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能雄狮在线阅读 - 第2章 角马迁徙(二更)

第2章 角马迁徙(二更)

        第2章    角马迁徙(二更)

        非洲的热带大草原,干旱炎热,地广人稀。816万平方千米的辽阔土地,造就了一个无比庞大的自然生态系统。在这个美丽与野性并存的世界里,生命的延续与碰撞,无时无刻不在悄悄演绎。

        远处,有一条波光粼粼的大河。在广阔的非洲大草原之上,它就像一条白色的缎子,光洁,曲折,绵延数百公里。

        在大河的边上,一群芝麻粒大小的东西正在悄然集结。

        这,是一年一度的角马群大迁徙。

        每年春天,这支庞大的队伍便会在此汇聚,因为这是它们迁徙旅程的必经之路。角马,又名牛羚,是一种身材高大,行动迅捷的食草动物,尽管草原上满是它们的天敌,但他们至今仍在生生不息地繁衍着。

        角马群时刻追随着自然的脚步。随着季节变换,它们会一路向南,寻找最最丰茂的一片草场。

        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堪称是非洲大陆上的一绝。

        角马的一生仿佛都在奔跑,它们从不会疲倦,也从不会滞留,一个个身披棕黑色铠甲,体格壮硕,仿佛无畏一切困难。

        非洲的几乎所有猎食者,狮子,猎豹,鳄鱼,似乎都没法阻止它们的步伐,不管伤亡多么惨烈,他们总是年复一年地走着这条路。

        现在时间不到中午,但是聚集在河边的角马已经超过了三千头。不难看出,一场渡河战役即将开始。

        然而,就在角马群最危险的时刻,某些生物却即将迎来一场狂欢盛宴。

        在距离河边约一百米的草坡背后,一群猎食者早已经埋伏好了。

        一个不小的群体。

        这,就是在非洲草原上称王称霸的撒科迪狮群。

        狮子,本身就是一个强大的物种,它们被誉为万兽之王。通常,雄狮身长可超过三米,体重可达二百五十千克;雌狮也不会低于两米,体重在一百八十千克以上。当这样的生物成群结队地外出捕猎,那么它们无疑会成为每一头食草动物的噩梦。

        不一样的是,撒科迪狮群的实力远远高于普通狮群。

        草丘上出现了一个身影,是一头雄狮。他脖子上的鬃毛已微微泛白,在风中蓬乱得像一朵蒲公英;四肢肌肉有些下垂,皮毛色泽暗淡,但不失威武和霸气。这是狮王雷萨,一头九岁牙口的老狮子。

        虽然战斗力不强,但是它的战斗经验丰富,常常可以指挥狮群捕到大型的猎物。辅佐他的手下是一头名为保迪的雄狮,他六岁牙口,战斗力强,体态健硕,是狮群的主力。相比雷萨,他正值狮子的巅峰期,既没有刚出道的雄狮的莽撞,也没有老雄狮的死气沉沉。浑身上下,隐隐散发出一股骇人的气息,另所有食草动物都畏惧三分。

        除了这两头雄狮外,狮群里还有二十几头母狮,其中不乏许多年迈或年幼的狮子,她们几乎没有什么攻击能力。要说真正能捕猎的,仅有十几头。她们充当着狩猎过程中必不可少的角色。

        今天一早,这个狮群就在此埋伏了。雷萨早已经掌握了角马群迁徙的规律,每年,当这群角马渡河之时,也就是狮群难得的盛宴的开席时刻。要知道,即使狮群如此强大,也不可能保证一年到头都能有充足的食物,在大自然的法则中,没有什么生物终生不会受到饥饿的困扰。

        倘若眼前只是一小群角马,雷萨绝不会做如此准备。狮子通常昼伏夜出,白天躲在树荫下睡觉,晚上才成群外出。由于没有汗腺,狮子比较容易中暑,一般不会在白天狩猎。但是,现在在狮群面前的,是成千上万只角马,这就意味着,如果此时向它们发动进攻,那么狩猎成功率将会是百分之百。

        所以雷萨在等,等第一头角马进到水中,等角马群在水里鳄鱼的威胁下慌忙逃窜之时,那就是狮群最好的机会。

        草原上的一切都静悄悄的。

        此刻,在狮群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火药味。放眼整个狮群,有一头雌狮非常吸引眼球。

        这是雌狮娜岚。

        她可以说是这个狮群最年轻的一员,如果不是用年幼来形容的话。五岁牙口,体长超过二点五米,四肢健硕,体态丰满,两排锋利的牙齿散发出骇人的白光。

        如果用狮子的审美标准来衡量,她无疑是一个朝气、美丽的少女。

        同往常一样,她担任捕猎的主力,在队伍的最前列。春天地面的新草轻抚着她洁白的腹,她紧绷着四肢,几乎整个趴下了地上。

        毫无疑问,只要狮王雷萨一声令下,她便会如离弦的箭一样将自己弹出,冲在最前端,然后第一个扑倒一头角马。

        要知道,雌狮在狮群中地位低下,狮群集体捕到的猎物,总是先由狮王享用。等雄狮吃饱了,轮到幼狮,最后才是雌狮。但,如果是像今天这样,情况就大不相同了。由于猎物众多,没人会在意谁第一个吃肉,这样,她大可独自捕上一头角马,拖到没人的地方慢慢享用。

        难得的机会。

        可是,这个过程是十分煎熬的。雷萨不敢贸然下令,因为眼前这群食草动物十分机敏,一旦听到任何异常的动静,便会放弃渡河,立马逃跑。只有在它们渡河期间,进退两难之时,才是捕猎的黄金时期。

        一头年迈的角马一动不动地站在河边,默默地凝视着水面。

        或许它深知,迁徙途中角马群每渡过一条河都是一次生死的考验,在这浑浊的水下,不知隐藏着多少条饥饿的鳄鱼;在它们身后,不知还有多少双捕食者的眼睛在盯着它们。在这些生物的眼中,角马群的渡河就是一场狩猎的狂欢。

        但世世代代的角马都是这么过来的,这大概是每一头角马都应该经历的磨难吧。

        回头望去,身后聚集的角马群已有黑压压的一大片。耳边被无尽的喧杂与吵闹填满,时不时还传来几声响鼻。每一头角马都知道,伤亡在所难免,因此,只有以集体的方式渡河,才能最大限度地保全角马群。

        空气蓦然间安静下来。

        只听水底传来一声巨响,一条硕大无朋的尼罗鳄跃出水面,一口咬住岸边的老角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它拖进了水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