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拒嫁世子后我冠宠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74章 074杀她的威风

第74章 074杀她的威风

        第74章074杀她的威风

        魏婉芸虽然已经有了猜测,但还是远远的低估了这几人的作妖能力。

        等她随着李妈妈赶到的时候,许氏和魏婉静已经被罚跪了半个时辰。

        初春的日头不算大,但就这样长时间跪在庭院里,还是打得人头晕眼花。

        魏婉芸过去的时候,魏婉静的身子都有些摇摇欲坠。

        她才跨步进院子,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魏婉芸一抬眼,就对上了魏婉宁那咬牙切齿的模样,以及她身边陪着的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王莲香。

        她的祖母,太夫人端坐在太师椅上,一见着魏婉芸,就冷言嘲讽道:“可算是把我们的贵人请来了。”

        魏婉芸走到魏婉静身边,听到她低低唤了一声“四姐姐”。

        魏婉芸要拉她起来,魏婉静却对她无声的摇了摇头。

        她的眼神怯生生的瞥向了主座。

        太夫人不发话,她和许氏不敢起,怕给魏婉芸越发添麻烦。

        魏婉芸拍了拍她的肩膀,“就算这里颠倒黑白,没的给咱们说理去,京兆尹那头可不是吃白饭的。”

        一听到她提及京兆尹,做贼心虚的王莲香眼皮子都跟着跳了跳。

        不知真相,但被魏婉芸直接忽视的太夫人眸中的怒气更盛,她挑眉看向魏婉芸:“怎么,我这个做祖母的,你已经完全不放在眼里了吗?”

        她攥了攥拳头,皱眉道:“还是说,我要叫了魏家的几位族长来,让各位宗亲看看,这是我们魏家教养出来的好姑娘?”

        这话说得着实有些重了。

        且不论魏婉芸做了什么,魏家召了族长过来,对她评头论足的批判这件事一旦被传出去了,魏婉芸的名声都要坏了。

        虽然她不在意这些,但最后从那些人口里说出来的指责都会对准了阿娘。

        魏婉芸眯起了眼睛,抬眸迎向太夫人的目光,“敢问祖母,这是何意?”

        话音才落,太夫人冷哼了一声,“你还好意思问我!瞧瞧你干的好事!”

        一旁的王莲香要替太夫人顺气,都被她用手拂开了。

        她猛地一拍桌子,皱眉道:“往日你没回来,这家里就没这么多事儿。”

        “你瞧瞧婉宁这张脸!即便她跟你不是一母同胞的,但骨子里也淌着同样的血,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你怎么就下得去手!”

        “还有魏婉静,往日我瞧着她也是个本分的,这才几天功夫,就被你撺掇着没了规矩。”

        “这还不该罚吗!”

        太夫人明显是气到了极点。

        因着上一次魏婉芸一回府就跟赵兰心将福云楼要去了,还出言不逊顶撞了她,她本就窝了一肚子的火气。

        昨日里,听到魏婉宁被魏婉芸欺负,还当众挨了打,她哪里还忍得下去。

        偏偏叫了人来传魏婉芸过来,没曾想赵兰心那边竟是半点儿颜面都不给。

        这彻底将太夫人的火气给点燃了。

        不是说魏婉芸染了风寒吗?

        染了风寒的人能大清早的就活蹦乱跳的出了门?

        这完全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还有你!”太夫人冷眼盯着魏婉芸,“当真以为我老了,就拿你没办法了吗?”

        “来人!”

        “上家法!”

        太夫人转头瞪了一眼旁边的李妈妈。

        李妈妈会意,一边叫了人去请家法,一边让人先将院门关起来。

        魏家的家法是一根手腕粗带着倒刺的藤条,一棍子下去,打得人皮开肉绽都是轻的。

        虽然气极,但太夫人也不是完全失了理智。

        她要教训魏婉芸,但也没忘了赵兰心那头。

        魏家还要靠着赵兰心和赵家支撑着门面,不能彻底跟赵兰心撕破脸皮。

        但她又怕赵兰心半路上杀过来,如果她硬要护着的话,她也没有办法。

        所以,太夫人派人在门口就堵住了魏婉芸,把这边的消息给捂死了,并没有往兰芳园那边递。

        只要她这边动作够快,等赵兰心收到了消息赶过来,魏婉芸一顿家法都挨了,说什么都没用了。

        到时候她再用魏氏宗亲来压她,赵兰心还能翻了天不成?

        她正好借着这个机会给赵兰心吃个教训,看她还敢不敢不将她放在眼里。

        对上太夫人满是畅快的眼神,魏婉芸则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所有人都当她是被这一幕吓到了。

        就在王莲香魏婉宁母女都一副等着看好戏的眼神儿望向她,一旁的许氏和魏婉静也开始低头为她求情的时候,才被丫鬟关上的院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

        力气之大,震得门板嗡嗡作响。

        那砰的一声巨响,就像是一记耳光,打在了极力要证明自己威严的太夫人的脸上。

        “绾绾。”

        众人循声看去,院门大敞,赵兰心带着几个贴身护卫气势汹汹的出现在了院门口。

        她着了一席水蓝色挂半臂襦裙,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举手投足都是温婉从容。

        任谁见了,都不能将刚刚带着人粗暴的破门而入的她联系起来。

        “阿娘。”

        魏婉芸含笑迎了过去。

        她刚刚当然也不是那么傻,就干等着挨打的。

        之所以不动,任由太夫人折腾,是因为她知道,阿娘一定会及时赶来。

        “没事吧?”

        赵兰心的目光温柔慈爱,将魏婉芸浑身上下都打量了个遍,生怕魏婉芸受什么委屈。

        闻言,魏婉芸微微一笑,调皮的跟赵兰心眨了眨眼睛,“阿娘,我怎么会有事,不过……”

        她没事,但许氏和魏婉静却是受了欺负。

        赵兰心一眼就看出了魏婉芸的心思。

        她拉着魏婉芸的手款步朝正堂走了过去,一边走,面上还带着浅淡的笑意,对上太夫人早已经黑成了锅底的眸子道:“母亲既然要拿家法,讲公道,那咱们今日就来好好说道说道。”

        她的语气温柔,说出来的话也是轻飘飘的。

        但是,不知道怎的,原本坐在一旁等着瞧好戏的王莲香却吓得一哆嗦。

        生怕这时候,赵兰心会将她和王家贪墨的事情给捅了出来。

        对此知道的并不多的魏婉宁拽了拽王莲香的胳膊,凑在王莲香耳畔咬牙道:“阿娘,你倒是说句话啊!”

        “咱总不能任由她们母女欺负,我昨天的巴掌可不能白挨了!”

        王莲香心虚的点了点头。

        这时候,赵兰心已经携了魏婉芸进了屋子,并挑了太夫人右手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母亲要对婉芸用家法?”

        屋子里伺候的丫鬟都是太夫人的心腹,在这种情况下,太夫人没有开口,自然没有人给赵兰心上茶。

        赵兰心的话音才落,还不等太夫人答话,她一转头便对上了瑟缩在太夫人身后的李妈妈身上。

        “屋子里的丫鬟没有规矩,李妈妈怎么也忘了规矩,你吃我的,喝我的,倒成了白眼狼,如今难不成连上杯茶还要我亲自动手吗?”

        声音不大,却听得李妈妈面红耳赤。

        她连忙懦懦的应下:“夫人恕罪,是奴婢疏忽。”

        说着,李妈妈转头就要亲自去倒茶,却被太夫人一个眼神儿给钉在了原地。

        “喝茶?你教养出来的好女儿,怎么还好意思在我这里喝茶!”

        俗话说,打狗都还要看主人。

        太夫人知道,赵兰心这句话,哪里是喝茶,这分明是在甩她的脸面。

        在这个儿媳妇儿面前谨慎小心惯了,压抑了太久,盛怒之下,太夫人已经失去了理智和往日的分寸。

        她皱眉道:“你既然口口声声说规矩,你昨日也在相国寺,那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替魏婉芸开脱。”

        赵兰心的手随意的搭在了桌子上。

        她眉眼弯弯,带起几分笑意:“既然母亲要说昨日的事情,我们不妨来说个明白。”

        话音才落,赵兰心的手微微一挑。

        下一瞬,就见赵金宝押着一个丫鬟自院外进来。

        那丫鬟虽然低着头,恨不得将整个身子都缩进衣服里,但还是让人一眼就认出来,是魏婉宁的贴身丫鬟宝珠。

        看到宝珠的一瞬,魏婉宁的身子一抖,下意识往王莲香的身上靠了靠。

        赵兰心也不给她们母女找补的机会,她扫向宝珠,语气轻描淡写道:“我只给你一次机会,把昨天发生在凉亭里的前因后果都一字不落的说出来。”

        “宝珠!”

        魏婉宁终是慌了,她恶狠狠的瞪了宝珠一眼,怒斥道:“你可要记得自己是谁的人,你要敢往我身上泼脏水,看我不……”

        还不等魏婉宁说完,就见刚刚还无精打采垂着脑袋的宝珠突然抬起头来,瞪向了赵兰心。

        魏婉宁和王莲香心头一喜,以为宝珠还是向着她们的。

        谁曾想,下一瞬,宝珠就含泪控诉道:“是小姐先打了五姑娘出气,还说要在周家两个姑娘和清雅郡主面前让五姑娘颜面尽失,让五姑娘知道……知道当四姑娘……走狗的下场……”

        此言一出,全场皆静。

        就连魏婉宁也愣了一瞬,“宝珠,你说什么?”

        这可是她的贴身丫鬟,自幼就跟在她身边,得了她的信任,也知道她所有的事情。

        今天早上还在给她梳头,顺着她的心意咒骂了魏婉芸一番,怎的这转眼的功夫,眼前这丫头就像是变成了一个陌生人。

        让魏婉宁都不认识了。

        “小姐……”

        对上魏婉宁要吃人似的眼神,宝珠垂下了眸子。

        她迟疑了一瞬,但在转头对上赵兰心手腕上戴着的一个不起眼的链子的时候,暗自咬牙一口气道:“奴婢所言句句属实!若有半句谎话,甘愿受得天打五雷轰!”

        没想到,她竟连毒誓都说出来了。

        魏婉宁的脸色瞬间苍白如纸,她腾的一下站起身来,转而对太夫人哭诉道:“祖母,你且信我,这丫头分明是胡编乱造!”

        “一定是夫人许了她好处,或者威逼利诱了她,不然她不会往我身上泼脏水,还请祖母明察!”

        对这个自己亲手养大的孙女,太夫人自然是深信不疑的。

        哪怕宝珠说得掷地有声,她也不信半个字。

        被魏婉宁这么一提醒,太夫人皱眉看向赵兰心:“比起宝珠说的,我更好奇,你到底使了什么法子,让宝珠说了这些话。”

        赵兰心的面上依然带着淡淡的笑意,“是什么法子不重要,只要她说的是事实就成了。”

        “事实?”

        太夫人冷笑了一声,“无凭无证的,不过一个丫头说的话,就能成事实了?”

        毕竟当初在凉亭里发生了什么,几人说了什么话,也只有在场的几人更清楚,周家的两个姑娘和清宁郡主自是不会替魏婉芸说话。

        如今连魏婉宁贴身丫鬟的说辞太夫人都不相信,这是要摆明了护着魏婉宁到底,抵死不认账。

        好在赵兰心一早就想到了这点。

        对她们这样的嘴脸并不意外。

        她转头递给了魏婉芸一记安心的眼神儿,她还有二手准备。

        然而,下一瞬却听到院外传来一声惊呼。

        “姑母!姑母!

        “您可得替我们科儿做主呀!”

        那声音有些夸张,听得魏婉芸都忍不住皱眉。

        她也瞧见了,听到这声音的一瞬,对面的王莲香和魏婉宁的眸子里都多了几分得意。

        这是太夫人娘家的侄媳妇,也就是王莲香的亲嫂子,刘氏。

        王进科昨日做的那一番事情,魏婉芸还没来得及去找他算账,这人倒是主动送到跟前来了。

        魏婉芸皱眉。

        只听院门砰的一声响。

        哭哭啼啼身子滚圆的刘氏,拽着耷拉着脑袋的王进科进了门。

        见状,太夫人的眼皮子都跟着跳了跳。

        她也顾不得赵兰心这头了,只挑眉看向刘氏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话音才落,王进科抬起了头来。

        他原本长得也算得上是清秀俊朗了,只一双精明的眼睛里带着几分猥琐。

        如今,竟是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一边眼窝子都陷了下去,眼睛里半点儿神彩也没有。

        要不仔细看,都差点儿让人认不出他来。

        “姑……姑奶奶……”

        王进科忍着痛给太夫人见了礼,因着半边脸肿得老高,说出来的话都有些结巴。

        看到他的惨状,魏婉芸瞬间就想到了是谁的手笔。

        她差点儿没忍住要笑出声来。

        只是,接下来刘氏的一番话却让她笑不出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