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从鹿鼎记开始长生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章 桃色之劫

第五百三十章 桃色之劫

        听到秦然有些装逼的话,夏候恩脸色变了变,便又无法反驳,打又打不赢,说又说不过,当即冷哼一声,便想转身离开。

        “等等,    夏候兄!”秦然突然叫住了他。

        “什么事,你还想怎么样?”听到秦然的话,夏候恩身形一顿,以为秦然还要对他说什么难堪的话,顿时握了握手中的长剑,若是一言不合,便要暴起动手,大不了打个鱼死网破!

        作为武者,人可以输,    但绝对不能低头,任人欺负!

        所以尽管他一直输给燕赤霞,自己也一直找他麻烦切磋,可自己的实力确实也在一直进步中!

        “夏候兄误会了,其实在下叫你,只是想提醒夏候兄一句。”

        “什么话?”

        “在下学过一点相术,我观夏候兄眉心之中陡现桃红,但这桃红之中又隐有一缕黑气穿梭其间,若隐若现。”秦然一副神神叨叨的道:“依据相书上来说,这乃是血光桃花劫,夏候兄最近要小心一点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人,否则将要血光之灾……”

        “哼,莫名其妙!”

        听完了秦然的话,夏候恩不以为然,冷哼一声,随后身形朝着空中一跃,施展轻功离开了兰若寺。

        注视着夏候恩带着不以为然的神色离开,    秦然耸了耸肩,执意找死,那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不过,他抬头看了看清晨的阳光,他记得,原本的夏侯剑客,是晚上来到兰若寺的,现在出现了偏差,是白天,不知道夏侯剑客是否还如原剧情中,因为贪图女鬼美色而被树妖吸干阳气而亡,

        “秦兄弟,没想到你不仅武道高超,还是一位相术高人,”直到夏候恩离开,燕赤霞这个时候才重新打量了一遍秦然,    惊奇道。

        秦然打了个哈哈,    “燕兄过奖了,    相术,    在下也只是略懂,略懂而已。”

        “秦兄弟谦虚了!”燕赤霞面色犹豫,半响才说道:“你看看我的面相,我将来会如何?”

        秦然端详了糙汉大脸,半响也没看出什么名堂,说起相术,他纵横四个世界,多少懂一些,不过,利用相术猜一猜凡人前途还好说,对于修道之人,却是难上加难,

        他想了想,道:“我观燕兄有吉色,日后可登堂入殿,位极人臣,享尽荣华富贵!”

        “这不可能!我才不愿意去那个肮脏的朝堂呢!”燕赤霞一摆衣袖,有些傲然道:“想我当初也是名动一方的捕快,想要升迁不难,但官场腐败,奸臣当道,我生平最恨贪官污吏,自当挂印(辞职)离去,又怎么会再次进入官场!秦兄弟你算得不准,不算了!”

        说罢,便来到兰若寺最上方,向着朝阳,打坐修行,清晨紫气初升,阴煞最少,修炼起来进步最快!

        秦然神秘一笑,他虽然看不出燕赤霞的面相,可要燕赤霞位极人臣,却是不难,此方世界人道沉沦,朝堂之上,妖孽横行,国师普渡慈航将满朝文武百官尽数吞噬,再派出妖魔冒充,胡作非为。

        上面尚且如此,下面更是溃烂,说句民不聊生毫不为过,

        本着拯救天下百姓的心愿,秦然也愿意出手整顿这方世界,再造乾坤,嫉恶如仇的燕赤霞可是一个上好的帮手,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

        天色黑的很快,距离兰若寺十里外,篝火闪烁,一对男女纠缠在一起。

        一脸疲惫的夏侯恩抚摸着怀里的女子,“从白天纠缠我到现在,你这个女人,还真是难对付!”

        “咯咯咯!”女子捂嘴笑了起来,“奴家这么苦心服侍你,可不就是在等天黑么。”

        夏侯恩有些茫然,“等天黑做什么?”

        “当然是……”那女子身上妖气流转,原本姣好的面容陡然换了容颜,成为一副狰狞狐像,手中长长的指甲带着森然妖气,朝着男子健硕的背部狠狠刺去!

        “孽障,尔敢!”一声爆喝如惊雷般响彻山林,与此同时,一道金色剑气咻然而过,金色神剑掠过半空,直斩那女子。

        叮!

        那女子吃惊,也来不及再杀害身下的夏侯恩,匆忙之间,狐爪挡下金剑。

        然而凭她的修为,又岂是燕赤霞的对手,被那金剑狠狠冲击,女子立刻惨叫一声,身影飘飞。

        一击将那妖女击飞,燕赤霞不由松了口气,喃喃道:“秦兄弟所言非虚,幸亏他又提醒了我,不然,夏侯还真的会死在这妖女手上!”

        “燕赤霞,你又坏我好事!”

        忽远忽近的声音带着恨意响起,燕赤霞身影眨眼来到,拔出金剑提在手中,冷哼道:“孽障,知道燕某在此还敢害人,找死!”

        这时,那篝火旁的夏侯恩已然清醒过来,抬眼一看,燕赤霞就站在他身前,而听着那缥缈不定的声音,哪里还能不知发生了何事。

        “燕赤霞!”

        一声厉叫,不阴不阳的尖叫声响起,“你这臭道士,屡次坏我好事!”

        声音落下,阴风乍起!

        与此同时,林中树木瑟瑟而动,四周隐约鬼影闪动。

        “臭道士,我们向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此人是你对头,你又何必多管闲事!”

        燕赤霞哈哈大笑,手持神剑凛然不惧:“夏侯虽执着与我比剑,但也算光明磊落之辈,你以前杀那些坏人燕某可以不管,但是如今你居然不分黑白肆意出手,燕某自然要替天行道,除了你这老妖!”

        “哈哈哈!夸口!”

        那非男非女的声音不知隐在何处:“就算你道法高超,可你终究杀不了我!若非如此,你为何一直待在这兰若寺,不就是为了困锢我么!”

        燕赤霞哈哈大笑:“今日便不再困你,待我神剑斩了你这妖邪,便是某家离开兰若寺之时。”

        “哈哈哈——”

        妖异的笑声响起,那树妖枝叶乱抖:“牛鼻子,不妨告诉你,黑山老爷已经取得枉死城鬼王之位,如今地位已稳,待他抽出空来,便是你这牛鼻子的死期,居然还大言不惭说要收了本姥姥。你与我斗了不下十数次,也不曾伤我分毫,如今你死期将至,居然也敢妄称诛妖?”

        听着那树妖姥姥猖狂笑声,燕赤霞面色一冷:“便是黑山亲至又能如何!老妖,今日我必斩你!受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