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拒嫁世子后我冠宠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93章 093人性

第93章 093人性

        第93章093人性

        脚步声很快便至跟前,与她仅仅隔着一道门板。

        “怎么样?”

        有男子沙哑着嗓音,冷声道:“进去多久了?”

        刚刚送魏婉静过来的丫鬟垂眸,低声道:“刚进去。”

        又等了约莫一个瞬息,那男子又道:“那迷香药效极强,也该起作用了,你进去看看。”

        听到这里,魏婉静心头一紧,想都没想直接双眼一闭,身子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为了做到以假乱真,她避都没避,脑袋咚的一声磕到了墙角。

        这一幕,正好让后面进来查看的丫鬟看个正着。

        她松了一口气,用脚尖掂了掂魏婉静的后背,确定她一时半会儿醒不来,这才转身走了出去,并对外面的男子道:“成了。”

        那人应了一声。

        这时候,魏婉静怕得连脑子都不敢转了,生怕那两人下一瞬就要用刀子结果了她的性命。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那男子并没有要对她怎么样。

        只听他沉声道:“那边不用管她,你且去叫魏婉芸过来。”

        “是。”

        在那丫鬟离开之前,那男子又道:“速度要快,太子那边已经让人引过去了,用不了多久药效该发挥作用了。”

        “是。”

        随着脚步声一左一右,渐行渐远,差点儿窒息的魏婉静这才终于颤颤巍巍的爬起来,冲到了门口,然后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刚刚在听到那男子的话的一瞬间,她差点儿没忍住惊呼出声。

        魏婉芸,太子……

        为什么会牵扯到一起?

        那些人既没有要了她的命,只将她困在这里,听他们的语气,想必是要用她来引四姐姐魏婉芸过来。

        至于太子那边……

        为什么会被人下药?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只短短一瞬间,魏婉静的脑子里滚过了诸多念头。

        到了最后,一个模糊的猜测从她的脑子里冒了出来。

        不管她猜得对不对,理智告诉她,现在最要紧的是先回去通知魏婉芸,免得她被人算计。

        可是,也不知道怎的,她脚下的步子就似是生了根一般,压根儿就不听自己的使唤。

        魏婉静下意识转头看向刚刚那个比较重的脚步声离去的方向。

        抬眸看去,不远处就有个小院。

        这件事既然如此急,那太子应该就在不远处……

        念及此,一个大胆的想法蓦地自魏婉静的脑子里跳了出来。

        那一瞬,连她自己都被惊住了。

        她摇了摇头,迅速将这个念头从脑子里摒除,提步就要顺着原路去找魏婉芸。

        但是,她的双脚就像是不听她的使唤似得,自顾的往那小院走去。

        这一路上,魏婉静的心猛跳不止。

        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人的欲望一旦被暴露,便不由自主的产生出更多的贪婪来。

        即使理智告诉她,不该这么做。

        但同时,她脑子里也有一道声音在自欺欺人似得,不停的催促她——只是去看看罢了,也不会有什么事。

        她脚下的步子飞快。

        转眼就穿过了垂花拱门。

        还不等魏婉静探头张望,旁边突然跳出来一个家丁,对她福了福身子,笑得恭敬,“可是魏四姑娘?”

        那一瞬,魏婉静的眼皮子狂跳。

        她知道,是弄错了。

        因为她的假晕倒,这边的人把她当做是被骗过来的四姐姐。

        她应该否定的,但那一瞬,她的脑子里突然冒出来这么多年的屈辱来。

        她生来轻贱。

        既没有魏婉芸那边尊贵的地位,亦没有魏婉宁那般有祖母疼着,有强势的母亲护着。

        她的母亲许氏只会劝她忍忍,只会告诉她,她们卑贱如尘埃,想要活下去,就只能打落了牙齿和血吞,她们只能忍气吞声。

        可是,她也是人,她也想要别人的尊重,想要将那些唾弃过她,欺辱过她的人踩在脚下。

        这么多年的经历告诉她,一味的隐忍和怯懦换不来半点儿好处。

        哪怕现在赵兰心护着她,魏婉芸给她撑腰。

        但是,这样靠着同情和施舍的维护又能持续多久呢?

        她们是承诺过她,会给她许一个好人家,不会给人做妾。

        可是,她也不是傻子,像她这样的人,哪里可能有机会入得了高门,哪里有机会能翻得了身。

        即使给人做正妻,那小门小户的,哪怕她嫁过去了,也依然被曾经那些欺辱她的人瞧不起。

        这辈子她就没有翻身的可能了吗?

        不,眼前就有!

        中了药的太子就在里头!

        诸多的念头在这一瞬间划过魏婉静的脑子里。

        她原本的心虚和不安,在这一刹那突然坚定了起来。

        对上那人询问的眼神,她含笑道:“是啊,我五妹妹可在里面?”

        听见这话,那人眼前一亮,当即笑道:“在的,在的,您请。”

        说着,他躬身引着魏婉静往主屋走去。

        魏婉静挺起了胸膛,每一步都走得格外的稳。

        ……

        话分两头。

        魏婉芸这边迟迟没等到魏婉静过来,自是不放心的。

        一开始,她就要陪着魏婉静一块儿过去的。

        是魏婉静说怕公主寻来不见人,她自己去就好,魏婉芸想着不过去个茅厕,魏婉静性子柔弱又低调,平时又没宿敌,不会被人针对,魏婉芸也就没再坚持。

        可这半天过去了,人还不见回来,她哪里还坐得住。

        就在她起身,准备去寻的时候,之前陪着魏婉静离开的那个丫鬟回来了。

        她脚下步子飞快,待走到魏婉芸跟前,才压低了声音道:“魏四姑娘,五姑娘刚刚不慎脚滑摔倒,弄脏了衣裙,这会儿正在厢房换衣服呢,她有些难为情,让奴婢来请您过去一趟。”

        自进了府邸,姑娘们身边跟着都是靖王府的丫鬟,魏婉静突然换了一身衣服出来,若身边没有自家姐妹跟着,让人瞧了去,不免要落些流言蜚语。

        叫魏婉芸过去一起也在情理之中。

        顾毓秀这次出宫就带了秦嬷嬷和春桃春喜,刚刚她被太后召过去,只带了秦嬷嬷和春喜,留了最机灵的春桃在魏婉芸身边。

        魏婉芸起身跟那丫鬟离开之前,看向春桃:“我去寻五妹妹,你在这里守着,万一等下五公主过来找不到我们可不好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神压了压,故意将“守着”二字咬得重了些。

        春桃眼睛一亮,显然是领悟到了。

        魏婉芸这才转过了身子,跟上了那丫鬟的步子。

        一路穿过花园长廊,魏婉芸随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丫鬟垂眸,恭敬道:“奴婢红菱。”

        魏婉芸在脑子里搜了一圈,并没有关于这么个丫鬟的记忆。

        靖王府人太多了,她前世又没管家,不是每一个都记住也正常。

        她叹了口气,状似无意道:“我五妹妹好好的,怎么就脚滑了呢?”

        红菱摇了摇头,“奴婢不知,之前奴婢守在门口,就听到五姑娘一声惊呼,奴婢再跟进去的时候,就见到五姑娘摔倒在地,想来是不小心脚滑了罢。”

        她的话并没有什么问题,按魏婉芸有些模糊的记忆,这个方向应该也没错。

        只在经过那茅厕的时候,魏婉芸的眼神顿了顿。

        红菱连忙道:“刚刚就是在这里,奴婢担心五姑娘这样出去失了体面,便自作主张先扶着五姑娘去了前面最近的厢房,并差人去找了干净的衣服,想来这会儿应该已经换上了。”

        魏婉芸点了点头。

        已经出了南院的范围,这一块地方较为偏僻,过往都没什么人。

        眼看着要被那丫鬟带进前面的垂花拱门,就要进了院子,魏婉芸脚下的步子一错,突然脚滑似得摔倒了下去。

        只是还未完全摔下去,她一把抓住了红菱的手,借着红菱的搀扶站稳了身子。

        “有劳了。”

        魏婉芸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语气真诚。

        红菱扶着魏婉芸胳膊的手尚未抽离,正要回话,却见刚刚还站立不稳的魏婉芸也不知道上哪儿来的爆发力,突然一把扣住了她的下颚。

        惊诧之下,红菱下意识的张大了嘴。

        只是还不等她惊呼出声,魏婉芸的另外一只手已经眼疾手快的将一粒她都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的药丸子强行给她喂了下去。

        一股强烈的药腥味儿瞬间充斥了她的口鼻。

        出于本能,在魏婉芸放开了她下颚的一瞬,她立即掐住了喉头干呕了起来。

        奈何那药丸子入口即化,根本就不给她半点儿反应。

        而同时,才松开了她下颚的手的魏婉芸,已经转而扣住了她的手腕命脉。

        在感受到腕子上传来的阵痛的一瞬,红菱突然有一种深深的恐惧。

        她甚至丝毫不怀疑,自己但凡敢发出一点儿声音,转瞬就要血溅当场!

        过了这垂花拱门,就有前来接应的人。

        她原本要脱口而出的惊呼声,也因为魏婉芸的一个眼神而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头。

        “魏……四姑娘……”

        魏婉芸拽着她的手腕,往旁边的一人多高的花丛走去,并压低了声音道:“想活命的话,跟我走!”

        红菱又惊又惧又怕,她几次张了张嘴,想要出声。

        但刚刚被迫吞下腹中的药丸子就像是带着火的刀子似得,一路从喉头滑到了肺腑。

        她用脚想也知道,那定然不是好东西。

        在忠诚和性命之间,她犹豫了。

        也只是这一瞬,魏婉芸已经将她带进了一旁可以将两人的身子完全遮掩起来的花丛里。

        她眉目冷肃,哪里还有半点儿刚刚的温婉亲和。

        “说,我五妹妹在何处?”

        红菱不料魏婉芸竟然已经察觉到了,但说出来也是个死,她双眼一红,硬着头皮,压低了声音道:“五姑娘换衣服去了,魏四姑娘这话从何说起……”

        还不等她将话说完,魏婉芸手上用力。

        红菱的手腕瞬间红肿了起来。

        她惊恐抬眸,对上的是魏婉芸淡漠的眉眼。

        “刚刚我给你吃的,是我自己研制的三日断魂散,若在一个时辰之内没有服下解药的话,三日之后必得穿肠烂肚而亡。”

        说着,魏婉芸垂眸,明光顺着红菱的脸颊到脖颈,最后到了她的胸口。

        她冷笑道:“死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那毒会在你肺腑里滋生成千上万条虫子,然后顺着你的血液流至四肢百骸,由里到外啃咬你身上的每一处,到时候,那滋味儿嘛……”

        后面的话不用魏婉芸说完,红菱的面上已无半点儿血色。

        “你只管跟我说实话,我不但给你解药,还可以配合你,把你摘出去,让你免于受罚,至少可以留得性命在。”

        听到这里,红菱犹豫了。

        虽然不知道魏婉芸所说的三日断肠散的真假,但只这转眼的功夫,她就已经感觉到浑身上下已经在被千万条虫子啃咬似得疼。

        她双眸微颤,但却迟迟说不出一个字来。

        魏婉芸挑眉,“机会只有这一次,我数到三。”

        “你若不肯,我就只好打晕了你自己过去瞧了。”

        说着,她的拇指一转,用指尖掐在了红菱的命脉上,同时一只手已经蓄势待发,随时准备敲晕了她。

        说这一番话的时候,魏婉芸的神态是放松的。

        给红菱一种,即使她不说出实话,以魏婉芸这般狠劲儿和身手,怕是也能跳进院子里探查到真相。

        她心里的最后一层防线终于被攻破。

        “一,二……”

        还不等魏婉芸数到三,她连忙急切道:“我说!我说!”

        既然已经下了决定,她生怕慢一步惹了魏婉芸不满,一口气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是主子命令我将五姑娘迷晕,再以此为借口将您带过去。”

        见魏婉芸的目光扫向那垂花拱门后的小院,红菱继续道:“太子今日也随太后来了靖王府,他们另外安排了人给太子下药……想设计太子同姑娘你……”

        后面的话红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

        魏婉芸也已经猜到了。

        只是,她之前没料到,这次被设计的,竟然是太子顾修恒。

        魏婉芸垂下了眸子,看向比自己还矮了半个头的红菱,冷声道:“你的主子,是靖王妃?”

        虽是疑问句,但她却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红菱低下了头来。

        魏婉芸心中了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