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赤龙脚下的大地之王
    唐虽然曾经在这里生活过半年,但那时候他一直都在冰火两仪眼那里,只有离开时才在毒斗罗的带领下匆匆领略了落日森林中的风情。

    此次再次来到落日森林,唐依旧感觉到一片陌生。

    落日森林和星斗大森林相比,除了面积相差许多之外,还有很多不同之处。星斗大森林位于大6中央地带,是中心地带最大的魂兽森林。

    那里也是属于热带范围之内,森林中大部分都是以热带植物为主。

    而落日森林所在的位置在天斗帝国中央,虽然还算不上寒带,但温也要比星斗大森林那边低上许多,这就造成了这里的植物更多是属于北方所特有的温带植物。

    热带植物给人的感觉更加密集、潮湿。而温带植物的感觉虽然清爽一些,但却没有热带植物的密那么大。所以,在森林中行动起来,落日森林就要比星斗大森林容易的多。

    当然,强大的魂兽一般还是喜欢星斗大森林那种热带雨林的。因此,落日森林中的魂兽虽然也不少,但修为能到万年以上的却不多,大多数都停留在千年与万年之间的修为。再加上魂师不知收敛的猎杀,以至于魂兽的素质普遍有所降低。现在想要猎杀一头合适自己的魂兽,不但要有实力,同时也要有耐心。

    距离魂师院精英大赛正式开始还有半个月的时间,这也是史莱克七怪来猎杀魂兽的期限。半个月内,不论有否斩获他们都必须要返回院,参加天斗帝国天斗城分赛区的预选赛。

    进入落日森林已经有半天的时间了,上遇到的魂兽数量与在星斗大森林时差不多,但素质却要更差一些。虽然也遇到了几头千年级别的魂兽,但大都是刚过千年的水准,显然不是众人希望得到地。那些魂兽也并没有前来招惹他们这些大部队。

    “休息一下吧。明天再找。”弗兰德看了看已经暗下来的天色。喊住了正在四下寻觅的史莱克七怪。

    由于魂导器的帮助,大家的准备都很充分,一会儿的工夫,两座营帐就已经搭建了起来,为了能在这魂兽森林内更快地反应。众人选择的营帐大而结实。四位老师住一座,史莱克七怪住另一座。而守夜的任务自然也是由史莱克七怪交替进行了。

    早已不是第一次合作。史莱克七怪之间的配合十分默契。马红俊、奥斯卡和戴沐白分负责搭建营帐,女孩们在柳二龙的带领下准备食物,而唐则在周围游走一圈,用身上一些特殊地药粉将他们安营的区域分隔出来,不但对魂兽有一定的威慑作用。同时也可以避免一些蛇虫鼠蚁的侵犯。

    当唐巡视一圈回到营地的时候,帐篷都已经搭建好了,马红俊正用他那提纯后的凤凰火焰点燃篝火,篝火上架着一口铁锅,水也是众人用魂导器自行携带的,此时正在加热的过程中。

    唐有些疑惑的看向大师,“老师?生火不好吧?”

    没等大师开口,弗兰德已经笑道:“放心吧,这里又不是星斗大森林,不会有类似泰坦巨猿那种恐怖存在的。就算有魂师寻来。也不会给我们造成什么麻烦。别忘了,我们黄金铁角现在已经聚齐了。只要不是封号斗罗,谁也无法伤害到你们。整个大6封号斗罗也不过十余人而已,就算碰巧遇到,也没什么。他们那样地地位怎么会和你们来抢什么魂兽。北方和南方不一样,晚上很冷,有篝火和热汤,你们也能舒服一些,明天精神好才能更好的去寻找魂兽啊!”

    唐心中恍然。原来如此。这就是经验,看来,自己经历的还是少了。同样的事情,在不同的情况下也会有所变化,或许,这就是自己最需要历练的地方吧。

    晚饭很丰盛,吃过晚餐之后,弗兰德简单的向史莱克七怪交代几声,就钻到帐篷中去休息了。

    虽然他们的帐篷只住四个人。但帐篷的体积也要比史莱克七怪那个要小上一些。

    早在帐篷搭建好地时候,弗兰德就做好了铺位的安排,柳二龙在最左侧,接着是大师、他和最右侧的赵无。对于这样的安排,就算是大师也提不出任何意见。毕竟,他虽然不敢接受柳二龙的爱,但也绝不可能愿意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过于靠近吧。尤其是在夜晚这种暧昧的环境下。

    弗兰德、赵无都回帐篷中休息了。柳二龙在篝火旁多看了大师几眼后也钻进了帐篷。可大师此时却犹豫了。

    那帐篷中的铺位他是仔细看过地。几乎每个人都挨着,翻个身都会隔着被褥碰触到。他虽然自问是正人君。可身边要是躺着爱恋多年的女人,他无法肯定自己的心会动摇。一时之间,大师坐在篝火旁,心已经有些乱了。

    史莱克七怪这边,前半夜负责守夜的是戴沐白,这是他自己主动要求的,作为七怪的老大,不论年纪还是魂力,他都是最大的,自然要起到表率作用。下半夜才轮到唐。而奥斯卡和女孩们,自然就可以踏踏实实地休息了。

    在野外宿营和在院修炼不一样。

    在院,完全可以用打坐修炼来过夜晚地时间。但是,打坐修炼最大的缺点就是要集中精神,一晚修炼下来,虽然身体状态会变得更好,但却会有一段时间地精神疲惫,猎杀魂兽是不允许出现这种情况的,万一在魂兽的攻击下精神无法集中,就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所以,在猎杀魂兽的过程中,晚上休息每个人都必须依靠睡觉来让自己的状态恢复到最佳。

    而搞笑的是,这还是由大师提出的理论。

    史莱克七怪其他人也都钻进了帐篷,只有戴沐白还在篝火旁,“大师,您也去休息吧。我到周围巡视一圈去。”

    大师点了点头,道:“你去吧。我待会儿再睡。”

    戴沐白疑惑的道:“您不累么?还是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们还要一直在魂兽森林里寻觅呢。”

    大师在所有人中是魂力最低的一个,这一天从赶到落日森林以及后来对魂兽的寻,几乎没有什么休息的时间,连戴沐白都感觉到几分疲倦,他不相信大师会没有这种感觉。

    对于柳二龙和大师之间的事,唐自然是不会随便乱说的,所以史莱克七怪的其他人都不清楚。

    大师心中暗叹一声,算了,反正自己也累了,进去后立刻睡觉就是。想到这里,大师向戴沐白点了点头,这才钻进了自己的宿舍之中。这铺位的奥妙不只是出现在大师他们的帐篷中,史莱克七怪的帐篷内也同样是经过讨论后才决定的。

    马红俊是女孩们最不愿意靠近的,直接踢到最左侧的铺位。

    而朱竹清主动要求在最右侧。

    问题出现了。史莱克七怪七个人中女四男。这就造成了必然要有一个女生和一个男生铺位相邻。

    戴沐白当然愿意在中间靠着朱竹清睡,但朱竹清却严词拒绝。

    奥斯卡更愿意与宁荣荣在中间挨着,可也被宁荣荣立刻否定了。

    这样一来,睡在帐篷中间的女孩就只剩下小舞这个可能。而和她挨着的,也只有唐。

    本来唐是不愿意的,但架不住众人以他们身为兄妹为借口,不得以之下,铺位就只能这样安排了。从左到右分别是,马红俊、奥斯卡、戴沐白、唐、小舞、宁荣荣、朱竹清。

    此时,戴沐白在外面守夜,众人虽然是合衣钻进被窝,但距离很近的唐和小舞,却都是心如鹿撞一般。

    小舞还略微自然一点,毕竟她另一边还有个宁荣荣,可唐另一边的铺位却是空着的,这一趟下,他立刻伸直身体,一动都不敢动,唯恐自己碰到小舞。

    可尽管是这样,小舞身上那股淡淡的香气却不断钻鼻而至。

    昨天晚上,在给小舞梳好头的时候,唐已经想到了为什么自己会觉得小舞间香气的熟悉,因为,她长中的香气与那能克制毒的幽香绮罗仙为相像,唐隐约记得玄天宝录中曾经记载过,这种香气出现在人的身上,就叫做先天绮罗幽香,虽然无法像幽香绮罗仙那样克制毒,但对人体却有着大的好处,每天如果能够闻一闻,不但有延年益寿的功效,而且还可以增强自身的免疫力并给人以陶醉感。

    小舞的黑本身已经令唐感到陶醉,更不用说再加上这先天绮罗幽香了,此时躺在小舞身边,唐只觉得全身微微热,虽然他不断告诉自己,让自己赶快睡着,可越这样想他反而越精神,一丝睡意也没有。

    宁荣荣在另一边紧挨着小舞,此时她正贴在小舞耳边低声笑道:“小舞,我怎么感觉你很紧张啊!挨着自己哥哥有什么可紧张的?要不我和你换换?”

    小舞没好气的在宁荣荣大腿上掐了一下,“讨厌,不换。”

    宁荣荣噗哧一笑,道:“就知道你舍不得。快,别离我这么近,挤的我都没法翻身了。”一边说着,宁荣荣故意背过身,用自己娇翘的小**顶了小舞一下。

    小舞低低的惊呼一声,身体不可避免的碰在了唐身上。

    虽然隔着被,但唐还是被吓了一跳,听着宁荣荣在另一边吃吃的笑声,他更是一动都不敢动。那感觉实在有些痛苦。

    昨晚给小舞梳头时的情景不断在脑海中浮现着,虽然唐自己并不清楚,但实际上,经过了昨晚的事,他对小舞之间的感情,已经开始从那纯纯的兄妹之情生了些微转变。

    和唐相比,此时大师承受的痛苦更加强烈。

    走进帐篷后,大师用最快的钻进了自己的被窝,他甚至比唐更小心,侧身躺着,用自己的背部对着柳二龙的方向,这样不但可以让自己身体在铺位上占据的地方更小,而且也能令他的心稍微稳定一些。

    听着弗兰德、赵无和柳二龙均匀的呼吸声,大师悬着的心渐渐放下,身体也逐渐放松下来。

    在特定的场景下。往往能够勾起脑海深处地回忆。此时,虽然帐篷中一片寂静,但大师却不可遏止的想起了几十年前的那一幕。

    那天,是他和柳二龙成亲的日,如果没有生那么多波折,或许。那天晚上,柳二龙就已经是他的人了。可是,现在这一切却都已经变了,虽然自己最心爱的女人躺在身边,可是他却一动都不敢动。别说去亲近,甚至还要躲避。

    心中地苦涩只有自己才知道,那难以名状的痛苦他已经隐忍了这么多年。上天,你为什么要如此惩罚我,非要让我最心爱的女人是我的堂妹,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大师的心在抽搐着,整个人地身体不自觉的痉挛了一下,隐藏在被中的双拳攥紧,连指甲嵌入皮肤也不自觉。

    再见柳二龙,他是用了何等毅力才强压住自己心中的火热?如果不是还有唐这个徒弟能够当成心里寄托。恐怕大师早已经再一次跑了。他根本就不敢和柳二龙在一起的时间长,人心都是肉长的,每个人都有冲动的时候,大师真怕哪天自己忍耐不住,做出什么禽兽之事。当然,这是他自己认为的。

    就在大师脑海中一片纷乱之时,突然,他攥紧的拳头上一凉,拳头已经被一直冰凉滑腻的手所包裹。大师整个人地身体瞬间僵直。

    柳二龙细细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小刚,和我在一起,真的让你那么痛苦么?”

    大师不敢动,更不敢吭声,整个人僵硬在那里,想把手从二龙掌握中抽出来,可柳二龙却抓的很紧,怎么也不肯让他逃开。论实力,柳二龙实在比他强的多。几十级的魂力差距,他想逃避也不是那么容易。

    就在大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生了。被一凉,一具滑腻的娇躯已经钻了进来,那火热地**紧紧的贴在他的背后,抓住他的那只手倒是放开了,可是紧接着柳二龙的双臂却已经环绕在他腰间勒紧。让两人的身体紧密贴合在一起。

    大师虽然穿着衣服。但他此时却吃惊的现,从背后紧贴自己的柳二龙却是身无寸缕。

    大惊失色之下。大师只得压低声音,“二龙,你别这样。弗兰德他们还在呢。柳二龙幽幽的道:“如果不是他们在,我也不会有这个机会了。小刚,这次说什么我也不会把你放开,就算是**,我也要先得到你地身体。”

    大师痛苦的道:“不,二龙,你听我说。就算你得到了我的身体,也得不到我的心。我们不能这样,我们是兄妹啊!”

    柳二龙恨声道:“我不管。我已经等了你这么多年,从花季少女等到了人老珠黄。难道你真的要让我等到满头白么?小刚,不要再折磨我了,也不要再折磨你自己。世俗的偏见真的那么重要么?我们既然已经走到一起,就解放你地心吧。”

    一边说着,她地一只手已经滑入大师的衣襟。此时,不论是大师还是柳二龙,心跳地都很厉害,而另一边的弗兰德和赵无,呼吸似乎也不再是那么均匀了。

    弗兰德还特意往赵无那边靠了靠,似乎要多给他们腾出一点空隙,而赵无则在心中念叨着:我听不见,我看不见……

    压抑的情愫,宛如火山一般迸,柳二龙虽然满腔热情,但她毕竟还是个处女,对于男女之事只是模棱两可的知道,真到了要上演真枪实弹的时候,她除了去扯大师的衣服之外,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但是,柳二龙的每一个动作,却都在点燃着大师体内的引线,大师突然现,自己的意志似乎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坚定。

    终于,他下定了决心,死就死吧,就算明天就死,这一切也值得了。

    “二龙,放开我。”

    “不放。怎么都不放。”

    “你,你不放开我,我怎么转过来,难道你要一直是这样的姿势么?”

    说出这句话,不只是大师呆住了,帐篷内的所有声音也嘎然而止,柳二龙环绕在大师腰间的手臂缓缓放松。

    大师猛一闭眼,在体内那已经被引燃的烈火带动下,猛的一翻身,将柳二龙压在了身下。不论实力差距有多大,在这种时候,男人总是在女人上面的。

    “二龙,我……”

    一旁的弗兰德心中暗骂,“这时候你还说话,妈的,你是不是个男人。”一边想着,他飞快的抬手在自己两边耳根下点了两下,封住了自己的听力。他可不想再受这个刺激。

    柳二龙的回答更简单,“来吧……”

    就在这关键时刻,突然,帐篷外一声大喝令大师和柳二龙的身体同时僵住。

    “有情况,大家小心。”这声断喝正是戴沐白出的。

    如果说大师之前像被点燃的烈火,那么,此时此刻,那刚刚被点燃的引线却直接被一盆冷水浇熄了。

    “有,有情况。”大师此时脆弱的像个孩,抱住柳二龙的双手缓缓放松。

    “妈的,老娘疯了。”柳二龙真的要疯了,等待多年的心愿眼看着就要完成,却突然被打断了,那已经不是用愤怒两个字所能解释的。身体猛的从大师身下滑开,大师甚至没有看清,她就已经穿好衣服嗖的一下蹿了出去。

    大师现,另一边的弗兰德和赵无一点反应都没有,他自知实力不行,赶忙砰砰弗兰德,“快出去看看,有情况。”

    他哪里知道,此时弗兰德和赵无都已经封住了听力,自然听不到外面戴沐白的疾呼。

    弗兰德心中大怒,一把拍掉大师的手,说了一句令大师绝倒的话,“妈的,你搞就搞吧,摸老干什么?老对你没兴趣。”

    大师愣了一下,一脚就踹了上去,不用问,今天晚上这事,明显是弗兰德给二龙出的主意了。

    弗兰德这才感觉到不对,大师的力气也不小,他被这一脚踹的直接贴在了赵无身上。

    更令大师无语的是,封住听力的赵无立刻骂了一声,“弗兰德,老对你没兴趣,人家夫妻俩搞,你难道像搞我?”

    弗兰德刚刚解开听力,自然听到了赵无的话,几乎用出了和大师一模一样的动作,一脚就踹在了赵无的**上。

    他的力气可就不是大师能比的了,虽然赵无皮糙肉厚不至于受伤,但也被他这一脚直接从帐篷中踹了出去。

    这边帐篷内的混乱另一边的史莱克七怪自然不知道,和大师正好相反的是,听到戴沐白的警示,唐像是解放了一般第一个从铺位上跳了起来,直接就蹿了出去。他的动作比柳二龙还要快了半分。

    一出帐篷,唐就看到戴沐白正从不远处飞快的朝这边跑来,在他背后,一道火光冲天而起,险些灼烧到他的后背。戴沐白一个鱼跃已经跳回营地这边,他脸上不但没有一丝惊慌,反而是一脸的喜色。

    “有合适的送上门来了。小,你的药物似乎对它没什么效果。至少是一头四千年左右的魂兽。”

    戴沐白话音未落,唐就已经看到了他口中这只魂兽。

    那是一只体型巨大无比的蝎,它的身体一点也不比当初唐杀死的人面魔蛛小,甚至还要大上几分。奇异的是,这只大蝎通体雪白,全身骨节上流露着一股强烈的杀气,苍白的身体紧贴地面游走,奇快。一条由九节尾骨凝结而成的尾巴高高翘起,上面连接着一个火红色的尾钩。

    唐一眼刚看到它,正好从它那尾巴上喷出一股火柱,直奔戴沐白而来。

    “嘿。”戴沐白吐气开声,“我还怕你了不成。”

    白虎武魂瞬间附体,两黄、两紫四个魂环同时上身,武魂附体中的他,身形比以前更加雄壮,双手在胸前一合,第一魂环技白虎护身障已经动。

    砰的一声巨响,戴沐白身前火光四射,身体接连后退步才算站稳身形。

    此时,唐已经辨别出这只魂兽的种类。从外形来看,他可以断定,这是一只大地之王。属于火属性魂兽。

    这种名叫大地之王的蝎为霸道,嗜杀成性,虽然不像人面魔蛛的剧毒那么令魂兽畏惧,但同等级的魂兽却少有敢招惹它的,绝对是一只上火系魂兽。从它那九节尾骨就能看出,这只大地之王的修为在四千五年左右。因为每五年。它的尾骨会变长一节。

    大地之王分为种颜色,红色的大地之王是千年以下修为,每节尾骨相当于五十年修为。当他修为达到千年之时,庞大地身体会返璞归真,重新变小,但身上的颜色也会由红色变成白色。而直到修为进化到万年的程。它才会再次变色,那时,它的颜色会变成深蓝色。

    从颜色和尾骨的节数唐立刻就准确判断出了它的实力。没错,这头魂兽正好适合他们现在四十级魂力地需要。

    就在唐准备动手配合戴沐白,史莱克七怪的其他人也都从帐篷中钻出来的时候。另一个帐篷中骤然飞出一道身影。正是鬓散乱的柳二龙。

    此时的柳二龙身上衣服还有些散乱。整个人却像疯了似地,从帐篷中冲出来她一眼就看到了那只四千多年修为的大地之王,顿时厉啸一声,直接就朝着大地之王冲了上去。不但动作奇快无比,那爆裂的气势看的戴沐白和唐等人大吃一惊。由于注意力都在柳二龙身上,他们甚至没有看到赵无被弗兰德一脚踹出帐篷的惨样。

    “让你破坏老娘的好事,老娘和你拼了。”柳二龙一边怒骂着,一边释放出了自己的武魂火龙。毫不停息的冲了上去。

    也算这头大地之王倒霉,本来以它的修为,面对唐等人的话说不定还有逃跑地机会。可它出现的实在不是时候,彻底激怒了柳二龙的它,已经没有任何机会。

    突然看到一个人类朝自己扑来,大地之王的第一反应就是尾钩上火光喷吐,和刚才攻击戴沐白时一样,一道火柱直奔柳二龙胸前轰去。

    但柳二龙可不是戴沐白,她甚至连闪躲都没有,全身烈焰已经完全腾起,下一刻。唐等人清晰的看到,柳二龙身上火光暴闪,她的第七个魂环瞬间大亮,全身上的衣服瞬间消失,皮肤已经被鳞片覆盖,一声恐怖的龙吟在空中回荡。

    唐呆呆的道:“只是对付一头千年魂兽,二龙老师似乎不需要释放出自己地第七魂技赤龙真身吧。弗兰德院长不是说,让我们自己对付魂兽么?怎么二龙老师自己上了?”

    戴沐白的邪眸同样是呆滞的,“以前我一直以为母老虎是最凶猛的。现在我才知道,母龙比母老虎更加恐怖。”

    “戴沐白,你说的母老虎是谁啊?”

    “当然是我家竹清……,呃……,不,竹清,你听我说。我不是说你……”等戴沐白下意识的回答后才现。问自己问题的正是朱竹清。

    此时的朱竹清已经不再是一片冰冷,娇颜上反而满是笑容。原本就美的她,笑起来更加动人心魄,只是现在地戴沐白却是一脸的恐慌。

    魂兽的感觉都很敏锐,修为越高,敏锐程也自然越高。这头修为接近五千年的大地之王在柳二龙施展出赤龙真身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妙,眼看着柳二龙背后舒展开来的巨大龙翼,它知道自己想跑也跑不了,只有拼死一搏才有逃生的机会。

    刹那间,大地之王全身红光迸,以它地身体为中心,方圆数十平方米内地空气完全扭曲起来,身下的地面瞬间龟裂,它那两只巨大地前鳌用力的在地面捶击一下,扭曲的空气中顿时产生出一种强烈的震荡波。

    哪怕是用出了赤龙真身的柳二龙也不禁在这震荡中迟滞了一下。而就在这个时候,大地之王身下龟裂的地面伴随着一声轰然巨响,一股赤红色的火柱冲天而起。

    这道火柱足有直径两米,正好覆盖在那扭曲空气的中央位置。此时也正是柳二龙身体片刻僵直在半空中的刹那。

    这个技能唐曾经听大师仔细讲解过,乃是大地之王的天赋技能,也是它最强大的一个技能,会随着修为的提升而不断变强。名为岩浆裂地击。最可怕的并不是它那强悍的攻击力,而是攻击力释放之前那半圆形覆盖的扭曲光芒。

    在那扭曲光芒的空气震荡范围之内,可以令敌人产生眩晕,眩晕的时间根据大地之王自身与对手的差距而定。一旦对手的身体被顶住,那么,下一刻喷而出,足有岩浆温的高热火柱就会给敌人致命一击。

    此时,唐他们距离主战场很远,就算在跟前,他们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来抵挡大地之王这一记攻击。大师当初教唐对付这种魂兽的办法时就是告诉他,千万不要靠近大地之王的身体,只要距离它过二十米,就不需要惧怕它这恐怖的技能。而万年级别的大地之王,这个距离将增加到五十米。

    愤怒中的柳二龙自然是没有这个作战思想,眼看着它那庞大的龙躯已经被火柱狠狠的撞在胸前。

    此时,弗兰德和大师也衣襟从帐篷中走了出来,当然,大师的脸色很难看,弗兰德则是一脸的无辜之色。

    他们自然也看到了岩浆爆裂击的出现,大师只是皱了皱眉,而弗兰德则双手做出捧心之状,喃喃的念叨了一句,“可怜的大地之

    是的,大地之王真的很可怜。下一刻柳二龙就给出了答案。

    在那巨大的火柱冲击下,奇异的一幕生了,柳二龙迟滞在半空中的身体并没有被火柱撞飞,反而像是沐浴在那火柱中一般,岩浆般的巨大火柱瞬间蔓延全身,她身上赤红色的鳞片在火焰的烘烤下,就像是红宝石雕琢而成的一般炫丽。

    大地之王的身体很庞大,但它的眼睛却很小。如果此时有谁能够辨别出他眼中的神色,那么,一定会从中读取到惊恐的情绪。

    下一刻,柳二龙的身体已经从天而降,没有任何花哨,更没有使用任何技能。她只是收敛了自己背后的双翼,就那么从空中落了下来,后面的龙爪重重的跺在了大地之王背上,轰然巨响之中。将沙漠之王大半个身体直接踩到了地面以下。

    大地之王出一声尖利的悲啸,两只前鳌飞快的挥舞着,可却连柳二龙的身体也碰不到。

    释放出赤龙真身的柳二龙身体有多庞大?体重有多么恐怖?就那么从天而降直接跺在大地之王身上,虽然没有直接把它跺死,但也差不多了。

    “暴力了。”戴沐白此时已经顾不上去哄朱竹清,完全被柳二龙的行动所震撼。

    马红俊眼中满是星光,“我决定了,以后二龙老师就是我崇拜的对象。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暴力美?”

    大地之王在柳二龙身下剧烈的挣扎着,但不论它怎样努力也无法从那恐怖的龙爪下挣脱,如果这头大地之王能够拥有人类的智慧,那么,很快他就会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被柳二龙一脚直接跺死。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