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庶门风华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一章、人性

第五百三十一章、人性

        陆鸣是在端午节的次日启程前往代州的,颜彦没有去送行,让陆呦去了,据陆呦回来说,太子带着几位皇子也去了,一直送到了城外。

        还有,陆鸣这次去代州带着陆咏一起去了,说是陆咏也十八岁了,该出去历练历练了,因为他父亲陆?也是十八岁跟着陆端上的战场。

        颜彦听到这消息倒不是很意外,因为她知道,这些世家大族的庶子基本都是这么过来的,陆?,还有颜艾,他们都是凭自己的军功晋升的,现在又轮到了陆咏。

        不过陆咏算不上是庶出的,可他父亲是庶出的,陆家没有分家,陆?不在家,黄氏哪有什么话语权?

        不知是陆鸣的离开让陆老太太心里窝了一股火,还是天气越来越炎热让老太太苦夏了,总之,陆鸣走后没几天,老太太也病倒了,朱氏特地打发人来给颜彦送了个口信。

        颜彦即便再不愿意,也得去陆家探病,好在她现在是一个孕妇,不用留下来侍疾,否则,她和陆呦还得搬回陆家。

        大夏天的,病人也不适合进补,颜彦思索再三,想起来一样食品,用藕粉来做凉粉吃,放一点醋和白糖,凉凉的,酸酸甜甜的,病人应该有点食欲。

        于是,颜彦亲自教青釉做好了凉粉,带着青釉青秀两个去了陆家,原本她是想带着青云或青玉的,可这两人也有了身孕,且月份比颜彦还大多了,颜彦这些日子便没让她们跟着出门了。

        颜彦几个到陆家时,老太太的屋子里围了不少人,连陆靖和陆含也回来了,见到颜彦,老太太倒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大热的天,你一个孕妇还跑来看我,可别动了胎气。”

        颜彦一听这话,以为老太太还在为之前的事情生气,便笑了笑,“看祖母说的,我又不是瓷器人。”

        随后,颜彦问丫鬟要水现洗的手,又命青釉打开食盒,她亲自给老太太做了一碗凉粉送上前,并喂起了老太太。

        “还是你有心了,老太太刚还念叨没胃口呢。”陆靖随口夸了一句,不过她更感念的是颜彦居然亲自喂起了老太太。

        事实上,这不是颜彦第一次喂老太太吃东西,更不是她第一次给老太太做吃食,因而,陆老太太听了女儿的话,也想起了之前颜彦对她的那些好,眼圈不知不觉红了。

        可从另一面来说,颜彦不肯原谅陆鸣,不肯看顾这个大家族,这点令老太太非常头疼,因而她对颜彦的感情是复杂的,一方面觉得陆家亏待了颜彦,一方面又欣慰于颜彦的孝心,一方面又头疼于她的固执。

        可不管怎么说,这碗凉粉是对了老太太的胃口,老太太吃进了一小碗,她知道颜??庑┤兆右灿性型路从Γ?圆唤?裁炊?鳎?蚨??行南肴醚昭甯???鸵煌耄?捎峙卤谎昭寰芫??坏梦恃昭逭舛?髟趺醋龅摹

        她找的理由是学会了以后不用麻烦颜彦,自己什么时候想吃就命人做一点。

        颜彦倒是没有藏私,命青釉去一趟灶房,直接教会灶房的厨娘。

        “祖母,这东西我是打算在糕点店里推出的,你们在家里做着吃没什么,可不许把做法告诉别人去开铺子。”颜彦想起来叮嘱一句。

        主要是一到夏天,蛋糕的生意要差不少,颜彦正想着用什么法子补救呢,可巧出来了这凉粉。

        如此一来,她做的那些藕粉也就有了销路,同时,她还可以让人多种些莲藕,莲藕种下去不用怎么费事打理,这点比山薯还省事呢,且产量也高。

        去年,颜彦的那几个庄子就种了不少莲藕,为此改善了不少村民的困境。

        陆靖听了这话一笑,“大侄媳妇放心,我们就算想开这个铺子,可这藕粉我们也不知怎么弄啊。”

        颜彦笑了笑,藕粉的制作流程很简单,据悉,京城除了她家也有别家卖的。

        “还是大嫂厉害,成亲三年,什么也没耽误,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孩子也是一个接一个,大哥如今又是秀才了。”陆含陪笑道。

        没办法,她婆母在家没少念叨,让她和颜彦把关系走近些,毕竟两人之前有点底子,也算是手帕交。

        可她婆母却不想想,她也被皇上申斥了一顿,尽管是吃了颜??墓衣洌?伤?脖唤?钩鋈朊髟傲耍?夤叵狄?趺醋呓?

        可没办法,陆含如今在婆家的地位也比较微妙,她儿子都三岁了,比陆衿还大八九个月呢,可她却迟迟没有再孕,因此,吴家的长辈不得不相信,这辈子,她恐怕真的很难再有孕了。

        这也是吴家为什么非要给丈夫纳贵妾的理由,说是怕子嗣太单薄了,丫鬟们生的孩子毕竟很难上台面,所以才想着从远房亲戚里挑一个品貌不错的,且又念过书的进门做贵妾,万一将来她孩子有个什么,也不至于让一个丫鬟的孩子去继承这份家业。

        无独有偶,没想她母亲也有样学样,给二哥纳了一个贵妾进门,因此,从这点上来说,陆含和颜??峭?∠嗔?摹

        说实在的,如今的陆含的确觉得颜???霉低a?饺艘材芩档揭黄鹑ィ?善???拍覆豢春醚???且??脱昭褰缓谩

        为此,陆含才不得不硬着头皮奉承了颜彦一句。

        不过严格说起来也不算是奉承,因为她说的是实话。

        “我们也是吃了苦的,没有人能够随随便便成功,不说我,就说夫君,他也是小时候没有玩伴,只能自己看书自己学做手工打发时间,这才厚积薄发有了今天,饶是如此,他现在依然每天卯时起床,垫补点东西赶去工部忙一个时辰再去太学,下午下课后,又去工部,直到天黑才回家。”颜彦说道。

        “对了,大侄媳妇,说到这个,大郎究竟会做什么手工?我怎么听闻那些火药是他研究出来的?”陆靖问道。

        颜彦一听,猜到准是从陆老太太那误传出来,老太太想必还是记恨陆呦没有跟着陆鸣上战场一事。

        一念至此,颜彦忽然有点意兴阑珊了。

        不管是陆老太太也好,太后也好,还有皇上也罢,若是不牵扯到他们的利益,都觉得她是个好的,可一旦和他们或是家族的利益相悖了,她和陆呦都是最先被放弃的

        说白了,人性还是自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