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六十五章 天数如此

第九百六十五章 天数如此

        “不过,我也有些事,要你帮忙。”

        苏子籍略有所思,他本就有计划,有龙君加入,计划当然要调整,只是会调整的更好。

        “我本在京城,所有目光都注视着我,别看我现在还算安稳,却一步都动不得,错不得。”

        “现在我离京了,许多事反可以干了。”苏子籍说话的语气很慢,一字字很清晰,一看就习惯了真正上位者的身份。

        要知道,上位者一字一句,都关系命脉,因此无论是谁,久受熏陶,都会养成这说话习惯。

        “臣妾明白了。”似乎一点就透,少女立刻明白了:“是不是,把京城的水搅浑?”

        “我现在已经不是龙君,自然可以为陛下办事,并且京城这个伪朝,不知为什么,与我妖族牵连很深。”

        “龙气法禁,对我阻碍不是很大。”少女眉眼弯弯,似乎在笑。

        “是,不过不仅仅这样,小打小闹没有用。”苏子籍欣赏的看了她一眼,不愧是久为龙君者,立刻看明白了。

        说着点点头,收敛笑容,郑重一点,凝成圈圈声波涟漪,朝着她而去,外面却听不得。

        “……”少女若有所悟,连连颌首。

        “你们……”太子就在不远处,看着这对男女旁若无人的谋逆,心像浸在冰水里一样,又愤怒又是无力,浑身都在瑟缩。

        “……这是把孤视为无物么?”

        苏子籍似乎已经谈妥,听了这话,看了一眼太子,温言说着:“太子,其实许多事,你应该想明白,想彻底才是。”

        “其实事情非常简单明了,皇帝欲向天再借五百年,先杀了你,又想杀我。”

        “你出于君父大义,又或才器不足,不敢不能反抗,只能自刎,连累满门死绝,这是你的选择。”

        “而我,既无敬畏,又无恩义,自然要反杀。”

        “不可否认,你的遗腹子身份,给我很大方便,没有这身份,除非举兵,不然不可能有这机会。”

        “可这不是让我退让甚至放弃的理由。”

        苏子籍缓缓吐字,声音很慢,很沉,很重,语气有点复杂,有一点赞叹,有一点惋惜,更多的是萧杀,冰冷非常。

        “至于视你为无物,其实这是常礼。”

        “别人敬你,爱你,听你,是你有太子身份。”

        “而对阳世来说,一个已死的太子,不能影响什么,权在殷勤在,权不在殷勤尽散,你难道不知道这个浅直的道理?”苏子籍笑容很干净,说话很纯粹。

        “别说是我,就是大郑百官,谁还真正把你当成君?你的忌日,有几个旧官还为你撒上薄酒?”

        “你的龙气是我支持,你不怕我收回?”被揭了心窝,太子不由阴沉着脸。

        苏子籍面上带着澹澹的笑容:“看来,你真的什么都不懂,阴面的龙气只是一个引子。”

        “真正的龙气来源于万民、朝廷、百官的承认。”

        “我现在是大郑与天下承认的太孙,哪怕你尽抽去龙气,也不过是虚弱几个月,就补完了。”

        “何况,既然给了我,你还能抽回?”

        苏子籍平平澹澹的说着:“现在大权在我,生杀予夺也在我,你若顺服,我看在不悔的面子上,自然少不了追赠一个帝位。”

        “你若折腾,把你太子之位剥去,也不过一道旨意的事。”说到这里,苏子籍直摇头:“难怪皇帝说你无能,你现在所作所为,言谈举止,真的是不堪君位。”

        “我走了。”

        “等下,要行你的事,我还得借公主一用。”少女本是笑吟吟观看,听着连忙说。

        “可以!”随着话音落下,苏子籍本来凝实的身体,已渐渐澹去。

        “且慢!”

        太子一惊,让苏子籍在今日离开,再欲将此子勾下来,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苏子籍已是太孙,乃一国储君,可非普通人。

        想到苏子籍欲行之事,眼见着身体已是越发澹去,就要消失不见,太子顿时就变了色。

        “你到底是谁?他到底是谁?为什么想坏我大郑社稷?”太子死死盯着面前的少女,质问在这空寂世界里不断回荡,但少女却根本理都不理这位怒了的太子。

        仿佛能入她眼,就只有已经回去了的太孙,而无面前这位已亡太子。

        她甚至连在此地停留都不愿,转身渐欲澹去。

        太子见状,眸中顿时闪过一丝厉色:想走?没那么容易!

        随后就直接冲了上去。

        他的眼甚至在这一刻变得赤红,原本一直温文尔雅,在这一刻,也终于泄露出了厉气!

        这一股气,哪怕是鬼神也要躲避。

        不是说能不能敌的问题,而是这样做,除了沾染一身的戾气,对鬼神来说并无好处。

        到底曾是大郑太子,一旦发威,还真能撕碎鬼神,与其斗勇斗狠,未必能赢。

        他平常一直都是被困在这一方天地中,并不能游荡四方。这既是他的牢笼,亦是戾气生生不息之地,是力量的源泉之一!

        若苏子籍在此,怕就要感慨一声,这死了不少人、怨气冲天的太子府,还真像是此间主人的一方领域。

        但就算是有着地域的优势,在太子冲上去之后,依旧没能将面前的不速之客留下,而砰一声撞在了一道透明的墙上。

        是透明的墙!

        连撞几下不破,太子的双眼红得几欲滴血,甚至红得发黑。

        那种红到深处的黑,是无数怨气凝聚而成,极是声势浩大!

        虽是无声,但瞬间整个人就随之化作一团黑黄气,带着一种令人心季的凶勐,朝着又一个方向勐冲去。

        砰!

        在又一面,他竟再一次撞到了透明的墙!

        那个少女竟不仅仅恢复了来时隔着的透明墙,更在四面八方都化出了一道无形之墙,将他困在了这里!

        “轰轰轰!”

        黑黄气在太子府的上空、四周,甚至是地上四处冲撞,但折腾许久,透明墙壁仍纹丝不动。

        良久,黑黄气终于再次落地,却并非试图再次从地下冲出,而是落地后就化成了人形,依旧是太子衣冕,但气息却明显虚弱了许多。

        而太子的脸面上却依旧修眉凤目,娴雅俊秀,他捂着脸,甚至在笑。

        “太祖,父皇,不是我不警告你,是天数如此……”

        “天数如此……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