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8、风暴之榜
    &bp;&bp;&bp;&bp;叶青羽并未回应,他看上去,就像是入定了一般。≥>

    &bp;&bp;&bp;&bp;不仅如此,所有围观的人,都没有话。

    &bp;&bp;&bp;&bp;甚至连所有的气息,都隐匿到了极致,生怕是打扰到了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风暴之墙前的那个白衣身影上。

    &bp;&bp;&bp;&bp;他们都在屏息以待。

    &bp;&bp;&bp;&bp;期待着这个从来只会让他们惊喜和全新认知的第一战神,出足以逆转局势的一击。

    &bp;&bp;&bp;&bp;这是一种印刻在骨子里的信任,近乎于神之信仰的崇拜。

    &bp;&bp;&bp;&bp;眼见叶青羽根本就不理他,黄踏云眼眸之中的阴沉之色愈加浓郁。

    &bp;&bp;&bp;&bp;“上官大人,这个崽子,分明是在戏弄我等,我看也不用再等了,这个品行卑劣的贱民,只不过是在故意拖延,我以考核官的身份,强制取消他的考核资格,将他交由黄林神卫,严审偷窃之罪!”黄踏云大声地道。

    &bp;&bp;&bp;&bp;上官武皱了皱眉。

    &bp;&bp;&bp;&bp;就在这时。

    &bp;&bp;&bp;&bp;一直专注地观察着风暴之墙的叶青羽终于有所反应。

    &bp;&bp;&bp;&bp;他缓缓回过头,眼神之中竟然带着一丝淡淡的怜悯之意,看向了黄踏云,声线平和,道:“黄大人,我一直都很好奇,你我同为人族,为什么你对我天荒使团,像是对仇人一样,一再刁难,咄咄逼人,莫非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只是,恐怕要让你失望了!睁大眼睛看好了!”

    &bp;&bp;&bp;&bp;话音未落。

    &bp;&bp;&bp;&bp;叶青羽一拳轰出。

    &bp;&bp;&bp;&bp;拳头平静,并没有什么非常剧烈的元气和能量波动。

    &bp;&bp;&bp;&bp;也没有化作龙爪。

    &bp;&bp;&bp;&bp;甚至没有运用冰炎或雷电之力。

    &bp;&bp;&bp;&bp;他的拳头上,只是有一层淡淡的青芒闪烁,就像一团无声无息地燃烧的青色火焰,覆盖其上。

    &bp;&bp;&bp;&bp;所有的呼吸骤停。

    &bp;&bp;&bp;&bp;所有的目光凝固。

    &bp;&bp;&bp;&bp;所有的心跳消失。

    &bp;&bp;&bp;&bp;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幕。

    &bp;&bp;&bp;&bp;然后就看叶青羽的拳头,像是穿过了一层水幕一样,极为轻松而缓慢地洞穿了风暴之墙。

    &bp;&bp;&bp;&bp;拳头的青芒和暴风之墙相融,涟漪微微荡漾,并没有任何惊天动地,震撼山岳的波动,就像是这一拳伸入了淡青色的湖水之中。

    &bp;&bp;&bp;&bp;打穿了。

    &bp;&bp;&bp;&bp;真的打穿了!

    &bp;&bp;&bp;&bp;四周,一片死一般的沉静。

    &bp;&bp;&bp;&bp;整个风暴之墙的考核广场上,万籁俱寂。

    &bp;&bp;&bp;&bp;仿佛在这一刻,连风云涌动都戛然而止,所有的动静和气息声都消失了,整个空间似乎突然凝结了一般。

    &bp;&bp;&bp;&bp;广场内外的所有人,都处在一种心神极度震惊的状态之中。

    &bp;&bp;&bp;&bp;尤其黄踏云。

    &bp;&bp;&bp;&bp;此时此刻,他因为过于惊骇,整个人处于愕然失色,目光失焦,身形僵立的模样。

    &bp;&bp;&bp;&bp;上官武也是瞪大了眼睛像是白日见鬼了一样。

    &bp;&bp;&bp;&bp;虽之前有点儿期待,或许在这个白衣年轻人的身上,有奇迹生,但看到风暴之墙竟是如此被轻易地打穿之后,上官武还是被彻底震撼了一时失去了思维和语言能力。

    &bp;&bp;&bp;&bp;足足十息之后。

    &bp;&bp;&bp;&bp;黄踏云的指尖才微微颤动起来。

    &bp;&bp;&bp;&bp;他整个人失魂落魄,看着叶青羽的方向犹如梦呓般在自言自语着什么:“怎么可能……不可能……他怎么……”

    &bp;&bp;&bp;&bp;一些人被这尖叫惊得回过神来,下意识地看向黄踏云。

    &bp;&bp;&bp;&bp;“这不可能!”黄踏云依旧像是魔怔一般,失神大喊大叫。

    &bp;&bp;&bp;&bp;“在这个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叶青羽神色淡然,声音平和,依旧面对着风暴之墙,缓缓抽回了手臂。

    &bp;&bp;&bp;&bp;随着手臂的抽离,洞口逐渐自行愈合。

    &bp;&bp;&bp;&bp;那散着青色光韵的风暴之墙逐渐恢复完整。

    &bp;&bp;&bp;&bp;此时的叶青羽,屹立在被洞穿了的风暴之墙跟前,宛如一尊百战归来的神祇一样,就算是全身没有丝毫力量波动,但浑身上下却像是有一种令人臣服颤栗的威压弥漫。

    &bp;&bp;&bp;&bp;与此同时,风暴之墙上却有意外的变化出现了。

    &bp;&bp;&bp;&bp;墙面上原本轻柔荡漾的青色氤氲光华,仿佛被奇异的力量吸引,犹如百川汇聚,形成一个巨大的青色氤氲的旋涡,朝着洞口的方向涌入,逐渐变的洞口,像是一个正在鲸吸牛饮的活物,几息之间,便将青色氤氲尽数吸收。

    &bp;&bp;&bp;&bp;青芒消散。

    &bp;&bp;&bp;&bp;整个风暴之墙的墙面,竟然变得极为平滑,简直就像一面能投射出虚影的镜子。

    &bp;&bp;&bp;&bp;“你们看,那是什么?”一个天荒强者突然像是看见什么匪夷所思的东西,疾声惊呼起来。

    &bp;&bp;&bp;&bp;几乎是在瞬间,所有处于震惊状态中的人,本能的将目光移动到了平滑的墙面上。

    &bp;&bp;&bp;&bp;只见原本平滑的墙体上,开始由下至上,一点点起伏,几息之后,竟然浮现出了一个几个字!

    &bp;&bp;&bp;&bp;“三十……薛……非……寒?!”

    &bp;&bp;&bp;&bp;“三十是什么?名次吗?”

    &bp;&bp;&bp;&bp;“薛非寒?是个……名字?”

    &bp;&bp;&bp;&bp;“他是……谁?”

    &bp;&bp;&bp;&bp;“风暴之墙上……怎么打出字来了?”

    &bp;&bp;&bp;&bp;广场中央的天荒强者们,在震惊之后,纷纷露出极为疑惑的模样。

    &bp;&bp;&bp;&bp;距离风暴之墙最近的鱼杏、温晚和西门夜等人,彼此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睛中的震惊和疑惑,都摇了摇头,对着突如其来的变化感到不解。

    &bp;&bp;&bp;&bp;人群中,老鱼精在这一瞬间,眼眸之中爆射出精芒,神色微微有点儿激动。

    &bp;&bp;&bp;&bp;而叶青羽的注意力,也被风暴之墙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所吸引。

    &bp;&bp;&bp;&bp;这显然也在他的注意之外。

    &bp;&bp;&bp;&bp;然而,风暴之墙前,只有两个人,与他们的神态截然不同。

    &bp;&bp;&bp;&bp;如果别人的表情只是惊讶疑惑的话,那这两个则是彻底的震撼呆滞。

    &bp;&bp;&bp;&bp;甚至可以,这两个人,自从风暴之墙产生变化的时候,就开始露出有些惊恐的神色。

    &bp;&bp;&bp;&bp;这两人,正是这场风暴之墙考核的考核官,紫金神府外院总管黄踏云、紫金神卫副统领上官武。

    &bp;&bp;&bp;&bp;原本就因为叶青羽击穿了暴风之墙而面色惨白的黄踏云,此时整个人因为过于惊骇,浑身竟不自觉微微颤抖的,完全没有平日里谋事在胸的淡定,五官狰狞,一副大白天见了鬼的样子。

    &bp;&bp;&bp;&bp;而一旁陷入震撼之中的上官武,也是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在此时呆滞呓语的失态。

    &bp;&bp;&bp;&bp;“这……这是风……风暴之榜……天,竟然是风暴之榜?”从陷入呆滞震撼状态的上官武的嘴里,断断续续出几个字。

    &bp;&bp;&bp;&bp;人群之中,逐渐有议论声传了出来。

    &bp;&bp;&bp;&bp;“风暴……之榜?”

    &bp;&bp;&bp;&bp;“是评级榜单吗?”

    &bp;&bp;&bp;&bp;“难道是风暴武帝冕下留下的?”

    &bp;&bp;&bp;&bp;“你们快看,已经有二十六名出现了,拓雷……”

    &bp;&bp;&bp;&bp;风暴之墙上,一个个名字由下往上排列着,并且每出现一个新名字,字体上的青色光耀就会变得更为夺目。

    &bp;&bp;&bp;&bp;转眼数十息时间之后。

    &bp;&bp;&bp;&bp;随着第十四名——光赑的出现,围观的天荒使团更加诧异和困惑起来。

    &bp;&bp;&bp;&bp;这些人名,有的看上去像人族的名字,有的看上去更像是妖族或蛮族独有的姓氏和名字,但无论是哪个种族,风暴之榜上的出现的这些名字,对于天荒使团来,都是极为陌生,闻所未闻的。

    &bp;&bp;&bp;&bp;目前来,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能明白这一变化的原委。

    &bp;&bp;&bp;&bp;不知道这些名字意味着什么。

    &bp;&bp;&bp;&bp;所以即便是有所疑虑,却不敢肆意揣测。

    &bp;&bp;&bp;&bp;叶青羽看着墙面上还在持续缓慢出现的人名,终于将目光移到了那个顶着火焰红的胖长老——焱无霜身上。

    &bp;&bp;&bp;&bp;焱无霜满脸大汗根本顾不上抹去,连眉毛和眼睫上,都挂上了一颗颗豆大的汗珠。

    &bp;&bp;&bp;&bp;他全神贯注地注视着风暴之墙,显然也是很震惊的样子,突然感到人群之中的眼光,转头朝着叶青羽的方向看去。

    &bp;&bp;&bp;&bp;“风暴之榜,这些人名,究竟是怎么回事?”叶青羽凑过去问道。

    &bp;&bp;&bp;&bp;他心下很明白,此时想要了解清楚这些事情,就得问这个负责接引天荒使团的长老,而非负责考核的考核官。

    &bp;&bp;&bp;&bp;焱无霜虽然眼含震惊,煤球一般的圆眼瞪得圆溜溜的,但嘴上依旧是一幅笑呵呵地模样,看上去有些怪异,听到叶青羽问,他凑过去,压低了声音,向叶青羽介绍起这风暴之榜的来历。

    &bp;&bp;&bp;&bp;千万年来,万千界之中,不断有新的界域诞生。

    &bp;&bp;&bp;&bp;而随着新界域的实力到达一定的程度,就会出现在时空坐标上,自然也就会被掌管各大界域的界域联盟所现。

    &bp;&bp;&bp;&bp;到了他们认可的时候,新生界域就要参与界域联盟规定的界域评定,就像是天荒界这样,派出使团,一路通过混沌之路的十九巨城的考核,到达混沌天城,参与评级。

    &bp;&bp;&bp;&bp;而这千万年来,自然也就有不计其数的使团,参与过风暴之墙的考核。

    &bp;&bp;&bp;&bp;风暴之墙,乃是当年风暴武帝所建,就有重重神奇莫测的威能和神性,传之中,风暴之墙不仅仅是测试实力的工具,更是一个记录和评价的神器,千万年来,这面墙上,记录了许多通过考核的实力堪称妖孽的绝天才们的名字,并且会按照这些绝天才们的实力和潜力,评定排名。

    &bp;&bp;&bp;&bp;“据这风暴之榜上,一共记载有三十名最为妖孽的绝天才的名字,一旦有新的天才诞生,榜单就会刷新,排居末位的名字,就会消失在墙上,这就是所谓的风暴之榜了。”焱无霜低声笑呵呵地道,一边一边大把大把地擦汗。

    &bp;&bp;&bp;&bp;仿佛他只要情绪有变动,会更加疯狂地流汗。

    &bp;&bp;&bp;&bp;“原来是这样……那这些名字出现在了风暴之榜上的绝妖孽天才们,现在都在哪?”叶青羽看着风暴之墙上,逐一显现,一个比一个更为耀眼夺目的名字,不由地问道。

    &bp;&bp;&bp;&bp;-------------

    &bp;&bp;&bp;&bp;第三更。

    &bp;&bp;&bp;&bp;其实这段时间,更新蛮快的。

    &bp;&bp;&bp;&bp;看来还不够努力,再一个,许多兄弟水,刀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有点儿无奈,不知道该按照什么节奏写了,大家多给点耐心吧。8

    &bp;&bp;&bp;&bp;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