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这些妖怪怎么都有血条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章 城里人套路深,沦陷

第三百六十章 城里人套路深,沦陷

        自身掌握的规则是雷罚,李敬并没有透露。

        扶摇也很识趣,没有细问。

        李敬姑且向扶摇了解过一些她所知的信息之后,没在郓城多逗留,选择与其道别。

        时近凌晨两点,李敬与玉怜马不停蹄回到国都地界。

        正要往玖里家的宅邸去,玉怜出声。

        “李敬,你一会是打算去找思思吗?”

        李敬闻声微愣,扭头道。

        “这会时间已经很晚她应该休息了,这大半夜的我过去也不太合适。思思如今跟她母亲住一起,偌大一个柳家也不只有她们两个,等明天天明再说。”

        说着,李敬疑惑询问。

        “怎么了?你有什么事吗?”

        “啊,没事。”

        玉怜摇头,目光飘忽了下,红唇轻咬道。

        “既然你没打算去找思思,那要不……我们去国都的夜市逛逛?”

        “啊这……”

        李敬眨眼。

        马不停蹄回来国都,他倒不是想找柳思思是有其他的事,主要是考虑到方方面面。

        他毕竟是跑去神教国的地头搓了发禁术。

        一身实力,该暴露的也都暴露了。

        万界雷罚、神藏真解,乃至是道器无名都给掏了出来,他几乎没有东西可以藏了。

        尤莉娅是否靠得住,李敬倒是不怎么怀疑。

        再不济人也北方神国的守护神。

        只要有心,帮他打打掩护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尤莉娅究竟会怎么做,李敬说不准。

        事件后续会有什么影响,他也得关注一下。

        有七境在某国地界上搓了发禁术,这本身是个大事件会在世界范围里发酵。

        两位神教国的守护神落在北方神国手里,消息一旦传开更是堪称劲爆。

        世界格局发生变动倒是不至于,但必定会引起多方关注。

        近邻着两国的龙宇必将对此高度关注,乃至会暗中进行调查。

        这年头,谁家的军事卫星不是监控着全球?

        李敬全程有隐瞒身份,不担心龙宇会直接查到自己头上。

        可凡事总得考虑个万一。

        虽说龙宇真要查到了他头上,他能做的也就是挣扎两下然后躺平说明情况,但他人在国都至少有一定操作空间,各方面消息也能顺利接收。

        乖乖在国都呆着,肯定是在像郓城那种连个手机信号都没有的地方强。

        本质上,只要能瞒住自己已达到可以“退休”的门槛,李敬怎么都没所谓。

        撇开这些。

        此刻玉怜突然约自己去逛夜市,李敬属实有点不知所措。

        玉怜素来心思细腻。

        见某人面对自己都邀约手足无措,脚下的灵兵也放慢了不少,她立马意识到某人想到了个某个方面。

        天地良心,她并没有那种意思。

        不过瞅着李敬这幅模样,她必须承认,自己心底没由来地有那么点高兴。

        轻轻咳嗽一声,玉怜道。

        “别多想,我只是有点事情想跟你谈谈,顺便一起逛逛。”

        说着,她甩来一个勾人的白眼。

        “另外你也别太紧张,我不吃人。”

        “……”

        李敬。

        不知道为啥。

        玉怜说到“吃人”,他脑海里就不由自主浮现了元神出窍期间发生的状况。

        可能是因为……

        他当时确实被“吃”了?

        默默驱散缭绕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景象,李敬迟疑着点头。

        “行,我陪你逛逛。”

        回来了国都地界,他本身也没啥能做的。

        闲着也是闲着,陪玉怜走走就是。

        人主动邀约,他也没道理说拒绝。

        ……

        江海市,素有龙宇不夜城的美名。

        但其实放在龙宇地界上,没有哪个城市说是真正安静的。

        龙宇的城建水平,位居蓝星前三。

        不要说是一线城市。

        哪怕是三线小县城,也至少会有一到两处繁花似锦的区域。

        这些繁华地界彻夜无眠,那是常态。

        尤其这世界人人修仙,通宵浪上一波那是小事。

        哪怕是受困一境人群,只要不是浪过了头,一宿不睡隔天到岗上班不会有啥问题。

        国都地界上不夜的去处,数量不少。

        玉怜说要逛逛夜市,也没啥特别的讲究。

        最终,李敬是跟她随便选了一处比较靠近玖里家的步行街。

        凌晨两点多的时间点,步行街人潮涌动。

        李敬与玉怜在一个偏僻不怎么显眼的街角落地,顺势隐入人潮,走上了步行街繁华的街道。

        走在路上。

        李敬扭头瞅瞅身边小鸟依人的玉怜。

        “小玉你刚说有事要跟我谈谈,具体……”

        话没说完,玉怜道。

        “先随便走走,我得酝酿一下。”

        “……”

        李敬。

        酝酿一下?

        这不纯纯吊人胃口吗?

        不过玉怜这么说了,他也没辙。

        正犹豫要不要找个话题,玉怜忽然幽幽开口。

        “有你在国都,思思这里应该用不到我跟玖里陪着了。明天一早,我就跟她回江海去了。”

        说着,她低语道。

        “等回去以后,我打算暂时把公司交给旁人打点,然后多花点时间投入在修行上闭个关,争取早日把修为提升六境后期能够渡劫的门槛。”

        李敬闻声微愣。

        其他倒是没啥。

        主要他身边已经有一个跑去闭关了。

        去闭关之前,还给他留了点念想。

        此刻玉怜开口也是一个差不多的“套路”……

        他倒是可以理解玉怜在有了渡劫后门之后想尽早步入七境的心思,只是这么搞他怪难受的不是?

        先前在忙事情,那也就算了。

        眼下闲下来了,他有想正经处理一下彼此的关系。

        具体该怎么办,他暂时没想好。

        玉怜突然说要去闭关,这还谈啥处理?

        仿佛知道李敬心中所想,玉怜轻声道。

        “我知道,我突然说要去闭关有点不负责任,我俩之间……”

        话说一半,她垂眼改口。

        “我不是想逃避,我只是觉得相比整天寻思如何应对对方,我们不如冷静冷静再谈。”

        面对玉怜理性的话音,李敬“嗯”了声表示赞同。

        该怎么处理这段关系,他不知道也还没正经考虑过。

        玉怜已有考量,他于情于理都得尊重。

        表示了赞同,李敬道。

        “那就按你说的,我们冷静冷静,等你完事回来再说。”

        “嗯。”

        玉怜点头,沉默一阵,随后玩笑着抬眼。

        “呐,我们先说好,不论我们彼此到时是怎么想的,等我回来你至少得陪我渡个劫,不然我跟你急。”

        李敬闻声莞尔,随后又鬼迷心窍似的接了句。

        “怎么个急法?”

        玉怜有那么一说,只是想缓和一下正题之后的气氛。

        纵使抛开彼此之间发生的。

        以两人的密切联系,李敬不可能放着她不管。

        某人就是这样的性格。

        李敬不是老好人。

        但旁人怎么对他,他就会怎么对人。

        谁知道自己就是随口一说,这货居然顺势就接了话,接得还贱兮兮。

        这边。

        李敬接了那么一句,立马就后悔了。

        说要大家冷静冷静,自己怎么就调侃人家了。

        不成。

        这话题得跳过。

        正想开口来着,玉怜瞅他一眼,撅起小嘴偏头。

        “我必须承认,一直以来我都有点小看你了。你小子看起来浓眉大眼的,实际上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套玩得挺熟。”

        面对玉怜的反向调侃,李敬哑然。

        他有心想叫怨。

        奈何话是自己说出去的。

        眼看玉怜一副“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的表情,李敬莫名有点不想服输。

        “所以,小玉你是喜欢这样的?”

        “……”

        玉怜。

        两人之间,平时就经常就会有些玩笑话。

        但正常都是点到为止。

        李敬这波是来劲了呀!

        什么叫她喜欢这样的?

        是。

        她是喜欢。

        女人喜欢坏坏的男人有错吗?

        整天老实巴交的,那能有什么意思?

        再不济,生活也得有一点点情调不是?

        虽说因为此间原因经常会碰到被渣了的情况,但没哪个女人会希望有伴以后的小日子会很无趣。

        此刻面对李敬的话音,玉怜倒也不装那么一下,哼哼道。

        “我是喜欢怎么了?你要有能耐,一直坏下去让我喜欢?”

        论嘴硬,玉怜是不会输给谁的。

        她不是那种随便被人调侃两句就会害羞的小女孩,该能放开的时候她能放得开。

        不过这么“危险”的话题,再任由发展下去不是个事。

        搁以往倒还行。

        现如今,总觉得很别扭。

        没等打开了某个开关的李敬回话,玉怜嗔怒着在他胳膊上拧了下。

        “差不多行了,别没完了没了的。都说要好好冷静一下了,别搞得流连忘返。”

        李敬胳膊上挨了一下,讪笑住嘴。

        “危险”的话题,他同样不想继续。

        只是瞅着玉怜一嗔一怒,他有点不由自主。

        尽管在这人人修仙的世界到处都是美女,玉怜的样貌谈不上真有多么超凡脱俗。

        街上拎一个标致些的,未必会比她差多少。

        可作为主攻魅惑的狐妖,她就是有为祸人间的资本。

        这女人该死的魅力……

        眼见某人适可而止没再吱声,玉怜嘴角泛起一起笑意,紧了紧他的胳膊,说道。

        “行了,我要说的也就是想去闭关一阵这档子事。我手里有充足的六境妖物血肉,步入六境后期踏上七境的门槛应该不会要太久,闭关的话最多两三个月。我不在这段时间,你要有什么事直接就玖里便是了。”

        “了解。”

        李敬点头。

        玉怜要闭关,之后有事他自然只能找玖里“凑合”了。

        玖里的魅惑能力远不如玉怜这么强横没错,但至少能用。

        必要时,依然还是能派上用场的。

        正想找别的话语,玉怜忽然瞄中街边一间首饰店,两只小手一用力将李敬扯过去。

        “我们去那边看看。”

        女人上了街是什么德行,李敬早有深切体会。

        被扯着走向首饰店,他默默选择当上一个陪衬。

        说要陪玉怜逛逛,他当然得陪着。

        ……

        晃眼。

        时间来到第二天清晨。

        跟柳思思一样,玉怜也属于是上了街就“战斗力”爆表的存在。

        这一条不算太长的步行街,她硬是拽着李敬逛了两个来回,没错过任何一间店铺。

        期间消费,皆是李敬主动掏腰包。

        对此,玉怜并没有拒绝。

        单纯在步行街上买买衣服化妆品首饰之类的花销,对两人而言都是连毛毛雨都谈不上。

        李敬有心,她受着便是。

        真要去计较,那就显得太刻意了。

        一逛逛到了天明,玉怜意犹未尽。

        不过该是时候分别了。

        早些时候逛着时,她就已订好了返回江海的双人票,也跟玖里发了消息事先知会过一声。

        再过会,她俩就该去机场准备登机了。

        在出步行街的路口止步,玉怜放开李敬的胳膊,浅笑道。

        “谢谢你陪我这一晚,我得走了。”

        “我送你?”

        李敬询问。

        “不用。”

        玉怜摇头,道。

        “如今我毕竟是有管理局证件的人,御空还挺方便的。”

        说着,她视线环顾左右。

        ?

        李敬疑惑。

        正不解玉怜在瞅什么,她忽然回首美眸直勾勾地看过来。

        冷不丁迎上直视,李敬心头咯噔一下。

        下一秒。

        玉怜踮起脚尖,将娇艳的红唇送了过来。

        她的动作不快也不慢。

        作为人类,如今肉身强度甚至能压七境妖物一头的李敬五感远不及妖物那么敏锐。

        但相比人修,他各方面都远超寻常水准。

        玉怜不快也不慢的动作,像是慢镜头回放。

        他完全有能力避开。

        但望着那一双接近的红唇,他脚下就好像打了桩,动弹不得。

        两唇相接,一触即分。

        玉怜在近在咫尺位置看李敬一眼,见他像根木头似的杵在眼前,咬了下红唇抬手抱住他的脖子,再次啃了上来。

        这一回,是真啃。

        不是简单碰一下。

        李敬被啃上,各种迎风凌乱。

        说好的,大家冷静冷静。

        玉怜这像是冷静的样子?

        与其说是冷静。

        她不如说是试探了一下,然后表态……

        女人的嘴,果然是骗人鬼。

        同样是a上来。

        玉怜比柳思思亦或是陈雨然直接得多……

        李敬完全不知该怎么办。

        常理上来说。

        他应该拒绝。

        但面对玉怜,他拒绝不了。

        不然方才他就……

        承受着玉怜的热情,李敬犹豫片刻缓缓抬手,环抱上她不堪一握柳腰。

        才刚上手并未抱稳,前一秒还向倾尽着所有的玉怜忽的腰身一扭,泥鳅似的挣脱出去。

        ?

        李敬。

        这,啥意思?

        他明明差不多已经从了……

        没等他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玉怜粉脸嫣红,笑盈盈着说了句。

        “走了,别想我。”

        说罢,她脚下一动原地升天,化作一道流光犹如彗星一闪而逝。

        “……”

        李敬。

        都说城里人套路深。

        李敬自认为穿越过来以后已见识到不少套路,寻常碰到进行拿捏不会有什么问题,但眼前……

        注目了玉怜离去的方向一阵,李敬瞥了眼街边几个清晨出来买菜此时正满脸姨母笑对着他指指点点的大妈,默默开启无声魅影步行离开。

        ……

        玉怜的套路,不得不说很是成功。

        成功叫李敬对她念念不忘。

        他甚至有种冲动,跑去玖里家把人给截下来。

        玉怜嘴上说一套,做得又是另一套,也叫他不得不进行深思。

        一夜为伴。

        玉怜突然骑脸输出,他毫无防备。

        已经受着了,他不能说事后就不认了。

        虽说玉怜口中的冷静期仍还是有,但这波基本已可以说不再有回头路。

        怎么处理彼此之间的关系,已变不再重要。

        重要的是。

        他要怎么对待……

        沿街步行走出了好一段路,李敬长吐一口浊气,脚下一送身化成惊雷。

        片刻后。

        他来到柳家大院,在属于柳诗的私宅门前落下。

        落地站定,李敬刚想抬手扣门。

        门庭忽然从里面打开,柳思思打着哈欠走出来。

        迎面碰上,两人都是微微一愣。

        柳思思没想到李敬突然就回来了。

        李敬是没想到素来不到中午不起床的柳思思居然起那么早。

        面对面,两者大眼睛瞪小眼。

        柳思思甜美一笑。

        “事情都忙完了?”

        “嗯。”

        李敬温和着笑了笑,往她身后宅邸内院看了一眼,询问出声。

        “妈她不在?”

        “这些天国都乱得很,王卢两家的资产处置不明原因加速了。今天是公开竞标的日子,她一早就被家主请去为竞标坐镇了。”

        柳思思说了句,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他瞅了瞅,疑惑着歪头。

        “你看起来……好像有心事?”

        李敬听说就王卢两家资产处置不明原因加速,下意识想问一嘴。

        骤然柳思思那么问,他微微一愣,苦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很明显吗?”

        “你这是在小看你老婆对你有多了解?”

        柳思思娇哼一声,拉过他道。

        “来,进屋跟姐姐说说,你到底有啥心事。”

        李敬闻声失笑。

        貌似他不在这几天,柳思思过得挺不错,心情不是一般地美丽。

        任由柳思思拉着自己进了内院进屋,李敬瞅了瞅自家老婆大人光彩照人的小脸,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开口。

        他一个在街上逛了那么久,不是为了别的,就是在为如何给柳思思交代犯难。

        真实发生了的事,他没想过要刻意去隐瞒。

        这种事,瞒着只会让问题更复杂。

        柳思思把李敬拽到了屋里,见他望着自己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狐疑皱眉。

        “你这是……在外面有女人了?”

        “……”

        李敬。

        妈耶!

        要不要这么敏锐?

        没等他出声,柳思思怪异着道。

        “别人我不敢说,你的性格我再了解不过。如非是感情问题,包括我在内,你不可能对谁支支吾吾。”

        李敬哑然。

        说啥好?

        柳思思真是太了解他了。

        暗叹一声,李敬振作精神。

        “那个,你……不生气吗?”

        “我们婚前有过‘约法’不是?”

        柳思思耸肩,随后又碎碎念着道。

        “不过你这出去办事莫名其妙给我整回来一个,这太突然了。另外我们有说好的,在摆平雨然之前不能有下一个。那边还八字没一撇呢,你这么搞让我很不安。”

        “……”

        李敬沉默。

        该怎么跟柳思思交代,他想了很多。

        但他考量的,似乎完全用不上。

        正不知该怎么接话,柳思思扑闪两下美目。

        “以我对你的了解,你是不会那么随便跟谁有什么的,只能是熟人里出了老六。现如今我们是在国都,姬清肯定是没可能了,只能是玉怜跟玖里其中一个。从性格上来说,玉怜更合你的口味。”

        “……”

        李敬。

        他这都没正经开口说上一句呢,柳思思直接“推算”出了是谁?

        话说她为毛把远在江海的姬清也算了进来?

        眼见某人满脸肾疼的表情,柳思思眉头轻挑。

        “看样子,我是猜中了。”

        说着,她抿了抿红唇。

        “如果是玉怜的话,我没意见。毕竟大家挺熟,没必要另外搞好关系了。家和万事兴,你要整回来一个心机很重的,咱这家怎么都和睦不了。再者玉怜是妖比较耐……咳,肉身比较强悍。有她在,未来雨然跟我压力会小上不少。”

        “……”

        李敬无言。

        柳思思这话是个表态。

        事情,也没他想得那么难。

        甚至人没介意玉怜是一个妖物……

        但柳思思这番言语,李敬怎么听怎么不对味。

        啥叫有玉怜在,她跟未来陈雨然压力会比较小?

        节操呢?

        抬手揉了揉眉心,李敬面色复杂着看了看一脸没所谓的柳思思,犹豫道。

        “思思,抱歉,我……”

        话未出口,柳思思撇嘴。

        “别说这些没用的,我承认我是有点在意,不过我自己许下事情我不会反悔。”

        说着,她将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小情绪收敛了起来,眉飞色舞着拉过他坐到沙发上。

        “来,跟我说说具体怎么回事,你跟玉怜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以你俩的性格要碰出火花,那难度不比铁树开花低,怎么好端端就凑一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