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剑帝在线阅读 - 第44章 拔剑头落

第44章 拔剑头落

        但越是这样,钱行的心中竟然隐隐生出一种恐惧,因为在他之前的调查中,根本就找不到孙冰所在的位置,哪怕是收集信息,听到最多的也还是废物二字。

        这样的人真的是废物么?钱行立刻摇了摇头,要知道自己可是钱家的嫡传,掌握的资源远超普通弟子,可就算这样,对方都能够在比自己低两个境界的情况下,挡住两招,这样的人若是废物的话,那么三大家族的外门弟子都能解散了。

        一想到曾经的情报,钱行的心中只剩下了:此子的心思当真是坚毅,竟然能够隐忍这么久,绝对不能够放过,否则不成心腹大患,这也好在是孙冰一直以来低调,若不然外门第一天才的名头若是被钱行知道的话,心中的杀意一定更甚。

        正当他想要继续出剑发起进攻的时候,却诡异的发现,孙冰直接的反守为攻。

        其实孙冰的意图相当简单,那就是掌握战斗的节奏,自己的境界本就比对方低,若战斗节奏还被对方掌控的话,那最后必输无疑,可现在就明显的有了一个破绽。

        “天地腾挪”

        《纵横剑法》现在已经无法猜测其到底是什么品级的武技了,哪怕是《纵剑诀》的威力也大得惊人,尤其是达到大成之后,在孙冰的手上更是展现出了自己的风采。

        只见一抹令人惊艳的剑光从虚空之中贯穿而出,直接的朝着钱行的胸口刺去。

        钱行心中大惊,直接的退后数步,利剑横击,想要夺回主动权。

        可事已至此,孙冰怎么可能放过,当即手腕一转,剑光竟然宛若波涛般进行折叠,铺张开来,竟然在这半空之中硬生生的把天地腾挪转为了荡平四海。

        “什么?”迎面而来的剑光让钱行的心中大惊,根本就想不到被自己认为是淬体境六层的小人物能够给他带来这样的压力。

        当即脚步一点,整个人朝着身后飘去,险而又险的躲过了这一招,可让他想不到的是,孙冰竟然如影随形,他后退的速度远不及孙冰步法的速度,只能够看着眼前的剑光刺来。

        一时之间,整个山谷之中充斥了利剑碰撞的响声,原先经过五毒大战的地面再一次经历了璀璨,伴随着璀璨的剑光射出,竟然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剑痕。

        “看来不拿出一点真本事来,还真的奈何不了你了。”这种被压着打的感觉让钱行相当憋屈,他本自认为是天才,可现在竟然连这么一个对手都奈何不了。

        这也好在是横断山脉中的山谷里,若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自尊心都有可能破碎,可即便是这样,现在也已经受不了了,当即一声怒吼:

        “水波不惊”

        《滴水剑》乃是钱家的秘籍,足足有着黄级上品的等阶,就算是内门弟子观看都需要经过长久的试探,这也是因为他奶嫡传,所以才被赋予观看的权利,剑法威力惊人。

        这一次他有着足够的信心,孙冰根本就不可能当下他的这一招,只见钱行手中的利剑掀起了层层波澜,竟然宛若流水一般,虽然看起来风轻云淡,相当不起眼,但要知晓,水的力量无比庞大。

        “破”孙冰手中木剑挥出,这一剑使出了自己在这两个月中感悟到的《拔剑术》,可以算是现在的巅峰一击了,而且还把全身的真气都灌输进手中的木剑。

        因为他知晓,自己的真气已经不多了,若是再僵持的话,终究会失败了,一切只能寄望这一剑,更何况孙冰对于自己的这一剑相当有信心。

        而此刻的钱行,是真的从这一剑上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当即一声怒吼,浑身的真气宛若不要钱一般,全力的朝着自己的利剑中灌输,但终究棋差一招,哪怕《滴水剑》乃是黄级上品秘籍,但他现在才刚刚小成罢了,根本就无法发挥全部的威力。

        只感觉山谷中剑光闪烁,钱行直接的摔倒在地上,原先华贵的衣衫被那凌厉的剑风吹破,身上还有着不少的伤口,嘴角更是鲜血溢出,目光都有些涣散,这些都是刚刚那一剑造成的,虽然仅仅一剑,可威力让人难以想象。

        “我竟然败了。”钱行不由得喋喋自语,此刻的可谓是心若死灰,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承受失败的打击的,一直以来顺风顺水的钱行更加的受不了,尤其是击败他的人境界比他还低。

        本来意外得到消息,孙冰竟然走出了落云镇,钱行是满心欢喜的尽兴追杀,可到现在,不仅没有把对方杀死,甚至连自己的性命都存留在别人的手上,这样的打击一般人怎么可能接受?

        而此刻的孙冰其实也不好受,刚刚每一剑他都算是用尽了全力,此刻身体之中相当空虚,连一丁点的真气都没有了,也只能勉强站着。

        可就算这样,孙冰还是拖着虚弱的身体跑到了钱行的面前,直接的将其手筋挑断,这样对方便不能够继续进攻了,望着那双宛若死灰的眼睛,顿了顿还是不由得问道:“我父亲的事情你知道多少?若是如实说来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的。”

        听到这话,钱行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灵动,现在的他已经完全认可了孙冰的潜力,知道对方绝对堪称是一个天才了,甚至能够突破练气境达到脱胎境。

        而钱家得罪了这么一个人,未来都有可能灭门,至于他,不过是早死几年罢了,但眼中还是有着无法被抹除的怨毒:“没有想到你竟然有如此天资,当真是青出于蓝啊,你的父亲都没有你这般耀眼,若是早知如此的话,我钱家拼着开战也要击杀你,只可惜现在晚了。”

        说完放声大笑,最后甚至都有些癫狂:“反正我也要死了,钱家也会覆灭,但孙家也别想好过,你真以为你父亲的死因那么简单么?难道我们孙家能够轻而易举的围杀你的父亲?

        其实还是上代孙家族长,在得知你父亲击杀我钱家的嫡子之后,直接的让其镇守一处偏远的矿洞,这才被我钱家围攻而死,当真是可悲啊,你父亲一生为孙家征战,最后却是这么一个结果。”

        听完这个话,孙冰默默的点头,一直以来,他都纳闷,为什么孙家一个客卿长老能够被敌方围攻致死,竟然都没有任何支援,而且这么多年以来,也没有听过任何关于父亲的事迹,原来都被孙家掩饰了。

        同时孙冰也清楚了,为什么孙家高层对他不闻不问,若真的对一个人愧疚的话,那么第一就是加倍的对他好,弥补自己的过错,第二则是彻底的忘记其中的愧疚。

        很显然,孙家人选择了第二条,而孙家的族长一般十年换一次,这是为了相互之间的制衡,前任正是现任族长的兄长,也就是孙嫣然的大伯,孙龙的父亲,名叫孙振天,现在则成了孙家的一名长老,但权势相当大。

        “没有想到我与你的父亲也是敌人,孙龙,我们当真是有缘啊。”在理清了相互之间的关系之后,孙冰的嘴角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冷笑,这个仇他记住了,未来肯定会报的。

        但现在还是处理眼下的事情,望着面前已经成了残废的钱行,孙冰的嘴角一笑:“感谢你提供的消息,你就放心的下去吧,未来他们都会陪你的。”

        只能听到一声剑响,然后孙冰已经将木剑归鞘,而钱行脖子上隐隐出现一道血线,然后脑袋一歪,直接从脖子上落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