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黎明之剑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五十七章 饕餮

第六百五十七章 饕餮

        白银堡内,高文与两位新任的大执政官守在魔网终端机前,来自平原东部的消息经由索林堡、白沙地区、南境、戈尔贡河通讯线的层层转发和传递,正被不断送到这间房间。

        “‘勇敢者’小队开始行动,对目标的第一级诱导成功……”

        “目标进入索林堡防线射程,‘勇敢者’小队成功脱离,第二级诱导成功……”

        “白沙丘陵各单位已完成撤离,信标已建立……”

        “第三级诱导成功,铁王座开始向南部移动……目标正在靠近白沙丘陵……”

        来个各个执行单位的报告仿佛履行着某种精密的时刻表,不断按照计划传来,但高文并没有感到一点轻松,因为索林堡防线已经用事实验证了那人造之神的诡异、强大和难以消灭,尽管邪教徒们以凡人之力塑造出的只是一个拥有血肉之躯的“赝品”,但那赝品的力量显然已经超出凡俗领域,具备了一定的神明属性。

        面对这样的敌人,在它真正彻底消亡之前,谁也不敢放松。

        而且高文也知道,这些按照计划传来的报告,这些看似顺利执行、严丝合缝的环节,其实里面每分每秒每个细节都有大量的士兵和指挥官在冒着生命危险,表面上的顺利意味着走钢丝一般的精确平衡——

        海妖盟友确实是强大的,计划看上去也确实是完美的,但风险绝不会因此就消失,即使它成功的希望很高,该冒的风险还是得冒。

        在他身旁,一贯清冷沉稳的维多利亚也忍不住紧绷着脸,带着一丝紧张:“希望一切顺利。”

        “会顺利的……如果海妖们也解决不掉它,从磐石要塞支援白沙丘陵的第二兵团和塞西尔城的预备兵团就会顶上,我们终究会消灭掉那个怪物,”高文沉声说道,“然后,我们将公布这次行动的真相,大张旗鼓地公布。”

        柏德文轻轻点头:“人们会意识到新帝国的强大,崩塌的信心将会重铸,局势会稳定下来,边境地区的贵族会更配合改造……”

        “是的,人们会意识到新帝国的强大。”高文赞同地点点头,同时却在心中补充了一句——

        他们也会意识到“神明”并不是那么不可触及的东西。

        ……

        圣灵平原与东境的交界线上,这场漫长的追逐已经持续过半。

        魔能轨道在平原与丘陵间延伸,沉重的魔导列车在铁轨上飞驰,天空阴沉,来自平原地区的热风卷起沙尘,拍打着轨道两旁的接力桩和列车侧面的装甲,战争机器撕开空气的轰鸣声和炮台不断开火的巨响震慑着这片天地,在这巨兽所过之处,飞鸟禁绝,平原上幸存下来的走兽亦狂奔着逃离它们的洞穴,宛若末日已至。

        武库段频频开火,不光是威力强大的主炮在开火,安装在主炮附近的防御性副炮也在开火,大大小小的加速导轨指向列车后方,伴随着魔力激荡的闪光,将一枚枚沉重的炮弹抛向远处。

        在昏暗的天光下,炮弹在空气中划出一道道醒目的轨迹,在那轨迹交汇的尽头,一片圣洁而辉煌的光芒照亮了平原,连接着天地,暴怒的神明狂奔在大地上,迎着凡人的炮火,持续着这场追逐。

        这已经不是寻常人能够参与,甚至能够直视的战场,只有极远极远的地方,在安全距离之外,东境一些勇敢的领主们爬上了他们的塔楼和城墙,在各种超凡法术的加持下大着胆子看了这不断发出雷鸣和闪光的战场一眼,然后其中一半的人都没敢再看第二眼,另一半的人则念诵着各自神灵的名号,念诵着自己先祖的名号,祈祷着这场火不要烧到自己身上。

        “目标的速度变快了,”铁王座战术段内,副官来到马里兰身旁大声汇报,“我们之间的距离正在缩短!”

        在某种程度上,愤怒能带来力量。

        这一点对人有效,对人造的神明……竟然也有效。

        马里兰看向车窗外,在一个恰当的角度,他看到了列车后方的景象,那道圣洁而充满恶意的光辉正在北方闪耀着,不断有光芒从那个方向迸射出来,将山岩和树林扫平,将沿途的魔能轨道摧毁,用繁茂的藤蔓和鲜花覆盖掉沿途的岩石和钢铁。

        马里兰回过头看向副官:“我们距离白沙丘陵还有多远?”

        “全速前进还需半小时,将军——我们可能在那之前被追上。”

        马里兰皱了皱眉,而在交谈之间,那怪物的距离好像又进了一些。

        一道强大的能量光束从远方袭来,扫过魔能轨道,轨道上覆盖的护盾剧烈闪烁了一下便被击穿,轨道下方的符文结构和附近的魔网被次第引爆,在安全装置自动熔断之前,连续产生的殉爆已经冲击到铁王座附近,甚至让这疾驰的列车都产生了一阵剧烈的摇晃。

        恍惚间,这位曾经的要塞指挥官竟产生了一丝熟悉感。

        他曾经也面对过类似的危机——一个强大无比的敌人在进攻,而他手上的力量只能不断被消耗,实力悬殊,正面对抗几乎是一种奢望,自己能够依靠的,似乎除了勇气之外便只剩下贵族出身带来的骄傲。

        上一次,他选择了贵族式的战斗方式,带着一队忠心耿耿的骑士冲出去,试图用一场光荣的决斗来挽回局势,然后他在几招之内便被打败,并被上了一课,从此意识到所谓的“战争”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面对真正的战场时,他需要一些更务实的手段。

        “命第四武库段所有成员向运载车厢移动,”这位指挥官很快结束了思索,飞快下令,“准备切断末端连接钩和第四武库段的能量供应。另外……

        “让士兵在撤离之前,把所有炮弹的引信保险都打开,把手雷都留在车厢里。”

        副官愣了一下,旋即笔直立正,行礼领命:“是,将军!!”

        末端第四武库段的车厢内,士兵们正紧张繁忙地操纵着所有能打到目标的炮台,刚才的一次冲击导致了车体的剧烈震动,主炮也因冲击而产生了故障,有一些人受伤,但没有人因此离开位置,直到车载通讯器亮起的时候,这些老兵还在尽最大努力重新校准主炮。

        并不是所有士兵都第一时间想到了将军的意图,但所有士兵都第一时间响应了命令。

        “快动起来!小伙子们!”一名经历过从旧塞西尔至今所有战场的老兵是这节车厢的指挥官,他已然明白了将军的想法,此刻嗓门格外响亮,“服从命令,打开炮弹保险,把手雷保险也打开,还有多余的触碰地雷,全都塞进弹药堆里!让我们玩一把大的!!”

        列车尽己所能地提高了一些速度,拉开了和那巨鹿的距离,士兵们则在这短暂的时机里迅速完成任务,并穿过第三武库段,进入了前方空荡荡的运载车厢里。

        两分钟后,第三武库段的指挥官接到命令,手动解除了列车末尾的连接钩以及第四武库段的能量供应。

        失去动力的大型车厢迅速远离了列车主体,被远远抛在轨道上。

        又是几分钟后,一声天崩地裂般的爆炸和一连串紧接着响起的小爆炸从远方传来。

        马里兰望着爆炸升起的方向,有那么一瞬间,他深深希望那个可怕的“神明”可以干脆利落地死在这场爆炸里,不要再出现,但他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很快便被爆炸云雾中亮起的圣洁光辉给打消掉了。

        巨鹿并没有受到车厢殉爆的影响,它身边的光辉以及四溢的强大魔力提前引爆了那节车厢,这怪物只是稍微减了一下速,紧接着便再度冲了上来。

        马里兰眉头紧皱,但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十分钟后,他再度下令——

        “第三武库段,人员向运载车厢移动,准备殉爆。”

        “是,将军!!”

        车厢的殉爆并不能伤害到那个怪物,但至少是可以拖延时间的。

        白沙丘陵已经快到了。

        当第二朵蘑菇云在遥远的轨道上空升腾起来时,马里兰再次望向窗外。

        天空阴沉得可怕,似乎整个世界都即将入夜,不知从何而来的浓云聚集在白沙地区上空,一股阴冷的风正在这片地区肆意席卷,蓦然之间,雷鸣闪电同时炸响。

        这雷鸣声甚至仿佛炸进了车厢每一个人的心里,让哪怕最经验丰富勇敢镇定的士兵和军官都浑身一震,在心智防护系统发出的幽幽蓝光中,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地互相看了一眼,随后不约而同地望向窗外。

        一滴雨点击打在车窗上,在水晶玻璃表面划出一道倾斜的痕迹,紧接着在这道痕迹被狂风吹散之前,便是第二滴,第三滴落下……

        下雨了。

        无数雨滴连成幕帘,自天际倾盆而下。

        铁王座义无反顾地冲入了那瓢泼大雨中,就如闯入一个自天空倒悬而下的水中世界,紧接着闯入雨中的便是那暴怒的人造之神,狂风骤雨瞬息间便吞没了所有的闯入者,并迅速扩大到足以笼罩整个白沙丘陵。

        天空已经被一片如旋涡般倒垂的云团完全覆盖,那可怕的浓云让整个地区仿佛都进入了午夜,寒风呼啸,暴雨倾盆,铁王座各处散发出的灯光只能有限地驱散最近的黑暗,而更远处的世界则只有那不断的雷鸣闪电可以照亮。

        在闪电的照耀中,马里兰看到天空有无数的影子聚集起来,有无数的怪异之物在风暴和黑暗之中滋生,有形与无形的界限被打破了,一个难以名状的、庞大到如同山岳般的结构体在风雨中汇聚起来,倒悬出了密密麻麻仿佛森林般的肢体和触须,席卷向那头仍被光芒笼罩的“巨鹿”。

        即便陷入狂乱,“巨鹿”仍然在本能的驱使下意识到了危机的临近,它突然放弃了已经近在咫尺的铁王座,转而仰头向天,鹿角间光芒涌动,刺目的能量射流扫过整个天空。

        有无数的阴影从天空坠落,仿佛很多有形和无形之物被光束切断、摧毁了,但这些阴影转眼间便融入了周围的雨水,重新凝聚出触须和肢体,并继续坚定不移地向着“巨鹿”笼罩下去。

        那些无以名状的东西渐渐变得清晰了,它呈现出仿佛某种巨型海洋生物般的姿态,但又仿佛是无数种穷尽想象的形体拼接而成的魔怪,似乎只有在人类最疯狂、最荒诞的想象作品中,才能拼凑出这个结构体的些许形态来,它舒展开了自己成千上万的肢体,一点点封锁住“巨鹿”的所有行动,一点点合拢起来,扭曲怪异的符文在那些肢体表面闪耀着,将巨鹿所有的反抗逐一镇压。

        ta在进食——马里兰脑海中蓦然闪过了这样荒诞而令人惊悚不已的想法。

        但ta确实是在进食——那些触须或肢体已经开始收紧,这是显著的掠食动物进食时的姿态。

        然而面对这样恐怖的,似乎足以令普通人精神崩溃的景象,马里兰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意志竟丝毫未受考验,甚至相反……他思维前所未有的清晰,精神前所未有的振奋,之前积累的所有负面情绪和心理上的压力似乎都消失不见了,一种昂扬向上的情绪包围着他,这情绪中甚至还带着……某种愉快。

        心智防护系统也会产生类似的效果,然而它的效用远远无法和这一刻相比。

        在这样奇妙的精神状态中,马里兰看到那些难以名状的肢体或触须终于完全合拢,甚至就连那头巨鹿身边萦绕的光辉也被合拢的肢体遮挡的严严实实。

        然后,所有的触须和肢体一瞬间紧缩,风雨中传来一声仿佛无数声音聚合在一起的欢呼:

        “午餐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