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拒嫁世子后我冠宠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96章 096一个棒子一颗枣儿

第96章 096一个棒子一颗枣儿

        第96章096一个棒子一颗枣儿

        这件事太后既然已经发话,就算是盖棺定论了。

        魏婉芸抬眸扫了太子顾修恒一眼,见他欲言又止,但最终在太后凌厉的眼神下败下阵来,拱手退到了一边。

        这件事只能到此为止了。

        魏婉芸扶着魏婉静给太后行礼。

        魏婉静的衣服已经皱得不成样子,哪怕勉强穿在身上,也完全没法看,因为有些地方甚至都被太子粗暴的撕坏了。

        好在靖王妃做事倒也周全,在她们离开之前,就已经让人送来了一套崭新的衣裙。

        魏婉静躲进了旁边的房里,匆匆换好,便跟上了已经在前面等她的魏婉芸。

        在离开之前,她眸中带泪,含着委屈也带着一缕我见犹怜的深情看了一眼太子顾修恒。

        刚巧顾修恒亦正抬眸看她。

        不过,比起她这般仓皇而逃的狼狈来,太子一身落拓,哪怕身上有些褶皱,也依然不影响他半点儿气度。

        就如同今日这件事。

        她的身子和名声尽毁,而对他来说,不过是弹了弹身上的灰尘那般简单。

        只一眼,魏婉静就收回了目光,转头跟上了魏婉芸。

        “四姐姐……”

        才一开口,她的声音又沙哑又无助。

        即使隔得有些远了,也让顾修恒听得分明。

        毕竟就在一刻钟前,还在他身下j喘,如今再听着这声音,哪怕没有半点儿感情,也勾得他心神一荡。

        “太子!”

        太后哪里瞧不出他的异样来。

        平日里满是慈爱的眸子,这时候已经带上了几分警告的意味。

        那严厉的气场,惊得顾修恒才起的那点儿旖旎心思也瞬间荡然无存。

        他立刻躬身垂眸道:“皇祖母。”

        太后却不看他,只淡淡的扫了一眼旁边杵着的顾毓秀道:“你去送送她们。”

        顾毓秀求之不得,正苦于太后在这儿走不得,听到这话,连忙感激应下:“是,皇祖母。”

        待顾毓秀前脚走,太后才抬眸看向太子,语气冰冷的不带半点儿情绪起伏:“这件事你打算如何处理?”

        换句话来说,是在问他那魏五姑娘,他打算如何安置。

        短时间内经历了那么多,顾修恒也心乱如麻。

        他感觉稀里糊涂的,甚至都还没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但多年来的生存之道告诉他,在这种时候,想要全身而退,就得低头认错,将决定权交给太后。

        顾修恒想都没想,直接垂眸道:“孙儿但凭皇祖母做主。”

        听到这话,太后看向他的眼神才柔和了不少。

        她叹息道:“今日之事,不过是个误会,哀家也看出来了,不过是这个不知死活的丫鬟因为一些旧怨想要设计魏家那四姑娘,不料让那魏五姑娘阴差阳错……”

        太后的话才一出来,一旁的嬷嬷已经眼疾手快的一把扣住了红玉的脖颈捂住了她的口鼻,并让一旁的护卫将其拖拽了下去,从始至终都没让她发出一个字音来。

        太后连看都没看红玉一眼,抬手揉了揉眉心,对太子道:“这次你吃了亏,你靖王叔也是知道的,算他欠了你一个人情,到时候定会在其他地方找补回来。”

        说到这里太后顿了顿,眼神蓦地变得犀利了几分,盯着有些不知所措的顾修恒,“要知道,你在朝中根基未稳,有你靖王叔的一个人情,后面诸多事情都有很多助力。”

        话都说到了这里,便是顾修恒再愚钝也能听出来了。

        他的算计虽不如另外两兄弟,但也不是笨得离谱,太后这一棒子一个甜枣的,明显是要护着靖王府的,他今日不过是丢了一点儿脸面,还犯不着同靖王府和太后同时闹翻。

        所以,顾修恒几乎想都没想,连忙一脸感激的对太后行礼道:“孙儿谢皇祖母!”

        太后摆了摆手,面上带着几分疲惫道:“哀家也乏了,你且先下去整理下仪容吧,这幅样子,哪里还有半点儿储君的威仪。”

        近些年来,朝中废太子的呼声没停过,顾修恒心里跟明镜儿似得,如今听得太后一句储君,他心里哪里还有半点儿不悦,当即欣喜道:“孙儿知道,谢皇祖母提点!”

        说着,他还对靖王妃行了礼,这才退了下去。

        想着太后的那些话,顾修恒脚下的步子都轻快了不少。

        待顾修恒走后,太后才看了一眼旁边的靖王妃,语气偏冷道:“这些年在封地,山高皇帝远,怕是把你这性子也越发纵得没边了,到了京城都不知道什么分寸了。”

        话音才落,原本还抱着一丝侥幸的靖王妃头皮发麻。

        她忙低头俯身,“母后明鉴,此事儿媳确实……”

        还不等她说完,太后一抬手,止住了她的话头,冷声道:“还不承认,一定要哀家将这件事闹到皇帝跟前去吗?”

        说着,她扫了一眼跪在地上几乎瘫软成一团靖王妃身边另外一个侍女,继续道:“或者,哀家直接严刑拷打下去,将这件事彻底翻出来?”

        “哀家不过是顾全你的颜面。”

        言外之意,别不识好歹。

        靖王妃不是傻子。

        她眼眶一红,当即跪下道:“母后,儿媳知错了……”

        她在封地上自在肆意惯了是不假,但要紧的是,她都忘了,自己这个婆婆并不是善茬儿。

        原想借着她在府邸,让魏婉芸和太子的事情闹到她面前,由她做主给魏婉芸许个名分。

        至于是良娣还是太子妃,不管引了哪一方的不满,最后这锅都该是她背着的。

        万万没想到,事情出了纰漏,魏婉芸变成了魏婉静。

        一个无足轻重的庶女——让她之前的布局完全没有了意义。

        更要紧的是,这老太婆鬼精明得很,直接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心思。

        靖王妃生怕她继续往深了想,或者追查下去让她颜面尽失,只得弃车保帅。

        她低头承认:“是德妃,找到了儿媳这里……”

        后面的话她不必说得那么清楚,聪明人一下子就能想明白,更何况是太后。

        果然,太后微微眯起了眼睛,“她倒是不肯消停。”

        她的声音冷意入骨,听得靖王妃下意识打了个冷颤。

        只她下一瞬说出口的话,让靖王妃的眼皮子都跟着跳了跳。

        太后紧紧的盯着她的头顶,冷声道:“怕是不止这些罢!”

        靖王妃唯恐她想到更多,到时候靖王府多年的筹谋和算计功亏一篑,连忙低头,咬牙道:“是!”

        “还因为婷婷!”

        “之前在相国寺,婷婷就跟魏婉芸闹了不愉快,还被魏婉芸打压得没办法还嘴,我这个做母亲的,自是疼自家女儿,所以……”

        靖王妃将头越发低了下去。

        然而,下一瞬却听太后冷笑道:“你若只是这般心胸,哀家当初也不会选了你给盛怀做正妃。”

        靖王妃的心都漏掉了半拍。

        太后清了清嗓子,继续道:“那丫头哀家很喜欢,只可惜……”

        说到这里,太后垂下了眸子,对上靖王妃带着一抹惊慌失措的眸子,继续道:“宫里头的那些传闻哀家也听说了,你是怕她能勾了一个老四,回头还能勾了你家阿知的魂儿,这就提前出手了?”

        本是凉意十足,嘲讽十足的话,但这时候听到靖王妃的耳里,虽然难堪,但心里却稍稍松了一口气。

        还好,靖王府的目的没有暴露。

        到底是因为这老太婆太信任和爱护她的幺儿了。

        便是她再精明厉害,也只会将所有的过错和算计都怀疑到她的头上,也不会想到靖王顾盛怀早有不臣之心。

        想通这一点,靖王妃既感轻松,却又觉得嘲讽无比。

        但面上,她没有表露分毫,只露出被看穿了心思的窘迫和惭愧来。

        “母后慧眼如炬,儿媳的小心思都逃不过母后,儿媳知错了。”

        靖王妃俯下身子,一副再不敢抬头对上太后的惶恐神色。

        太后悠悠的叹了口气,“可惜。”

        这是她今日第二遍叹惋惜。

        靖王妃虽然不知道魏婉芸到底有哪一点儿好能让她这般感慨,但在这时候也不敢多问。

        她只硬着头皮道:“阿知还未曾见过魏婉芸,这一切都是儿媳的错。”

        她这么一说,不过是想提醒太后,别把魏婉芸往顾瑾知身上想。

        谁料,太后冷冷的睥了她一眼,语气嘲讽道:“便是哀家有心,如今出了这档子事儿,又岂能撮合他们在一起?别以为哀家不知道你那点儿小心思。”

        被看穿了的靖王妃忙敛眸,将头垂得更低了些。

        太后抬了抬手,身边的桂嬷嬷连忙上前扶住了她的手肘。

        “哀家乏了,你也起来吧,这般伏低做小的样子,哪里配得上我儿?”

        说着,她连看都不乐意看靖王妃一眼,只转头看向身后的桂嬷嬷道:“阿知怎么还没回来?”

        桂嬷嬷摇了摇头:“从相国寺回来少说也得两个时辰,更何况世子身子不爽利,想来,应该会迟些。”

        闻言,太后点了点头。

        即使她这时候有种身心俱疲恨不得立即回宫的感觉,但为了见到自己最疼的孙儿,也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垂眸道:“扶哀家去前厅等着罢。”

        “是。”

        靖王妃也已经起身,并迅速整理好了仪容。

        一行人随着太后一起去了前厅,候着顾瑾知。

        殊不知,顾瑾知就在不远处的偏院假山上坐着,将这一出好戏,从头至尾看完了。

        见他薄唇紧抿一言不发,赵津抬手揉了揉后脑勺道:“主子,接下来咱该干什么?”

        顾瑾知没吭声。

        赵津也不尴尬,嘿嘿一笑,继续道:“主子,我就说吧,魏四姑娘那么聪明能干,咋可能会上当嘛,偏你还不放心,要在这里守着。”

        话音才落,换得顾瑾知一记冷冷的眼神警告。

        赵津下意识就闭上了嘴。

        即使顾瑾知否认了,但赵津又不是傻子,当然看出来了,这是自家主子脸皮子薄,恼羞成怒了。

        还说不是在这里守着人家姑娘,以他看来,分明就是。

        要今日不是那魏婉静抢先一步进了那小院,进去的人换做是魏四姑娘的话,他可不认为自家主子还能有这般袖手旁观的镇定。

        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是不是太过明显了。

        赵津还没来得及收回嘴角的笑意,就对上了顾瑾知冷冽的眼神儿。

        “你是不是觉得,流风守着相国寺太无趣,想跟他做伴儿?”

        话音才落,赵津下意识打了个冷颤。

        怎么可能!!

        他跟流风就差没有互相朝对方捅刀子了,还会替那厮着想?

        再说了,那相国寺连半点儿油烟儿都闻不到,成日里吃素,他之前才陪着顾瑾知熬了两天,嘴里都要淡出个鸟儿来,更何况流风一守就是十天半个月。

        还不如杀了他算了。

        赵津哀嚎了一声,连忙俯身认错:“主子,我错了!”

        顾瑾知只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便转身跳下了假山,款步朝着花厅而去。

        ***

        这后面的插曲,魏婉芸自是不知。

        她搀着魏婉静才走出南院回廊,就听到了身后急匆匆的脚步声。

        “表姐!”

        一回头,正对上顾毓秀满眼的焦急。

        “表姐……你们……”

        顾毓秀都要哭了,她只恨自己人微言轻,在太后的压迫下帮不上什么忙。

        哪怕她几次想要替魏婉芸出声,都被魏婉芸的眼神给挡回去了。

        顾毓秀知道,魏婉芸当然是为了她好,不想让她淌这趟浑水。

        但越是这样,顾毓秀才越发觉得自己无用。

        “傻丫头,我们没事。”

        魏婉芸勉强撑起一抹笑意,她垂眸看了一眼魏婉静。

        魏婉静的面上还带着淡淡的泪痕,在对上顾毓秀关切的眼神的一瞬,她有些意外,但很快回过神来,挤出一抹笑意道:“我没事的,五公主。”

        见她们都这么说,顾毓秀这才没哭出来。

        太后还在府里,没发话让她离开,怕是打算回头带着她一起回宫的,她自是不好跟着魏婉芸姐妹一起住。

        在将她们送上了马车之后,顾毓秀就红了眼睛,不过也怕被不知情的人看出异样,将这件事越发渲染了出去,她忙抬手擦掉了泪痕,很快恢复了常色。

        恰巧这时候,听到秦嬷嬷在一旁轻声道:“公主,世子好像回来了。”

        顾毓秀被吸引了注意力,这才止住了几乎有些收不住的情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