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6、诬陷
    &bp;&bp;&bp;&bp;短暂的思考之后,上官武心中依然有数。

    &bp;&bp;&bp;&bp;“黄大人,自从风暴皇帝冕下设下这风暴之墙的考核之后,所有的规则之中,并没有明确标明,不允许使团之中的战宠参与考核的,况且,这么深刻清晰地印记,也已经完全达到了过关的标准,你觉得呢?”上官武淡淡地道。

    &bp;&bp;&bp;&bp;“这……”黄踏云语窒。

    &bp;&bp;&bp;&bp;如果从规则的字面意义上来,的确是这样。

    &bp;&bp;&bp;&bp;“上官大人,您的意思,是对这印记判定为有效咯?”西门夜蹲下身子摸了摸墙体上的凹痕,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bp;&bp;&bp;&bp;其他几个围观的天荒强者见状,也纷纷忍俊不禁。

    &bp;&bp;&bp;&bp;一个白狗的鼻子,可以在风暴之墙上撞出这么深的痕迹,只怕传了出去,要成为整个混沌墟界的一大奇谈了吧。

    &bp;&bp;&bp;&bp;“不错,我宣布,”风暴之墙前的上官武也微微扬起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又看了一眼呆狗九,道:“这一道印记,有效!”

    &bp;&bp;&bp;&bp;天荒使团中人,瞬间都欢呼了起来。

    &bp;&bp;&bp;&bp;这下子,这一关考核绝对没有问题了,稳过了。

    &bp;&bp;&bp;&bp;叶青羽看了一眼身旁的鱼杏,彼此相视一笑。

    &bp;&bp;&bp;&bp;然后他朝着风暴之墙走了过去,准备出手。

    &bp;&bp;&bp;&bp;然而就在所有的注意力和关注点都集中在叶青羽身上,并没有人留意到其他人的时候,风暴之墙左侧,黄踏云悄无声息地退了一步,右手遮住了左手,伸入了衣袖之中。

    &bp;&bp;&bp;&bp;他看着欢呼雀跃信心满满的天荒使团中人,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极为阴险的寒光,右手探入左手的衣袖之中,轻轻转动着手指上那枚碧绿色晶石的戒指。

    &bp;&bp;&bp;&bp;做完这个动作之后,黄踏云嘴角再度露出一丝极为诡异的笑意。

    &bp;&bp;&bp;&bp;暴风之墙前面,叶青羽玄功催动,力量澎湃,气势逼人,已经准备出手。

    &bp;&bp;&bp;&bp;但就在这个时候——

    &bp;&bp;&bp;&bp;“咦?等一等……这是怎么回事?”站在人群旁边的黄踏云,突然发出一声惊呼,神色有些意外和惊慌,指着风暴之墙,道:“情况不对,上官大人,你快看,风暴之墙上的印记……在变化。”

    &bp;&bp;&bp;&bp;上官武一怔,顺着他手指所指的方向看去。

    &bp;&bp;&bp;&bp;其他人也被黄踏云这一副模样姿态所惊,下意识地看去。

    &bp;&bp;&bp;&bp;就看风暴之墙上,先前由燕不回、鱼杏等人拼尽全力才留下的剑痕、掌痕等九个痕迹,竟然正在发生着一种奇异的变化,突然犹如被一只无形的手掌轻轻拂过,所有的印痕包括呆狗的鼻子印,都被一点一点被抹平,极为缓慢地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一点地消失在风暴之墙上。

    &bp;&bp;&bp;&bp;“怎么回事!”

    &bp;&bp;&bp;&bp;“这不可能!”

    &bp;&bp;&bp;&bp;“印记在消失!”

    &bp;&bp;&bp;&bp;“怎么会这样?”

    &bp;&bp;&bp;&bp;无数声难以置信的惊呼。

    &bp;&bp;&bp;&bp;这一瞬间,所有天荒使团的人,面色震惊,都死死盯着原先留下印记的地方。

    &bp;&bp;&bp;&bp;整个墙面,此时看起来就像一块巨大的海绵,数息之后,先前留下的九道印记,从左至右,逐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极为缓慢,不可思议得消失在了众人眼前,风暴之墙,再度恢复成为一面光滑的墙壁,丝毫痕迹都不存在。

    &bp;&bp;&bp;&bp;九道印记,消失了!

    &bp;&bp;&bp;&bp;全部都消失了。

    &bp;&bp;&bp;&bp;一点儿痕迹都没有剩下。

    &bp;&bp;&bp;&bp;不敢相信,难以置信!

    &bp;&bp;&bp;&bp;天荒使团陷入了极大的震惊之中。

    &bp;&bp;&bp;&bp;死一般的寂静。

    &bp;&bp;&bp;&bp;这种感觉,就仿佛胜利果实已经握在了手中,却又在一瞬间消失在了掌心之中。

    &bp;&bp;&bp;&bp;局面,突然逆势扭转。

    &bp;&bp;&bp;&bp;这样的结果,在场的数百人,都无法接受。

    &bp;&bp;&bp;&bp;沉寂,极为诡异的沉寂。

    &bp;&bp;&bp;&bp;“怎么会这样?”正准备出手的叶青羽,也陷入了巨大的震惊。

    &bp;&bp;&bp;&bp;而同样心神俱震,感到不可思议的,还有这场考核的主考核官——上官云。

    &bp;&bp;&bp;&bp;数千年间,来接受界域考核的新生界域使团不计其数,但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么怪异的情况。

    &bp;&bp;&bp;&bp;不仅如此,就连紫金护卫队的队员,尤其是首领黄林,也都露出一副见了鬼般匪夷所思的表情。

    &bp;&bp;&bp;&bp;这么多年来,他们见识过许多界域使团来风暴之墙试练,但还从来没有见到过成功留下后的印记,还能自行消失的。

    &bp;&bp;&bp;&bp;气氛,前所未有的古怪和压抑。

    &bp;&bp;&bp;&bp;这个时候,之前一直表现的神色慌乱,陪同上官武一同查看风暴之墙的黄踏云,突然眼光一闪,似是突然顿悟了什么的模样,一拍脑门,道:“我知道了,我明白了……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

    &bp;&bp;&bp;&bp;上官武疑惑地看向他,道:“黄总管,你明白什么了?”

    &bp;&bp;&bp;&bp;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黄踏云的身上。

    &bp;&bp;&bp;&bp;叶青羽本能地感觉到,这个外院总管绝对不会什么好话。

    &bp;&bp;&bp;&bp;果然,黄踏云一脸笃定地道:“上官大人,我明白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这风暴之墙乃是当年风暴武帝冕下设置,其中留存着一丝风暴武帝冕下的意志,武帝冕下一生光明磊落,对于门人弟子要求严苛,尤其是操行品德,更是极为注重,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一定是冕下残存于风暴之墙中的一缕意识,对天荒使团的行为感到不满,所以他不认可天荒界这个新生界域,一定是这样!”

    &bp;&bp;&bp;&bp;叶青羽听到这话,心中一道电光闪过。

    &bp;&bp;&bp;&bp;他已经明白,接下来黄踏云要怎么做了。

    &bp;&bp;&bp;&bp;而一边的上官武神色微微一怔,眼光流转,随即若有所思起来。

    &bp;&bp;&bp;&bp;几乎是同一时间。

    &bp;&bp;&bp;&bp;守在考核广场外的护卫队首领黄林,突然也明白过来了什么,看了一眼黄踏云,得到了后者鼓励的眼神之后,立刻踏出了一步,道:“启禀上官大人,属下有要事,向您汇报。”

    &bp;&bp;&bp;&bp;上官武看了一眼黄林,眼神之中,露出一丝厌恶之色,道:“什么事情?等到此间事了,在来汇报吧。”

    &bp;&bp;&bp;&bp;黄林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为难之色,道:“启禀大人,属下要汇报的这件事情,与眼前的局面有关。”

    &bp;&bp;&bp;&bp;“嗯?”上官武的眼神之中,一抹凌厉之色爆射而出,盯住黄林,足足数十息,神色才略微缓和了一点,道:“你吧。”

    &bp;&bp;&bp;&bp;黄林松了一口气。

    &bp;&bp;&bp;&bp;刚才被上官武那种凌厉木管注视,简直就像是在被神魔审判一样,让他差点儿喘不过气来,他稳了稳心神,强撑着连忙走过来,大声地道:“两位考核官大人,是这样的,昨天属下按照惯例在城中巡逻,却撞见了一群无耻的盗贼,公然在旭日城之中盗窃,为首的人,正是天荒使团中叶青羽……”

    &bp;&bp;&bp;&bp;上官武闻言,猛地一震,厉声道:“有这种事情?黄林,你过的每一句话,都很重要,你明白自己在什么吗?”

    &bp;&bp;&bp;&bp;黄林咬着牙,道:“属下当然明白,这件事情,很多人都可以作证,因为盗窃【炼甲号】的镇店之宝,这叶青羽和他的几个爪牙,被属下抓到【灭光地牢】待审,后来却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邪术,竟然被他们从地牢之中逃了出来,我本想天荒界评级是件大事,暂且放过他们,打算等到评级之后再严审他们偷窃的罪行,没想到今日风暴武帝冕下的意志,已经发现他们卑劣的品性了……一定是因为这样,所以风暴之墙的考核,他们才无法通过!”

    &bp;&bp;&bp;&bp;此言一出,哗然一片。

    &bp;&bp;&bp;&bp;整个考核广场都震惊了。

    &bp;&bp;&bp;&bp;“什么?偷窃?”

    &bp;&bp;&bp;&bp;“地牢?昨天叶大人他们被抓了?”

    &bp;&bp;&bp;&bp;“血口喷人!”

    &bp;&bp;&bp;&bp;“一派胡言!叶殿主何等身份,怎么可能偷窃!”

    &bp;&bp;&bp;&bp;“正是,一定是你在污蔑叶战神!”

    &bp;&bp;&bp;&bp;广场内外,天荒使团的众人愤怒了,一个个都是声色俱厉,纷纷斥责起紫金护卫队首领黄林。

    &bp;&bp;&bp;&bp;在他们心中宛如神坻一般的光明神殿殿主叶青羽,被人诬陷成一个偷,就像是在他们心目中的偶像和天神身上泼脏水一样,他们怎么能容许。

    &bp;&bp;&bp;&bp;叶青羽看着周围嘈杂混乱的画面,没有出声,也没有辩解。

    &bp;&bp;&bp;&bp;黄踏云冷哼一声,道:“一群下界之人,乡巴佬一样,来到了旭日城中,看到了那许多放在他们界域之中,绝对算得上是至宝的宝贝,在各大店铺之中售卖,定然是起了贪心,哼,这种事情,以前不是没有发生过。”

    &bp;&bp;&bp;&bp;上官武的目光,落在叶青羽的身上,也是微微皱眉。

    &bp;&bp;&bp;&bp;黄踏云冷笑连连,道:“上官大人,事情已经很明显了,黄林也了,认证物证具在,既然这几个人犯了偷窃之罪,那我们就更不能违抗风暴武帝冕下的意志,让这样卑劣的人统领的界域独立,这次考核,一定要判定失败!”

    &bp;&bp;&bp;&bp;此言一出,广场中央聚集的天荒强者皆是微微一震。

    &bp;&bp;&bp;&bp;这个黄踏云简直就是包藏祸心,一直都在和天荒使团为难,到底是为了什么?

    &bp;&bp;&bp;&bp;霎时间,局面陷入了极为困顿的窘境之中。

    &bp;&bp;&bp;&bp;所有人都皱着眉,愤怒、愁容和疑惑聚集在每一个人的脸上。

    &bp;&bp;&bp;&bp;风暴之墙前。

    &bp;&bp;&bp;&bp;叶青羽知道,这个时候,他必须做点儿什么了。

    &bp;&bp;&bp;&bp;因为远处那一炷香,已经还剩下一点点了,不管如何,要是被继续拖下去,等到时间截止,那就算是最终能够把盗窃之事解释清楚,只怕天荒使团的这一次评级之旅,也要结束了。

    &bp;&bp;&bp;&bp;叶青羽想了想,看向不远处,一直沉默不语的上官武——

    &bp;&bp;&bp;&bp;第一更。

    &bp;&bp;&bp;&bp;今天还是三更。

    &bp;&bp;&bp;&bp;不是在水,而是有些情节和伏笔,要把它拉出来,我会虚心接受大家的意见,尽量赶快加快情节推进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