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亿万富姐爱上我在线阅读 - 第138章:谜团

第138章:谜团

        回到公司的时候,小芒正在忙上忙下。

        姜腾觉得小芒已经不止是自己名下的主播、财务、人事那么简单了,她更像一个很可爱的妹妹,甚至是自己创业路上的联合创始人。

        从云顶会所离开之后,姜腾并没有觉得头顶上的阴霾一扫而空,反倒更沉重了。

        刘主任和那名实习生的事,至今让他觉得这个世道黑,太黑了。

        但小芒更关系姜腾的安全,其他的她都不在意。

        “都解决了。”

        关上自己公司办公室的门,姜腾躺到了椅子上,揉了揉太阳穴。

        脑壳疼。

        小芒打了个寒颤,颤着声问:“他们…死了?”

        姜腾点点头,但负罪感倒是轻了不少。

        他不准备告诉小芒在他找宁曦帮忙之前,那两个人就已经死了,这种事,还是自己扛着比较好,但为了小芒的安全,他还是叮嘱了一句:“如果宁曦找你,你就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为什么?”小芒问。

        “什么都不知道才是最安全的,这暗中有人监视我们,但还不应该有监听器……”

        说到这的时候,姜腾下意识的看向窗户外面。

        这种被监控的感觉很不好,但他知道,宁曦的监视倒还好,不爽的是,他稍微改善了一下印象的那个二爷,才是最烦人的。

        在自己还没有拿定主意的时候,就已经帮麻烦给他解决了。

        两条鲜活的生命,抵不过一个念头。

        世道啊。

        小芒很乖,姜腾让她不要问,她便乖乖点头,不问。

        让她在宁曦问起的时候,要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她也乖乖点头。

        但这是还远远没有结束,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陆佳悦这个神经病非要闹着跳楼。

        跳就跳吧,这实际上每天想不开跳楼的人有很多,姜腾还不置于圣母心到每个都要缅怀。

        但陆佳悦在跳楼的时候,偏偏‘拉’上了姜腾。

        休息了一会之后,姜腾便带着小芒去了医院。

        他出院了,陆佳悦还没有。

        不过陆佳悦的伤情要好很多,只是惊吓过度,体伤嘛因为姜腾的原因,屁事没有。

        但人是感情动物,所以有时候惊吓过度可以毁掉一个人,尤其是之前已经崩溃到想要去跳楼的陆佳悦。

        在去医院的路上,小芒跟姜腾说,他现在已经是天南大学的大名人了。

        姜腾打开天南大学的论坛,发现还真有一些关于自己讨论。

        不过奇怪的是,这些讨论都相当克制,基本保持着好人好事在讨论,说是有传媒学院的人想跳楼,被姜腾阻止了,救回来一条人命。

        而关于现场的图片,姜腾飞身救人,甚至在第三层这种地方把陆佳悦拉上去的图片,一张没有。

        倒也不是一张没有,只是姜腾刷到之后,还没有几分钟,那个帖子就不见了。

        毫无疑问,被和谐了。

        在网络上,网友们与这些和谐管理员们有一个不成文的默契,那就是当一件事被和谐很多次之后,网友们就不会在深挖了。

        因为再挖也没用,背后有人不愿意让这件是发酵,那再讨论也没办法。

        热度?热度是可以被删掉的。

        姜腾知道,肯定是宁曦,或者自己那个二爷把这件事平息了。

        不过还算好的,至少让传媒学院的人都认识了他,也算出了名。

        来到医院之后,陆佳悦还在休息。

        姜腾让小芒在房间守着,又折返回护士台,跟当班的护士闲聊了几句之后,要到了陆佳悦病房的访客记录。

        他只是大概看了一眼,因为上面大多数人他都不认识。

        但看名字,似乎来探望陆佳悦的都是天南大学的,唯独有一栏,名字写得很潦草,联系方式那一栏一看就是一个假号码,甚至只有10位数字。

        “你好,我想看看这个人来访时的监控记录可以吗?”

        护士很为难,摇了摇头说:“这个……不可以的先生,除非出现什么医疗事故,否则监控记录我们无权调取。”

        姜腾倒是没有为难那个护士,这么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不值得惊动宁曦。

        回到病房之后,陆佳悦已经醒了。

        见到姜腾的时候,陆佳悦下意识低下头。

        她不敢看姜腾,眼神里满是惊恐与害怕。

        “腾子哥,她…刚醒。”

        姜腾嗯了一声,旋即坐到了病床旁边。

        “你别害怕,我没事。”

        既然胳膊已经恢复如常,也没有骨折,姜腾觉得不应该让任何人知道。

        “你……没事?”

        陆佳悦抬起头,又看向姜腾的胳膊:“可当时我听你的胳膊……”

        “只是骨头错位了一下,老中医给扭了一下就行。”姜腾打了一个岔,直接绕开这个话题说:“但没事归没事,这件事对我造成的影响很大,你该给我一个交代吧?”

        “交代之前,有个事问问你。”说完,姜腾看向门口,又回过头问:“你还记得有哪些人来探望过你吗?”

        陆佳悦大概是很好奇姜腾为什么会这么问,但还是摇了摇头说:“不记得了,我刚醒……”

        “那行吧,你给我个交代就行,我可是为了你,小命都快丢了。”

        姜腾也没说瞎话,事实就是如此,八九层楼,能捡回一条命,那得中多少张彩票才行啊。

        可提到这个,陆佳悦比姜腾还要激动,她直接炸毛了。

        “我给你一个交代?我承认你救了我,可是你先毁掉我的,我……我就算是死,也要拉上你。”

        姜腾直接皱起了眉头,这话从何说起?

        什么仇什么怨啊?

        “不是……我跟你见过几面啊?我毁了你?”

        “那天我把房卡给你……”

        “房卡被我丢垃圾桶了,我是玷污你了还是怎么滴了?”姜腾越说越气,又忍不住教训道:“不是我说你,年纪轻轻,五官也还行,干什么不好,非要靠身体上位?别说我不能让你上位,就算能,你告诉我,这位置你上的牢吗?”

        姜腾还在喋喋不休,但陆佳悦已经一句话都听不进去了,她睁大了眸子,一副匪夷所思的样子。

        “什么,那不是你的人?”

        “什么不是我的人?”

        陆佳悦直接傻了眼,过了好一会之后她才缓缓说道:“我……那天晚上有人拿着那张房卡来了我房间,说他是你的秘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