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如意事在线阅读 - 218 虾仁猪心

218 虾仁猪心

        许明意下意识地定睛看去。

        下一刻,就见马车中下来了一位少年,他穿墨青色氅衣,乌发拿白玉冠束起,便是隔着大雪,轮廓模糊,却也不妨碍叫人分辨得出那是一张极好看的脸。

        是吴恙!

        许明意一颗心立时落回原处,却又迅速滋生出莫大的欢欣与庆幸。

        太好了太好了,他没事!

        楼下的少年,刚下马车,便往她这扇窗的方向看来,四目相接间,他不由地怔然一瞬,而后扬唇露出笑意来。

        他见窗内的少女也在朝着他笑,那笑容灿若朝霞,又因她生得好看,且这份好看坦荡大方,明媚灿烂的不加掩饰,便使得这笑意又像是春日里百花盛放,绚烂迷人眼。

        她还朝他用力地挥了挥手,那力度像是整个人都忍不住像个小兔子似得要踮着脚跳起来一般,像是在打招呼,又像是在表达此时无处安放的欢喜。

        吴恙看得几乎愣住。

        见他没事……她竟这般开心吗?

        意识到这一点,少年眼底笑意也愈盛,他下意识地想跟着抬起手回应她,然而一眨眼的工夫,却见那扇窗后已不见了那道人影。

        客房中,许明意抓起一旁挂着的披风,推开房门,边快步往楼下走,边将披风匆匆系好。

        阿珠见此一幕,忙跟了下去,待来到大堂中,瞧见楼外站着的那名少年时,便停下了脚步。

        许明意踩着松松软软的积雪,快步来到了吴恙面前,冲他笑着道:“我便知道不会有事!”

        吴恙笑着点头:“多亏了你的梦,才救了我一命。”

        这份救命之恩,他报定了。

        许明意笑着没接话。

        倒也不能说是她救了他,若前世他的死当真只是一场因为她而生出的意外,那么她只是避免了这场意外的发生而已,根本谈不上是救。

        但这些,她注定是没办法同他说明的。

        此时,忽有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落在了她头顶,替她轻轻拂了拂发顶上压着的雪花。

        许明意有些怔然地仰起头看着他,此时,一片雪花落在她眼睫之上,很快便化成了细细水珠。

        吴恙将手收回,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她脚下,温声道:“雪太大,进去吧。”

        她脚上有伤,可别冻着了。

        许明意点点头,跟着他转了身。

        看一眼身前少年挺拔的背影,她没忍住抬手碰了碰方才被他拂过的发顶。

        按说她方才该是要躲开的。

        至于为何不曾躲开——

        她想,她或许应当好好地想一想了。

        “咱们去茶室说话。”二人进得堂中,许明意指着左边的一间雅室说道。

        这间茶室本是隐贤楼供给贵客吃茶谈话的地方,如这样的茶室统共有两间,他们一行人来了之后,花了银子包下了这一间,故而便暂时不为旁人所用了。

        时辰尚早,虽有积雪照亮,但茶室内仍有些昏暗。

        许明意便将一旁小几上的纱灯点亮,捧到桌上。

        吴恙已经坐了下去,看着纱灯映照出的淡橘色光芒,忽然觉得有一阵暖意流淌进了心底——但他知道,这暖意并非是因为这灯,而是因为有点灯之人在。

        许明意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因茶室的门没有关上,秦五大步走了过来。

        天色似亮未亮之际,这吴世孙便过来找他家姑娘,他得守在一旁好好看着才行。

        然而刚来至门边,就听女孩子随口吩咐道:“秦五叔,有劳你替我烧一壶滚水来冲茶。”

        阿珠和岁江去了后厨,此时时辰尚早,只有一个伙计在扫雪,她只能见着谁便使唤谁了。

        秦五的络腮胡子抖了抖。

        这又成了什么?

        送姑娘来宁阳私会还不够,如今竟还要在姑娘和吴世孙单独谈话时,为他们煮水冲茶?!

        待回京后,他究竟要如何向将军交待自己的所做作为?

        秦五步伐沉重地来到后厨,装了一壶水放在炉子上,站在一旁一声不吭地等着水烧开。

        听着岁江问阿珠都准备些什么菜,秦五觉得此时此刻,倒是有一道菜名极符合他的心境——

        虾仁猪心。

        将开水送到之后,他也没了在一旁看着的心思,毕竟他不想让姑娘误认为他是随时等候吩咐的意思。

        许明意将一盏热茶推到吴恙面前。

        “脚伤可好些了?”吴恙问她。

        “已是大致好全了,本就是小伤而已。”许明意看着他,笑着道:“多谢你这几日叫人送来的东西。”

        “你这伤因我而起,这些事情本就是我该做的。”

        许明意未有与他多说这个话题,眼下她有更在意的事情想问。

        “昨晚或是近几日来,吴公子可曾察觉到有何异常之处吗?”

        虽说她认为那是一场意外,但他先前所言,确实也有一定的道理,性命攸关之事,各种可能都应该考虑到。

        吴恙微一摇头。

        “一切如常。”

        许明意听得更放心了些。

        但放松之下,又突然生出了一个想法来……

        这一切都太平静了,平静到仿佛她先前的那个梦,就像是凭空捏造,危言耸听似得?

        “吴恙——”

        她不自觉地喊了他的名字,轻声问道:“你会不会觉得我先前是在骗你?”——为了骗他一个所谓救命之恩?

        吴恙听得一愣。

        骗他?

        有这等好事?

        倘若她是骗他,可见这一切皆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且为了骗他还千里迢迢来了宁阳——她若真能这般费尽心思同他制造交集,他高兴还来不及。

        说句不争气的话,他倒希望她是在骗他。

        可偏偏他清楚——

        “我知道,堂堂镇国公府的许姑娘,断不是这样的人。”少年人的语气里似有一丝笑意。

        许明意听得也笑了。

        她就说嘛,只要吴恙不胡思乱想的时候,相处起来简直再舒服不过了。

        “况且,此事兴许正是因为许姑娘此前的提醒,让我有了防备,才会出现了变故。”吴恙讲道:“譬如我将岁山寻回,当初若不是因为许姑娘将方先生引荐给我,此事恐怕也不会如此顺利。”

        他想,若他命中当真注定有一劫,那面前的女孩子,定是来拯救他的福星。

        听他说到岁山,许明意正色问道:“对了,可从此人口中问出什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