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拒嫁世子后我冠宠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18章 018她忘了

第18章 018她忘了

        第18章018她忘了

        周琅这时候只恨自己早年没有习武,如今想要摆脱魏婉芸的纠缠却是不能。

        明明看起来那么弱不禁风的小姑娘,怎么拽着他袖子的力气那么大,让他挣脱不开?

        不是说她常年体弱多病,要靠着气候宜人的江南蓟州才能得以存活下去吗?

        难不成之前的线报有误?

        刚刚他眼看着就能逃到门口!

        只要他人一出去……等他安排的这些杀手们冲进来,这屋子里的所有人,一个都别想活着出去!

        谁曾想,这小姑娘反应倒是有够快,竟然在第一时间拽住了他的袖子。

        如今因为有他在,而且还被魏婉芸拽着当挡箭牌,那些杀手不得不投鼠忌器。

        周琅心里叫苦不迭,恨不得这些刺客一拥而上将魏婉芸剁成了肉泥,回头他好给上面交差,却又怕刀剑无眼,伤到了自己。

        正想着,一道寒光照面,周琅一个哆嗦,那剑锋就擦着魏婉芸的头顶过来,直削到了他的肩膀。

        周琅吓得腿软,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时候,他万般悔恨自己还是做事还是太过优柔寡断!

        因为太过在乎面子,也太过瞻前顾后,否则的话,待魏婉芸进这院子的时候,他就直接撕破了脸……

        横竖这院子里所有人都不可能活着出去。

        他只是担心有个万一……还能将自己摘出去。

        如今可好。

        保不齐,这些人一个不小心,他这条命还得搭上。

        正想着,原本要落到他肩膀上的长剑突然一顿,周琅只当这名刺客反应过来要收了杀招,却不曾想,那剑锋蓦地一转,竟然直接朝他的脖颈削来!

        这是想要了他的命!

        这些人都是德妃派给他的,从来都听命于他,这次也是得了他的命令,要将惑乱四殿下心智的女人除掉。

        但周琅万万没有想到,在生死关头,这些人竟然会直接舍弃了他!

        不用想都知道,这些人肯定也是得了德妃的授意。

        只是,他这么轻易就成了弃子,他的家族知不知道?

        只一刹那,周琅的脑子里滚过了诸多的念头,无论哪一个,都足以让他后背直冒冷汗。

        他想躲,但生死一线,身子却压根儿都不听使唤。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即将血溅当场。

        在千钧一发之际,拽着他袖子的手突然一用力,将他往回一拉。

        那原本要将他脖颈削断的剑堪堪的擦着他的头发而过。

        周琅还来不及喘息,那一缕断发已经掉在了地上。

        他吓得面色苍白如纸。

        此时此刻,既恨着把自己当弃子的德妃,也恨眼前这个将自己当挡箭牌的女人。

        偏偏这时候,魏婉芸一脸无辜的看着他道:“周公子,这种时候,难道不应该是你们这些爷们儿挺身而出,保护我这个小姑娘吗?”

        周琅呼吸一窒。

        他几乎要咬碎了自己一口银牙,“那你也得先放开我再说!”

        闻言,魏婉芸扫了一眼同时向她和周琅刺过来的长剑,眨了眨眼睛:“你确定?”

        周琅:“……”

        他不确定!

        既然这些人已经露了杀招,哪怕现在魏婉芸将他松开了,他们也不会放过他。

        他最是清楚,德妃做事,从来都是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既然目的已经暴露了,她就不会再留着他。

        这一瞬,周琅想死的心都有了。

        那几名刺客的杀招还要继续攻来,却听一声剑鸣,一道淡粉色影子从眼前掠过。

        周琅眼前一花,再睁眼,才发现之前死死拽着自己胳膊不撒手怕到瑟瑟发抖的魏婉芸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开了他。

        她不知道从那哪里抽出了一柄软剑,手起剑落的一瞬间,就将眼前的三名刺客击退。

        见状,周琅蓦地睁大了眼睛,险些以为自己魔怔了。

        眨了眨眼,确定不是自己的幻觉之后,周琅突然有一种自己被戏耍了的屈辱和震怒。

        只魏婉芸刚刚那一手剑花,就不是一般的练家子,更匡仑此时她手持长剑,眉目清冷,才刚刚击退了几名刺客的她,周身上下都散发着冷冽杀气。

        可是,就在前一瞬,她还怯生生的藏在他身后!

        这两相对比反差不要太大!

        气急之下,周琅咬牙切齿的质问道:“你会功夫!”

        面对暴跳如雷恼羞成怒的周琅,魏婉芸手腕一抖,挽了一个漂亮的剑花,面上带着一丝笑意道:“抱歉,刚刚太紧张,我给忘了。”

        周琅:“……”

        这都能忘?

        这怎么可能会忘!

        用脚趾头想她也是故意的。

        更何况,说着抱歉,她的眼底可是一点儿诚意都没有!

        周琅被魏婉芸这句轻描淡写并没有半点儿走心的理由气得差点儿晕过去。

        他突然间想到,今日的这场困杀,到底困的是谁,杀的又是谁?

        然而,魏婉芸已经不看他了。

        她转而看向从始至终都安安静静的坐在书案前的周邵初。

        哪怕刚刚这床前杀招四起,他自岿然不动。

        也不知道是有恃无恐,还是生死看淡。

        魏婉芸脚尖一点,踹起刚刚被她击飞的一名刺客落下的长剑,踢到了他面前。

        此时,更多的黑衣刺客从窗外涌了进来。

        眼看着那些杀招转瞬便至眼前,周邵初只看着落在自己脚边的长剑皱了皱眉。

        魏婉芸瞧着他的眼神,当下恍然。

        意思是,他身上还有重伤不说,还不会武!

        她突然间想起在青云山上,他突然从背后挟持自己时候的招数,和拿着匕首的姿态……动作虽然快,但确实不像是个会武功的。

        既然如此,那他还这般镇定?

        就像是个看戏的局外人。

        似是看出了魏婉芸心中所想,周邵初眉眼舒展了开来,对她温柔一笑,“我不是都说了,相信小姐会护着我的。”

        魏婉芸:“……”

        虽然被人无条件信任是好事,但在这种情况下,由周邵初说出来,却让魏婉芸有种要打人的冲动。

        数道带着杀气的寒芒当头罩下,魏婉芸再不能分心,忙提剑迎了上去。

        在她身后,魏耀宗的小厮杨笠提剑护在床前。

        偌大的房间里,就只有她和杨笠两人会功夫,而他们面对的是数十倍功夫不亚于他们的对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