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拒嫁世子后我冠宠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12章 012暖意

第12章 012暖意

        第12章012暖意

        “小姐……”

        魏耀宗走后,翠珠才终于敢直起了身子。

        她站在魏婉芸身后,几次欲言又止。

        魏婉芸一转头,便瞧见了她满眼的担忧。

        翠珠红着眼睛,心疼道:“您没事吧?”

        闻言,魏婉芸摇了摇头,没事人一般的笑道:“我没事,别担心。”

        魏耀宗对她这般态度,连翠珠都看得心疼,更何况她这个当事人。

        只是,比这更伤人的情景她都遇见过。

        她对魏耀宗这个爹,早已经不抱任何希望和期待,所以无论他说出什么样的话来,也伤不着她了。

        只是翠珠不知道,这善良心软的小姑娘,在替她心疼流泪。

        在魏婉芸看来,实在是不值得。

        翠珠虽然只是她身边的丫鬟,但在她眼里,却比她亲爹更重要许多。

        魏婉芸抬手拍了拍翠珠的肩膀,笑道:“别多想了,我当真没事,只是这会子口里有些发苦,你若得闲,去给我做两块羊乳糕,我下次喝药的时候垫垫。”

        见她这般模样,翠珠也终于放下心来,她抹了一把眼泪,带着浓浓的鼻音道:“好的!奴婢这就去给小姐做。”

        说着,她转头便去忙开了。

        看着她娇小的背影,魏婉芸突然觉得鼻尖有些发酸。

        谁能想到,就是这个看起来胆小怯懦的小姑娘,在前世里,她被人算计落入狼群围攻的时候,是她割伤了自己的手臂,用浓烈的血腥味替她引开了狼群。

        魏婉芸等到了救兵,而从小便跟在她身后遇到事情总是红着一双兔子眼睛的丫头,却再也回不来了。

        那是魏婉芸嫁给顾瑾知的第二年。

        正逢顾瑾知带兵拿了京都定下乾坤,远在封地的靖王妃收到了消息,带着她连夜入京。

        在此之前,靖王妃待她都是极好的,她是冷冰冰的靖王府里,唯一会对她笑的人。

        在被狼群围攻的那一刹,魏婉芸才后知后觉,原来靖王妃的笑里,藏着刀子。

        只可惜,她身上余毒未消,莫说提不起刀剑自保,便是逃跑都有心无力。

        在她最绝望的时候,是翠珠挺身而出,她将她藏在石缝里,自己去引开了狼群……

        一想到前世最后看到翠珠的画面,魏婉芸眼眶泛红,就要忍不住落下泪来。

        她连忙扬起头,看着头顶上乌压压的天际,努力将泪意又逼了回去。

        眼泪救不了她,脆弱改变不了任何事实,她唯有振作起来。

        好在老天开眼,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

        只是,重生后,许多原本清晰无比的记忆却又变得模糊了起来。

        但是,她若凝神去想,或者再遇到跟那段记忆相关的人或者事的时候,还是能想起来的。

        比如四皇子,比如她阿爹。

        但她却唯独想不起来跟顾瑾知相处的点滴。

        无论她在脑子里怎么努力搜寻,也只能依稀看到一道淡漠清冷的背影。

        魏婉芸想着,应该是他们两人接触得不多。

        即使上辈子她嫁给了他,对他来说怕是也勉强得很,毕竟是被一道赐婚的圣旨给捆绑住的,又岂止是她一人。

        所以,他不待见她,疏远她,她对他的记忆不那么深刻,也就在情理之中。

        而且,在她有限的记忆里,撇开靖王妃不提,整个靖王府上下都是冷冰冰的。

        哪怕他待她有一两分好,她又何至于在靖王府坐冷板凳。

        毕竟,无论在哪儿,底下的奴才们都是看着主子的眼色行事的。

        念及此,魏婉芸下意识长叹了一口气。

        罢了,既然想不起来,便不想了。

        反正她也不会再嫁给顾瑾知,那些记忆想不起来也罢。

        眼下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操心,没必要浪费在这个上面。

        她刚调节好了情绪,才准备回屋子里去,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的瞥到了二楼窗台的一角。

        不知道什么时候,原本坐在窗台跟前,只露了一角衣袂的周邵初站了起来。

        清风徐来,粉黛纷飞,魏婉芸透过横斜的枝桠,看向隐在杏花深处的他。

        他俊美得无可挑剔的五官在杏花疏影的衬托下,越发多了几分姣姣出尘的气质,仿若从云端俯瞰众生的谪仙。

        如果要说区别,那便是他那清冷疏离的眼神里,并没有半点儿悲天悯人的慈悲。

        魏婉芸被美色晃了眼,一个瞬息之后,才突然想起一件事来。

        她看向周邵初,皱眉道:“你怎么知道他对蓖麻子过敏?”

        她的声音虽轻,但语气里带着笃定。

        这院子就这么大,除了这株杏树再没有旁的,魏耀宗的过敏来得太过蹊跷。

        如果是别人,魏婉芸可能不会多想,但眼前这人身上就带了那么多瓶瓶罐罐的药粉,而且之前就用给她下毒来威胁她。

        魏婉芸也不十分肯定,她只是用这语气来试试看他的态度。

        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周邵初的神色坦然,没有半点儿遮掩,垂下的眸子只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便从容开口道:“太医院有出诊记录。”

        闻言,魏婉芸恍然。

        是了,他既是院判周太医之子,看过太医院的出诊记录,对朝中大员的身体状况有所了解,就并不奇怪了。

        只是魏婉芸想不到,他为何会对魏耀宗出手。

        似是看出了她心中所想,周邵初扬了扬袖子,将手中最后一点儿粉末洒进了风里。

        同时,他清冷淡漠的声音也随之传入了魏婉芸的耳里:“没什么,看不惯罢了。”

        看不惯……

        魏婉芸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看不惯之前魏耀宗对她的那一番态度。

        因着过敏症,魏耀宗身边的小厮都会随身携带药物,所以,这蓖麻子要不了他的命,顶多让他吃些苦头罢了。

        这人说话做事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态度,但不知道怎的,在这一刻,魏婉芸突然感觉到了一瞬暖意。

        只是,不等这股暖意从胸口攀爬至面上,瞧着楼上周邵初清冷淡漠的模样,魏婉芸突然想起来另外一件要紧事来。

        她眸色一沉,原本将要扬起的嘴角也僵住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