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拒嫁世子后我冠宠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69章 069他怎么在这里

第69章 069他怎么在这里

        第69章069他怎么在这里

        魏婉芸知道,以魏婉静和许氏那种怯生生,唯恐惹祸上身的性子,根本就不可能跟旁人结怨。

        可能会对魏婉静动手的,魏婉芸能想到的也只有前脚在那凉亭里发生的一幕。

        顾玉婷虽娇纵刁蛮,但顾忌着太后那头,当时都引而不发,更不可能在已经引起了不小的关注的时候,再对魏婉静出手。

        即使顾玉婷要找人动手,那第一个要找的对象也该是她魏婉芸。

        那周家姐妹,甚至德妃那边,同样是这个道理。

        排除了这些人,那就只剩下魏婉宁了。

        按说,魏婉宁前脚才挨了打,又被魏婉芸警告了一番,即使要下手也不会挑这个时候。

        但魏婉芸想着王香莲娘家那帮人,眼皮子就跟着跳了跳。

        即使没有证据,但强烈的直觉也在告诉她,这件事跟王家或者跟魏婉宁脱不了干系!

        闵楚然虽然平时以玩世不恭的状态示人,但显国公府毕竟是东晟第一将门,闵楚然手下的人办事效率自是不用怀疑。

        哪怕从魏婉芸过来这偏院算起,时间也不长,闵楚然的人应是很快能将人找到。

        但一想到前世魏婉静的结局,魏婉芸哪里还坐得住。

        即使因为她提前回京,很多事情变得跟前世不同,但她也怕阴差阳错之下,魏婉静又走了上一世的路……

        若她是被那王进科掳去……

        这念头才冒出来,魏婉芸的心都猛地一沉。

        她脚下的步子蓦地一顿。

        吓得紧随其后的翠珠一个趔趄。

        “小姐,怎么了?”

        魏婉芸摇了摇头,转而看向翠珠,“你先不要声张,去前面寻我阿娘,并悄悄提醒三叔注意一些。”

        翠珠点了点头,提起步子就要走,不过她很快便反应过来,魏婉芸话里的意思,似乎没有要跟她一路走。

        “小姐?”

        魏婉芸摆了摆手,示意她快去。

        “不用管我,我稍后去寻你。”

        翠珠有些不放心,但对上魏婉芸坚定的眉眼,她也只好点了点头。

        待翠珠前脚走,魏婉芸转身便往魏婉宁落脚的寮房而去。

        距离她和魏婉静之前安顿的房间不过隔了一个院子。

        魏婉芸有心去探听一下魏婉宁那边的动静,再加上不远处回廊边上不少的人,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魏婉芸没有走正门,而是趁着没人注意,翻身上了院墙。

        特意绕了一个院子,几个起落,才终于来到了魏婉宁所住的寮房屋顶。

        她俯下了身子贴着屋脊,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的将头贴近了青瓦。

        因自幼习武,所以她的六识自是远超常人。

        即使房间里的人已经刻意压低了声音,魏婉芸还是在第一时间捕捉到了。

        “哼!真真得气死我了!”

        “她魏婉芸凭什么!”

        “你看她那般做派和样子,像不像市井泼妇!”

        ……

        听到魏婉宁的声音,魏婉芸这才轻手轻脚的将眼前的青瓦掀开了一丝缝隙。

        因着这一丝缝隙,房间里的声音也更清晰了起来。

        魏婉宁侧着脸,宝珠正弯腰拿着热鸡蛋在她红肿的脸颊上慢慢滚过。

        “小姐,您慢点儿,不及时热敷的话,这里可得肿上许久的。”

        听了这话,魏婉宁这才咬牙,压了压怒火。

        不过,她越想越气,下一瞬竟直接抬手一把将宝珠手上的热鸡蛋给拍到了地上。

        “肿就肿!”

        “反正我的脸面也已经丢尽了,倒不如就这样回去,让祖母看看,堂堂魏家嫡小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做派!”

        见状,一旁的宝珠突然扯了扯魏婉宁的袖子,压低了几分声音道:“小姐,刚刚表少爷的人递了消息过来,已经得手了。”

        话音才落,魏婉宁的呼吸一窒。

        与此同时,屋顶上偷听的魏婉芸心口也是一紧。

        魏婉宁皱眉,原本艳丽的五官因为憎恨和厌恶而显得有些扭曲和癫狂。

        “我表哥得手了?”

        说着,她又有些不确定,“你确定?魏婉芸身边可是跟着高手的,他的人是如何轻易得手的?”

        宝珠摇了摇头,“奴婢也不知,但先前奴婢远远瞧着,那些人好像都在……夫人身边。”

        知道魏婉宁憎恶赵兰心和魏婉芸母女,所以平时在魏婉宁面前,宝珠都不会提“夫人”二字。

        这代表着正妻的称呼,每提一次,都似是在嘲讽她,她不过是个妾生的庶女。

        所以,宝珠迟疑了一下,才说出口。

        不过,这一次魏婉宁面上没有半点儿不愉,甚至得了这个答案之后,她原本狰狞的五官突然绽放出了无比灿烂畅快的笑意。

        “好啊!好得很!”

        “幸好今日大殿烧香求签的人多,等赵兰心发现魏婉芸不见了,怕是魏婉芸都不知道在天香楼里被野男人糟践了多少回了!”

        越说,魏婉宁越是兴奋。

        她甚至顾不得脸颊上的疼痛,蓦地站起身来,“不行,我得过去拖住她,时间拖得越久……”

        说着,她已经提起了步子就要往外走去。

        只是,才走出两步,她又突然顿住步子,转而对宝珠道:“还有魏婉静那个贱人!你回头给我表哥递个信儿,让他一并收拾了!”

        “赵兰心等会儿只顾得上找魏婉芸,怕是没心思看顾魏婉静。”

        “等魏婉芸一出事,赵兰心也就垮了,到时候……”

        闻言,宝珠点了点头,抬眸跟魏婉宁相视一笑。

        主仆俩笑吟吟的出了门,一路去了大殿,准备拖住赵兰心。

        待两人前脚走,魏婉芸后脚就翻身离开了屋脊。

        她想过魏婉静被掳跟魏婉宁和王家有关,但却没想到,魏婉静竟是替她挡了灾。

        那间寮房,本是给她安排的住处。

        之前她拉着魏婉静回去上药,怕魏婉宁再来找麻烦,还留了翠珠守着。

        没曾想,翠珠前脚去拿茶水,后脚王进科的人就潜进了寮房。

        王进科的人大概也是草包,或者没有见过魏婉芸和魏婉静本人,所以就将房间里被迷晕的魏婉静和青竹,当做了魏婉芸和翠珠给掳走了!

        魏婉芸知道魏婉宁对她心里存着怨恨,恨她阿娘抢了王香莲正室的位置,也恨她抢了她嫡女的身份。

        这些年,靠着赵兰心的嫁妆,赵家的补给,一穷二白的魏耀宗才能坐到如今的位置,还有魏家上下的吃喝用度……

        这些魏婉宁非但没有半点儿感激,甚至早已经怀恨在心。

        连魏婉芸都没有想到,魏婉宁竟然恶毒至此。

        天香楼……

        京都最有名气的青楼。

        魏婉宁,王家……这些人怎么敢的!

        她深吸了一口气,从这屋脊上翻身下了院墙。

        魏婉宁固然可恨,但眼下却不是跟她算账的时候,魏婉芸要在第一时间把这消息递给闵楚然,让她先去救人!

        事关魏婉静和青竹的清白,马虎不得。

        因为着急,所以她选择抄近路,越过前面的院子,直接去大殿那边寻闵楚然留在外面的随从。

        他们能在第一时间通知到闵楚然。

        即使没寻到,她也能找到三叔他们,让他们迅速下山去天香楼堵人。

        只是,人越着急,脚下的步子越快,心神不宁的时候,也越容易出错。

        眼看着翻过眼前这屋脊,只稍落到墙根,一个转角就能看到大殿,谁曾想,魏婉芸脚下竟是一滑。

        原本轻轻踏在屋脊上的步子一个趔趄,整个人差点儿没站稳。

        好在魏婉芸反应及时,她后腰一挺,脚尖勾住了屋脊,一个鲤鱼打挺就要翻身而起,偏偏在这时候,脚下突然传来一声冷呵。

        “谁!”

        那声音又冷又脆。

        话音才落,魏婉芸只听到一声呼哨,她刚刚要落脚的瓦片突然炸裂开来。

        她原本就还没有完全稳住,就靠着这一脚踩下去。

        瓦片一炸,魏婉芸甚至来不及多想,整个身子失了平衡,重重的摔了下去。

        她反应也是不慢,在她身子将屋顶砸破一个大窟窿之前,魏婉芸及时抬手抓住了屋脊,就要借着那一臂之力翻身再起来。

        然而,变故再起。

        屋子里的人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暗器。

        魏婉芸只听到一道嗡鸣声,她只感觉到一阵寒光扑面,那冷冽肃杀的锋芒直直的朝着她抓着屋脊的手腕袭来。

        那一刹,魏婉芸不得不放了手。

        这一放,身子便彻底失去了仰仗,甚至因为她这几番挣扎,力道反噬之下,她以更快的速度坠落了下去。

        哐当!

        原本只炸开了一个小洞的屋顶,被她的身子直接砸了个大窟窿。

        伴随着稀里哗啦的一声响。

        急急坠下之后,一个翻身才堪堪稳住身形的魏婉芸,要不是千钧一发之际,翻身躲避及时,都要被那一阵阵瓦片和木头碎屑砸了个满头满脸。

        但即使是这样,那飞扬的尘土也几乎将她吞没了。

        即使没被砸得满头包,但也依然是灰头土脸的。

        不过,比起身上的窘迫来,提着一颗心的魏婉芸在第一时间注意的却不是自己,而是屋子里的两道气息。

        她刚刚在屋脊上,第一次被人打碎脚下的瓦片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

        屋子里有人,而且不止一个。

        后面,那道害她摔下来的冷芒,自然也是屋子里其中一人的杰作。

        虽然自己落得这般下场,但魏婉芸第一时间感觉到的不是气恼和窘迫,而是惶恐和不安。

        今日来相国寺的,非显即贵,对方又身手不凡……

        她一心挂念着魏婉静,贸然闯入了人家的地盘,是她不对在先。

        便是人家出手伤了她,杀了她……她也没有地方可喊冤去。

        魏婉芸的惴惴不安只持续了一瞬。

        还不等她为自己想好后路,却在对上那双清冷无波的眼神的一瞬,蓦地愣住了。

        她所有的心思,都在这一瞬化作齑粉。

        随风一扬,便似眼下头顶上还在纷纷扬扬的粉末灰尘似得。

        魏婉芸怔了怔,险些以为自己看错了。

        对面那人穿着一袭墨色锦袍。

        不同于之前在落云城的时候,穿着掌柜的那套不大合身的长衫那般窘迫。

        此时,那一席锦袍就好似为他量身定做的似得。

        即使袍子的边角没有半点儿纹络修饰,但也依然衬着他犹如神祗。

        哪怕只是随意的在那里坐着,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但那淡漠清冷的模样,却已经将矜贵二字演绎得淋漓尽致。

        只一眼,便让人生出几分高不可攀的尊贵和威仪来。

        “周……”

        周邵初。

        他怎么在这里!

        魏婉芸动了动唇,只一开口,嗓子就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似得,将那人的名字也给卡在了喉头。

        下一瞬,原是想强装镇定的她,被面前的粉尘搅得再控制不住,直接“阿嚏”一声,打了个喷嚏出来。

        “魏四姑娘?”

        待魏婉芸用最快的速度镇定下来,再飞快的抬眸看去,只瞧见了那人嘴角似乎勾勒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之所以是似乎……因为她也不确定,她看到的是不是错觉。

        直到一道有些许熟悉的声音带着几分困惑唤了她。

        魏婉芸这才从震惊和失态中回过神来。

        “魏四姑娘?原来是你!”

        魏婉芸循声看去,才发现周邵初的身后竟然还站着一穿着黑色劲装的男子。

        屋子里门窗紧闭,光线本就暗淡,他又是隐藏在阴影处,再加上周邵初浑身上下的气场太过于强,以至于他没有出声,魏婉芸都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他。

        “赵津?”

        有那么一瞬,魏婉芸险些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可眼前的人又如此真实。

        他坚毅如刀削似得五官带起了几分温和的笑意。

        在对上魏婉芸诧异的眼神之后,他对魏婉芸抱了抱拳,招呼道:“没想到,咱们又见面了。”

        而且,还是以这样一种方式。

        魏婉芸张了张嘴,瞧见了赵津眼底的诧异和困惑,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不过,在这里竟然遇见了赵津,还有突然人间蒸发了似得周邵初,魏婉芸眸中的困惑并不比他们少。

        只是,她脑子转得飞快,尚未替自己寻个台阶和说辞,却见对面周邵初嘴角微扬,语气冷清寡淡道:“没想到,小姐的兴趣爱好竟是如此特别。”

        这一次,魏婉芸倒是将他嘴角的笑意看得分明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