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在港综成为传说在线阅读 - 第四章 伯乐被千里马踹了

第四章 伯乐被千里马踹了

        气氛陡然凝重,两个小弟只觉压力扑面而来,手握半截酒瓶的那个,直接将烫手山芋塞到同伴手里,退后三步表示刚路过。

        就在这时,店门外警铃声大响,两个小弟如蒙大赦,警察来了,那没事了。

        不对,警察来了,赶快跑。

        吓懵的两人转身朝后厨跑去,地上装死的那个也飞快爬起,捂着脑门一溜烟跑了个没影。

        “咦,怎么今天来这么快,不应该啊……”

        曹达华龇牙咧嘴站起,飞快走到老王身边,确定其还在喘气,紧绷的心才松了下来。

        ……

        警署。

        廖文杰和曹达华坐在办公室,一个敷冰袋,另一个看敷冰袋。

        这时,一个体型略胖的警官走了进来,看肩章,皇冠加两颗星,是总警司级别的大佬。

        顺便说一句,周星星奉命前往爱丁堡中学卧底,就是他一手安排的,遗失警枪的主人也是他。

        “黄sir,好久不见,还是这么龙马精神,威风凛凛啊!”

        一见来者,曹达华立马放下冰袋,点头哈腰送上马屁。

        “阿达,你脑子被人打傻了,在我这还演什么演。”

        “呃……”

        曹达华挤挤眼,看了看廖文杰,又看了看顶头上司,一时间颇为纠结。

        “达叔,不用演了,一个月之前我就知道你是卧底。”廖文杰好心出言,拉了尬局中的曹达华一把。

        “什么,一个月前你就知道了?”

        曹达华一脸懵逼,他演技这么好,没理由会暴露。

        “嗯,虽然你极力隐瞒,但破绽太多了,而且……”

        廖文杰无语道:“太粗心了,卧室大衣柜有个饼干盒,里面是你的配枪和……”

        “可以了,可以了,不用再说了。”

        曹达华抹了把头上的冷汗,再看自家老大黄sir一脸嫌弃,当即讪讪一笑,转移话题道:“老大,情况怎么样了,老王人没事吧?”

        “人没死,但医生说他脑出血送医时间太晚,目前处于去皮层状态。”

        “什么意思呀?”

        “植物人。”

        “不是吧!?”

        曹达华听完就傻眼了,挨了几下酒瓶就成了植物人,这也太倒霉了。

        “蠢货,变成植物人是我下的命令。”

        黄sir没好气瞪了曹达华一眼,坐到自己位子上:“他有暴露的风险,那条线不能跟了,安排他变成植物人,一方面是保护他,另一方面,给那边吃颗定心丸,防止收网计划落空。”

        “人没事就好,在医院住几天,就当放假了。”

        听到老王变成植物人只是安排,曹达华直呼好运,他也想放几天假。

        嘭!

        黄sir一巴掌拍在办公桌上,指着曹达华的鼻子开喷:“他没事了,我事情大条了。大飞为什么堵他?是不是因为卧底身份暴露了?如果是,收网计划还能不能继续了?”

        “呃,老大别生气,老王已经是植物人了,没必要为他伤肝动火。”

        “你还有脸说,我是在生你的气!”

        黄sir大嗓门咆哮:“让你去学校卧底,让你打听情报,没让你开同学会,你闲着没事干嘛和老王见面。”

        “呃,我只是……”

        “现在好了,老王可能有暴露的风险,你和他在一起,肯定也会被大飞怀疑,连带着周星星都要遭殃,你说怎么办?”

        “……”

        曹达华低头不语,这事的确是他的错,可他并不后悔,甚至心里还有些庆幸。

        如果老王今天被人堵,真的是因为身份暴露,那他的错误从某种层面上,算是救了老王一命。

        卧底风险很大,一想到那些逝去的同学,曹达华便一阵心寒,他可不想变成那届仅存的独苗。

        “你就是阿杰,曹达华的侄子?”

        喷了半天,见曹达华一动不动如同死人,黄sir懒得在他身上浪费口舌,转而和廖文杰聊了起来。

        前一秒凶神恶煞,后一秒和颜悦色,变脸速度之快,令廖文杰惊呼神技。

        曹达华则不以为然,黄sir一直是这样,初见很好说话,可一旦进了他的套路,翻脸比翻书还快。

        “阿杰,我核实过了,第一个报警电话是你打的。”

        “没错,我在火锅店的时候,发现达叔和他的朋友被人监视。”

        廖文杰解释道:“据我所知,达叔的身份是卧底,他支开我和朋友单独见面,对方也极可能是卧底……”

        “无论如何,两个警察被一群不怀好意的社团分子包围,这件事都非同小可,我怕出现意外,便拨打了报警电话。”

        难怪这次来这么快!

        曹达华心头嘀咕,同时对廖文杰更加欢喜,长得帅又聪明,不愧是他侄子。

        “阿杰你做得很好,年轻人心细如发做事果断,偏偏长得还这么靓仔,像极了年轻时候的我……”

        “噗哧!”

        黄sir话到一半,曹达华没忍住笑出了声,得到一个满是怒火得到眼神,吓得急忙低头装作想到了好笑的事情。

        “哼,不像某些人,整天游手好闲,干什么什么不行!”

        黄sir冷哼一声,继续说道:“阿杰,有没有想法做警察,我可以给你写一封推荐信。”

        “没有。”

        “好,我这就……什么,你说什么?”

        黄sir一时语噎,没想到廖文杰拒绝的速度如此之快,懵逼的心情好比伯乐相中了一匹千里马,刚把自己的名号报出来,就挨了一蹶子。

        伯乐不要面子的吗!

        黄sir挥挥手,让曹达华和廖文杰赶紧滚蛋,这叔侄俩他越看越来气。

        回家的路上,曹达华忍不住道:“阿杰,为什么拒绝老大,搞得他好没面子,再考虑一下也好啊!”

        “达叔,人各有志,而且我有自知之明,不是做警察的料。”

        “话不能这么说,没做过你怎么知道自己合不合适。”

        曹达华可惜道:“你浪费了一次好机会,别看老大快胖成了球,年轻时可不是这样,一个打二十个不在话下,夺命剪刀脚威震港岛,路子广、面子大,他的推荐信不知道有多少人求都求不到。”

        “还是算了,如果我有什么意外,谁把你的生辰写到那块神主牌上?”

        “这你也知道?”

        “我也不想,可你一天说三遍,想不知道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