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拒嫁世子后我冠宠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86章 086五公主来了

第86章 086五公主来了

        第86章086五公主来了

        一切都如魏婉芸所料。

        隔日,赵淑妃就让人护送了五公主顾毓秀出宫。

        这还是顾毓秀第一次出宫。

        后宫规矩多,妃嫔不得轻易出宫,但对皇子皇女却未多加束缚。

        顾毓秀之所以被约束得这般紧,都是因为赵淑妃不放心。

        五公主身份尊贵,人还未到,就已经有报信的小太监上了门。

        魏家上下,除了“抱恙”的赵兰心,以及被关了禁闭的王莲香,病重的许氏,其余全部人都到了府门口迎接。

        虽然太夫人并不待见赵兰心母女,但五公主驾临魏家,就是魏家的荣光,她脸上自然跟着添彩。

        所以,哪里会有不高兴的。

        因为王进科一事,魏婉宁本来也被太夫人下令禁了足,不过到底是养在自己眼前的孙女儿,难得的这么一个跟五公主亲近的机会,太夫人自然不想让她错过。

        所以,也拉了她来,原是想让她跟五公主多亲近亲近,对她的将来大有裨益。

        不过,太夫人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

        顾毓秀同魏婉芸是表姐妹,而且关系好得很,便是因赵兰心和魏婉芸这一层,她也不可能有多待见魏婉宁。

        当公主的车撵才在府门口停下,太夫人就忙拉了魏婉宁的手上前热络的招呼了起来。

        面对太夫人的热情,顾毓秀只客套的应了一声,她的目光越过这几人,落在不远处含笑走来的魏婉芸身上:“表姐!”

        那声又脆又甜,让人一听便觉得满心欢喜。

        “五公主。”

        在人前,魏婉芸规规矩矩的见了礼。

        顾毓秀才不管那些,她扶着秦嬷嬷的手下了马车,直接越过脸都笑得有些僵硬的太夫人和魏婉宁,朝魏婉芸扑了上去。

        “表姐真好!”

        旁人不清楚,但顾毓秀知道,自己这一次出宫都是魏婉芸的功劳。

        之前答应了她能出宫,这几日都没消息,她还以为就这样不了了之了,没曾想,在她心灰意冷之际,表姐替她办到了!

        魏婉芸回抱着她,轻笑道:“我们进去再说。”

        顾毓秀乖巧的点了点头,拉着魏婉芸的手就进了府,秦嬷嬷和几个贴身宫女也一并跟着进去了。

        剩下太夫人和魏婉宁等人站在原地,神色有些尴尬。

        第一次出宫,顾毓秀的心情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感觉宫外的花是香的,人是美的,就连空气都清新得很。

        在跟着魏婉芸进了府之后,这股子兴奋劲儿尚未褪去,转而想到自己这次出宫的理由,刚刚还欣喜若狂的心情瞬间跌入谷底。

        顾毓秀挽着魏婉芸的手,压低了声音,担忧道:“表姐,姨母的身体如何了?”

        这外面不是说话的地方,魏婉芸微微摇了摇头。

        “我们回去再说。”

        毕竟还要瞒过锦绣那头,所以做戏得做全套。

        顾毓秀点了点头,因着对赵兰心的担心,她的面上也不似之前那般高兴了。

        姐妹两人手拉着手去了兰芳园。

        赵兰心早已经穿戴整齐的靠在床头候着她们了。

        远远瞧见顾毓秀,赵兰心已经忍不住嘴角轻扬,笑道:“阿秀长大了,远远看着都有几分你母妃当年的影子了。”

        闻言,顾毓秀双眼一红,蓦地松开魏婉芸的手,扑向顾毓秀道:“姨母,您怎么病成这样?”

        从小她体弱,赵淑妃对她看得紧,管教也格外严厉,每次赵兰心入宫,都会给她带些趣玩意儿。

        会陪她聊天解闷儿,会跟她说她母妃小时候的趣事。

        魏婉芸在蓟州养病不能入宫的日子,她最盼的就是赵兰心什么时候进宫来陪她。

        说着,她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直看得赵兰心都跟着鼻尖儿发酸。

        “傻孩子,姨母没事。”

        赵兰心笑了笑。

        魏婉芸叫丫鬟们都退了下去,就连顾毓秀身边的秦嬷嬷,也支了开去。

        剩下她们三人凑在一起,说了会儿体己话。

        魏婉芸并没有将赵兰心装病一事告诉顾毓秀。

        她不是不相信顾毓秀。

        一则,赵兰心确实中毒不假。

        二则,若顾毓秀无意中透露给了赵淑妃,即使她同赵兰心是亲姐妹,但站在她的角度,以她的性子来看,多半会因为她们这个计划利用了顾毓秀而生气。

        实则魏婉芸是在帮顾毓秀出宫。

        再有就是顾毓秀生性单纯,魏婉芸怕她露出破绽。

        三人说得差不多了,魏婉芸看了一眼顾毓秀,顾毓秀会意,当即抚着胸口,痛哭道:“我心口疼……”

        见状,魏婉芸连忙对外面候着一众丫鬟道:“快来人,五公主不舒服!”

        话音才落,刚刚赶回来的秦嬷嬷第一个冲了进去。

        “公主,您怎么样?”

        她上前一步,拉着五公主的手,一脸紧张道:“刚刚都还好好的,这怎么就不舒服了呢?”

        顾毓秀摇了摇头,抬手揉着太阳穴道:“头也有些疼,怕是刚刚吹了些风,我歇会儿就好了。”

        话音才落,秦嬷嬷就摇头道:“那怎么成,公主乃千金之躯,万不能出了岔子,奴婢这就差人去请御医!”

        秦嬷嬷是赵淑妃的心腹,这些话,赵淑妃自然是一早就交代过她的。

        顾毓秀对她点了点头,她出门叫来了护卫连忙吩咐了下去。

        前后加起来还不到半个时辰,宫里头当值的张太医就被护卫给请了过来。

        顾毓秀身子骨弱,脉象也差得很,倒也不必去装病。

        张太医连忙开了方子,让人下去煎煮,同时叮嘱公主要好生调养,切忌大喜大悲。

        这些话,顾毓秀早就耳熟能详了,见怪不怪。

        她按照原计划,指了指不远处靠在软榻上的赵兰心,“我姨母身子也有些不大好,刚好张太医也在这里,不妨也替我姨母瞧瞧。”

        张太医自是不会拒绝,忙过去给赵兰心把了脉。

        只是,最后,他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大失所望。

        “魏夫人只是有些体虚,再加之操劳过度所致,这些时日好好将养,再吃两副温补的方子即可。”

        他说得从容不迫,眼神更是坦坦荡荡。

        就好像真的是这么一回事儿似得。

        但实际上,赵兰心却是中毒。

        他没诊断出来,倒也不意外,但他偏偏如此笃定只是体虚,甚至连日常饮食或者身子哪里有不适都没问,就好似提前已经准备好了这一番说辞似得。

        这就让魏婉芸不得不多想几分了。

        在张太医走后,魏婉芸叫来了赵玉宝悄悄去盯着。

        说不定,这张太医就跟锦绣一样。

        是替他家主子过来打探虚实来了,顺便也安抚赵兰心这边,让她放下心来,最后药石无医。

        念及此,魏婉芸的心也跟着沉了沉。

        还好有周邵初。

        他这人虽然恶劣了些,但答应过她会尽全力救治,魏婉芸信他。

        只可惜,他不愿意替顾毓秀瞧瞧。

        想到这里,魏婉芸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表姐?表姐?”

        许是魏婉芸想得太过出神,顾毓秀接连叫了几声,她才回过神来。

        “姨母有些累了,我们先退出去,让她休息吧。”

        刚刚张太医在,赵兰心不得不装出一副病弱的模样,将顾毓秀也一并骗过去了。

        魏婉芸想着顾毓秀难得出一趟宫,总在这里也会无聊,而且她也有话要问她,便提议道:“那去我的明月阁坐坐吧?”

        “好!”

        顾毓秀笑着点头应下。

        她从来只听说魏婉芸住的明月阁是魏府里景致最好的地方,但却没有机会见到,今儿可算是能亲眼看看表姐的闺房了。

        顾毓秀喜不自胜,哪里还有半点儿之前装病的样子。

        不过,她本就体弱,又是第一次出来,这会儿心情好了,病气也去了几分,倒也不会让人多想。

        再加上刚刚张太医也来瞧过了。

        两人携手出了兰芳园便往明珠阁而去。

        这一路上,都是顾毓秀不住的叽叽喳喳。

        “表姐,那边的回廊好看。”

        “这个雕花拱门很别致。”

        “你家府上的丫鬟穿的衣服也好看。”

        ……

        魏婉芸原是想问她靖王世子顾瑾知的画像怎么样了,可好半天都没插上话。

        正在兴头上的顾毓秀终于注意到了魏婉芸的欲言又止。

        她脑子转得飞快,突然眼前一亮,就想到了。

        她拉着魏婉芸的胳膊,压低了声音道:“表姐,上次答应你的画像,我暂时还不能给你。”

        魏婉芸只当她是没画好。

        谁料,下一瞬却听她道:“因为我到现在都还没有看到谨知哥哥呢。”

        闻言,魏婉芸一怔。

        算起来,顾瑾知回京也有好几天了,顾毓秀连一面都没见着吗?

        对上她诧异的眼神儿,顾毓秀难得的叹了口气,黑亮的眸子里满是无奈道:“上次是进宫了,可是只在父皇跟前打过照面就说身子不适回去了,据说第二天就被送到相国寺养病了,连我母妃都没见着人呢。”

        魏婉芸之前也听过顾瑾知病重的消息,但她总觉得,那样的人,不该是一副病怏怏的神色。

        哪怕她记不得前世他的模样,但她笃定,他身子骨好得很。

        所以,她之前一直都没怎么在意,只当是小打小闹的病症。

        如今,再从顾毓秀这里听到,她不由得再重新审视顾瑾知的病情了。

        难不成,真的病得很重?

        念及此,她想到了顾瑾知。

        恰巧这时候,她们已经走到了明珠阁外的池塘边上。

        没心没肺的顾毓秀又惊喜道:“表姐的院门口还有这么大一个池塘?”

        “这里有鱼吗?表姐会钓鱼吗?”

        ……

        明明是见惯了奇珍异宝的娇宠小公主,却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在她眼前叽叽喳喳个没完。

        面对她接二连三的发问,魏婉芸哭笑不得道:“有的,昨儿个我们才吃过烤鱼。”

        她这么一说,可不得了。

        顾毓秀来了兴致,当即嚷嚷着也要亲自钓鱼,还要尝尝烤鱼的味道。

        恰巧这时候,旁边小院的门打开,赵津笑嘻嘻的走了出来。

        “五公主要吃烤鱼?正好咱这儿灶台都是现成的。”

        顾毓秀没有见过赵津,只当是魏婉芸的护卫,她点头道:“甚合我意,我还要亲自钓鱼!”

        赵津点了点头:“公主请稍后。”

        说着,他让出了些身子,露出小院中的情形。

        杏树脚下,一身黑色长衫的周邵初从容坐在石台边上饮茶。

        一抬眸,对上魏婉芸的目光,他嘴角噙了一抹笑意,还未开口,骨节分明的手已经抬了起来,对魏婉芸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一贯清冷得不似凡人的周邵初,突然对人笑了。

        魏婉芸有些意外。

        但她更意外的是周邵初的姿势。

        这是叫她们过去?

        魏婉芸眨了眨眼睛,下意识转头扫了一眼顾毓秀,又再看了一眼周邵初,见周邵初微微点头,那一瞬,魏婉芸的心都要跳出了嗓子眼儿。

        他这是……愿意替顾毓秀看诊?

        有了几次被周邵初捉弄的经历,哪怕他的动作和神态已经十分明显了,魏婉芸依然不敢轻易确定。

        她拉了顾毓秀的手,一边往院子里走,一边道:“我们进去坐坐。”

        然而,刚刚还叽叽喳喳个没完的顾毓秀,这时候却沉默了。

        但她也没有半点儿抗拒,任由魏婉芸拉着,一直走到石桌跟前。

        魏婉芸才发现顾毓秀的不对劲。

        她转头看向顾毓秀,“秀秀?”

        听到她的声音,顾毓秀才回过神来,对上她带着困惑的眸子,顾毓秀摇了摇头,皱眉道:“他是谁?”

        魏婉芸尚未开口,顾毓秀又道:“我怎么觉得他有些眼熟?似是在哪里见过的。”

        闻言,魏婉芸下意识看向对面的周邵初。

        这话,当初四皇子也说过。

        不过,魏婉芸并没有多想。

        毕竟周清旸当初在宫里当差,而顾毓秀又是个常年生病的主儿,怕是都被周清旸诊过无数次的脉了。

        如果周邵初长得像周清旸,这倒也说得过去了。

        再者,魏婉芸虽然没问过周邵初,但以着他之前看过太医院出诊记录一事,想来他也应该去过太医院的。

        见到过皇子公主的,也在情理之中。

        魏婉芸还在想着怎么替周邵初遮掩身份,却不料,下一瞬顾毓秀一开口,直接让她愣在了原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