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万古第一杀神(万古第一狂神)在线阅读 - 第三千六百零八章道桥!

第三千六百零八章道桥!

        砰……在阴阳魔猿眼中,乱天金鹏和剑止就像被抓进了时空长河,一下就消失在此地。

        “找死!”

        阴阳魔猿大吼,双眸开阴阳,洞悉万万里。

        在不知多远处。

        他看到了站在一座魔域上的苏玄。

        下一刻。

        苏玄前面的虚空崩碎,乱天金鹏和剑止被甩了出来,瘫软在地。

        他们愤怒大叫,但苏玄却是无动于衷。

        唰!苏玄抬头,跨越虚无与阴阳魔猿对视。

        轰!阴阳化黑夜与白昼,而后顷刻崩碎,化为滚滚伟力。

        苏玄额头阴阳神则印记一闪而逝,直接破碎了阴阳魔猿的窥视。

        阴阳魔猿猛地闭眼,眉头一阵跳动。

        刹那的对视,让他察觉到了苏玄的强大。

        而且,苏玄似乎也修了阴阳!这让阴阳魔猿本来想直接冲过去的想法硬生生止住了!“是谁?”

        阴阳魔猿深深皱眉,这显然是有他不知道的强者来到了此地。

        不过下一刻。

        他又变得凶残起来。

        “敢屠戮混沌兽,不管你是谁,都得死。”

        他低吼,传讯在此的其他混沌兽。

        ……与此同时。

        苏玄低头看着哀嚎的乱天金鹏和脸色惨白的剑止。

        这时。

        苏玄才对剑止道:“当初你闯我杀神域,可曾想过此刻这一幕?”

        “弱肉强食,成王败寇罢了。”

        剑止死死咬着牙,此刻倒是确认了苏玄的身份。

        他无法想象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让苏玄在区区几万年就完成如此恐怖的蜕变!但他知道,在不久的将来苏玄必然会彻底震动整个宇宙。

        “杀了我吧,输在你手中,并不丢脸。”

        剑止闭眸,更是将他的混沌剑扔给苏玄:“这是止杀,陪了我一辈子的剑。

        你也是剑修,就善用它吧。”

        不过话音一落,混沌剑就是颤鸣不止,透着拒绝。

        剑止浑身一颤。

        “杀了我!”

        他低吼。

        苏玄神色漠然,满足了剑止。

        对敌人,尤其是无法和解的,他不该仁慈。

        轰!神道如火在燃,焚烧了剑止的意识。

        下一刻。

        苏玄一把抓住混沌剑。

        它疯狂挣扎。

        “人在剑在。

        你的主人已死,你也跟去吧,我不会要你。”

        苏玄狠狠用力。

        “咔嚓!”

        混沌剑有裂缝出现,而且还在扩展。

        不过,它的挣扎却是减弱。

        这是混沌剑在自我毁灭,否则苏玄也很难毁了它。

        苏玄看着。

        这是他对一个剑修死后仅有的尊重。

        下一刻。

        苏玄看向乱天金鹏。

        “放……”他想哀求。

        砰!苏玄直接镇压他的肉身。

        “看到混沌剑的义无反顾,你该有一丝羞愧的,而不是向我求饶。”

        苏玄手中大千界龙的印记闪烁,乱天金鹏的肉身顿时被收了进去。

        混沌兽墓。

        苏玄漫步在墓碑间。

        每当他走过,墓碑就会随之消失。

        这么一座混沌兽墓,对苏玄的作用的确很大。

        因为混沌兽的尸体在诸神时代就极其受欢迎,是建造神域最好的材料。

        得到这么一座混沌兽墓,苏玄至少能再建五层神域。

        没多久。

        苏玄走遍整座混沌兽墓,而后一下跳出,反掌间这块太初苍天碎片开始缩小,慢慢融入苏玄掌心。

        没了混沌兽墓,太初苍天碎片的收取还是很简单的。

        这玩意儿虽好,但之后也只会被苏玄融入杀神域。

        “接下来,就要好好调查一下原始千域了。”

        苏玄自语,看到了很多道桥,也感受到了亘古之桥的威压以及很多隐晦的强者气息。

        很显然,原始千域的局势比他想象中还要复杂。

        他如今的实力很强了,但显然没有到最强,也不可能碾压此地所有强者。

        所以即使内心再急,苏玄也需要花点时间去了解原始千域的局势。

        谋而后动,方能成功。

        有时候需要义无反顾,但有时候横冲直撞,只会坏事。

        ……接下来的时间,苏玄开始彻底调查原始千域。

        他抓了不少魔族修士询问,也暗暗偷听一些强者的交谈,再结合一路所见,很快就是对原始千域如今的变化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

        随着亘古之桥笼罩原始千域,这里魔气都不再是主导,而是各种道桥之气交织,还有亘古之力。

        这是亘古之桥的本源力量,代表不朽不灭,亘古永存。

        不过苏玄尝试过,根本不能吸收。

        即使强行吸入体内,也会产生巨大排斥,只能驱逐,否则就会对身体产生巨大伤害。

        再之后,就是仙族,恶神一脉等势力冲进来,与魔族争夺此地的掌控权!不是亘古之桥,而是此地的掌控权!因为想要控制一件亘古之桥绝非一朝一夕,而且因为亘古之桥的特殊,必须掌控此地才能进行下一步的掌控。

        于是,各势力理所当然的打了起来。

        因为魔族初期占据优势,又找了不少帮手的缘故,现在是魔族稍微占据上风。

        不过恶神一脉,仙族都不是吃素的,在深处争夺不休。

        至于苏苏的事,是在亘古之桥出现前就被原始魔主镇压了,此事爆发的极其突兀,知道内勤的魔族修士反倒没几个。

        这事苏玄也没查出个所以然。

        “也就是说,如今的原始千域,谁占据的道桥越多,越容易占据优势。”

        苏玄眼眸闪烁。

        “不过,我要先去确认苏苏的安危。”

        苏玄此刻就站在深处边缘。

        在他头顶,一只栩栩如生的阴荒神鸟在汇聚。

        不过这只神鸟时而变成轮回天鸾,又变成混沌飞鸟,甚至偶尔还有七彩蛇缠绕。

        这是汇聚了气运,轮回,起源,时空力量。

        苏玄双眸神芒闪烁,陡然一指前方:“去!”

        咻!神鸟顿时展翅,如离弦之箭,刹那消失。

        而也在这瞬间。

        苏玄双眸中闪过一幕幕场景,正是深处的。

        不过速度极快,让苏玄自己都有些应接不暇。

        这是苏玄以四种神道为根基,在窥探深处。

        此刻神鸟的速度都已经快到飞翔在大时空长河,既能看到深处的场景,又不会被发现。

        它不断向深处而去,一路所过皆出现在苏玄脑海。

        苏玄皱眉看着。

        果不其然,越往深处,各种力量交织越恐怖,而且仙族几个势力布防极其恐怖,在沿路设置了不少障碍。

        他们占据着道桥,横亘在八方。

        很显然,他们并不想更多的强者或者势力参与到深处的争夺。

        没多久,神鸟冲到了最深处。

        那里仙族,恶神,魔族……还有很多苏玄都不认得的生灵皆在不断争夺着道桥。

        其中道桥数以百计,如巨龙般横亘。

        它们围拢在一片巨大的混沌中,其中爆发出让无数生灵都会窒息的煌煌天威!很显然,其中有更恐怖的道桥,几大势力最终的争夺对象就在其中。

        不过想要进入其中,显然要先掌控四周的道桥。

        在这里,苏玄看到了杀戮道仙立于充满秩序的一座道桥,指挥群仙。

        他也看到了两个他不曾见过的祖神站在染血的道桥,恐怖罪恶。

        而最后。

        神鸟的目光落在一座魔焰滔天的道桥上。

        桥身绘刻古老的宙魔,狰狞,恐怖,霸道。

        这是传说中魔族的出处!传闻中,魔祖脱离宙魔,自创一族,更是带领着魔族在宇宙占有一席之地。

        这座道桥就好似两头龙蛇模样的宙魔交织在一起,古老的魔气肆虐八方。

        而且在这座道桥四周,还聚拢了不少道桥。

        宙魔道桥!那座道桥上刻着极其古老的字体。

        而在宙魔道桥上,有一座漆黑的魔道祭坛。

        万魔环绕,魔火焚烧……这是魔祖通天坛!传闻古老魔祖在这里修成盖世魔功,蜕去原本的宙魔躯,新生的魔族躯。

        往后在魔坛上修行的魔族都能感受到魔祖一些感悟,还能召唤魔祖虚影来战!此刻一个伟岸的男子站在通天坛边缘,身着魔甲,手持方天画戟,背后漆黑披风猎猎,双眸就如两朵魔焰,眉心更有一道原始印记。

        这是魔族最强的象征!男子正是原始魔主。

        若仔细看,隐约还能看出先前统治原始千域的三位魔主轮廓。

        此刻万魔在他指挥下征战八方,魔焰滔天。

        这比之前原始千域展现的力量不知强多少!而此刻。

        通天坛正中央。

        一根石柱矗立着。

        这是一根混沌柱,而且染了古老的血迹。

        其上宙魔隐现,显然是宙魔之血。

        而混沌柱上还有黑色的混沌链缠绕,一路往下,被拉扯的‘哗哗’作响。

        只见最下方,一个黑衣女子被绑在混沌住上。

        她浑身染血,却不减恐怖魔性。

        黑发披散,看不清样貌。

        但即使如此,也给人眼前女子是尊大魔的感觉。

        此刻顺着她的双脚,双手,不断有魔血被吸入混沌柱。

        魔祖通天坛好似在贪婪的吸收此女魔血。

        时间流逝下。

        女子气息弱一分,通天坛的气势就强大一分,更是加持到了下方的宙魔道桥。

        哧……虚空泛起涟漪。

        一只神鸟突兀出现在女子上方。

        它低头,深深凝望着女子,却是在慢慢消散。

        十方无踪影,神鬼不可察。

        就连女子,第一时间都没发现。

        但下一刻。

        女子抬头,在神鸟彻底消失之前有刹那的对视。

        黑发向后垂落,露出沾着血,却绝美的面孔。

        不过,她脸上有太多冷漠和无情,仿佛世间万事万物都不能让她产生一丝波动。

        尤其是她的双眸,如宇宙般深邃,却也死寂恐怖。

        不过这时。

        女子却是眨眨眼,嘴角悄悄勾起,面孔变得生动俏皮起来。

        就像…一个偷偷离家出走,却被哥哥找到的坏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