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蒋先生的小娇妻在线阅读 - 433 事件再升级 一更

433 事件再升级 一更

        “爸,您这是做什么?”蒋云霆看的一脸不解和无奈,“您找儿媳妇说了那么多,怎么就没一句提到正事儿?”

        蒋老爷子嫌弃的冲他哼了声,“得亏阿朕的智商不随你。”

        “……”不是随了他又能是随了谁?他这辈子最得意的就是这个儿子,容貌遗传了两人的优点,脑子更是。

        蒋老爷子继续吐槽“不懂什么是无声胜有声?有些事儿,说出来就没意思了,你白活这么大岁数了。”

        蒋云霆到这会儿总算是反应过来了,眉头一皱,“那儿媳妇领会您这拐着弯的心思吗?要是不懂,或者懂了却装傻,您这番用意就白费了。”

        说这么多,无非就是在给自己找面子,蒋老爷子哪会不知道?哼了声,“放心吧,孙媳妇儿不是你,她能得阿朕喜欢,脑子还能差的了?也就是你,这么多年了,怎么敲打都不开窍。”

        “爸!”蒋云霆被数落的涨红了老脸,他不要面子的啊?

        蒋老爷子瞪他,“难道还冤枉你了?听听你刚才说的那些话,一点技巧都没有,也就是阿朕现在脾气变好了,搁之前,他分分钟就能怼的你怀疑自己是不是他老子!杜斯年找阿朕麻烦的时候,你不管,阿朕也没怪你,毕竟你身份摆在那儿,插手这些事儿,容易惹出更多乱子,可阿朕自己想办法反击了,你却跳出来指手画脚,还用道德和责任去绑架他,他欠你的?还是欠国家和人民的?”

        说道最后,他表情变的冷然,“我告诉你,他谁也不欠,这些年他做了多少事儿,你比谁都清楚,一件件,一桩桩的,哪个不是利国利民的?可他居功邀赏了吗?没有,他什么都没要,功劳是你们的,他甘心当个无名英雄,那是他大度,可你不能因为是他老子就把这一切当成理所当然去欺负他!”

        “爸!”蒋云霆变了脸色,僵坐在椅子里,无言以对。

        蒋老爷子重重的哼了声,“阿朕没为自己要过任何好处,现在不过是为自己讨个公道,你们就对他上纲上线了?阿朕哪做错了?说句不好听的,就你们说的那两件事,阿朕帮是情分,不帮是帮本分,谁有资格勉强他?他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你当老子的不心疼,我这当爷爷的还不干呢。”

        “……爸,您之前不也赞同我的意思吗?”

        蒋老爷子噎了下,没好气的道,“可我没让你那么说,那是你儿子,不是你下属。”

        没错,他在理智上赞同儿子的态度,可情感上,他又觉得孙子受委屈了,一个没控制住,就把儿子给骂了,也算是题孙子出气。

        其实蒋朕并没生气,到也不是他孝顺懂事儿,而是太了解蒋云霆,以他的性格,说出那些话再正常不过,他有什么好计较的?

        他更在意的是叶桃夭的想法和态度,“夭夭,你也觉得爸说的有道理吗?我不该为了私人恩怨而置那么多人于不顾?”

        叶桃夭摇头,“你又不是菩萨,是来救苦救难的,没人可以要求你去当救世主,你爸那么说,是因为他心怀国家大义,又是你父亲,所以才对你要求过高了。”

        蒋朕心里一宽,唇角上扬,“那你呢?”

        叶桃夭道,“我只不希望你受委屈,至于别人,我管不了太多,当然,也不能因为自己的事儿,去连累到无辜的人。”

        这次的事不算连累,就像是蒋老爷子说的那样,帮是情分,不帮是本分,谁也不能用道德去绑架他。

        蒋朕彻底笑开,那张精致的脸如春回大地,刹那间生动的惊心动魄,“夭夭,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哪怕是当坏人呢,你也会相信我支持我是不是?”

        “太坏了不行!”叶桃夭一本正经的道,“我宠你,也还是有底线的。”

        “哈哈哈……”蒋朕笑的胸腔震动,又忍不住凑过来亲她,如痴如醉的,似要把全部的爱恋都倾注在她身上。

        ……

        相比较蒋云霆的耿直,蒋老爷子走的就是曲线救国得迂回战术,事实上,他做的的确更高明,有叶桃夭在,即便她并没去劝蒋朕,蒋朕也会收敛起骨子里的凉薄和冷漠,会尽力去用最大的善意对待旁人。

        谁叫他爱的人是一个救死扶伤的医生呢,能为了她一掷千金去搞慈善,自然也会为了她而退步。

        他过后跟她解释,“我其实并没想把事情做绝,不过是暂时放一下而已,只要一个月,就能撕下杜斯年一块肉来,那块地我的确是不想拍了,另外选了别的地方,但这两家企业,我还是愿意去救一救的,获利在其次,我只是想着,救人一命,如造七级浮屠,夭夭,那些得来的福气,我要都用在你身上,十几万人呢,够不够我早点把你娶回家的呢?”

        “……”

        动人的情话,也没能让叶桃夭色令智昏,她沉吟着,“一个月?时间够用吗?”

        现在是农历十月中旬,离着腊月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离着他们订婚则还有小俩月。

        蒋朕道,“够用了,虽然没让他伤筋动骨,可也够他疼一阵子的了,他分不出精力来再惦记我们订婚的事儿。”

        按说,当然是拖延的更久一点才保险,那样牵制着杜斯年,他才没精力捣乱搞事儿,可他们也都明白,太久的话,那俩企业就算能强撑着不倒,也必然是要遭受更多打击。

        事情的发展比他们预想得还要严重,半个月都没到,那两家的总负责人就再也撑不住了。

        一个庞然大物的建立需要好几年,可倒塌,却可能只需要一个瞬间,半个月的人心惶惶,情绪积聚到一定程度上,就会如山洪暴发,一番不可收拾。

        企业里有人闹事了,一开始规模不大,可仅仅两天的时间,就变成了几万人的抗议,办公大楼,大门口,都堵满了人,最后连附近的几条路都被阻断了。

        企业的安保人员根本不敢管,不得已出动了警方来维持秩序,有人拍下来发到网上,分分钟就爬上了热搜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