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8、灭族
    叶青羽身处【云顶铜炉】之中,只觉得像是被囚禁在了一只惊涛骇浪中随波逐流上下沉浮的酒桶中一样,没有方向来来回回地撞击,一阵阵的头晕脑胀。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

似是有什么东西,重重地撞击在铜炉的外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传来,叶青羽被震得眼冒金星,伤势发作,再度张口喷出一道血箭……

他想要运转一百零八字古法,催动云顶铜炉防御,但轰鸣震荡之中,竟是根本无法凝神!

“妈的,这下子要死了,被活活震死在这铜炉之中……”

叶青羽苦笑。

他与蒋小涵一战,本就受伤极重,加之被那诅咒可怕气机斩掉一臂,此时根本就是强弩之末,如此剧烈的震荡颠簸之下,几欲昏厥,还好心中最后一丝执念,一缕意志,让叶青羽坚持了下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叶青羽昏昏沉沉,似是在生与死之间不断地徘徊。

渐渐地,那震荡轰鸣之声,开始消失。

    

【云顶铜炉】的内壁,闪烁出一层层的铜色光华,似是保护光晕,将叶青羽守护在了其中,淡淡的玄黄色氤氲滋生,不断地在叶青羽残破的肉身肢体中进进出出,极为诡异。

这个内部空间,正是叶青羽储藏之前收取的那些白色怪异岩石的空间,一滩滩的血液流淌出去,浸透了这些白色岩石……

而内壁上一幅幅远古战图,其上的先民似是活了一般,不断地衍化远古征伐狩猎图,有战音喧嚣,嘶吼如新,仿佛是全息投影一样,不断地变换演化。

那丝丝缕缕的玄黄色氤氲,正是从这一幅幅变幻不定的远古先民战图之中散发出来的。

一种玄奥难言的大道气息,蕴藏于这氤氲之中。

随着氤氲气息进进出出,如针线丝缕般缝补身躯,叶青羽原本残破的肢体,逐渐开始恢复。

    

他处于半醒半死的状态,口不能言,鼻不能吸,手不能动,眼不能转,昏昏沉沉,隐约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

而丹田世界之中,原本被【落神渊】黑魔气压制的元力,终于彻底恢复,凝固的元气汪洋再度澎湃,那立于一级飓浪台阶上的【元气真我法身】,发出一声怒吼,猛然苏醒。

同一时间,在叶青羽的体内,一青一银一紫三道光华开始闪烁,流转不定,游走周身,游蹿于五脏六腑之间,弥漫在骨骼肌肉之中。

一青,如风。

它乃是从旭日城地下湖泊之中那神秘身影赐予的风之道基力量。

    

一银,如炎。

这是【无上冰炎】之力。

一紫,似光。

它乃是雷电皇帝遗泽中的混沌雷浆之力。

这三种力量,无一不是这世间至强,乃是武道皇帝的专属,蕴含着巅峰法则和奥义。

    

它们游走于叶青羽的身体,不断地纠缠变换,而那淡黄色氤氲却完美地融入到了三种力量之中,【云顶铜炉】的内壁,突然一百零八个古字符文出现,竟是将叶青羽当做神草药材一样,开始祭炼,如炼丹一般。

时间一份一秒地流逝。

叶青羽禅定不动。

……

两天之后。

一个身影从落神渊中跃身而出,稳稳落在深渊入口几十米外的岩层上。

    

他脚步踉跄,正是叶青羽。

满身伤痕和血迹,让叶青羽有些狼狈。

但他知道,自己的真正状态,却并非像是表面上这么凄惨,恰恰相反,状态好到了极点,体内力量充盈,甚至比下去【落神渊】之前,强了数十倍。

最主要的是,叶青羽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生机和本源之力,比以前强横旺盛了太多,与蒋小涵一战中,损耗的那些精血和寿元,非但完全补回来,甚至更加充盈。

那只被斩掉的手臂,已经生长了出来。

    

只是身上的一些伤痕,还未完全复原,委实是他之前受伤太重了。

他的手里,拎着云顶铜炉。

叶青羽不得不再一次感叹这鼎的奇特,在【落神渊】地下那种可怕的诅咒气机绞杀之下,它表层竟是没有丝毫的破损痕迹,硬生生地在那汪洋般的诅咒气机狂潮里,如磐石般抵挡了两天两夜的时间。

最终,那地下诅咒杀机消退消失。

也不知道是因为并没有完全苏醒,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位于【落神渊】地下深处的可怕存在,在疯狂地肆虐了【落神渊】两天两夜之后,竟是不可思议地重新陷入了沉睡之中,消失不见。

    

事情显得很怪异。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叶青羽才得以活着走出【落神渊】。

其实他本来还可以在【云顶铜炉】之中多停留一段时间,等待身体伤势完全恢复,可因为担心界域考核之事,他还是选择提前出来。

但问题是,【落神渊】中那片黑魔草药田,却是被彻底毁掉了。

叶青羽最终还是没有采到黑魔草,与其失之交臂。

    

考核任务,依旧没有完成。

“怎么办?如今连落神渊这最后一个地方的黑魔草都被毁灭,整个十六区域里应该是再也没有黑魔草的踪迹可寻了!”

叶青羽气的牙痒痒。

想来想去,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想要继续完成界域联盟的考核任务,只能朝着第十七和十八区域里去寻找黑魔草有可能出现的地方。

但叶青羽之前在行政大厅里查渊地形图的时候,文案资料里只有前十六区域的地形图。

    也就是说第十七和十八区域的地形,行政大厅里并没有任何相关记载。

“现在只能再去找找黑甲族,也许他们对第十七区域的地形多少有些了解……或者说,他们会有其他办法和线索?”

叶青羽只能抱有这样的侥幸。

打定主意之后,他飞身而起,离开落神渊边缘,朝着第十六区域西边的荒岭行进。

……

一炷香之后。

黑甲族部落荒岭上空。

    

刚穿过一片犹如云海般翻腾的黑魔气之后,叶青羽就立刻感受到空气中飘散着的浓郁的血煞之气。

难道黑甲族又遭到洗劫了?

叶青羽心中微微一惊。

他身形一闪,一道银色的流光瞬间划到了山坡上。

眼前所见,却是让他心神一震。

整个黑甲族的营地一片死寂。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气和古怪的腐臭气味,生灵全无,只有在山坡中段地势较为平坦的地方,聚积着一片血湖。

血湖四周堆积了数十具残缺的黑甲族武士的尸骸,还有遍地散落在山坡上的鳞甲和碎裂的兽骨刀箭。

发生了什么?

黑甲族竟然被屠杀了?

叶青羽又惊又疑,沿着山坡一路向上走去。

突然,其中一具混合着血污和黑泥的尸骸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具魁梧壮硕的尸体没有头颅,脊背上所有的鳞甲都被极为锋利的兵刃一一削断,,死前受到了很大的折磨。

    

他捡起尸体旁边的一块断鳞,却发现鳞甲的切口上,附着一层早已干涸的暗红色的液体。

“这液体中,也有腐烂的味道……”

叶青羽微微皱着眉,仔细端详着断鳞。

之后他又检查了一下脚下被血水侵染的黑泥,发现所有的血液里,也夹杂着暗红色的液体。

难道黑甲族在被屠杀之前中过毒?

这显然是为了不留活口,才会做得这么周密……

到底是怎么样的仇怨,会这样残酷的施以报复?

就在叶青羽疑惑不解的时候,几个身影突然从黑魔气之中闪现而出。

“你是谁!”

“什么人?”

“竟敢闯入黑魔族封禁的区域!”

四五个身影闪电般地围了过来。

    

叶青羽微微一惊,目力越过浓雾一般的魔气,个被黑色氤氲包裹,依稀可见都穿着黑色帽衫长袍的人形。

这几个人虽然容貌和身形,但他们的实力似乎都非常强悍,包围在他们身侧的黑色氤氲似乎与整个黑魔渊的魔气相融相合,脉承一线。

是黑魔族的强者。

“我只是路过。”叶青羽不动神色,微微运转寒冰之力,淡淡的冰雾犹如一道纱幔将他笼罩起来,虽见身形,不辨容貌。

    

“路过?难道你不知道这里已经被封闭了吗!”一个声音低沉冰冷的黑袍强者向前走了几步。

叶青羽感受到几道目光同时在打量着自己。

但在黑魔渊之中,被氤氲所遮挡真实面貌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所以那几个黑袍强者也并没有感到奇怪。

“你们是黑魔族?”叶青羽声音淡然。

他的目光同样在扫视着朝他越走越近的几个黑袍强者,发现他们手里各自拿着一些断裂的鳞甲和骨骼,其中有一个强者手里,竟然还提着一颗头颅。

    

叶青羽一眼认出,那正是黑甲族首领的头颅。

黑甲族首领竟然被斩首了?

不是一般的抢劫草药的突袭。

几个黑袍强者在反复打量叶青羽之后,相互交谈了几句,随后其中一个黑色氤氲浓厚如墨的强者冷声道:“我们是黑魔族的侦查队,专门来调查三日前黑甲族被屠杀一事,这里已经被封闭了,你突然闯入这里,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黑甲族被灭族了?这……我并不清楚发生过什么,三天前我从黑甲族首领这买过兽骨刀,今天来,是打算再换些草药。”叶青羽把那柄巴掌大小的兽骨小刀递了过去。

黑魔族强者接过小刀,仔细检查了之后,道:“既然如此,那你赶紧离开这里吧,现在这里是禁地,再待下去会被视为可疑人物押往黑魔渊审讯大厅。

    ”

-----------

呼呼,终于写完了。

一点多了,天啊,我不能熬夜的……大家晚安,真的晚安,我去睡觉了。

下周还要去做孕前检查,熬夜伤.精啊,惨!

ok/html/27/27414/index.html。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