肉不笑道:“德妃要扒光了谁?”

        德妃心惊肉跳。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安排在外面的高手护卫一点儿提醒都没有,天晟帝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来了。

        她更不知道,刚刚她的话天晟帝都听进去了多少。

        求生的本能让她迅速镇定下来,并硬着头皮装起了楚楚可怜,“皇上,您来得正好!”

        “魏婉芸不知廉耻,明明已经被皇上赐婚给了靖王世子,竟还妄想在这里勾引修文,正好被臣妾撞破,像这种寡廉鲜耻……”

        还不等德妃说完,一声清冷的呵斥声自天晟帝身后响起。

        “够了。”

        惊慌失措的德妃这才看见,天晟帝身后跟着进来的顾瑾知。

        他眉目冷肃,眼底隐隐带着杀气,看向她的时候,那眼神让她不寒而栗。

        “刚刚这里发生的一切,皇上都已经亲耳听见了,娘娘不必再自取其辱了。”

        话音才落,德妃心里抱着的最后一丝希冀被打碎。

        她的面色苍白如纸,整个人都有些摇摇欲坠。

        她动了动唇,一时间竟不知道是该替自己求饶还是该替自己辩解,亦或者是为之前她口不择言说出的关于秦贵人的事情做遮掩。

        从未有过的慌乱和无措摄住了她,尤其是当她对上天晟帝那双已经满是杀意的眸子的时候,德妃彻底怔住了。

        而顾瑾知却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提步越过天晟帝走到了魏婉芸跟前。

        “可摔疼了?”

        他的语气清冷,但眉眼温柔。

        魏婉芸摇了摇头。

        刚刚为了演得逼真一些,在德妃推她的时候,她没有半点儿抵抗。

        摔得倒是结实,但力气大多数都砸在了顾修文的身上,而且他们身下是松软的大髦地毯,并不疼。

        但即使这样,顾瑾知也还是上前抬手扶住了她的胳膊,将她从地上带了起来。

        只是,他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在扶着魏婉芸起身的时候,“不小心”踩住了顾修文之前揽过魏婉芸的手,疼得后者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钻心的疼倒是比魏婉芸刚刚喂的解药来得更快,顾修文瞬间又清醒了许多。

        他也顾不得顾瑾知和魏婉芸这边了,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凑到了天晟帝的跟前,一脸惶恐和不安道:“父皇!”

        顾修文不是傻子,之前德妃说的那些话,尤其是关于秦贵人的,哪怕他不知道这当中的纠葛,也晓得秦贵人是天晟帝的逆鳞,任何人动不得。

        更何况还是他母妃亲口承认的暗算。

        再加上眼前她对魏婉芸的设计……

        顾修文即使对德妃有些怨怼,但这时候也顾不得了。

        天晟帝迟迟没有开口,但顾修文知道,这是暴风雨的前兆。

        “父皇,母妃是一时……”

        顾修文的话才起了个头,就突然感觉头顶一凉,他下意识抬头,竟对上天晟帝冷冽如刀的眸子。

        那双眸子里带着怒意和肃杀,唯独没有半点儿父子之情。

        顾修文后面的话就这样,硬生生的被那眼神给截断。

        “送四皇子回府休息。”

        闻言,顾修文还要开口再求,已经有暗卫上前直接架起了他的身子。

        顾修文只来得及看了一眼德妃,就被人带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已经面如土色的德妃这时候竟不由得生出了几分庆幸。

        庆幸天晟帝没有迁怒到顾修文的身上。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对上了天晟帝冷冽肃杀的眼神。

        “德妃,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德妃在听到顾瑾知说出天晟帝听到全部的时候,就已经心如死灰了。

        哪怕她害死魏婉芸,天晟帝也许未必会跟她计较,但秦妙音却是万万动不得。

        她双膝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皇上明鉴,臣妾只是一时糊涂,被魏婉芸气昏了,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那事绝对不是臣妾做的!”

        她抬手要去拉天晟帝的袖子。

        只是手还不等碰到衣角,就被天晟帝直接一脚踹开。

        “你不承认也无所谓,朕就在这里守着,让底下的人敲碎了这宫里上下每一个人每一块骨头,总能问出真相。”

        “再问不出,就去周家问。”

        说着,他看都没看已经瘫软在地的德妃一眼,冷声对外面的护卫道:“搜。”

        此言一出,很快便有护卫涌入了溧阳宫,绑了溧阳宫里所有人,并开始搜查起来。

        就连德妃也不例外。

        原本富丽华美的宫殿,只因他一句话,变成了人间炼狱。

        惨叫声,哀嚎声充斥着整个宫殿。

        天晟帝转头大马金刀的坐在了主座上,冷眼看着这一切,就像是个局外人。

        顾瑾知一直都站在魏婉芸身边,对这里发生的一切不置一词。

        很快便有人从溧阳宫掌事姑姑崔嬷嬷的房里搜出了催情香。

        崔嬷嬷架不住掰断了所有手指头的严刑拷打以及自己孙子的性命相要挟,最终吐出了当年的真相。

        德妃爱慕的是靖王。

        被家族推举进宫之后,看到靖王对秦妙音情根深种,将自己爱而不得的怨气都记在了秦妙音的身上。

        甚至不惜设计秦妙音同天晟帝……就是为了报复靖王,让他也尝尝爱而不得的滋味儿。

        听到最后,天晟帝的脸已经黑成了锅底。

        他第一时间看的却不是德妃,而是顾瑾知。

        原本冷意肃杀的眸子,对上顾瑾知眸子的一瞬,竟有了几分紧张。

        他抬了抬手,让人将其他人都带了下去。

        转眼的功夫,偌大的殿里就只有已经晕死过去的德妃,天晟帝,顾瑾知,还有本来想走,但被顾瑾知抓住了手腕被迫留下来的魏婉芸。

        “当年……”

        天晟帝动了动唇,似是想要解释。

        但转念一想,要跟自己儿子解释这些,怎么想都有些荒唐,而且面子上也挂不住。

        不过,好在顾瑾知并没有给他难堪的机会。

        他抬眸看向他,点头道:“儿臣自是相信父皇的。”

        原本天晟帝面子上还有些下不来,听到顾瑾知这么一说,他心头一软,也就直接开口说了出来。

        “一开始,你母妃心里装着的确实是他。”

        “但后来,发生了那种事情之后,她跟朕当真是两情相悦,朕对她并无半点儿强迫。”

        说到这里,天晟帝的语气顿了顿。

        他转头冷眼扫了一眼瘫软在地上,已经没有知觉的德妃,苦笑道:“不瞒你说,虽然当时朕是中了这女人的算计,但后来,朕甚至卑劣的有些感激她的算计。”

        若非她的算计,他又怎么能得偿所愿最后抱得美人归。

        只德妃算计他们是事实,伤害了她也是事实,不能因为感激她当初的“推波助澜”而轻饶了她。

        “这种……心情……”

        这种为了得到一个人,卑劣得近乎不择手段的心情。

        当着自己儿子的面说这些,到底有些尴尬且难堪。

        天晟帝别过了目光,语气有些不自然道:“你还不懂。”

        天晟帝说得有些隐晦,但顾瑾知哪有有不明白的。

        他的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旁边恨不得把自己当鹌鹑不存在的魏婉芸,才又看向天晟帝道:“儿臣懂。”

        见状,天晟帝露出了了然的神色。

        顾瑾知神色依然清冷如常,没有半点儿尴尬。

        他扬眸看着天晟帝,语气里带着些许困惑道:“他可知道?”

        顾瑾知没挑明了是谁,但在这时候,天晟帝哪里又会不知道他指的是谁。

        他别过了头去,手指摩挲着玉扳指,想着跟自己醋了半辈子的靖王顾盛怀,他神色冷淡道:“他没有必要知道这些。”

        闻言,顾瑾知几不可察的皱眉。

        他什么都没说,但这一个细微的表情还是落在了天晟帝的眼里。

        天晟帝掩唇干咳了一声,闷声道:“让他知道了也好。”

        他自是不在意这些,甚至因为顾盛怀偷走自己儿子这么多年,他巴不得让他多受些折磨。

        但既然顾瑾知要这天下,他就不得不替他好好谋划。

        顾盛怀是很重要的一环。

        有他的助力,顾瑾知才如虎添翼。

        所以,有些误会,有些心结,得解开。

        天晟帝扬声对外面伺候着的常喜道:“去靖王府把人给朕叫来。”

        常喜应下,忙转头去吩咐了。

        偌大的殿中,一时间静得出奇。

        天晟帝等了又等,终于忍不住开口问向顾瑾知:“你还有没有什么要说的?”

        顾瑾知点头:“有。”

        他一手护着魏婉芸,一手遥遥一指德妃,语气清冷如常道:“扒光了她的衣服。”

        天晟帝:“……”

        魏婉芸:“……”

        这轻描淡写的语气说出来的话,让两人齐齐一怔,这一瞬,竟都下意识看了对方一眼,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因为之前德妃叫嚣着要扒光了魏婉芸的衣服。

        顾瑾知这是在记仇呢。

        反应过来之后,魏婉芸小脸一红,率先避开了天晟帝如炬的目光。

        天晟帝眉峰一蹙,却并没有如顾瑾知所愿。

        他沉着脸:“那不成,即使她罪无可赦,她也还是皇子的生母。”

        扒了她的衣服,就是在打四皇子的脸。

        也让天晟帝和皇家的颜面过不去。

        顾瑾知自是知道这个道理,他更知道天晟帝不会答应。

        所以,听到这话,他并不意外,只上前一步,对天晟帝抱拳道:“父皇言之有理,是儿臣思虑不周。若无其他事情,儿臣先带绾绾下去歇息,今日她受惊了。”

        闻言,天晟帝的胡子都跟着跳了跳。

        他下意识瞪了一眼无辜的魏婉芸。

        他瞧着这小姑娘临危不乱,演起戏来更是得心应手,完全跟“受惊”二字不搭边。

        看出了顾瑾知因为对小姑娘的维护而对他的处置有些不满,天晟帝干咳了一声,有些不自在道:“你今日让人递的弹劾周家的折子,朕都看了。”

        “你且放心,这次朕会从重处置。”

        顾瑾知等的就是这句话。

        他神色柔和不少,看向天晟帝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恭敬,“儿臣谢父皇。”

        他的眼神儿让天晟帝十分受用。

        他挑了挑眉,摆手道:“还不快带着你那小姑娘下去歇息?再受了惊,朕可赔不起。”

        顾瑾知竟然还能坦然应了。

        魏婉芸羞得就差没有当场找个地缝钻进去。

        被顾瑾知牵着手走出溧阳宫的时候,她都有种自己喝醉了酒似得,头晕目眩的感觉。

        这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

        她知道天晟帝爱屋及乌,对顾瑾知格外偏爱。

        但若非亲眼所见,她都不敢相信,天晟帝的偏爱能到了这种让顾瑾知几乎有恃无恐的地步。

        这还不是关键。

        关键是,这人当着天晟帝的面,还能一本正经的对她表露心意。

        简直不嫌臊得慌!

        之前被天晟帝的威压罩着,魏婉芸不敢有半点儿动作,一出了溧阳宫的大门,她连忙动了动手腕,从顾瑾知的掌中挣脱了出来。

        向来八风不动的顾瑾知神色一僵。

        那一瞬,魏婉芸清晰的看到他眼底划过一抹显而易见的落寞。

        他这是……又误会了哎!

        她一个头两个大。

        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干脆一扭头将话题转移到了靖王的身上。

        “王爷那边……没问题吗?”

        要知道,上一世靖王最后可是会举兵谋逆的。

        这一世怎么可能会因为天晟帝的三言两语就打消了这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