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拒嫁世子后我冠宠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51章 051阿娘的软肋

第51章 051阿娘的软肋

        第51章051阿娘的软肋

        魏婉芸的祖母,太夫人王氏,育有两子一女。

        长子便是魏耀宗。

        次子魏耀礼,沾了魏耀宗的光,在户部谋了个闲差,这几年外放到了青州,连带着家眷也一并跟过去了,只年底述职的时候才会回京。

        唯一的女儿,魏淑英,在十岁那年被人伢子拐走了,至今没有音讯。

        魏耀宗除了王香莲这个妾室之外,还有一个同僚送的歌女许氏,收在后院。

        与性格嚣张跋扈的王香莲截然相反,许氏胆小怯懦,在这魏家后宅里,安分守己,忍气吞声,生怕惹了半点儿麻烦在身。

        即使这样,王香莲也看她不顺眼,但因她给魏耀宗生了个小女儿魏婉静,再加上她本来软包子似的性子,太夫人便敲打了王香莲几番。

        这许氏也就在魏家站住了脚。

        王香莲当年大着肚子闹上了门,赵兰心无奈之下,只得答应了抬她进府做妾。

        说她运气好,是因为她一举诞下了龙凤胎,生下了魏耀宗的庶长子魏清辉和庶女魏婉宁。

        说她运气不好,是因为魏清辉不等满月就夭折了。

        如今魏耀宗膝下,也就赵兰心所出的魏清钥,魏婉芸,王香莲所出的魏婉宁,以及许氏所出的魏婉静。

        因着男丁就魏清钥这么一个,所以哪怕太夫人不喜赵兰心,但对魏清钥可是当眼珠子似得疼着的。

        即使王香莲,也不敢把主意打在魏清钥的头上。

        所以,上一世魏清钥的失踪,魏婉芸并不怀疑是魏府里的人动的手脚。

        因为但凡露出点儿蛛丝马迹,太夫人和魏耀宗肯定不会轻饶。

        但撇开魏家,那时候魏婉芸还未被赐婚给靖王世子,跟靖王府也没有半点儿牵扯。

        她唯一想到的就是德妃。

        可是,后来她也差人去查了,这件事似乎跟德妃甚至周家都没有关系。

        魏清钥就像是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留下半点儿痕迹。

        万幸现在人都还好好的。

        魏婉芸感慨,这一世她就守着阿娘和阿兄,看看谁能在她眼皮子底下做那些动作!

        寿安堂和兰芳园一南一北,平时很少走动,没什么大事的时候,几乎互不干扰。

        太夫人虽然古板强势,但到底因着她只是农妇出身,没什么学识,在这个出身名门的儿媳妇儿面前,即使她再想拿捏,也总有一种捉襟见肘的局促感,还有些她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那种刻在骨子里的自卑作祟。

        可也正是因为这种局促和自卑,她才越发冷硬着一张脸,生怕自己在赵兰心面前矮上三分。

        不过,却又忌惮着蓟州赵家,以及宫里头的赵淑妃,倒是不敢真的欺负到赵兰心的头上。

        所以,他们这对婆媳,这些年的关系也冷淡疏离得跟陌生人似得。

        魏婉芸和赵兰心过去的时候,人基本上已经到齐了。

        太夫人王氏坐在主座上喝茶,跟旁边的王香莲说着趣事,魏婉宁拉着王氏的胳膊,在一旁帮腔,其乐融融的场景里,许氏和魏婉静坐在最角落的位置上,就像是两个不相关的局外人。

        一见赵兰心和魏婉芸进门,许氏和魏婉静就立即局促的站起身来见礼。

        “夫人,婉芸。”

        “母亲,四姐姐。”

        赵兰心和魏婉芸笑着应了。

        母女两人抬头,齐齐的看向主座上的太夫人。

        见太夫人没有要请她们坐下的意思。

        赵兰心也不会干等着。

        她直接拉着魏婉芸在一旁找了椅子坐下,笑着看向太夫人,“不知道这么晚了,母亲叫我们过来有什么事?”

        太夫人面上的笑容在看到进门的这对母女的一瞬间,就僵在了脸上。

        她冷哼了一声,有些不悦道:“还说是名门出身,婉芸回来了,都不知道来给我这个祖母请安,还要我叫人去请,这倒是你教出来的规矩?”

        太夫人的语气实在不善。

        闻言,魏婉芸蹙眉。

        平日太夫人也不会一上来就对阿娘这般,想来是在她们进门之前,有人上了眼药。

        魏婉芸就要开口,手腕上突然一沉。

        是阿娘压住了她的手腕,示意她别担心。

        下一瞬,就见她那一向温柔婉约的阿娘眉梢一挑,面上带笑道:“婉芸刚到家,一路风尘仆仆,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这样直接来见长辈,才是失了礼。”

        说着,她转头淡淡的扫了一眼没骨头一般,依偎在太夫人身边的魏婉宁,以及冷眼等着看笑话的王香莲。

        赵兰心的语气冷肃了几分,话锋一转:“而且,母亲要跟我说规矩,那要按规矩来的话,我才是婉宁的母亲,不仅婉宁,就连王姨娘,每日辰时就该到我院子里伺候的。”

        “敢问,从她进门至今,可有来过一日?”

        在东晟,一个妾室哪里有抚养孩子的权利。

        一般孩子生下来就要抱在主母名下的。

        除非主母开恩,不计较这些。

        这对小妾来说,都该是感恩戴德的。

        赵兰心没那个心思去抚养别人的孩子,也不计较这些,但太夫人既然当着她的面敢教训魏婉芸不懂规矩,她也不会给这对母女脸面。

        她往日不争不抢,但并不代表她任人揉捏。

        尤其是戳到了她的软肋。

        话音才落,在场几人面色齐刷刷一变。

        太夫人的脸色都阴沉了起来,她将茶盏重重的搁在了案几上,就要开口却听一旁的王香莲垂眸,委屈道:“母亲,是我的错,我本想着姐姐身体一直不大好,见了我,更是坏了心情,不想每日去打扰她的,不曾想,这倒让姐姐误会我不懂规矩了。”

        听到王香莲这么一说,太夫人的脸色更难看了。

        尤其是看到王香莲这般委屈的模样,太夫人嘴角一动,就要发怒。

        下一瞬,却见赵兰心转头看着王香莲皱眉道:“这么说来,倒是我以小人之心,误会妹妹了。”

        这话一出,自以为,以退为进卖得一手惨的王香莲窃喜不已。

        还不等她的嘴角上的笑意完全舒展开来,下一瞬,却听赵兰心嫣然一笑道:“既如此,那妹妹明日便开始吧。”

        轰隆!

        王香莲如遭雷击。

        有那么一瞬,她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

        然而,眼前的赵兰心依然笑得从容温婉,端庄大度道:“我总不能拂了妹妹的一番好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