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乱披风锤法(五)
    听了唐的话,大汉的脸色顿时缓和下来,都是穷苦出身,心中顿时大感同情,更何况,这孩还是在诺丁院上的,大汉性道:“好吧。你要是愿意来,那就来吧。给我们算是打打杂,端茶递水的你总能做吧。不过,工资可不会高,但饭管饱。怎么样?”

    “行,没问题。”唐大喜,赶忙答应一声。

    铁匠们都向唐善意的笑笑,大汉瞪了众人一眼,道:“看什么看,不用干活么。抓紧时间,晚上我请大家喝麦酒。”

    听了大汉的话,众铁匠顿时干劲大增,一个个抡起自己的锤继续开始他们的工作。

    大汉抬起自己手中的铸造锤,一边锻造着面前的生铁,一边向唐道:“我叫石,石头的石,你可以叫我一声叔。这铁匠铺是我家传的。以后你来我这里打工,每天的午饭和晚饭我包了,再给你十个铜魂币吧,也就是一个银魂币。如果效益好,就多给你一点。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叔,我叫唐。”

    “唐?哈哈,好,我们名字里都有个字,看来真是有缘。你是哪个村来的?”

    唐道:“我从圣魂村来。”

    石道:“你刚才说从小和你爸爸做铁匠,你才这么小,你爸爸能教你什么?”

    唐道:“当然是铸造了,叔,您别看我个小,可我有力气,铸造生铁也没问题。”

    石哈哈大笑起来,“兄弟们,我们新来的小伙计说他也能铸造。你们信不信?”

    铁匠们也顿时哄笑起来,唐看上去才六、七岁的样,这还是得到第一魂环之后,身体长高了一些。从外表看,谁能相信他会铸造?

    被人小看的感觉总是不好的,唐道:“叔,我真的能铸造,不信,你让我试试。”

    石停下手里的活儿,把铸造锤拄在地面上,“这样吧,你能拿得起我这把锤,我就相信你。”说着,把锤柄递给唐。因为锤头与地面接触着,他也不怕唐拿不动会砸到。

    “叔,你是在给这块生铁祛除杂质吧。我就来帮你完成它好了。”唐从石手中接过铸造锤的锤柄。

    石天生神力,他用的这铸造锤明显比其他人的要大上一号,比唐的身高还要高上半尺左右。此时,他又成了整个铁匠铺的焦点,众铁匠看着他,都是一脸好笑的样。但是,很快他们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唐已经将那柄铸造锤举了起来,而且是从身前平举而起。

    比普通铸造锤重了成。铸造锤一离地,唐就有了判断。虽然重了些,但就算是自己没有得到魂环之前,也勉强能用,更不用说现在了。

    眼看着唐将铸造锤缓缓举起,石也是瞪大了眼睛,赞叹一声,“好力气,不愧是我们铁匠的儿。”

    唐双目灼灼的盯视着炉上的生铁,吐气开声,猛的将石的铸造锤抡了起来。

    “嘿。”

    脚掌紧扣地面,小腿骤然力,力量上传,唐身体半转,巨大的铸造锤在空中斜斜的抡了个整圆,重重的击在了那块生铁之上。

    当啷一声大响,已经令所有铁匠的笑容变成了惊愕,紧接着,随着铁锤的反弹,唐一个快的转身,手中铁锤再次抡起,又是一声巨响,铁锤比先前更重的落在了烧红的生铁上。

    “叔,麻烦帮我拉风箱。温不够。”唐快的说了一句,他的第锤又已经抡了起来。这一次,铸造锤去势更急,带起呜呜风声。

    石也是老铁匠了,自然明白温不够的后果,赶忙蹲在一旁,拉起了风箱。

    接下来的一幕,令在场的铁匠终身难忘。那沉重的铸造锤在唐手中仿佛活了一般,一个又一个圆圈在空中画出,充满节奏,犹如狂风暴雨的敲击声在铁匠铺内上演。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唐的双手已经变得莹白如玉,伴随着叮当之声,那块生铁不断在铸造锤下跳动着。

    石一边全力拉动着风箱,一边紧紧的盯视着抡捶的唐,他的眼神已经不能用吃惊来形容了。

    其他铁匠都知道石的锤有多重,自然知道连续敲击的困难。尤其是像唐这样一锤重过一锤,更是困难到了点。

    当啷。最后一次敲击完成,唐带着铸造锤原地连转两圈,化解了锤上的冲力,大锤锤头向下,重新落在了地面上,令铁匠铺和铁匠们的心同时震撼了一下。

    二十七锤,整整二十七锤持续不断的敲击,之前石所锻造的那块生铁形状丝毫未变,但却整体缩小了一圈。

    唐做到的这些,石自问也能做到,但却需要整整一天的时间。要知道,石正式成为铁匠已经有十五年的时间了。

    看着微微喘息额头见汗的唐,石口吃的道:“这,这难道就是乱披风锤法?锻造术中最强的连续铸造术?”

    “乱披风锤法?那是什么?”唐疑惑的道。

    石因为兴奋面颊已经涨的通红,“所谓乱披风锤法,就是一种连续敲击铸造的方法,借力用力,能够最完美的将我们铁匠的力量挥出来。据说最厉害的铁匠,能够连续挥出八十一锤,直接把一块生铁打造成自己想要的样。最为重要的是,乱披风锤法是驱除金属杂质最强力的铸造技术,我还以为早就失传了,没想到今天却在你手上看到。”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