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唐三武魂的真面目,蓝银皇(下)
    轻轻的抚摸着蓝银皇,唐似乎感受到了母亲的存在,就那么站在那里。保持着同样的动作。

    从蓝银皇开始觉醒到结束,一共过去了七天时间,七天后,觉醒仪式完毕,唐又在蓝银王面前静静的站了天。然后他才向面前这株已经生存了八万五千年的蓝银王告别,悄然走出了这片古老的森林。

    一步迈出森林,唐看到盘膝坐在那里闭合双目的父亲。

    感受到了儿的气息,唐昊缓缓睁开双眼。可当他的目光落在唐身上的时候,整个人却完全呆住了。

    唐从未从父亲脸上看到过这样的表情,那是无限的温柔。嘴唇颤抖着,唐昊痴痴的看着唐的面庞,两行泪水顺着他那苍老的面庞流淌而下。

    “阿银……”轻声的呼唤。唐昊的声音也在颤抖。整个人似乎都在震颤中站了起来。猛的跨前一步,他已经来到了唐面前,张开双臂,用力的将儿搂入自己怀中。

    “阿银、阿银……,你知道我有多么想你么?你为什么那么傻,为什么……”唐昊几乎是如泣如诉的呼喊着。唐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父亲滚烫的泪水滴落衣襟。

    阿银,那应该是母亲的名字吧。不知不觉中,唐也已泪流满面。父二人相拥垂泪,谁也没有说话,良久良久。还是唐率先艰难的开口。

    “爸……”

    唐昊的身体僵硬了一下,缓缓抬起头,双手抓着唐的肩膀,怔怔的看着他。

    “爸。”唐又叫了一声。

    唐昊喃喃地道:“知道么。你妈妈很美。她真地很美很美。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地女人。温柔、善良、美丽。所有用来形容美好地词汇似乎都是为了她而创造。现在地你。终于有些像她了。我似乎又看到了她在向我招手。”

    仰头望天。唐昊突然大声呐喊着。“阿银。你看到了么?我们地儿已经长大了。他已经长大了。阿银——”

    父亲强烈地痛苦。深深地感染着唐。唐昊地嘶喊令周围所有地一切为之颤抖。直到一丝猩红从他嘴角处蔓延出来。仰天怒吼地他。就那么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唐赶忙扶住父亲地身体。大吃一惊。抬手按在唐昊胸前。将一股醇和地玄天功内劲输入父亲体内。

    玄天功内力进入唐昊体内。唐立刻现了不对。父亲体内地经脉竟然有多处纠结在一起。五脏六腑似乎都不在原位。经脉也异常地紊乱。

    天啊!这要是普通人。应该早就死了。唐地心骤然沉了下去。他从未想到过。在教皇殿前那样强横地父亲。竟然身负如此沉重地伤势。

    这是旧伤,唐昊体内的旧伤是那样的沉重。如果不是唐的玄天功乃道门正宗内功,他也无法感受到此时唐昊的状态。唐昊身体的危险程可以用随时崩溃来形容。一个不好。立刻就会暴毙而亡。

    这就是当今天下最强横的封号斗罗之一,唐感受到了父亲心中的痛苦。这些年,父亲承受了多少?

    深吸口气,唐毫不犹豫的扶正了父亲地身体,盘膝坐在唐昊背后。玄天功先在体内运转一周。他惊奇的现,自己的督脉竟然也已经贯通了。内力循着奇经八脉运转,只是一个周天,似乎就激增了几分。按照魂力来衡量,现在的唐已经稳稳的站在了五十级上。

    双手如玉。柔和的白色气流从唐掌心中喷吐而出,猛地贴上了唐昊的背心灵台。

    温和的玄天功缓缓进入唐昊体内,唐没有急着帮父亲疗伤,而是先以玄天功内力在唐昊体内盘旋一周,温养着父亲受创多年的沉郁经脉。

    玄天功作为道门上乘内功,本身的治疗能力就是强的。但是。唐昊体内的阻力实在大了。唐昊的魂力,是其霸道的存在,尽管现在不是他自身控制,但那霸道地气息却不断地围绕着体内紊乱的冲撞。

    唐地魂力和唐昊相差远了,此时的他,只能小心翼翼的躲避着唐昊的魂力,尽可能的去滋润唐昊体内的经脉。

    内力在父亲体内运转的时间越长,唐的心就越往下沉。唐昊的旧伤比他想象中还要严重的多多。可以说唐昊能够一直活在这个世界上,本身就是在垂死挣扎着。

    “嗯——”在玄天功的滋润下。唐昊缓缓从昏迷中清醒过来。

    很多年没有感受过这样的舒适了。睁开朦胧双眼。唐昊眉头微皱,“小。收力吧。没用的。我没事。”

    玄天功最后在唐昊体内盘旋一周,唐缓缓收回了自己的内力。但他的脸色却变得其凝重。

    “爸爸,你的伤……”

    唐昊淡然道:“没事。这么多年,我早已经习惯了。难道,你认为身为封号斗罗的我,还会被这点小伤****么?”

    “不,爸爸。”唐转到唐昊面前,“你的伤势为严重。如果再不得到良好的调养,随时都有可能……”

    “有可能什么?”唐昊瞪了唐一眼,“死,是么?死有什么可怕的。死了,我也好去陪你妈妈。我的事,你不用管。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按照我的吩咐快变强。难道你想象我当年那样无法保护自己的爱人么?”

    “死?”唐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爸爸,你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别无眷恋了么?是的,妈妈已经死了,可是,在这个世界上你还有我。我是你的儿。如果你死了,我怎么办?难道你不想看着我将来娶妻生,不想看到你的孙后代么?”

    唐昊愣了一下,看着唐,眼中光芒变得温和了几分,“你说这些干什么。我还死不了。况且,就算我想治疗,又有什么用?我自己的伤自己知道。能够控制到现在这程,我已经是很幸运的了。”

    “我能治。”唐坚定的注视着父亲。

    唐昊笑了,带着几分嘲讽的笑了,“哪怕是治疗系的封号斗罗,也没将我的伤治好。你能?”

    唐正色道:“治疗系魂师的治疗技能,只不过是治标不治本。但我的魂力却有治本的能力。”

    感受着体内的舒适,唐昊皱了皱眉。

    唐继续道:“但我现在还不能将您完全治愈,因为我的魂力和您相差多。当我的魂力达到接近您的程时,我就有把握把您治好。唐这并不是夸大其词,如果让他的玄天功修炼到第九重境界。凭借着这道门正宗内功,他确实有治好唐昊的可能。但他没有说的是,就算那时候把唐昊治好了,唐昊的魂力也会因为多年积郁的伤势而大减。

    唐昊淡淡的道:“这都是以后的事了。以后的事,就以后再说吧。”

    突然,唐噗通一声,跪倒在唐昊面前。

    “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我最讨厌卑躬屈膝的人。”唐昊微怒道。

    唐眼中迸出执着的目光,“爸爸,我求您答应我一件事。如果您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唐昊还从未在儿身上看到过他对自己这样说话。

    “什么事?”

    唐沉声道:“从现在开始,您绝不能再和人动手。尤其是不能和与您实力相差不多的人动手。否则的话,一旦您体内伤势被引,就……”

    唐昊不耐的挥了下手,“那不可能。我还有很多事要去做。怎么能束手束脚。”

    唐正色道:“爸爸,我会尽快的成长起来,尽快变得强大,和您一样强。我是您的儿,您的事就是我的事。就交给我吧。我希望您能平平安安的活着。看着我结婚,看着您的孙出生,看到我们的未来。”

    唐昊一把将唐从地上拽了起来。转身向远处走去,“别废话了。跟上我。该是带你去那个地方的时候了。”

    “爸爸——”唐大喊一声。

    唐昊猛的回过身,他吃惊的看到,通体变成透明蓝色的八蛛矛,正指着唐自己身上的八处要害。

    蓝银草进化为蓝银皇,唐的外附魂骨八蛛矛也随之进化了。此时的八蛛矛,只有矛尖位置呈现出紫色,其他地方都和唐的蓝银草一样,晶莹的蓝。只不过在这晶莹的蓝色之内,隐隐有红白两色光芒流转。

    “你干什么?”唐昊瞳孔收缩了一下。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