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剑帝在线阅读 - 第43章 激斗

第43章 激斗

        虽然再一次看到自己想要追杀的人,但是钱行的心中丝毫没有高兴之意,因为他看见,此刻的孙冰已经弯下了腰,正准备抱起这块顽石,要知道这可是整整一块没有经过雕琢的毒玉啊。

        虽然毒玉这种东西以前也出现过,可终归太小,不过拳头大小罢了,等经过雕琢,再刻上纹路,就变得更加小了,可目前这个足足脸盆大小,这也是为什么钱行心中激动的原因。

        在如此近距之下,孙冰也查看到了整块石头的全面目,不过脸盆大小,外表看上去相当普通,就如同地上随处可见的石子一般,但最中央不知何时磕破了一个小口子,这才显露出其中的玉质。

        其虽名为毒玉,但并不是常人想象中的黝黑色,反倒相当的晶莹剔透,水润而又富有光泽,哪怕没有经过雕琢,也有一股若有若无的灵气在玉中缥缈,显然相当不凡。

        甚至当孙冰的手与顽石表面接触的时候,能够感觉到其中隐隐传来了一丝灵气,竟然就这样针对身体进行淬炼,哪怕暂时没有变强,但这个效果确实持续性的,常年佩戴的话,能够起到一个令人恐怖的增幅。

        也就是现在,孙冰才终于意识到为何钱行竟然如此兴奋了,甚至因为这一块玉而害死了自己的属下,因为这效果太恐怖了,要知道哪怕是练气境的高手佩戴都有着不少的作用,而整个落云镇,练气境已经算是一个大人物了。

        “孙冰是吧,你若是把那块玉交给我的话,我能够保证饶了你,今后我们双方既往不咎,甚至我还能够让你进我们钱家,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钱行此刻一脸的沉着,开口道。

        但是孙冰很显然看到了其表面之下的慌张,对方现在明显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毒玉就在他的手中,毕竟哪怕钱行的修为境界比孙冰强,但动手也是需要时间的。

        若此时孙冰趁机将毒玉丢在地上,最后指不定这等珍贵的玉质就此销毁了,到时候哪怕是杀了孙冰也无济于事,这等灵玉在未完工前,只能够小心雕琢,出现一丝差错,都灵性尽失。

        所以钱行的当务之急就是稳住孙冰,在他心中,只要是孙冰将手中的毒玉放下,那么接下来就是一击必杀的时候了。

        但钱行很明显的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抬起头就看见了孙冰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同时还开口进行嘲讽:“你以为我是你那几个手下,就因为随口一句话就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了?

        要知道现在东西在我手上,你嘴上说的倒是好听,谁知道其中有什么猫腻。毕竟你连自己的下属都能够出手陷害,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呢?

        我可不相信你能容忍我的存在,要知道我可不是钱家人,回去之后随便的宣扬一下,整个落云镇都知晓了,我相信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其中的利弊吧?所以你那一套糊弄小孩子的玩意就别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若是我猜的没错的话,如果把这块玉放下,那么你会第一时间跑上来进攻,借此机会把我击杀,这样所有的一切只有你一个人知晓了,不知道我说的对否?”

        听到孙冰这么一分析,钱行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剖开在他的目光之中,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这么难缠,那么接下来应该如何在击杀孙冰的情况下,保住毒玉呢?

        因为在钱行的眼中,此刻孙冰的价值远不及毒玉,甚至可以说,就算十个百个孙冰加在一起,也不及毒玉的万分之一,因为孙冰不过淬体境六层的小人物,而毒玉却事关家族的兴衰。

        可就在钱行惊讶的目光中,孙冰的身影渐渐的朝着后方赶去,正当他以为对方会逃跑的时候,孙冰却做了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结果,竟然将那块被他认为是护身符的毒玉放下,然后缓缓的朝前走来。

        “真是巧啊,你想杀我,但我又何尝不想杀你呢?我既然身为人子,哪怕没有感情,但也要替他报仇的,你只不过是利息罢了,谁杀了我父亲,那么我终究会报仇的。”伴随着前进,孙冰也不由得淡淡的说道。

        这就是孙冰的理念,原先不知道的话也就算了,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那么就不可能无动于衷,不然的话,定会剑心蒙尘,这无异于自掘坟墓。

        可是他的动作却让对面的钱行相当惊喜,此刻甚至一脸的狂笑:“你竟然想要杀我?本以为你的天资尚可,没有想到却口出狂言,既然你已经离开了自己的护身符,那么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今日正好斩草除根。”

        当即手中利剑一抖,甩出了一个漂亮的剑花,直接就冲向了孙冰,看其模样,竟然打算一招就把孙冰击杀,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携带毒玉赶回去,在野外每多一分钟就代表着多一丝危险。

        对于钱行这样的进攻,孙冰也不由得认真对待,要知道对方比他高整整两个境界,这完全就是境界的碾压,哪怕对方这看似普通的一招,也绝非寻常人士能够抵挡的。

        只听见一声出鞘的声音,钱行陡然间感觉到了一定的危险,原先攻出去的利剑立刻横档,险而又险的挡下了这一招的进攻,再一看,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孙冰的木剑已经出鞘。

        钱行甚至根本就没有看见出鞘,若不是感觉到了危险,此刻的他甚至已经死亡了,望着脸前的木剑,这让他的后背都不由得有些着凉,实在是太惊险了。

        “果然还是不行么?”与钱行相反,此刻的孙冰有些遗憾,因为自己这一招《拔剑术》竟然没有击杀对方,甚至连一丝伤痕都没有,这与他一开始的期望完全不符合。

        要知道面对那个仆从的时候,一剑就已经令对方枭首,果然嫡传就是不一样,但现在的孙冰倒也没有太过失望,这本来就在他的意料之中,只不过接下来就是一番苦斗了。

        要知道钱行比孙冰高了整整两个境界,这完全就是质的差距,再加上对方定然修炼了上等的武技,又让其战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若不是这两个月孙冰辛苦闭关,从而提升自己的武技的话,在刚刚那一剑中,便已经陨落了。

        “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当真是虎父无犬子啊,你的父亲曾经也很强,没有想到你也一样,但我不会养虎为患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此刻的钱行完全收了自己心中的轻视之心,彻底的把孙冰当做同等级的对手了。

        在他眼中,原先看起来相当普通的孙冰,在木剑出鞘之后,整个人的气质彻底发生了改变,目光犀利宛若剑光,似乎能够洞穿人心,一股股锋芒之气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出。

        但越是这样,他心中对于孙冰的杀意就越浓,当即倒也不再废话,手中利剑竟然宛若一道寒光,在烈日的照耀下时缓时慢,角度异常刁钻,让人根本就分不清会朝着哪边攻去。

        可孙冰的剑法也是相当高超,面对这样的剑光,木剑仿佛羚羊挂角,神来一笔,直接的指向了这一招的破绽指出,轻而易举的就将其格挡开来。

        虽然短短一招的交锋,但是钱行已经能够感觉到了,孙冰的剑法比他高超,不过真气修为不足,双方可以算是各有千秋,若真的是同一境界的话,还不知道鹿死谁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