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7、刺血堂
    &bp;&bp;&bp;&bp;黑魔渊的建筑风格都以黑色为主,巷子以某种未知名的黑色岩石铸就,宛如黑铁一样,其内黑魔气缭绕,极为狭窄,仅能容纳两三人并肩而过,长约数百米,其内竟是一个人都没有,无比的静谧,落针可闻。

    &bp;&bp;&bp;&bp;叶青羽和瘦长老一前一后,缓慢地走着。

    &bp;&bp;&bp;&bp;整条巷子里,只有寥寥几盏符文灯烛随着黑魔气轻轻飘摇,极为阴森,看上去就像一条通往鬼域界的通道。

    &bp;&bp;&bp;&bp;不过几步距离,巷之中的气流,开始微微地变化。

    &bp;&bp;&bp;&bp;“杀气?”

    &bp;&bp;&bp;&bp;叶青羽毛衫之下的嘴角,微微一怔,旋即划起一丝弧度。

    &bp;&bp;&bp;&bp;杀气外露,明来人并非是黄踏云。

    &bp;&bp;&bp;&bp;但即便不是黄踏云,估计也和黄踏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bp;&bp;&bp;&bp;这也在叶青羽的预料之中,以黄踏云的奸诈,绝对不会这么快就亲自出手。

    &bp;&bp;&bp;&bp;很快,整个巷之中,已经逐渐弥漫着越来越恐怖浓郁的杀气。

    &bp;&bp;&bp;&bp;一片干枯了的草茎,从墙头掉落下来,在距离叶青羽身形十米之外的虚空之中,在距离地面不到一米的时候,突然似是被什么暗劲席卷其中,然后瞬间化作了齑粉。

    &bp;&bp;&bp;&bp;但整个巷子里,却偏偏没有人影。

    &bp;&bp;&bp;&bp;原本无形的杀气,宛如惊涛努澜般爆发,搅动气流,伴随着萦绕四周的黑魔气化作一缕缕宛如触手般极为强绝的气浪,朝着叶青羽和霜无焱涌动而去。

    &bp;&bp;&bp;&bp;就在这时

    &bp;&bp;&bp;&bp;咻咻咻。

    &bp;&bp;&bp;&bp;急骤破空声传来。

    &bp;&bp;&bp;&bp;流光闪烁,急速突进的身形,宛如流光。

    &bp;&bp;&bp;&bp;几十个如同鬼魅一般的蒙面黑影骤然闪现。

    &bp;&bp;&bp;&bp;暗色墨色的利器,在昏暗的灯光之下,几乎不可见,疾风骤雨一样朝着叶青羽席卷而来。

    &bp;&bp;&bp;&bp;恐怖的杀机顷刻蔓延,仿佛一场血腥暴雨疾速而至。

    &bp;&bp;&bp;&bp;叶青羽恍若未觉,依旧一步一步慢慢地行走,连头都没有抬。

    &bp;&bp;&bp;&bp;瘦长老霜无焱也没有任何的表示。

    &bp;&bp;&bp;&bp;低着头,他不紧不慢地跟在叶青羽的伸手。

    &bp;&bp;&bp;&bp;眼看叶青羽就要被那突如其来的暗刃风暴绞碎。

    &bp;&bp;&bp;&bp;突然之间,虚空之中,不知道何时,悄无声息间飞出不计其数的晶莹冰锥。

    &bp;&bp;&bp;&bp;被一股奇异无形的力量控制,冰锥急速旋转,以闪电一般肉眼不可捕捉的速度,犹如天女散花一样,在昏暗的巷子里,撩起一蓬瑰丽奇艳的晶莹星光,爆射而出。

    &bp;&bp;&bp;&bp;冰锥整体晶莹透亮,看上去甚至比万载寒冰更为坚硬。

    &bp;&bp;&bp;&bp;尖锐的冰锋之上,还有宛如璀璨星月一般光芒,隐隐透着一丝天地万象之中的法则之力。

    &bp;&bp;&bp;&bp;“啊!”

    &bp;&bp;&bp;&bp;“噗!”

    &bp;&bp;&bp;&bp;接连几声短促而又惊恐的痛呼之中,夹杂着**被洞穿的声音和鲜血喷溅的声音。

    &bp;&bp;&bp;&bp;七八个原本迅捷如闪电一般的刺客,从极速到静止,只是在一瞬间,身躯瞬间僵在半空之中,像是被冰锥击中之中以极为怪异的姿势凝固住了似的。

    &bp;&bp;&bp;&bp;嘭!

    &bp;&bp;&bp;&bp;几个就像是冰块猛地爆裂的声音陡然响起。

    &bp;&bp;&bp;&bp;被冰锥击中的刺客瞬间化作细如尘埃的冰碴,飘散在叶青羽和瘦长老霜无焱的四周。

    &bp;&bp;&bp;&bp;但更为诡异的景象也随之发生了。

    &bp;&bp;&bp;&bp;(本章未完,请翻页)所有的冰碴并未消散在虚空之中,反而以一种诡怪的轨迹汇聚起来,幻化成一个个冰雕人像。这些冰雕人像浑身冒着与霜无焱相似的寒气,竟然齐齐站在他的身后,仿佛只需要一声令下,他们就要朝着原本的同伴击杀而去!

    &bp;&bp;&bp;&bp;此时此刻,叶青羽才算是第一次亲眼见识到接引长老霜无焱的实力。

    &bp;&bp;&bp;&bp;他站在元气大作的瘦长老身旁,浑身每一条脉络和气血,以及整个丹田界,都被那股隐隐镇压周围一切的威力和压迫所影响。

    &bp;&bp;&bp;&bp;叶青羽清晰地感受到浑身涌动着极为恐怖的元气之力。

    &bp;&bp;&bp;&bp;一时之间,竟然自己都无法自如掌控身体之中涌动的力量。

    &bp;&bp;&bp;&bp;也是在这之后,叶青羽才真正地意识到,为什么界域联盟的接引长老向来只有两位,而他们总是能信誓旦旦地能保护使团的性命安危,而又是为什么,在风暴之墙考核场景之中,就算是紫金神府之主出现,两位长老都淡然无比,不曾见礼,看来这两位长老的身份,绝对非同凡响。

    &bp;&bp;&bp;&bp;与此同时

    &bp;&bp;&bp;&bp;爆发着强横无匹的元气之力的瘦长老霜无焱,犹如伫立在寒冰气雾之中的杀神。

    &bp;&bp;&bp;&bp;“刺血堂?想不到,有人会请你们出手……只不过,我界域联盟要护的人,你们都敢动,未免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瘦长老冰冷的声音,在狭的巷子里震荡。

    &bp;&bp;&bp;&bp;远处昏暗之中,有若隐若现的涟漪泛动。

    &bp;&bp;&bp;&bp;就像是有黑鱼潜翔水底时水面的波纹。

    &bp;&bp;&bp;&bp;刺血堂?!

    &bp;&bp;&bp;&bp;叶青羽心中一惊。

    &bp;&bp;&bp;&bp;先前在五棱令牌里有记载一些关于刺血堂的介绍。

    &bp;&bp;&bp;&bp;这是存在于黑魔渊已经超过数千年的神秘刺客组织,恶名昭彰,甚至在整个界域联盟之中都排得上名号。其中有一个杀手,据可敌准帝,刺杀过三位大圣级强者,还是登上过界域联盟第一通缉榜的重犯。

    &bp;&bp;&bp;&bp;这些刺客,竟然是刺血堂的人。

    &bp;&bp;&bp;&bp;是黄踏云请动的?

    &bp;&bp;&bp;&bp;还是……

    &bp;&bp;&bp;&bp;远处。

    &bp;&bp;&bp;&bp;“桀桀桀!”一道像是锈铁摩擦一般的怪笑声浮现,在巷子里飘忽不定,位置难寻,道:“老东西,界域联盟很厉害吗?桀桀桀桀,如今道艰难,谁给钱,谁就是神……我看霜老儿你还是快滚,出钱的人,并没有要你的命,你还是不要挡我们兄弟的财路了,要是不心宰了你,又没有人付钱给我,那我岂不是亏了!”

    &bp;&bp;&bp;&bp;“呵,你认识我?刺血堂的后辈,真是越来越良莠不齐,敢在老夫面前这种话……受死!”霜无焱双眸中闪过两道凛冽寒光。

    &bp;&bp;&bp;&bp;瞬息之间,又是成千上万的冰锥,自虚空之中而生,洞穿虚空。

    &bp;&bp;&bp;&bp;同一时间,站在霜无焱身后的冰雕人像也突然苏醒了过来,朝着刺客的方向击杀过去。

    &bp;&bp;&bp;&bp;“桀桀,霜老儿,这一次算你赢了,心护好那个崽子,他的人头,我刺血堂摘定了。”虚无之中的刺客,似乎是并不像和霜无焱硬碰,所以选择了离去。

    &bp;&bp;&bp;&bp;虚空之中,涟漪闪烁。

    &bp;&bp;&bp;&bp;其他数十名隐藏在暗中的刺血堂刺客,也在第一时间纷纷身形一闪,消失在巷之中。

    &bp;&bp;&bp;&bp;“呵,想逃,没那么容易!”瘦长老霜无焱脾气不,起了杀心,竟是身形化作闪电,带着十几个人形冰雕追了过去。

    &bp;&bp;&bp;&bp;“等……”仍旧站在原地叶青羽,刚发出第一个音,所有的人影和气息

    &bp;&bp;&bp;&bp;(本章未完,请翻页)就已经完全消散不见,霜无焱的气息也消失。

    &bp;&bp;&bp;&bp;叶青羽苦笑。

    &bp;&bp;&bp;&bp;整个巷里空空寥寥,仿佛除了他之外,从来没有其他人来过。

    &bp;&bp;&bp;&bp;“这冰老头,不靠谱啊,不是保护我吗……居然被对方这么轻松就调走了。”叶青羽哭笑不得。

    &bp;&bp;&bp;&bp;随即他四周打量了一下两侧的高墙和巷子两端的街道,静静站立了一会儿。

    &bp;&bp;&bp;&bp;片刻之后。

    &bp;&bp;&bp;&bp;没有其他势力的突袭,一切显得极为风平浪静。

    &bp;&bp;&bp;&bp;看来,这一波刺客杀手,是真的都走了。

    &bp;&bp;&bp;&bp;那躲在暗处的人,还挺沉得住气。

    &bp;&bp;&bp;&bp;叶青羽嘴角微微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bp;&bp;&bp;&bp;他继续朝前走出巷,离开了第十区域,朝着黑魔渊更深处走去。

    &bp;&bp;&bp;&bp;当叶青羽离开巷之后,巷子里,黑魔气之中渐渐地浮现出了一个身影,看着叶青羽消失的地方,露出了一抹狰狞阴毒的笑。

    &bp;&bp;&bp;&bp;……

    &bp;&bp;&bp;&bp;一个时辰之后。

    &bp;&bp;&bp;&bp;黑魔渊第十二区域。

    &bp;&bp;&bp;&bp;这片区域同样像是一座鬼域古城。

    &bp;&bp;&bp;&bp;黑岩铸就的楼宇散落在接到两侧,所有的商贩和来往行人在叶青羽到达这一层的第一瞬间就有所感应,纷纷带着一丝警惕和敌视的神色,看着眼前飘然走过的不速之客。

    &bp;&bp;&bp;&bp;叶青羽四处打量了一番之后,挑了一家看上去像是个茶肆的楼,目光一亮。

    &bp;&bp;&bp;&bp;似是想起了什么,叶青羽直直地走了过去。

    &bp;&bp;&bp;&bp;茶楼门口。

    &bp;&bp;&bp;&bp;两个登天境巅峰强者的店二站在门口迎来往送。

    &bp;&bp;&bp;&bp;其中一个穿着黑底蓝褂,而另一个穿着黑底红褂,各自用半边黑白相间的脸谱遮着一左一右半张脸,看上去有些怪异。

    &bp;&bp;&bp;&bp;不过,只要是在这黑魔渊之中,再古怪的人和事,都算是正常。

    &bp;&bp;&bp;&bp;在经历了前面的十一区域之后,叶青羽也都见怪不怪了。

    &bp;&bp;&bp;&bp;他被两个极为热情的店二迎进了茶楼,甚至于他都还没来得及仔细看一眼茶楼的门匾。

    &bp;&bp;&bp;&bp;茶楼内。

    &bp;&bp;&bp;&bp;“看这位客人的气质打扮,不像本地人啊,打哪儿来啊?”穿着蓝褂店二一边用毛巾扇了扇椅子上并不存在的浮灰,一边热情示意叶青羽入座。

    &bp;&bp;&bp;&bp;另一个穿着红褂店二立刻沏了一杯颜色古怪,冒着炭火燃烧时独有的气味的茶递给了叶青羽,笑盈盈道:“这位爷,一路走下来,渴了吧,来来来,先喝一杯,生津润肺,解渴佳品。”

    &bp;&bp;&bp;&bp;鳎乌?

    &bp;&bp;&bp;&bp;叶青羽微微皱了皱眉。

    &bp;&bp;&bp;&bp;黑魔渊神草榜排名第四十的药用魔草。

    &bp;&bp;&bp;&bp;虽然它本体并无魔性,但叶脉之中蕴含着一种独特的气味,会吸引方圆数十里的鳎乌虫来啃食其叶,而鳎乌虫在啃噬叶子之后拉出的粪便,则是用来制作鳎乌茶的原料之一。

    &bp;&bp;&bp;&bp;根据神草榜的记载,鳎乌茶的确是黑魔渊中很珍贵药用茶,尤其是黑魔族长期饮用,有固本培元的效果。

    &bp;&bp;&bp;&bp;他迅速扫视了一眼。

    &bp;&bp;&bp;&bp;整个茶楼大厅里只有两三桌客人零星坐着,每个客人都被黑色氤氲包裹,或者是带着面具,看不清楚真容——

    &bp;&bp;&bp;&bp;第二更。

    &bp;&bp;&bp;&bp;今天二更

    &bp;&bp;&bp;&bp;(本章完)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