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手术直播间在线阅读 - 1894 名扬天下(月票44500加更×89)

1894 名扬天下(月票44500加更×89)

        像是郑仁刚刚说的那样,打开腹腔后,经由结肠肝曲,打开kocher切口翻转十二指肠及胰头,术野顿时开阔起来。

        苏云拿了一个大拉钩,道:“腔镜设备可以撤了,没听见?”

        “……”詹教授整个人处于一种懵逼状态下,一时没反应过来这是有人在和自己说话。

        “说你呢,你谁呀?”苏云一边游离周围组织,一边问道。

        “我?”詹教授问道。

        “嗯,您是哪位?”郑仁这时候脾气好多了,左右也不着急。

        手术难度很大,最好要查尔斯博士给自己的器械箱,所以要等谢伊人。他见下腔静脉的血止住,确认了一眼就放心了。

        刚刚在系统手术室里,盲操了三十多次才记住最完美的方式。但郑仁依旧担心会出现其他问题,所幸的是没什么事儿。

        “我是詹蓝,帝都医大附院泌尿外科副主任。”

        “詹教授啊,听说过。”苏云毫不在意,他继续观摩郑仁下支架的位置,顺着下腔静脉轻轻的摸着。

        “老板,你这架子下的地道啊,上下位置几乎差不多。”苏云道:“比好多人在影像下下架子都标准。”

        郑仁苦笑。

        用了多少手术训练时间怎么不说。

        不过这话没法说,所以只能苦笑一下。

        “詹教授任,您可以下台了。”郑仁道:“林处长,把手术室里的人往外清一清,人太多,没意义。”

        呃……这是要清场的节奏。

        詹教授虽然没想明白下腔静脉的带膜支架是怎么下进去的,但他看见不再出血,肚子也打开了,便抓紧时间赶紧收拾腔镜设备。

        “郑老板,久仰大名。”詹教授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

        “客气。”

        “我能给您拉钩么?”詹教授道,“好像还缺个拉钩的助手。”

        “呃,合适么?”郑仁犹豫了一下。

        詹教授心想,刚才骂人的时候才是最不合适的,现在说这个有什么意义么?

        该骂也骂了,就差动手了,现在反倒客气起来。

        不过他很好奇,介入手术做的出神入化的郑老板外科手术据说做的也好。看开皮有点匆忙,没看到什么亮点。入路……倒是不错,但也就是不错而已。

        但不管怎么说,介入手术做的是真好!盲操,自己都没听说过。

        所以詹教授很好奇,郑老板到底要怎么做腹腔内的手术。

        郑仁见詹教授像是在想什么,他笑了笑,道:“詹教授,您要是觉得方便就留下来吧,帮忙搭把手。不过拉钩很累,您要是受不了就先说,咱换人。”

        相对温和的郑仁来讲,詹教授还是觉得刚刚气场全开的郑老板更符合医大附院的传言——霸道、嚣张、跋扈。

        现在他和自己很温和的说话,詹教授特别不习惯。

        “温盐水纱布。”郑仁道。

        护士刚刚被郑仁给吼了,正委屈着,态度有点不好的把温盐水纱布连盆带水一起拿放到郑仁身边。

        郑仁也不在意,拿起纱布,拧了八成干,覆盖在切口上。

        詹教授怔住了,问道:“郑……老板,您这是?”

        “器械不趁手,等我的器械。”郑仁很自然的说到。

        詹教授无语,医大附院本家的医生们几乎同时露出愤愤的神情。

        真是狂啊!

        大家做手术,用的不是一样的器械?怎么就医大附院的器械都入不了眼了?

        要不是刚刚急诊盲操下了大血管架子止血,有人就要跳出来了。

        林处长见这面手术暂时停顿,他把头上冷汗擦了擦,和李院长介绍到:“院长,这位就是从前在海城市一院,现在去帝都912的郑仁郑医生。”

        海城的啊,屋子里医大附院的医生们有的心中不屑,有的有些疑惑。

        “郑老板,这位就是我们李院长。去年求贤若渴,给您留了事业编制,没想到晚了一步,您去帝都了。”

        “哦,李院长好。”郑仁微笑,随口敷衍一个马赛克。

        “912?郑医生?”旁边医大附院血管科的主任忽然问道:“请问杏林园手术直播间……”

        “哦,我是术者。”郑仁道。

        “我去!”血管科主任惊讶的说到:“竟然是您!难怪介入手术做的这么好!”

        “还好,还好。”郑仁随口敷衍着。

        这种被人认出来的戏码真的挺无趣的,现在郑仁满脑子都是一会小伊人上台后自己应该怎么做手术。

        有器械,有蔡司的显微镜,手术做下来的问题不大。

        “郑老板,真是……真是久闻大名,如雷贯耳。”血管科主任刚刚被撵下台的无数怨念都化为虚无。

        他穿着无菌衣,带着帽子口罩,看不出来多大年纪。可是那股子兴奋劲儿,不是一两件衣服能遮挡住的。

        “呃,还好。”郑仁很无趣的回答道。

        “郑老板,您是在等直播的时候,您看的那位器械护士么?”血管科主任兴奋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嗯?你能看见?”郑仁诧异的问到。

        “有一次,您抬头,器械护士对您笑来着。郎才女貌,郎才女貌!哈哈哈。”血管科主任像是疯了一样,开始笑起来。

        刚刚手术室里紧张到爆的气氛被他这么一弄,好生尴尬。

        郑仁很无语,这算是直播失误么?自己什么时候在手术直播的过程中冲着小伊人笑来着?

        完全没有印象。

        医大附院血管科的主任似乎没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摘掉无菌手套,搓着手说到:“刚才我硬着头皮上台的时候还想呢,老金的命真不怎么好,怎么就没找到郑老板来做手术呢。”

        “这不,说着说着,您就来了!真是……真是……”他兴奋的像是一个孩子,说话语无伦次。

        詹教授站在一边,好尴尬。

        要是眼神能杀人的话,血管科主任早就被凌迟了。

        詹教授心里暗骂,你捧郑老板就捧,干嘛踩我!老子愿意来做这台手术?还不是你们院长的事儿?

        手术多难做,长眼睛都看的到。

        不过詹教授没办法说,他憋了一口气,低下头。

        额头青筋直蹦,估计血压到180了,再高下去,就要先抢救自己。詹教授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平稳自己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