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1、直接晋级?
    &bp;&bp;&bp;&bp;“嗯?他就是府主?!”

    &bp;&bp;&bp;&bp;叶青羽看着飘然而至的青色的人形虚影。

    &bp;&bp;&bp;&bp;这团虚影,如一团青风流光一样流转不定,又如空气漩涡一样,气息极为诡异,显然是神通到了一定的境界,根本不是如今叶青羽的修为所能度侧揣摩。

    &bp;&bp;&bp;&bp;紫金神府的府主,也就是掌管旭日城的城主。

    &bp;&bp;&bp;&bp;在青色人形虚影靠近的那一刻,叶青羽很清楚地感受到了广场上那股恐怖力量的来源,正是从虚影身上出。

    &bp;&bp;&bp;&bp;居然连这位高高在上的大人物都惊动了?

    &bp;&bp;&bp;&bp;叶青羽大为意外。

    &bp;&bp;&bp;&bp;不知道这府主现身,是为了什么?

    &bp;&bp;&bp;&bp;他和鱼杏对视一眼,同时都保持了沉默。

    &bp;&bp;&bp;&bp;“禀府主……”上官武有些急切,想要将这里生的事情,详细再一遍。

    &bp;&bp;&bp;&bp;“事情,我都知道了。”虚影落在考核台上,依旧是一团青光流转的样子,看不清楚具体的身影和面貌,周身有混沌气息流转,但却能够感受到他的目光,这是一种很诡异的感觉。

    &bp;&bp;&bp;&bp;他朝着上官武的方向微微点了点头。

    &bp;&bp;&bp;&bp;上官武双眉微皱,神色凝重,继续道:“大人,叶青羽登上风暴之榜这件事情,关系重大,涉及到整个人族的气运,乃至是大千界域的未来局势,实在太过重要,属下斗胆,还恳请大人直接颁布紫金神令,将整个消息封锁……”

    &bp;&bp;&bp;&bp;话音未落。

    &bp;&bp;&bp;&bp;“紫金神令?上官大人,你这也太夸张了吧!”一旁的黄踏云面色一惊,突然出声打断。

    &bp;&bp;&bp;&bp;“风暴之榜排名第一,这还不够请动紫金神令?”上官武再也忍不住,顿然大怒,回头怒视黄踏云,凌厉呵斥道:“黄总管,多年来我们主持风暴之墙的试练,你从来都还算是公平公正,偶尔有一点偏袒,但只要不影响大局,本官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是今天,自从考核开始,你就一反常态,一直对天荒使团抱有成见,几次三番故意出言为难,我上官武现在倒是想问一问,同为人族,黄总管你这样做,究竟是何居心!”

    &bp;&bp;&bp;&bp;这一番话,宛如刀枪剑戟,上官武怒火爆的情况下出来,简直就是振聋聩。

    &bp;&bp;&bp;&bp;以往数百年里,上官武与黄踏云共同主持过多次风暴之墙的试练,所以他很清楚黄踏云的行事作风。

    &bp;&bp;&bp;&bp;虽然黄总管在旭日城中偶有拜高踩低的恶习,但在考核过程中还从来没有像今天面对天荒使团这般,多次出言贬低,言语之中还刻意刁难。

    &bp;&bp;&bp;&bp;一开始,上官武并不在意。

    &bp;&bp;&bp;&bp;他以为黄总管只是有些看不起新生界域,所以言语之间有些轻蔑,但三番四次之后,他却不得不感到异常。

    &bp;&bp;&bp;&bp;但是现在,叶青羽都已经登上了风暴之榜第一名,黄踏云还这么执迷不悟,上官武是真的怒了。

    &bp;&bp;&bp;&bp;“你……你血口喷人!”黄踏云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慌乱。

    &bp;&bp;&bp;&bp;他面色阴沉,一脸冤枉的样子,疾声反驳起来,“我只是……为了保证考核过程的公平,严厉了一些罢了……倒是你,上官大人,天荒使团考核过程中的几次评定,你都似乎多有偏袒之意,难不成你收了天荒使团的好处?”

    &bp;&bp;&bp;&bp;“放肆!”上官武气势威严,怒意攀升,道:“黄踏云,你最好弄清楚你在什么,本官处事,从来都是公正不二,旭日城中人尽皆知,岂是你能随口污蔑!”

    &bp;&bp;&bp;&bp;黄踏云身形一震,气势随之矮了一截。

    &bp;&bp;&bp;&bp;在这一点上,的确是他被逼急了,根本没有考虑到上官武在城中根深蒂固的威望。

    &bp;&bp;&bp;&bp;“下官……下官也只是担心界域评级这种影响甚大的事情会出纰漏,才会……才会这么严苛……”黄踏云略微低头,不敢再与上官武对视。

    &bp;&bp;&bp;&bp;“严苛?恐怕黄大人的严苛,别有用心!”上官武依旧面色愠怒。

    &bp;&bp;&bp;&bp;“府主……府主大人,下官的确是一片赤诚,想要办好天荒界评级考核这件事……请……恳请府主大人做主啊!”黄踏云露出一副蒙受巨大冤屈的样子,朝着考核台上的那团青色人形虚影行了一个大礼。

    &bp;&bp;&bp;&bp;考核台上。

    &bp;&bp;&bp;&bp;青色人形虚影一动不动。

    &bp;&bp;&bp;&bp;沉默了几息之后。

    &bp;&bp;&bp;&bp;虚影微微转动,朝着上官武的方向,道:“你的考虑,的确是很对,但紫金神令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毕竟这个广场上有不同种族的千余人,众口难挡……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自有办法。”

    &bp;&bp;&bp;&bp;“太好了……”上官武闻言大喜。

    &bp;&bp;&bp;&bp;他紧绷依旧的神经终于微微放松下来,脸上也恢复从容神色。

    &bp;&bp;&bp;&bp;眼前这位大人,可以是整个旭日城指引神明一般的存在,神通广大,实力恐怖,既然这位大人有办法,那就一定能妥善处理好这件事情。

    &bp;&bp;&bp;&bp;上官武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远处的风暴之墙,眼眸一转,似是想起了什么,朝着府主大人道:“大人,还有一件事情,属下实在不解,今日天荒使团考核第二关的时候,原本已经有九个印记留在墙面上了,但后来不知为何,印记突然在众人眼前消失不见……”

    &bp;&bp;&bp;&bp;一旁表现出一副被冤枉之后忿忿不平模样的黄踏云突然微微一僵,慌忙开口,道:“对对,大人,我们都亲眼看见,印记无缘无故就消失了……我们还以为风暴武帝冕下的意志……”

    &bp;&bp;&bp;&bp;“关于这个,我也早就有所感应。”青色人形虚影突然开口。

    &bp;&bp;&bp;&bp;话音未落。

    &bp;&bp;&bp;&bp;考核台上那团青色虚影之中,突然分出一缕轻纱般的青色风痕,飘向风暴之墙的方向,绕着那座宽高百米的巨墙转了一圈。

    &bp;&bp;&bp;&bp;墙面上再度出现变化。

    &bp;&bp;&bp;&bp;浮现在墙面表层的风暴之榜如同汇入湖底的水滴,完全消失隐匿在墙体之中。而那一层浓郁清新的青色氤氲光华,再次出现在风暴之墙上。整个墙面仿佛被一团游走不定的青云覆盖,道蕴澎湃其中,不断变幻着天地万象。

    &bp;&bp;&bp;&bp;很快,更令人意外的景象生了。

    &bp;&bp;&bp;&bp;在闪烁着青色光华的墙面,有一丝细如丝碧绿色氤氲,仿佛被奇异的力量禁锢其中,不断挣扎想要脱离风暴之墙。青色人形虚影之中分离的那一缕青色风痕将墙面上那一丝碧绿氤氲抽离出来,包裹其中,朝着考核台飘了回来。

    &bp;&bp;&bp;&bp;“风暴之墙被人做了手脚。”

    &bp;&bp;&bp;&bp;青色人形虚影之中分出一只手掌虚影,微微抬起,掌心之中漂浮着的就是那一丝碧绿色氤氲。

    &bp;&bp;&bp;&bp;“竟然有力量能干扰风暴之墙?”上官武震惊不已。

    &bp;&bp;&bp;&bp;风暴之墙是风暴武帝冕下亲手所设,蕴含风暴法则和天地道蕴,竟然能被其他力量所干扰到,简直难以置信!

    &bp;&bp;&bp;&bp;“是啊!是谁如此丧心病狂,竟敢在暗中破坏考核!”黄踏云突然义正言辞起来。

    &bp;&bp;&bp;&bp;“这绿色氤氲之中的力量,很是古怪,一时之间,我也感应不到它的出处,但能够干扰到风暴之墙,还能这么神不知鬼不觉,必然是个武道大圣级别的存在,这件事,日后再好好调查。”青色人形虚影的手掌微微合握,青色的光团将犹如碧绿色氤氲包裹起来。

    &bp;&bp;&bp;&bp;眼看着那一丝碧绿氤氲消失在眼前,黄踏云才微微低下头。

    &bp;&bp;&bp;&bp;他深深呼了一口气,动了动已经僵住的手指。

    &bp;&bp;&bp;&bp;刚刚那一瞬间,他似乎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bp;&bp;&bp;&bp;活了这么多年,竟然第一次感觉自己快要被吓死了。

    &bp;&bp;&bp;&bp;还好给自己那个绿色戒指的人,实力都已经到了绝巅的程度,没有留下破绽,所以连府主都无法追查这绿色能量的来源。

    &bp;&bp;&bp;&bp;叶青羽一直都在注视着这一幕。

    &bp;&bp;&bp;&bp;暴风之墙恢复了正常,一直站在风暴之墙前的叶青羽突然感受到,考核台上那团模糊的青色人形虚影,扭过头来,正在注意自己和鱼杏。

    &bp;&bp;&bp;&bp;虽然这团虚影并无面目眼睛,但叶青羽却分明觉得,有两道目光,正游走在他和鱼杏的身上。

    &bp;&bp;&bp;&bp;考核台上。

    &bp;&bp;&bp;&bp;“恩,这皇道之气……”青色人形虚影的府主大人微微有些诧异。

    &bp;&bp;&bp;&bp;他从远处那位天荒界第一女帝身上所看到的皇道之气,竟然有着一股非比寻常的力量。

    &bp;&bp;&bp;&bp;但他并没有什么,毕竟在这个考核广场的千余人之中,足以令他分身出现的,只有那个白衣少年。

    &bp;&bp;&bp;&bp;“呵呵,年轻人,你令我震惊,一千年以来,你是第一个登上风暴之榜的人族,也是暴风之榜出现以来,第二个登上榜的人族……”府主大人的虚影看向叶青羽的方向,声如玉石相叩,深沉浑厚,道:“上一次人族中人登上榜单,还是三千多年前,那个叫做魏烈的绝天才……”

    &bp;&bp;&bp;&bp;“魏烈?”叶青羽心中一惊。

    &bp;&bp;&bp;&bp;那是一个曾在风暴之榜排名第五的名字。

    &bp;&bp;&bp;&bp;没想到,这位天才竟然是三千年前的人族。

    &bp;&bp;&bp;&bp;“对于今天的事情,晚辈也很意外。”叶青羽微微拱了拱手,对于这位威名远播的城主大人,叶青羽表现的很是尊重。

    &bp;&bp;&bp;&bp;“登上风暴之榜,尤其是位列榜,从此叶青羽这三个字,就要在大千界域之中众所周知,名声大震了,而你,也会成为我们各大界域人族势力的重点关注对象,年轻人,你准备好了吗?”府主大人语气之中,蕴含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继续道:“但是这件事情,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bp;&bp;&bp;&bp;叶青羽洗耳恭听,没有打断对方的话。

    &bp;&bp;&bp;&bp;以他现在的实力,也许在天荒界来的确已经堪称逆天,但对于大千界域,尤其是上界界域的那些恐怖势力来,自己就像是个襁褓之中的婴儿,根本不足为惧。

    &bp;&bp;&bp;&bp;再则,天荒界作为一个新生界域,各方势力的实力都还很薄弱,若是随便要给成熟界域的一方势力攻过来,只怕像是在砧板上剁肉那么简单。

    &bp;&bp;&bp;&bp;青色人形虚影看到叶青羽的表现,心中暗暗点头,对于这个少年,评价又高了一层,接着道:“这个消息要是传到了混沌天城之后,也有一定的可能,让你们的天荒界因此通过界域评级,这对于天荒界来,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喜讯。”

    &bp;&bp;&bp;&bp;叶青羽听到了这句话,心中顿时一喜。

    &bp;&bp;&bp;&bp;-----------

    &bp;&bp;&bp;&bp;第三更。

    &bp;&bp;&bp;&bp;早点更了,晚上陪下媳妇。

    &bp;&bp;&bp;&bp;谢谢大家8

    &bp;&bp;&bp;&bp;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