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拒嫁世子后我冠宠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38章 038打脸了

第38章 038打脸了

        第38章038打脸了

        她觉得自己当真可笑得很。

        竟然会觉得,顾谨文会顾及到自己的仁爱宽厚的名声,善待那三个无辜的人!

        对于他们这样的上位者,与其为了留下活口而花费一番心思,倒不如手起刀落,直接抹杀了来得干脆和干净。

        她应该早些想到的!

        若不是突然冒出来的这个小丫头,至今她都还被蒙在鼓里。

        不过才昨日的事情。

        她当时提醒,他还浅笑回应——放心,既是无辜之人,我自会放他们离去。

        可转头呢?

        这几人虽不是她所杀,但她却有推卸不掉的责任。

        哪怕,她当时是为了不引起骚动,是为了顾全大局,想要保护更多的灾民,才随便挑了另外三人做掩饰。

        但在听说了他们无辜惨死的真相那一瞬,她也做不到心安理得。

        面对魏婉芸的质问,葛林只抱了抱拳,神色尴尬道:“魏四姑娘,我们也有不得已的苦衷,还请您见谅。”

        所谓的不得已的苦衷,自是他上头的主子的吩咐。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魏婉芸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头纷乱的情绪,垂眸道:“她家里其他人呢?”

        葛林沉默了一瞬,才开口道:“没有了。”

        似是怕魏婉芸误会,他连忙又补充道:“就他们父女俩相依为命。”

        然而,这样的话并没有让魏婉芸的心情缓和半点儿,反倒越发沉重。

        她冷笑了一声,语气里带着毫不掩饰的讥讽道:“所以,你们分明已经调查清楚了不是?”

        结果依然滥杀无辜。

        葛林没想到还被她给反问住了,他半天说不出话来。

        最后只得转头指着这小丫头的尸体,转移话题道:“话虽如此,但魏四姑娘,这普通的小丫头上哪里找来的毒药,这一点还有待查证。”

        说着他叫了人上前接过了赵宝林手中那小丫头的尸体。

        一个普通的小丫头自然不可能有这见血封喉的毒药,但这背后黑手却并不难猜。

        昨日魏婉芸带来的周邵初调制出了解药,自是将那精心设计这一局的幕后之人得罪了个彻底。

        所以才要借着她对一个孩子不设防的心理,同时利用了这小丫头刻骨铭心的恨意来杀她。

        魏婉芸也不拆穿他。

        人都已经死了,说什么也都迟了。

        魏婉芸抬眸看着葛林,语气冷淡道:“既然这边的毒药已经调制出了解方,我也该回去了,劳烦葛大人通融一下。”

        葛林本就被她的眼神盯得心虚,左右无事,此时巴不得她早些离开。

        “好,我这就送魏四姑娘回城。”

        城门口还有关卡,没有玄羽卫的令牌是不能进出的。

        说着,葛林对身后的随从吩咐了两句,很快便有人赶了马车过来,葛林亲自送了魏婉芸进城。

        马车穿过城门口设下的关卡,还没走出几步,就碰到了从城中出来的顾谨文一行。

        他眉宇间虽然有疲态,但眼神熠熠,显然心情极好。

        守城的玄羽卫等人悉数跪地行礼。

        按规矩,魏婉芸应该也要走下马车行礼。

        只是,她的马车帘子才被打起,就听到顾谨文温润如玉的声音:“魏四姑娘,不必麻烦。”

        他的面上带着温和的笑意。

        “此番危机能解除,还得多亏了魏四姑娘和你身边的管事,回头我一定向魏家登门拜谢。”

        提到周邵初的时候,顾谨文原本温润的眼底多了几分冷冽,并不由得透过马车帘子的缝隙,往里看了看。

        魏婉芸的情绪还未从那对父女的死中走出来。

        往日她只觉得顾谨文懦弱无能,现在看来,更是自私薄凉。

        那所谓的宽厚仁爱放在他身上,就像是个笑话。

        心中冰凉一片,魏婉芸面上像没事人一般,关切道:“殿下,既然危机已经解除,昨日的那三人是不是可以放回去了?”

        闻言,并没有看出她神色异样的顾谨文浅浅一笑,“放心,我昨日已经交代葛林了。”

        话音才落,却听不远处响起噗通一声跪拜。

        魏婉芸不用回头也知道,是刚刚才走出关卡没多远,听到这边动静赶回来的葛林。

        只是,还是迟了一步,他没来得及给他主子提个醒儿。

        而顾谨文,应该也没有料到突然窜出来那个小丫头,将这件事捅到了魏婉芸面前,让葛林百口莫辩。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葛林不好将事情的经过都说道出来,他就怕顾谨文再在魏婉芸面前继续说下去,到时候知道真相会越发恼羞成怒。

        只叩首道:“殿下,臣有要事禀报!”

        不明真相的顾谨文还未开口,魏婉芸先道:“殿下既有要事在身,臣女且先告退了。”

        顾谨文虽然不舍,但也只好点头道:“也好,刚刚府衙那边也传来消息,魏大人醒了。”

        魏婉芸放下了帘子。

        这时候,她倒真想看看,葛林告诉顾谨文她已经知晓真相时候的表情了。

        但是,那又怎样。

        那几条无辜的生命就这样没了。

        随着帘子被放下,隔绝了外面的目光,魏婉芸再伪装不下去,她气得身子都有些颤抖。

        “阿初……我是不是错了……”

        她垂眸,喃喃道:“可是,如果当时我没挑了他们,只叫了那几个细作……那样明显的举动,必然引起他们的怀疑,当时那么多灾民都在一起……”

        稍有不慎,引起他们的反抗,打斗,届时被牵扯进来的,无辜惨死的人只会更多。

        说不上对错,但他们的死却压得魏婉芸有些喘不过气来。

        说完这番话之后,魏婉芸才发现,并没有听到周邵初的声音。

        她下意识转头看去,就见他闭着眼睛,安静的靠在车壁上,一动不动。

        这般近距离瞧着,他原本莹白的肌肤,越发如玉瓷一般精致。

        第一眼,魏婉芸只当他是连夜操劳,累极睡着了。

        但在她的目光掠过他被娟帕包扎的手背的时候,之前被她忽略的一点蓦地浮现在脑海。

        魏婉芸的呼吸一窒息,几乎的脱口而出道:“阿初!”

        然而,周邵初却没有半点儿反应。

        情急之下,魏婉芸抬手才要去碰他的肩膀,他原本靠在车壁上的身子突然朝她栽倒了过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