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拒嫁世子后我冠宠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80章 080反对这门婚事

第80章 080反对这门婚事

        第80章080反对这门婚事

        赵兰心过来的时候,魏婉芸已经坐在凉亭里喝了两壶茶了。

        昨日魏婉芸安排了周邵初住在她隔壁院子的事情,赵兰心自然也是知晓的。

        她虽然觉得不妥,但转念想着,魏婉芸这么做一定有她的道理,而且魏婉芸既然已经应下了,她再赶人走,会下了魏婉芸的面子。

        赵兰心便先按下不提。

        “阿娘!”

        魏婉芸老远就朝着赵兰心招手,“快来尝尝翠珠做的梨花酥。”

        瞧着她还是孩子气十足的样子,原本还想因为周邵初的事情数落她两句没个规矩的赵兰心,一颗心都跟着软了下来。

        再一想到这些年她这个做娘的,都没有在她身边好好照顾她,赵兰心是半点儿气儿都没有了。

        她看向魏婉芸的眼神里只剩下疼爱。

        “阿娘。”

        赵兰心匆匆过来,只带了锦绣一人。

        魏婉芸抬眸扫了一眼锦绣,才皱眉道:“这边风大,你怎地穿得这么单薄就过来了。”

        说着,还不等赵兰心开口,魏婉芸已经扬眸看向锦绣道:“阿娘这两日身子本就不大利索,快去给阿娘取个披风过来。”

        锦绣看了一眼赵兰心,见其点了点头,这才应了声,转头去了。

        魏婉芸给身边的翠珠递了个眼神,让她站远点儿防风。

        等凉亭里只剩下她们母女以及对面静默不语的周邵初的时候,魏婉芸才拉着阿娘,压低了声音将她中毒一事解释了一番。

        然而,听到这番话,赵兰心第一反应不是担忧,而是目光里带着一丝疑惑的看向周邵初。

        她虽然没明说,但魏婉芸知道,她并不信任周邵初。

        这也正常,毕竟他们昨日才见了一面。

        而且,寻常大夫都没有诊断出有什么异样,突然被周邵初说她中了剧毒,而且要查到她身边亲信上去,阿娘怀疑也在所难免。

        “这位大夫之前在哪里坐诊?”

        赵兰心眉眼温柔,语气也颇为和气道:“怎地之前未曾听过。”

        魏婉芸想着周邵初被灭门的经历,身世怕是他最不愿意提及的。

        她便主动开口道:“阿娘,我信他。”

        话音才落,赵兰心原本眸子里的疑虑转为了惊讶。

        但也只是一瞬,在对上魏婉芸坚定不移的眼神之后,她幽幽叹了口气,最终决定跟魏婉芸一起,选择相信周邵初。

        只是一想到周邵初说的中毒一事,赵兰心忍不住蹙眉。

        魏婉芸轻声道:“阿娘,你好好想一下,身边的人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乍一听到这件事,赵兰心也没有头绪。

        魏婉芸将自己吩咐赵玉宝的那些事情跟赵兰心说了一番,听到最后,赵兰心赞许的看向她,点头道:“还是绾绾考虑得周到。”

        被阿娘这么一夸,魏婉芸都有些不好意思。

        就在这时候,不远处守着的翠珠干咳了一声。

        魏婉芸才敛了笑意,就见锦绣抱着披风从那边赶了过来。

        在没有具体怀疑目标之前,魏婉芸不敢轻易相信兰芳园里任何一个人。

        有了她的提醒,这几日赵兰心也会多加留意。

        锦绣才将披风给赵兰心披上,赵兰心便转移话题道:“对了,刚刚收到了靖王府的帖子。”

        靖王一家初初回京,设宴走动倒也没什么。

        不过,赵兰心性子清冷,不那么爱凑热闹。

        若换做平时,她都会直接拒了,可眼下眼看着魏婉芸要及笄了,而且还被四皇子和德妃盯着,她不得不把魏婉芸的婚事放在第一要紧的位置上去。

        像这种宴席,参加的世家公子自是不少,让魏婉芸露露脸,看看能不能遇到个合眼缘的。

        不过,这也得看魏婉芸的意思。

        赵兰心接了魏婉芸递来的热茶在手,喝了一小口才道:“你怎么看?”

        闻言,魏婉芸摇了摇头,“阿娘替我回了吧,怪没意思的。”

        对上赵兰心诧异的眼神儿,魏婉芸笑着解释道:“我感觉靖王府的人都不太好相处,而且我之前也同那清雅郡主有过节,还是不要去给自己找不痛快的好。”

        既如此,赵兰心也不好勉强她。

        她就要起身离开,却在这时候看到门房小厮又快步往这边跑了过来。

        “夫人,四小姐,显国公府送了帖子过来。”

        听到这话,魏婉芸眼前一亮。

        那小厮手中还拿着一个锦盒。

        “这是和帖子一并送过来的,说是给咱们四姑娘讨个巧儿。”

        听到这话,比起面上笑吟吟的魏婉芸,赵兰心的眉头已经皱起来了。

        她接了帖子在手,仔细瞧过之后,才道:“显国公做寿,按说,我们是该去的。”

        只是,她一想到在相国寺山脚看到闵楚然看向魏婉芸的模样,心里就不大舒服。

        再看摆放在眼前的锦盒,赵兰心的眉心蹙得更深了。

        魏婉芸当然知道闵楚然这是什么意思。

        她们俩既然已经约定好了,显国公府同魏家开始走动,闵楚然表明自己的心意也是应该的。

        魏婉芸还在琢磨着怎么同赵兰心说起闵楚然的事情,就见赵兰心蹙眉,“绾绾,你上次说的,是真的?”

        对上赵兰心满是忧虑的眸子,魏婉芸才反应过来,阿娘说的是她之前问及闵楚然的那个问题。

        本来她还想悄悄跟阿娘通个信儿的,没曾想,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她都还没来得及,闵楚然的东西就送来了。

        反正也被大家看到了,魏婉芸便大大方方承认:“是。”

        “我觉得她挺好的。”

        “而且,我也相信,她以后一定会待我好。”

        撇开她隐瞒了闵楚然性别一事,魏婉芸觉得自己这番话简直真的不行能再真了。

        只是,她没有想到,别的事情都由着她,从来不舍得责罚她一句的阿娘,在这件事情上,态度却格外的强硬。

        “那怎么行!”

        赵兰心的面上再没有半点笑意。

        要不是对面还坐着一个外人周邵初,她都要忍不住数落闵楚然那个浪荡子的种种“罪行”了。

        “你们不合适。”

        努力压下了心头的火气,赵兰心苦口婆心道:“我知道,你们有几分青梅竹马的情意,但你相信阿娘,他绝非良人!”

        听到这话,魏婉芸只恨之前闵楚然的演技太好,如今这深入人心的纨绔印象却成了他们之间不小的阻碍。

        魏婉芸动了动唇,就要替闵楚然说好话,却见赵兰心蓦地站起身来。

        “这件事我不会同意的。”

        “这帖子和东西也让人送回去,这两日你就在家里好好想想。”

        说着赵兰心也不给魏婉芸据理力争的机会,直接让人拿走了帖子和锦盒,她也带着锦绣回去了。

        剩下魏婉芸坐在石凳上哭笑不得。

        跟闵楚然的事情,她全部都盘算好了,可唯独没想到会卡在阿娘这一关。

        念及此,魏婉芸忍不住叹了口气。

        “小姐同闵小世子,青梅竹马?”

        冷不丁的听到周邵初的声音,正在走神的魏婉芸蓦地一怔。

        她喝了一口茶,半开玩笑半认真道:“是啊,现在我阿娘要棒打鸳鸯了。”

        她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说出“鸳鸯”这样的话来自然不合适,但对方是周邵初,魏婉芸也就没怎么设防。

        反正在他眼里,她的形象和性子应该也好不到哪里去。

        再差……也不会差到她从屋顶上摔下来,灰头土脸的尴尬模样。

        一想到那一幕,本来已经能做到心如止水的魏婉芸,还是蓦地生出一种恨不得找块豆腐撞死的尴尬和窘迫来。

        因着这份小心思,她自是没有留意到听到她刚刚那句话的时候,周邵初骤然变冷的神色。

        她只想着话题既然已经说到了这里,便顺口问道:“你认识赵津?”

        闻言,周邵初眼睫毛轻颤,递给了魏婉芸一记嘲讽的眼神。

        好像她在说的是什么废话。

        虽然魏婉芸也觉得应该是认识的,不然怎么两次都遇见两人在一处,但对上周邵初明晃晃的嘲讽,她还是有些恼。

        她原本还想问赵津在相国寺找他是不是因为靖王世子的病。

        被他这一恼,魏婉芸也懒得再开口自讨没趣了。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她这次没问了,周邵初却主动开了口。

        “他家主子让他找的我。”

        闻言,魏婉芸下意识问道:“所以,传言靖王世子病重,是真的咯?”

        周邵初放下了茶盏,清冷如画的眉眼微抬,转向眼前波光粼粼的水面。

        “算是吧。”

        这回答让魏婉芸越发想不明白了。

        病重就病重,怎么还算是?

        但显然,周邵初并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多言。

        在魏婉芸还没琢磨明白之前,他已经拿起医书站起身来。

        不知道是不是魏婉芸的错觉。

        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但她好似觉得他周身上下的气场都冷了几分。

        看着他拂袖而去的背影,魏婉芸忍不住皱眉。

        这人……莫不是在生气?

        可刚刚明明被嘲讽的是她,她都还没生气,他生的哪门子气?

        魏婉芸想不明白,便也没有再去多想了。

        第二日一早,周邵初就写了方子让人送去兰芳园。

        魏婉芸等了一天,没有等到盯着兰芳园的人传来消息,倒是把闵楚然等上了门。

        魏婉芸想过昨日赵兰心拒绝之后,闵楚然肯定会登门亲自邀请以表诚意的。

        但是她万万没想到闵楚然一见面,就跟她骂娘。

        “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羔子眼红小爷我的悠闲日子,非要拾掇了兵部那几个老匹夫参了小爷我几本!”

        对上魏婉芸不解的眼神,闵楚然捂着胸口哀嚎道:“小芸芸,圣上派了个巡查军防的任务给我!”

        “这一来二去风餐露宿就算了,最算我马不停蹄,等赶回来少说也要一个月了!”

        “昨日才邀了你来给老爷子贺寿,谁曾想这变故一出,连我自己都赶不上老爷子的寿辰了!”

        说到这里,闵楚然原本美得雌模辩的脸几乎要皱成了苦瓜。

        听完她这一口气都不带喘的抱怨,魏婉芸正想安慰她两句,却听到门外响起脚步声。

        魏婉芸一抬眼,就看到目光微凉的阿娘冷着脸,抬脚跨进了门槛儿。

        看她的神情,显然是将刚刚闵楚然“义愤填膺”的骂声都听进去了。

        然,当事人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她面朝魏婉芸,背对着门口,还在气哼哼道:“我还得抓紧时间,争取赶在四皇子之前跟你提亲呢!这下可怎么办才好!”

        话音才落,连魏婉芸都忍不住要替她捏一把汗。

        果然,下一瞬,就听赵兰心皮笑肉不笑道:“闵小世子在说什么?”

        听到她的声音,知道对自己这个准女婿有颇多不满的闵楚然一个激灵。

        原本满是愤怒的脸,在转身对上赵兰心的一瞬间,已经换上了灿烂的,带着点儿讨好的笑意。

        “魏夫人,早啊。”

        赵兰心微微一笑,语气却冷冷淡淡道:“临近午时了,不早了。”

        被下了面子,闵楚然也不恼,依然笑吟吟道:“我刚刚是跟阿芸开玩笑呢。”

        赵兰心淡淡一笑:“哦?是吗?”

        见闵楚然点头,赵兰心笑道:“闵小世子的玩笑当真是特别。”

        毕竟,连“王八羔子”“老匹夫”这等粗鄙的词儿都出来了。

        赵兰心没拆穿了说,但这句话也算是毫不客气的打了闵楚然的脸了。

        她平时待人也不似这般咄咄逼人,说出来的话,也都衬着她的身份,温婉端庄。

        但眼下,显然是被这个要娶走自己闺女的浪荡子给气狠了。

        所以,对闵楚然横看鼻子竖看眼,都不顺眼不顺心,甚至不惜刻薄的嘲讽,下了他的面子。

        目的,就是想让闵楚然知难而退。

        谁曾想,闵楚然的面上非但没有半点儿恼羞成怒或者半点儿悔改的意思,竟然还敢当着赵兰心的面向魏婉芸抛媚眼。

        赵兰心更是气得不轻。

        闵楚然越发无奈,用眼神向魏婉芸求助。

        魏婉芸耸了耸肩,表示她自己之前造的孽,如今只能自己“洗心革面”改变阿娘的态度,所以魏婉芸给了她一个爱莫能助自求多福的表情。

        这看在赵兰心的眼里,就像是眉来眼去,眉目传情……

        她心里的火气更盛。

        就在这时候,外面丫鬟来报:“夫人,周大夫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