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拒嫁世子后我冠宠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44章 044绾绾还是婉婉?

第44章 044绾绾还是婉婉?

        第44章044绾绾还是婉婉?

        她刚刚为什么会心软!

        就该让他那欠揍的狗脑袋撞到那架子上算了!

        魏婉芸无语凝噎。

        不过,闹归闹,玩笑归玩笑,当下一瞬看到周邵初突然咳出来的一口血,她什么恼意都没了。

        眼见着他的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白了下去,魏婉芸担忧道:“你到底有没有事?”

        因着刚刚被他又一次捉弄,取笑,魏婉芸甚至都要怀疑,之前他昏迷过去的那句——别怕,他百毒不侵的安抚,是自己出现幻觉听错了。

        周邵初将魏婉芸落在他胸口上的帕子拿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这才抬眸看向魏婉芸。

        “无妨。”

        一如既往的清冷寡淡语气。

        就好似,身中剧毒,命悬一线的不是他似得。

        魏婉芸皱眉:“那你……”

        周邵初将帕子放在了一旁,他似是想到了什么,轻叹了口气,才幽幽道:“我这身体,曾尝遍百毒,这点东西,还算不得什么。”

        “只不过……”

        魏婉芸竖起了耳朵,等了半天,也没等来后续。

        他既不愿意说下去,她也没再追问。

        知道他不会有性命之忧,魏婉芸这才退开一步,将之前一直困扰着她的问题给问了出来。

        “你跟靖王府是什么关系?”

        他虽然不是顾瑾知,在她的梦境中,又是能出入靖王府的……必然是有所关联的。

        当然,这前提是她昨夜的梦是前世真实存在的。

        连她自己都不确定,之所以这么一问,不过是想诈他一下罢了。

        看看他的反应。

        然而,他的神色依然如常,甚至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就将这个问题原封不动的给踢了回来。

        “你觉得呢?”

        魏婉芸毕竟没有证据。

        总不能说是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他。

        没有说服力不说,肯定还会被他又一番取笑。

        她转过了头去,避开了周邵初如冷夜清辉似得目光,沉声道:“那你又为何知道我叫绾绾?”

        她的乳名,从小到大,就只有阿娘一个人这般唤她。

        即便是平辈之间,为了显得亲近,也都是叫她“阿芸”“芸芸”,不会取她名字中间的那个“婉”。

        他是怎么知道的?

        问这句话的时候,魏婉芸的目光一寸也没有离开周邵初的眸子。

        话音才落,就见他眼底划过一抹诧异。

        旋即,就听他挑眉,面带讶然道:“你叫绾绾?”

        魏婉芸:“……”

        所以这杀千刀的昏迷之前,口中的那句——绾绾,叫的不是她?

        是她自己会错意了?

        可是,哪里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魏婉芸不大相信。

        她还未开口,就见周邵初微微蹙眉,清冷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嫌弃道:“你既来青云山找……我爹,那你对周家,又了解多少?”

        这句话问住魏婉芸了。

        她对周太医了解的并不多。

        只知道,他医术高明,为人古板,不媚权贵,告老还乡之后就隐居在了青云山。

        她当时只一心想着,求医,没想到探听些别的。

        周邵初将她的神色收在眼里,也并未多做解释。

        这时候,翠珠的脚步声到了门口,她将熬好的小米粥送了过来。

        也就打断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魏婉芸想着,他刚刚既然连坐起身都费力,想必起来喝粥也没那么容易。

        她带着翠珠出了屋子,叫了在外面候着的赵玉宝进来伺候他用饭。

        恰巧这时候,出城去找赵大夫的赵金宝回来了。

        出乎魏婉芸的意料,他并没有带回来人。

        说是连同赵大夫在内,城中所有的大夫都被四皇子的人扣在了城外。

        没有四皇子的应允,玄羽卫不会放人。

        明明城外灾民中毒的事情已经水落石出,而且解药也已经研制出来了,顾修文实在没必要在这时候卡着大夫不放。

        葛林一定会将那小丫头暴起咬人,周邵初为了救她而被咬伤的事情报告给他。

        他料到周邵初中毒,必然要去找大夫。

        他故意卡着,不外乎这两个原因。

        其一,他不喜欢周邵初,从他看向周邵初冰冷的眼神,魏婉芸就可以看出来。

        若不是当着她的面,顾修文哪里会忍得周邵初这么久。

        其二,他在等着魏婉芸向他服软。

        若周邵初当真危在旦夕,为这救命之恩,魏婉芸当然会去找他。

        但顾修文怕是没有想到,周邵初虽然中毒,但不会有事。

        魏婉芸冷哼了一声。

        就让顾修文干等着吧!

        这落云城不可能一直封城,等到明日,其他州府运送的物资到了,他们就收拾东西趁乱出城。

        至于魏耀宗那边,回头让小二带个话过去就是了。

        魏耀宗眼下巴不得她离得远远的。

        眼下她唯一担心的是,周邵初现在的身体经不经得起颠簸。

        念起他来,魏婉芸悄声将赵金宝叫到了一边,让他潜入府衙,查一下周家灭门的卷宗。

        这两日府衙由刘大人带着,重心都跑到跟着四皇子赈灾上去了。

        衙门那边松懈得很。

        再加上赵金宝的身手,魏婉芸一点儿都不担心。

        果然,没用了半个时辰,赵金宝就带着卷宗回来了。

        整个周家就剩了一个周邵初不知所踪,凶手也是无从查起。

        县丞刘裕直接让仵作验了尸,就吩咐衙役就地将周家人草草葬了,这案子也就悬在了这里。

        看着卷宗上面描述,显然没打算深查下去。

        九条人命就这么没了,连个交代都没有。

        刘裕不是无能,相反,他精得很。

        他也一定猜到了幕后主使之人不一般,怕查下去引火烧身,毁了自己的仕途。

        魏婉芸看得又揪心,又愤怒。

        她的眼神从周家的每一个名字上划过,在最后一个名字的时候,愣了一下。

        周莹婉,年十一,周清旸幺女。

        她之前只听三叔说了一嘴,周邵初是周清旸的幼子。

        只是,没想到,在周邵初之后,周清旸竟还有个最小的女儿。

        周莹婉……婉婉……

        这个婉婉,才是之前周邵初昏迷之前,口中所说的婉婉么?

        魏婉芸脑子里掠过周邵初之前那句——“你既来青云山找我爹,那你对周家,又了解多少?”

        所以,当真是她误会了。

        这个婉婉,并不是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