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拒嫁世子后我冠宠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81章 081桩子

第81章 081桩子

        第81章081桩子

        赵兰心淡淡的扫了一眼闵楚然,半点情面都没留,直言道:“闵小世子若没什么要紧事,便先请回吧。”

        在别处都是左右逢源,而在这儿却十分不被待见的闵楚然差点儿没哀嚎出声。

        赵兰心的态度虽然冷淡,但她倒是一点儿都没放在心上。

        毕竟,自己现在有那样乱七八糟的名声在外面,还想娶人家宝贝姑娘,她不被待见也是正常的。

        只是一想到赵兰心这样的态度,闵楚然觉得要让她点头的话,怕是难如登天。

        眼下,她还要去巡查边境,连在赵兰心面前刷一下好感的机会都没有。

        若就这样贸然让媒人上门提亲,怕是会被赵兰心直接打出去。

        眼看着四皇子治水之后用不了多久就要回京,就怕在她赶回来之前生了变故。

        闵楚然都替魏婉芸着急。

        这时候,她才万分懊恼,之前装得太过了,早知道就该珍惜些名声的。

        闵楚然看向魏婉芸,见魏婉芸微微摇头,递给了她一个见机行事的眼神,闵楚然也就只好起身告辞。

        闵楚然前脚走,魏婉芸就扯了扯赵兰心的袖子撒娇。

        “阿娘……”

        “闵楚然不是外面传的那样的,而我……”

        魏婉芸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见门口光线一暗,周邵初自外间走了进来。

        魏婉芸这才止住了话头。

        “周大夫。”

        魏婉芸看了一眼赵兰心身后跟着的锦绣,只打了声招呼,没问出口。

        周邵初拱了拱手,又递上来一张方子。

        “夫人今日感觉如何?”

        赵兰心抬手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

        刚刚被闵楚然给气到了,以至于她一时间也分不清到底是被闵楚然给气的,还是身上中的毒导致的。

        “头有些疼,胸口有些闷。”

        周邵初替她诊了脉之后,从袖子里掏出来一张叠好的方子来,转手递给身后的锦绣道:“去,按这个方子抓药,再服上一日。”

        锦绣忙接了过来,“是。”

        魏婉芸瞧着周邵初的面色如常,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留下方子之后,周邵初也没再说什么就退了出去。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也不好问出口,只想着等下回了明月阁再去问问。

        待周邵初一走,魏婉芸原本还想拉着赵兰心替闵楚然说说话的。

        没曾想,后脚就有人来扰了她们母女俩的清静。

        胡妈妈在门口服了服身子,躬身道:“夫人,倚梅苑那边要将宝珠打发卖了,她求到咱们这里来了。”

        宝珠是魏婉宁的贴身丫鬟,因着今日突然反咬魏婉宁一口,怕是倚梅苑那边也容不下她。

        魏婉芸本以为,以阿娘这般清冷的性子,应该不会搭理。

        但没曾想,赵兰心一开口就让她愣住了。

        “收着吧,正好你身边缺个大丫鬟。”

        翠玉虽然被撵出去了,但魏婉芸也没想着再提个大丫鬟,她平时有翠珠贴身伺候就够了,屋里头还有几个二等丫鬟,明珠阁不缺人手。

        这倒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宝珠之前可是魏婉宁身边的大丫鬟。

        虽然不知道最后阿娘用了什么法子让她倒戈,但这样的人,魏婉芸却是不敢用的。

        更何况还要留在她身边,贴身伺候着。

        魏婉芸不解。

        赵兰心摆了摆手,让锦绣和胡妈妈等人都退了下去。

        不多时,红着一双眼睛的宝珠垂着脑袋进了屋子。

        她一进门,就给赵兰心见了礼:“夫人。”

        只一进了门槛儿,没有外人在场的情况下,她眸中原本酸楚瞬间褪去。

        刚刚还是惊慌失措担惊受怕的模样,转眼间就清冷持重的像个木雕似得,站在了赵兰心的面前。

        那双尚且红着的杏眼中,没有半点儿波澜。

        赵兰心抬了抬手,对魏婉芸道:“这丫头性子稳重可靠,人也机灵,反应够快,我原就是给你备着的。”

        “只这两年让她先在魏婉宁那边磨砺磨砺。”

        听完,魏婉芸恍然。

        这哪里是在魏婉宁那边磨练,这就是在魏婉宁和王莲香那边安插的一个桩子!

        惊讶之后,魏婉芸再联想赵兰心的行事风格。

        明面上,她虽不过问府中的事情,但却能随时随地对府中上下了如指掌,在这府里又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眼线。

        看着宝珠,魏婉芸突然间想到在相国寺,她在屋顶上偷听到的魏婉宁同宝珠的那一番对话……

        既然宝珠是阿娘的人,那么,当时王进科派人要掳走她一事,阿娘应该也是提前就知道的!

        这一发现让魏婉芸后背直冒冷汗!

        似是看出了她的异样,赵兰心抬手,抚在了她的手背上,柔声道:“绾绾。”

        “当日我事先确实收到了宝珠递过来的消息,但我想着干脆将计就计,让魏婉宁自食恶果,也让王家彻底翻不了身。”

        闻言,魏婉芸的眼睫轻颤。

        她自是相信赵兰心不会伤害她。

        但想着当天魏婉静的遭遇,魏婉芸不免有些神伤。

        她皱眉道:“所以,当时即使我没有离开那房间,阿娘也会找个由头将我支开,并让宝珠发出错误的信号给王进科手下的人……”

        哪怕明明有她护着,魏婉芸不可能出事,赵兰心也舍不得魏婉芸吃半点儿苦,所以让魏婉静顶替了她。

        而她之前都被阿娘的演技给蒙蔽了!

        即使知道她是为着自己,魏婉芸也有些说不出的郁闷。

        赵兰心轻叹了口气:“我知你在怪我,但因着这事,我日后也会对魏婉静多做补偿,不会白让她替你吃了苦头。”

        魏婉芸没吭声,一时间,她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之前在太夫人跟前,她还在想着,阿娘是许了宝珠什么好处,或者拿捏住了宝珠什么把柄。

        没曾想,宝珠竟然是她的人!

        亏她还一直都被蒙在鼓里。

        如今魏婉芸再回想着之前每次看到宝珠的情形,依然都找不出丝毫的破绽来。

        她也当得起赵兰心说的,“稳重可靠”。

        “绾绾?”

        赵兰心见魏婉芸迟迟没有说话,原本温婉从容的面上也多了几分担忧和自责。

        “我之前也不知道你这般看重魏婉静。”

        “若你觉得阿娘这件事做得不妥,下次……阿娘会注意些。”

        至少不会再伤害魏婉静了。

        听着赵兰心真情实意的道歉,魏婉芸心头一软,原本还有的几分郁闷,也散去了大半。

        她垂眸,闷闷道:“那阿娘可要记得你说的这话,以后要待五妹妹好。”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说再多也改变不了什么。

        魏婉芸只想着,以后得对魏婉静加倍的好,补偿回来。

        赵兰心见她终于肯开口,这才笑道:“会的。”

        说着,她又转头看了一眼门外,叮嘱道:“只是,这件事不能让许氏和魏婉静知道。”

        不然的话,之前原是要笼络人心施舍给她们的好处都会变成怨怼。

        赵兰心看了一眼宝珠,对魏婉芸笑道:“好在宝珠演技不俗,今日在倚梅苑那边闹了一场,故意在被人伢子带走之前冲到了胡妈妈跟前。”

        “这在外人看来,就是跟那边撕破了脸皮走投无路才跟了你。”

        “再有,我提前让人准备了些宝珠跟魏婉宁决裂的由头,这会儿已经散布出去了。”

        只为了有朝一日,宝珠能“走投无路”顺理成章的被魏婉芸带回来。

        魏婉芸看着近在咫尺的阿娘,忍不住叹息。

        她还是低估她了。

        同时,赵兰心也拉着她的手,笑道:“阿娘也小瞧了你,没想到绾绾长大了。”

        这算是她计划之中的意外。

        但并不什么坏事。

        即使她巴不得永远护着魏婉芸,让她不受到半点儿伤害,但她更乐意看到魏婉芸能独当一面。

        被阿娘这么一夸奖,魏婉芸原还有些不好意思,谁曾想,下一瞬,赵兰心话锋一转,皱眉道:“但是,你和闵小世子的事情,我不会答应的。我不能让你走了我的老路子,被蹉跎一辈子。”

        “阿娘!”

        魏婉芸动了动唇,就要开口劝,赵兰心已经站起了身子。

        她叮嘱宝珠:“好好保护小姐,以后她就是你第一要忠诚的主子。”

        闻言,宝珠连忙俯身跪了下来:“是,夫人!”

        说着,赵兰心提步便走了,想着闵楚然的事情,对魏婉芸还有那么点儿火气,便也没再看魏婉芸一眼。

        剩下魏婉芸站在原地,忍不住长叹了口气。

        看样子,她和闵楚然的“婚事”远比她想象中的还要难。

        想着赵兰心坚决的态度,魏婉芸甚至在想,要不要将闵楚然的身世告诉她……

        但这念头也只冒了一瞬就被她彻底压了下去。

        怕是说了,只会比现在的情况更糟糕。

        念及此,魏婉芸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她叫起了宝珠也往回走。

        出了屋子之后,看到了在外面候着的翠珠。

        魏婉芸简单的交代了两句,就让翠珠接受了宝珠。

        主仆三人顺着回廊往回走。

        在经过明月阁旁边的小院子的时候,魏婉芸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她顺着院门看过去,就瞧见了屋子里石台前坐着两道身影。

        一人黑色长衫,俊美无俦,正坐着悠闲的喝着茶的是周邵初。

        一人黑色短装,高大挺拔,抱剑杵在旁边的,竟是魏婉芸昨日才见过的赵津。

        魏婉芸看到他们的同时,他们也同样看到了魏婉芸。

        周邵初神色如常清冷,甚至连个多余的眼神儿都没给予,倒是赵津,一脸热情的招呼魏婉芸:“魏四姑娘!好巧,咱们又见面了!”

        闻言,魏婉芸的眼皮子都跟着跳了跳。

        她勉力挤出一抹还算得体的不算尴尬的笑意道:“也不算太巧,这是我家。”

        话音才落,反应过来的赵津嘿嘿一笑。

        他尴尬得拍着后脑勺道:“瞧我这记性。”

        说着,他十分自来熟的邀了魏婉芸进来喝茶,并笑笑道:“既是老熟人了,那事情就好办了。”

        不等魏婉芸开口,赵津藏在背后的手猛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后腰,努力让自己挤出一抹痛苦可怜的表情看向魏婉芸道:“我这两日没个去处,所以找来了周……周邵初这里,既然他也是借助在魏四姑娘这里的,那能不能请魏四姑娘行行好,也收留我几日?”

        闻言,魏婉芸一怔。

        她盯着五官都要挤在一起,也不知道是郁闷多一些还是痛苦多一些的,赵津,不解道:“你不是投在了靖王府的门下吗?又怎会没了去处?”

        听到这话,不太会演戏的赵津嘿嘿一笑,连忙避开魏婉芸打量的眼神儿,不太自然道:“魏四姑娘昨日不是也见着了,我被人打了。”

        怕魏婉芸不信,赵津低头瞧了一眼并不打算帮忙的自家主子,一狠心又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根子。

        疼得他双眼一红,当即情绪上来了,委屈又懊恼道:“是这样的,世子身边有个不长眼的兔崽子,看我不顺眼,给我小鞋穿……”

        “这几日魏四姑娘应该也听说了,世子爷去了相国寺养病,他把我留在了靖王府,这哪里能有我的好日子过。”

        “所以……”

        后面的话他不用说得那么详细了,魏婉芸已经懂了。

        所以,是要在这几日出来避一避,免得顾瑾知不在府上,又被人欺负了去。

        魏婉芸虽然惊讶,但还是有些不能理解。

        她瞧着眼前人高马大,性子爽朗明快的赵津,怎么看都不像是受了欺负会忍下去,甚至逃走的人。

        以他这性子,不当场打回去都是轻的。

        赵津被魏婉芸的眼神儿盯得有些不自在。

        他生怕自己穿帮,连忙道:“主要是那小兔崽子跟在世子爷身边有些年头了,在府里根基深,魏四姑娘也是知道我的,刚去靖王府,哪里比得上人家。”

        说着,他还硬着头皮看了一眼自家主子。

        魏婉芸没注意到他这个小动作。

        听到赵津的话,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不想跟靖王府有什么牵扯。

        她是想拒绝的。

        但她对赵津这人印象还不错,再想着上一世,也是因为赵津及时送来的生肌粉,才保住了她一条命。

        拒绝的话,魏婉芸就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