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武侠修真 - 一剑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二章 不一

第五百二十二章 不一

        武莫的突然到来让在场的人都是震惊了一下,当然这些人更多的还是兴奋,刚刚的那一场对决发生的太快,声势虽然惊人,但是对于他们来说,还是有点太快了!

        洪燃看着面前的武莫,以及身后的青山派的那些人,直接不屑的摇了摇头,“你哪位?”

        这话顿时让武莫炸毛了,什么叫做哪位?他堂堂一名七境宗师,贵为青山派长老,在西域也算是有名有号吧?如今竟然会被说一句,你哪位?

        这话他如何能忍?武莫直接脸色涨红,“臭小子!你以为你是谁?竟然敢如此无礼!你这是诚心想和我们青山派为敌?”

        洪燃这才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笑着说道:“原来是青山派的人,但是你又是谁?我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青山派有你这样的人?青山派我听过,柳青我也听说过,不过你?我好像真的没有听说过,所以你这是想和我为敌?”

        如此轻蔑的话顿时把青山气的脸色涨红,整个人都是在暴怒的边缘,脸色红了又红,大有一副想要直接动手的冲动。

        只不过看洪燃的表情,他直接露出了一副巴不得你动手的样子,异常的嚣张。

        一旁的柳青脸色苍白,刚刚的那一击,他动用了所有,但是面前的洪燃好像是一幕无所谓的表情,就好像根本就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的样子!

        这是让他感觉最为绝望的事情,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而对方却好像连一点力气都没有用,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姿态才是最伤柳青的心!

        他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洪燃到底是怎么做的?为什么他能如此之强?强的可以如此轻松的抵挡他的最强一招!

        “你为什么会这么强!”柳青直接无奈的询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洪燃直接哈哈一笑,然后露出了极为古怪的表情,直接反问道:“你竟然也会问出这种问题?”

        下一秒,柳青直接哈哈一笑,也是意识到自己这个问题好像有点唐突,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失礼了!”

        洪燃没有继续理会柳青,而是转头看向了远处的武莫,直接笑着问道:“你到底是干嘛?还有你的名字就这么金贵?到现在都不舍得说一句?”

        武莫顿时就被气的直冒火,“臭小子,别问我,你呢?你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竟然如此蛮横,连我青山派的人都敢得罪?”

        洪燃极为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青山派?不敢得罪?你以为你们青山派真的很厉害吗?这种话都说的出口,西域是你们青山派的?”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有点不满,武莫的话让他们感到了一种极为霸道的话,而洪燃确实说出了他们想要说的话,这自然让他们感到了一丝不满,对青山派的不满,

        四周的所有人都默默的对视了起来,然后小声嘀咕了起来,这些声音顿时传到了武莫的耳中,以及身后的武青的耳朵里面。

        这让武青瞬间就不满了起来,直接越过武莫对着所有人都大喊了起来,“你们这是想和我们青山派作对?你们一个个是不是都不想活了?”

        武青的一番话顿时让武莫都是脸色一变,极为幽怨的看了一眼武青。

        武青丝毫没有理会到武莫的眼神,甚至还感觉武莫在夸他一样,丝毫不管身后武流武全的劝说。

        武青直接上前了两步,“难道你们不知道现在西域是谁在做主吗?或者说这里是谁说了算?燚火门早就已经不行了,早就已经够没落了,现在西域就是我们青山派的天下了!难道你们所有人都想和我们作对?竟然刚对我们不近!”

        这番话说出来顿时在四周像是炸了锅一样,直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疯狂的议论了起来,只不过说的都是青山派的坏话而已。

        洪燃看着面前这个不知所谓的年轻人,直接笑了起来,而且还是那种大笑。

        这个声音顿时让武莫极为的不爽,看着洪燃直接呵斥道:“笑什么笑?”

        “青山派的人也太霸道了吧?连笑都不让人笑了?”

        “就是,从来没有看过别人这么嚣张,连笑都不让笑了?我还是头一次听说!”

        “这种人还想成为西域的主宰,老子第一个不答应,这种人我才不会听他的!”

        ......

        一时之间,青山派的风评一下子就不好了起来,武莫直接深呼了一口气,表情越来越难看。

        武青这个时候依然没有感受到自己刚刚做的错事,他依然还以为自己做的并没有错,这不就是宗门内部贯彻的道理吗?征服西域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已,而他现在这是宣誓一下主权而已。

        让这些人不敢轻视他们青山派,他不觉得那里做的不对,最起码他没觉得错!

        “费什么话?信不信直接弄死你们这帮人?你一直都是生活在这里的废人而已,说实话,我们直接杀了你们,好像也没什么问题?”武青说的话越来越过分。

        过分的甚至连武莫都快有点听不下去了,“武青!别说了!”

        武青直接异常不满的说道:“为什么不说?师叔,这些人竟然敢对我们青山派不满,竟然还在说我们的坏话,我们怎么能忍!师叔我们直接杀了他们吧?这里也就这么一个宗师而已,你和柳师叔联手,再加上武流武全两个人,肯定能将这些人全部杀干净,让他们好好知道一下,青山派可不是好惹的!”

        洪燃听得当真是笑的停不下来,他从来不知道青山派竟然还会有这么一个好玩的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早就去找他了,这种人只要在青山派多待几天,迟早会把青山派给害死的,这是迟早的事情。

        “想把我们赶尽杀绝?青山派倒真是好大的威风!”

        “有本事你们就试试看,虽然我们没有多强,但是你想把我们全杀了,是不是有点做梦?”

        “就是!燚火门的人就在这里,我就不相信你们敢把他们也杀了!”

        虞宁和辛火两人离得远远的,本来这个热闹看的好好的,突然被人点到名,顿时有点尴尬。

        辛火轻咳了一声,对着虞宁说道:“你来!”

        虞宁只能嗯了一声,然后对着看向他的人直接抱了抱拳,极为淡定的说道:“燚火门虞宁拜见几位。”

        不卑不亢,也算是打了个招呼了,对于青山派的这两名宗师,虞宁丝毫没有惧意,因为他觉得面前的洪燃必然不会任由这两人的动手吧?

        而且他想,青山派的人再怎么不要脸,宗师应该不会动手吧?

        所以他才丝毫不虚,其他那几个人他可不认为这几人能有多厉害,尤其是那个像傻子一样在那里放屁的人!

        听到虞宁两个人,武青顿时就是一愣,他说这话的时候,还真没有想到这里竟然会有燚火门的人,表情头一次发生了一丝变化,立马转头看向了身后的武流,小声问道:“怎么办?我们是不是应该斩草除根?”

        武流吓得头发都掉光了,直接劝道:“我的小祖宗,你还是别说笑了吧?这要是真的燚火门的杀了,那我们的麻烦可就大了!”

        “大了?怎么个大法?他们这次连和我们正面接触都不敢,看到我们都是让着我们,你们觉得他们敢和我们正面硬碰硬吗?”武青直接反问道。

        “够了!你给我闭嘴!”

        武莫终于忍不住了,恨不得直接将这个傻子扔出去,他们青山派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简直太蠢了!

        武青被这一声呵斥下注了,直接选择闭嘴,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说的不对,但是师叔这么说了,那他也只能选择把嘴巴闭上。

        远处的虞宁看到这一幕,小声询问道:“你们青山派应该不会直接出手灭口吧?我们只是路过而已,并不是存心想要和你们接触的!”

        这话说的极为漂亮,直接让武莫的脸色都变了起来,但是他好像也没有办法,只能干笑着点了点头,总不能真的出手将燚火门的人给杀了吧?

        他认识虞宁,而且也认出了虞宁身边的辛火,如果他真的将这两个杀了,那么燚火门绝对会和青山派开战,而且还是那种不死不休的战争,这是毋庸置疑的。

        不过他也觉得奇怪,燚火门两个最为重要的弟子竟然会在这里,要是真的有人狠下心,直接将这两人给杀了,那燚火门接下来的几十年,不就断代了吗?这好像的确有点诱人。

        不过这个想法,他只产生了一瞬而已,他可不敢私自做这种事情,做了,他的命可就没有了。

        还待在四周的那些看客在看到青山派的人好像没有了反应,顿时让他们不满了起来,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欺软怕硬?

        之前没看到燚火门的人,现在燚火门的人一处来,青山派的人直接怂了?甚至连狠话都不敢说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刚刚所谓的征服西域,这不就是一个笑话吗?

        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这个笑话一瞬间就传开了,直接在众人口中传了开来。

        虞宁极为无奈的看了看辛火,他只是打了个招呼而已,哪里知道竟然会产生这样的效果,这是他从来没有想到的事情,实在是有点骇人听闻!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辛火自然也是不知道,他感觉青山派的人好像有点傻,一出来就这么引人注目,实在是让人看不懂!

        “看戏吧!”辛火想了半天,说了这么一句。

        虞宁也是颇为无奈的扑哧一笑,之后直接点了点头,“好!那我们就不管了,看戏就行了,谁知道这帮人脑子里面在想什么?实在是看不懂,蠢得要死!”

        这个评价虞宁可没有小声的说,而是用正常语气说的,然后就在众人口中传了开来。

        “燚火门的人觉得青山派的人傻!”

        “不只是傻,而起还蠢!”

        “差一点就要正面打起来了!”

        ......

        这些话顿时又传了起来,虞宁眼皮直接狂抖了起来,他已经有点弄不懂面前的这些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洪燃一直在看着这些人,这些对话他自然也是全部都听在了耳中,他没有想法去参与这两大宗门的争斗。

        只不过如今青山派的路子好像有点走错了,这倒是让洪燃有点没想到。

        “柳青,你们青山派的人是不是都有点不正常?这说的话做的事情为何这么奇怪?”洪燃直接笑着问道。

        柳青面无表情的轻笑了一下,看不懂是喜是忧,只能说更多的是无奈吧。

        武莫这个时候,终于将重点从那些人放到了洪燃身上,直接质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对我们青山派动手,甚至还打伤了柳青!”

        洪燃直接指了柳青,“这个原因你可以自己去问他,并不是我故意打伤他,而是他主动招惹我,我不得不打伤他!”

        “一派胡言,柳青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我看就是你以莫须有的罪名直接找柳青的麻烦!现在竟然还把罪名扣在了柳青脑袋上!”武莫直接气愤的说道。

        洪燃直接无奈的苦笑了起来,然后看着柳青说道:“你们青山派的人好像都是一路货色,本来还以为只有一个白痴,现在看来,青山派的人各个都是傻子,你也是,怪不得你之前总是来找我麻烦!原来脑子都是有点不正常!”

        柳青一下子被洪燃说的脸红了起来,这好像有点说到他心坎里面去了,随即立马转身看向了武莫,“武师兄,这个事情说起来还真是我自己找他的,所以算了吧!”

        武莫顿时炸毛了,直接气愤的说道:“算了?这怎么可能?得罪了我们青山派的人,甚至还打伤了我们的人,你让我算了!这不可能!刚刚他还想要弄死你,这怎么能算了,如果真的算了,那我们青山派的脸面该往那里放?”

        如此义正言辞的一番话,洪燃甚至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说的好像真的是自己去做的柳青麻烦!

        但是仔细回忆了一下事情的经过,明明不就是柳青动的手吗?

        想通了之后,洪燃身上的白焰直接慢慢升腾了起来,这个声势越发的强烈,强的让四周的温度直接上升了好几筹,脚下的地面直接缓缓融合,变成了流淌着的熔浆。

        所有人都被这突然的温度都吓到了,包括刚刚嘴还硬的武莫。

        “洪燃!算了,这是你和我之间的对局,现在是我输了!和其他人没有关系!”柳青赶紧出声制止了起来。

        洪燃嘴角直接露出了一丝冷笑,“别废话了,你们两个人一起来吧,青山派?其实就是个垃圾!说的那么好听!现在竟然还打算以名门正派自居,竟然还打算当西域共主?不好意思,我不答应!”

        “说的好!”远处的虞宁突然直接应和了一句,表情格外的兴奋,虽然纯粹就是起哄,但是虞宁的身份还是让围观的那些人兴奋了一下。

        一个个都开始催促了起来,都想着让这几方直接打起来,这样才好看,这样的消息才值钱,不然现在说的只能算是雷声而已,连点小雨点都还没有下下来!

        武莫现在可算是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本来他以为洪燃就是一个普通的宗师而已,那里能知道洪燃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强的让他有点惊恐,这绝对不应该是一名七境宗师该有的实力,而且这么强又这么年轻的宗师他怎么会没见过!这是他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的事情。

        武莫直接看向了一旁的柳青,自己的这名师弟可是正儿八经的天才,但是现在连他都落败了,那么武莫自己必然不会是他的对手。

        “师弟!我们一起上!他只有一个人,我们两个人肯定能对付他!”武莫想了想,直接说了这么一句。

        柳青虽然不想再上了,但是面前的洪燃明显有点不依不饶的感觉,这让他顿时就不爽了起来,他这次输了,本就有点不理解原因,现在又有这样的机会,他自然愿意再来一次。

        “好!不过师兄你得注意他身上的火,这东西很古怪!真的很强!”柳青直接嘱咐了一句。

        武莫愣了愣,他可是知道柳青身上有着一种极为不俗的火焰,现在柳青这么说,难不成这白色火焰要比柳青身上的火还要更加的厉害?

        “好!我知道了!”武莫极为认真的点了点头,身上的气息瞬间狂暴了起来,身后突然出现了一头全身燃烧的火麒麟,虽然是假的,但是看着极为的逼真,极为的高大,还在不停的变大!

        火麒麟的出现顿时让四周的产生了一股炙热的气浪,热风暴直接吹了起来,风声之中甚至夹杂着火麒麟的嘶吼声,听着让人感觉极为惊吓。

        武青立马露出了极为炙热的眼神,脸上是极为自豪的表情,这是他们青山派成名的绝技,火麒麟!

        这三个字便是代表着青山派的历史,武青自然极为的向往!

        远处的虞宁和辛火在看到这个火麒麟的时候,同时露出不屑的眼神!甚至是那种鄙夷的表情。

        如果论渊源,火麒麟说起来还是燚火门的功法,青山派刚刚开宗立派的时候,就是燚火门的长辈赠送给青山派的,所以说起来青山派还算是燚火门的附属而已。

        所以他们两个对于这个火麒麟极为的不屑。

        不过这已经是极为久远的事情了,其他人并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

        看到武莫的这只火麒麟,洪燃嘴角直接露出了一丝冷笑,身上的白色火焰?变得极为壮观,眼神中的红芒越发的凝实,脚下的那头白色火龙越发的凝练,和那头火麒麟相比,丝毫不遑多让。

        陆青手中的长剑再次变成了青色,看着表情再次肃穆了起来,

        武莫可不认为自己要比洪燃弱,而且现在是他们两个联手,区区一个洪燃他根本就不虚,之前柳青所说的事情在现在直接被他抛之脑后,一个从来没有露过面的宗师,竟然也敢直接和青山派出来的宗师相提并论?

        武莫柳青两人同时冷哼了一声,火麒麟顿时仰天长啸了一声,柳青手中的长剑直接松了开来,下一刻,长剑直接飞入了火麒麟的身体之内。

        随后火麒麟的模样顿时发生了巨变,红色的火麒麟直接变成了青色,光是这个气势和之前相比,再次变得强盛了起来,身上所散发的青色直接让人异常的瞩目。

        集合他们两人之力所铸造的青火麒麟一下子就成为了全场的注目,光是这个气势就直接将洪燃的那条白色火龙给压了下去,半个天空都变成了青色,异常的夺目。

        青火麒麟脚下突然出现了一片祥云,它就这么匐在了祥云之上,双眼异常冷漠的盯着洪燃,嘴中不时冒出来的青色火焰,直接漂浮不定的在空中蔓延了开来,仿佛是雷云一样就这么落在了地上,刹那间就直接轰出了一个大洞。

        甚至还有一个倒霉的修士就在附近,身上直接烧了起来,这团火就好像是永不熄灭的那样,怎么拍都拍不灭,就这么活活的被烧死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目睹了这一切,眼神都是有点震惊。

        虞宁看了一眼辛火,“师兄,这还是火麒麟吗?怎么看着有点不对劲!”

        辛火点了点头,“青火的原因!”

        虞宁嗯了一声,虽然他也知道这是青火的原因,但是这个青火是不是有点太过诡异了一点?

        之前柳青和洪燃的对决发生的太快,他们压根就没有看清楚,自然也不就不知道柳青这青山的威力,如今才算是真正了解到了青火的威力。

        但是让虞宁更加好奇的是洪燃的白色业火,青火已经如此厉害了,拿着白色业火到底有多强?

        聚合两人之力的青火麒麟,还是让洪燃稍稍惊讶了一下,不过他依然没有放在心上,等级的压制,就注定了这一场对决是不公平的,不过为了获得这罪罚业火,他付出的也不是一星半点。

        所以他对面前的这只麒麟丝毫不惧,脚下的白色火龙在看到那只青火麒麟的时候,它就有种蠢蠢欲动的感觉,丝毫没有惧意。

        武莫看了一眼柳青,然后又看了看洪燃,嘴角直接露出了一丝微笑,这次合击以他为主,自然是他说了算,青火麒麟依然蓄势完成,光这个模样就让感觉到了一丝惊恐,实在是太过耀眼了一点。

        “这可是你自己找的!干什么不好,偏偏要和我们青山派作对!死了也别怪我们!”武莫再次放了一句狠话,嘴角露出的冷笑直接让他狠辣了起来。

        手上突然结了一个印,下一秒武莫整个表情直接变得疯狂了起来,脸上的青筋直接爆了出来,青火麒麟再一次变大了一号,然而踏破祥云直接扑向了洪燃。

        洪燃没有多余的废话,手中的龙图直接一刀劈了下来。

        龙图瞬间变成了四十米长的大刀,直接朝着那团青火麒麟劈了下去。

        白色和青色的碰撞刹那间直接空中爆裂了出来,整个天空刹那间变成了两种颜色,火烧云一样的火焰直接在两侧的天空中弥漫了起来。

        洪燃脚下的那头火龙也是跟着龙图冲了出去。

        麒麟和火龙直接在空中纠缠了起来,两者交汇缠斗之后,体形瞬间各自暴涨了起来。

        白色火龙变得越发的巨大,越发的凝实。

        青火麒麟虽然也在变大,但是变大之后,它却变得有点虚幻了起来。

        两者一对比,高下立判。

        白色火龙直接变得越来越长,越来越粗,直接将青火麒麟缠绕了一圈又一圈,张嘴就是一口,青火麒麟直接发出了异常愤怒的大吼,也在白色火龙身上咬了一口。

        然而两者产生的效果确实截然不同。

        白色火龙直接将青火吞了下去,青火麒麟却只能在火龙身上留下一个伤口而已。

        只不过这个伤口没一会就缓缓愈合了。

        两者情况此消彼长,青火麒麟的个头不知不觉竟然开始变小了。

        武莫和柳青两人的表情刹那间就变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武莫顿时惊恐的大叫了起来。

        柳青脸色异常的阴沉,“他的火竟然能吃我们的火!真的有这种东西吗?那他岂不是就无敌了?”

        “这不可能!”武莫气的大叫了起来,身上的气息直接再次暴涨,身后出现了一柄异常巨大的火剑。

        下一秒,火剑直接对着白色火龙扎了过去。

        挨了这么一剑的白色火龙瞬间大叫了一声,但是随后,那柄火剑竟然慢慢消散了,直接被火龙给吸收了进去,火龙的体型再一次变得巨大了起来。

        被其缠绕的青火麒麟现在和它一相比,直接就是小了一号。

        洪燃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就这么看着面前的这一幕,丝毫没有紧张,甚至还有种胜券在握的感觉。

        或者说他已经玩够了,直接不屑的摇了摇头,手中的龙图直接举了起来,龙图的长度瞬间暴涨了一倍,直接变成了八十多米,这个长度实在是让所有人都震惊了!都快和那只青火麒麟一样大了。

        双手握刀的洪燃突然冷笑了起来,然后直接一刀就劈了下去,丝毫没有犹豫,即便那条火龙同样还在。

        武莫看到洪燃的动作,顿时吓得脸色剧震,直接快速后退。

        然后已经来不及了,洪燃一刀下去,白色刀芒直接贯穿了麒麟和火龙,火龙直接大吼了一声,刹那间就翻动了起来,之后火龙突然和龙图合二为一,刀上直接出现了一跳栩栩如生的火龙。

        青火麒麟就这么直接被一刀给劈成了两半。

        火龙和麒麟两声巨响,整个空间顿时变得颤动了起来。

        青色的火焰和白色的火焰两者直接剧烈膨胀了起来,然后猛地剧烈收缩了起来。

        空中直接出现了一个漆黑色的洞,漆黑而又悠远。

        所有人都是木木的看着这个洞,以为这是不是已经结束了?想象中的巨大爆炸是没有了吗?

        然而想法刚一产生的时候,所有人顿时脸色大变,那个漆黑色的洞突然开始往外吐东西,刚刚被吸入的白色和青色火焰在这一刻全部都吐了出去。

        无比炙热的气息直接爆了出去,一阵极为狂暴的风浪直接席卷了开来。

        场面瞬间变得一片狼藉,整片天空直接被白色的火焰所覆盖!

        之前还很夺目的青火这个时候早就已经不见踪影了。

        洪燃单手持刀,脸上依然是一副极为淡定的表情,就这么盯着不远处的武莫和柳青。

        这两人的表情直接都是煞白了起来,尤其是武莫,刚刚那一击,青火麒麟直接蹦碎,直接把他给震伤了。

        现在嘴里还憋着一口鲜血,这让武莫极为的难受,他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世上怎么可能还有有这种火,一种能吃别人火的火?

        这还算是火吗?

        越想越生气,武莫指着洪燃,一张嘴,直接喷出了一口血,“你到底是谁?”

        洪燃冷哼了一声,“你到现在还不知道我的名字?看来青山派只认识强者?弱者在你们眼中是不配有名字的吗?那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以后想要报仇的话,你也能找得到人,记好了,我叫洪燃!”

        听到洪燃这个名字,武莫依然是一副极为不自然的表情,他好像听说过这个名字,但是又好像不那么熟悉,有点想不起来了,转而直接看向了柳青。

        柳青点了点头,“他就是洪燃,就是你想的那个人!”

        武莫的眼神直接就瞪大了起来,一脸不敢相信的指着洪燃,“是你!你竟然还敢回来!你不是已经判出了地府吗?你竟然还敢回来,难道不就不怕被你们自己人追杀吗?”

        洪燃略感诧异的看着武莫,“想不到你竟然曾经听说过我的名字?这里是我的地盘,我虽然离开了,但是不代表那些人就要把我杀了!这么说,你也认识府君?没想到青山派竟然也是我们地府的人?这还真是让我惊讶!”

        “你放屁!老子怎么可能是你们的人!”武莫直接破口大骂了起来。

        洪燃倒是一点都无所谓,直接笑了笑,“今天你们两个可以不死,现在直接转头离开!离开这里,我会放你们一条生路,当然你们可以选择不离开,那你们就准备等死吧!”

        柳青和武莫直接对视了一眼,两人的表情都是有点不怎么好看,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一个人赶走,那么青山派的脸可能就要被他们给丢光了。

        柳青倒还好,反正他的归属感一直都不怎么强,顶多让他的名声不怎么好听一点而已。

        但是武莫可就不一样了,他可是青山派的嫡传弟子,现在又是青山派的长老,这样的事情要是真的被人知道了,那么青山派的脸面真的要被他给丢光了,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

        他百分百拒绝。

        “你做梦!今日我们是来吕安的!怎么可能答应你这个要求!难不成你和他是一伙的?”武莫直接暴怒!

        洪燃哈哈一笑,“既然如此,那这条路可就是你们自己选的路!实话和你说吧,我和吕安是不是一伙的,你说了不算,今天我就是看你们青山派的人不爽,一个柳青,一个你,我就是看你们不爽,而且我想在场的其他人应该都对你们不爽吧?”

        “没错!”虞宁的赞同声突然又传了过来,这让在场的其他人直接符合了起来。

        武莫听的这些话直接让他的脸色变得铁青了起来,极为愤怒的环顾了一圈。

        “你们都给我听着,今天我们为什么上山,你们为什么上山,为的是谁?为的是吕安,他公然杀害我们青山派的嫡传弟子,这个仇我们不可能不报!你们应该很清楚吧?所以你们好好想想那一百枚灵晶精还想不想要了?”武莫突然大声呵斥道。

        “要个屁!要了感觉你就会给一样!”

        “就是我觉得即便我们真的抓住了吕安,依你们青山派的尿性,我觉得你们肯定也不会给!”

        “我也这么觉得,行事这么嚣张,我还真是瞎了眼,早知道不过来了!”

        “不行,不过来怎么会看到面前这出好戏呢?青山派的真面目,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对我们西域共主稍微客气一点,这种话是你们能随便说的吗?”

        ......

        一系列的哄笑声顿时让武青武莫几人的表情变得极为难看,他们从来都没听见过有人竟然敢如此谈论青山派。

        武青直接震怒了起来,武正死后,青山派未来的继承人,那就只有他一人了,未来这就是他的宗门,他怎么容许有人这么谈论他的宗门。

        武青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掏出了一沓符咒,想都没想直接朝着那些人扔了过去。

        “轰!”

        符咒直接燃烧了起来,一片火海直接燃烧了起来,猝不及防的那些人顿时被这一片火海给吓到了。

        有几个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全身上下全是火,异常痛苦的惨叫了起来。

        虞宁和辛火眉头直接皱了起来。

        “帮!”辛火直接开口说道。

        虞宁自认为不是好人,但是和武青相比,他好像是一个极好的好人了!

        听到辛火的话,他也是没有犹豫直接动了起来,长剑一出,顿时将面前的火海引到一旁,随手又将那几个身上冒火的人给救了下来。

        控火对于燚火门来说简直就是最为简单的事情。

        那几个人顿时对虞宁投来了极为感激的表情。

        这个时候他们才认识道原来燚火门才是他们应该相信的人,而这所谓青山派实在是让人招惹不起,这种宗门要是真成了西域共主,他们绝对不会认!

        一声声的对虞宁的感谢,顺带着又对燚火门的感谢,这些感谢顿时让虞宁感受到了难得的尴尬,他没想到自己的随手一为,竟然收获了如此不多见的效果。

        辛火也是有点蒙懵圈,他自然也是没想到这些人的反应竟然会这么大。

        听到这些话的武青整个人都快要疯了,咬牙切齿的说道:“为什么会这样?你们为什么觉得青山派不好?他到底哪里不好?是别人先杀了我们的人,我们只是为了报仇而已,为什么现在就变成了我们的问题?青山派到底是那里不好?”

        “哪里不好?武正的为人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其实那个事情早就有人已经查清楚了,只不过碍于那一百枚灵晶精我们不说而已,还不是因为武正色心重,主动去调戏吕安的人,结果被吕安反向教育了而已!是你们自己招惹别人,结果运气不好,碰到了一个铁板而已,现在死了就如此兴师动众的报仇?”

        “这个事情我也听说了,原来是真的!”

        “哈哈哈,原来是武正的原因,如果早知道是这样!这一百枚灵晶精我就不要了!”

        ......

        武莫听到这些话的时候,脸色直接一变,二话不说直接对着就是一柄剑气。

        要不是洪燃出手,那人差点就杀。

        “哦?这么听不得坏话?”洪燃直接调侃了起来。

        武莫冷冷的说道:“这种玷污我青山派的人?我凭什么不能杀?”

        洪燃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么武正调戏吕安的人,吕安为什么不能杀?难不成就只准你们青山派行凶,就不许我们普通人反抗一下?”

        这话顿时让武莫语塞,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这话。

        刚刚那个差点被杀的人,也是嘴硬的反抗了一句,现在有宗师在这里给他们撑腰,他们自然不怕,这种讽刺宗师的话一辈子都不一定说两次,所以此时不说,更待何时?

        洪燃冷笑着看着武莫,自然还有一旁的柳青。

        柳青倒还好,表情看着极为的平淡,就好像已经放弃了自己的想法一样。

        只不过武青武莫这两人的表情就有点不对头了,大有一副,青山派三个字不若被玷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