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5、晚宴
    泠萧然一脸的焦急,咬牙正要站出来再说什么,就在这个时候——

    “等一等……”

    微微颤抖的地声音响起。

    一位头发花白,拄着一根半人高的鸠头拐杖的苍老佝偻身影,与虚空之中踱步而出,虽然走的有点儿慢,但最终却还是无比坚定地挡在了叶青羽面身前。

    却是流光城之中的第一善人郑老。

    老人在这一次流光城劫难之中,受了不轻的伤势,被魔蛛族用+++m了大刑,伤及到了本源,加之他虽然有修炼,但却不是武道高手,经过了这次磨难之后,体内血气大损,加之这段时间,为了守城而殚精竭虑,消耗了无数的心神,这一切遭遇,让这位老人处于极度虚弱的状态,说句话甚至都会喘气。

    之前来迎接不死神皇宗的人时,就有人建议,让郑老留在城中等待,以免消耗元气。

    但这个倔强的老人,却非要亲自来迎接这些为保护流光城而来的不死神皇宗强者。

    这一刻,当他站出来的时候,瘦弱佝偻的身躯颤巍巍地抖动,仿佛一阵风就随时都可以将他吹倒一样。

    但在叶青羽的眼中,老人却稳固的像是一座钢铁城墙一样,挡在自己的面前,没有丝毫的动摇。

    “三位长老都是不死神皇宗举足轻重的大人物,更是数百年间清姜界中赫赫有名的武道高手,成名数百年乃至于千年,年龄比我更老,资历也更为丰富,尤其是不灭神皇宗在一千年前曾经有救世之恩于清姜界人族百姓,照理来说,我不该顶撞你们……”郑老双拳一抱,微微躬了躬身,略显沧桑和憔悴的脸上露着一丝凝重的神色。

    说到这里,他喘了一口气,话锋一转,无比坚定地继续道:“但我这老骨头,今天却不得不为小叶子说句话……”

    叶青羽闻言,一丝奇异的暖流自心底滑了过去。

    就听郑老继续铿锵有声地道:“我老头子已经了解过了,叶青羽本是天荒外域的人族,误入咱们的清姜界中,老骨头我虽然不十分清楚在太一门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这些都只是大家口耳相传以讹传讹的传言罢了。”说道这里,郑老更是因为急切,心中一阵气血翻涌,声音轻轻颤抖了起来,但他他脸色愈发凝重地看着面前的几位长老,“而我亲眼所见,用心感受到的叶青羽,根本不是什么隐没妖孽,而是整个人族的英雄。在流光城中,他及时击败吞天,斩了双圣子,才换来我们所有城中人族的新生。而在城墙上我亲眼看见他为了抵挡魔蛛亲王,浑身浴血,千疮百孔,气息孱弱几乎命悬一线,这些才是我以及流光城中数万百姓亲眼所见,亲身所感的,他真的是个好人,是人族崛起的希望啊……”

    说道激动之处,郑老又是连连咳嗽了起来。

    陈正良和泠萧然等人闻言,也是纷纷点头,趁机急切地出言解释起来。

    所有从流光城之中来的人,一时间都有些激动。

    若是可以,他们希望用一切可以用的语言和行为,去向对叶青羽有所误解的人证明,他并非传言之中无恶不作的恶人,反而他是一个果敢英武、睿智过人、天资卓绝的人族勇士和武道天才。

    叶青羽眼眸一转,看着周围人的身影和目光,心中涌动着一种别样的情绪。

    其实作为他自己,他始终坚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所以他并不着急去辩解什么,时间自然会证明一切,如果不死神皇宗的这三大长老,如果非要兴师问罪的话,那他就不得不出手自卫了。

    但这些在流光城中朝夕相处,并肩而战的人,此时却站在他身边,对他充满信任,甚至为了他去向不灭神皇宗长老出言解释,这样的情谊,宛如和煦清风,轻轻拂过叶青羽的心田。

    对面。

    谢长老神色愕然,并没有再出手。

    三位长老相互对视一眼。

    “唉,谢师弟,这么多年了,你毛毛躁躁的毛病,怎么还没有改。”藏经阁的莫长老第一个开口,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谢长老,哭笑不得。

    “这个……”谢长老的老脸上,也难得地露出了一丝尴尬之色:“心急了,心急了……”

    练武堂李长老是三大长老之中地位最高的一个,也是连连摇头,环视一圈众人疑惑的目光,最后将目光落在站在最前面的郑老身上,微微一笑,“老人家说的哪里的话,是我谢师弟太过莽撞,没有说清楚,他这个风风火火的性子啊,数百年来,从来就没有改过来过……不管天行是哪里人,是什么身份,他做的事,绝对是我不死神皇宗所倾慕钦佩的,岂会因为那些留言碎语而对于这样一位人族英雄心生间隙……是这样,我这个谢师弟啊,正是因为听说了叶兄弟三剑震魔族宛如谪仙一般的战绩,一路上都在念叨,见了天行之后,一定要好好切磋一下,刚才也是因为一时技痒,才忍不住出手试一试罢了……让大家受惊了,谢师弟,还不过来好好向天行道歉。”

    众人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

    郑老面上神色缓和下来,一颗心放回到了肚子里面,叹了口气,笑着说道:“原来如此,倒是我这个老头子太过于急躁了,没有弄清楚青红皂白就忍不住了。”

    众人都笑了起来。

    面色有点儿尴尬的谢长老,刀眉一掀,走过来向叶青羽拱手行礼,道:“天行兄弟,对不住了,是我太心急,年轻的时候,就是一个武痴,也曾在这江湖之中搅起过一些波澜,这些年虽说隐居不问江湖事,但听到小兄弟你这样的战技,还是惊为天人,所以刚才没有忍住。”

    叶青羽淡淡笑了笑,丝毫不介意的说道:“无妨,武者之路往往独自修炼,枯燥乏味无比,能有机会与谢长老这样的前辈高人互相切磋,对我来说也是一份机缘。”

    谢长老闻言,顿时心中一喜,道:“哈哈,天行小兄弟你能这么想,那最好不过了,其实刚才呢,还是有点儿不过瘾,不如回头找个机会,我们再好好切磋切磋。”

    叶青羽:“……”

    这个谢长老,还真的是一个武痴。

    说话之间,气氛融洽了许多。

    泠萧然微微行礼,恭敬地说道:“三位师叔,一路赶来风尘仆仆,不妨先回流光城吧。”

    藏经阁莫长老点点头,与身边另外两位长老交换视线后微笑着说道:“也好,那便去流光城吧,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魔蛛族撤军和不死神皇宗援兵到来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大街小巷。

    城中的中央广场处,从四面八方围聚而来欢庆的人群,宛如人山人海一般,广场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人们聚集在一起,欢呼声如雷鸣,整个流光城都如同沸腾了一般。

    叶青羽一行人已经回到向南楼。

    由于不死神皇宗的人,都是风尘仆仆日以继夜地极速赶路而来,为了缩短时间元气消耗不小,所以众人一番短暂的交谈后,暂时都回到各自的房间修养调息。

    在泠萧然的安排之下,不死神皇宗的三位长老和其他的数百名弟子也都暂时安顿在向南楼中。

    叶青羽和胡不归两人,改变外貌,又到城中逛了一圈。

    魔蛛族的撤军,对于整个流光城中的人族来说,显然是天大的好消息,直到这个时候,所有的人族才真正喜笑颜开,笼罩了流光城无数日的阴影散去,一路上,看到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意,整个流光城,也仿佛是在这一刻,突然又重生了一样。

    午后,回到客栈之中的叶青羽两人,接到了来自陈正良的邀请函。

    原来陈正良已经安排了一个庆祝流光城光复的晚宴。

    魔族撤军,不死神皇宗的援军到来,这样的好事情,当然值得庆祝,陈正良也希望记住这个宴会的机会,向所有城中饱经苦难的人族同胞注入一针强心剂,毕竟接下来真正恢复流光城昔日的规模和繁华,还是需要一个很漫长的时间短,陈正良希望可以借此机会团聚人心,一起努力。

    而叶青羽和胡不归作为流光城光复的最大功臣,具有重大的影响意义,自然必须是在重邀之列。

    两人略微思忖之后,接受了这次邀请。

    ……

    是夜。

    流光城中最大的酒楼——柳巷酒楼,在经过修缮之后又重新开始营业。

    虽然还没有能够恢复到昔日鼎盛时期那种繁华恢弘的状态,但灯火通明的柳巷酒楼中也已经是酒香四溢,大厅内外,已经布置了数百张大圆桌的流水席,桌上摆满了各种飘满了香味的食物,虽然不是什么罕见的美味佳肴,但对于如今物资相对匮乏的流光城来说,却也是饕餮大餐了。

    叶青羽和胡不归两人到场的时候,宴会已经开始了。

    酒楼内外几乎座无虚席。

    陈正良这一次邀请了全城的人来参加宴会,流水席管够。

    当然,普通民众大多都在楼外的流水席上,而流光城中稍微有地位、在守城战之中立下大功的、还有在守城之战中壮烈牺牲的烈士的家属,不死神皇宗的数百名弟子,都被安排在了酒楼之中的上席。

    叶青羽和胡不归两人的现身,立刻引起了酒楼内外的轰动——

    今天估计三更不了了,中午回家吃饭,睡完午觉后起来,肚子就有点儿不舒服,下午直接就开始拉肚子了,还有点儿低烧,头晕乎乎的,先回家休息去了,明天如果身体状态好点而的话,就四更。

    这段算是过度情节了,大概再有几章,小叶子要回天荒界了。

    谢谢大家支持啊

    有人说刀子公众微信上的内容太污了,我觉得……还好吧,不信大家可以去看看,微信搜索公众号乱世狂刀,就可以找到了。^_^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