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6、前辈有什么要求?
    风云台上。请大家搜索(品%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

强势挑衅的太华峰峰主何居也战战栗栗。

他觉得己身神魂激荡,随时都会破碎一样,只得抱元守一,强忍着神魂被撕裂的痛楚。

老鱼精堪比准帝的神魂之力如狂暴的飓风刮过,身在其中的何居也觉得自己犹如这飓风之中一层单薄的雾气,没有丝毫的力量可言,似乎随时都会被飓风撕裂,吹得烟消云散。

何居也这个时候,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一时强横和冲动,闹了多大的码放。

    

“这雷电宗宗主竟然强悍至此!我数百年的修为在身,竟然不能抵抗他神魂之力的威压。陈少华小畜生,到底怎么招惹上雷电宗的,竟然给太一门捅了这么大的篓子!”

何居也这个时候,突然一阵后怕,一身冷汗,又有点儿庆幸。

他庆幸的是,幸好今日死在台上的是自己的徒儿陈少华,不是这雷电宗传人。

否则,要是天荒死了,只怕雷电宗宗主一怒之下,太一门要顷刻之间灰飞烟灭,所有人都难逃一死。

他这样的想法,要是陈少华在地狱里有知,只怕是哭都哭不出来了。

    

只是此时的何居也,根本不再去想死了徒儿的事情,和眼前的麻烦比起来,陈少华的死,根本就不是个事儿,哪怕是让陈少华死一千一万次,只要能够让雷电宗的宗主息怒的话,那何居也甚至很不得亲自动手击杀陈少华一千一万次呢。

.......

老鱼精负手立于浮峰之上。

他面色平静,一双眸子里,宛如蕴含沧海包含星辰般,沧桑平静并无丝毫的威势,但却令人颤栗。

这样的威势之下,仿佛连他那猥琐的三角胡,都变得蕴含万千道义一样。

“呵呵,我倒是想问一问,是谁想要为难我徒弟?”

老鱼精淡淡地道。

    

这声音如警钟一般响彻在在场的每个人的耳中,明明不带任何的攻伐之意,闻者皆是神魂激荡,犹如神魔之音震撼人心。

这一刻,尽管他的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元气波动,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在场诸人却再也不敢小觑这位雷电宗宗主。

场上一片寂静,没有一个人敢作答。

老鱼精连问三声,没有一个人敢抬头直视他的眼神。

风声萧萧,卷起几片落叶。

    

树叶在空中翻飞,飘然落在老鱼精的脚下。

众人一门浮峰的方向,目中震惊未减又添了几分幸灾乐祸。

“今日真是少见的热闹,太一门一贯强势,今日竟是踢到了铁板,有趣,有趣!”

“大约太一门以为这向来没有听说过的雷电宗软弱可欺,想要仗势欺压,谁料招惹出这么一尊活佛。”

“这雷电宗底蕴如此深厚,此前却并不显山露水,只怕今日之后便会成为炙手可热的一方势力。”

暗中议论纷纷。

    

何居也面色惨淡,心中惊惧交加,奋力抵御老鱼精的神魂威压。

少顷,仙风道骨的太一真人似乎才反映了过来。

太一门其他几大峰主,也都紧跟在太一真人的身后,凌空飘起,朝着老鱼精所在的小浮峰方向缓缓而来。

他们也不敢靠的太近。

在距离五十米之外停下来,位置要比这浮峰的峰头稍微低一点,以示尊敬。

    

无数目光的注视之下,太一真人面色勉强平静,带着恭敬之色,带着其他几大太一门巨擘,朝着老鱼精的方向微微躬身,行礼道:“不知道尊驾降临,怠慢了,不知道尊驾是?”

老鱼呵呵一笑。

“别人都是先礼后兵,你太一门的规矩,倒也奇特的很,先兵后礼,”老鱼精的目光,在太一门几大巨头的身上掠过,每个人被他,都觉得心惊肉跳,就见他脸上的笑意猛然一敛,瞬间翻脸:“尊驾?呸,你算是什么东西,竟敢用这个词,无知小辈,即便是你师傅的师傅的师傅,见到吾,也要恭恭敬敬弯腰行礼,叫一声前辈。”

太一真人心中愠怒,但却不敢丝毫表现出来。

老鱼精越是如此托大,他就越是忌惮。

想到雷电宗宗主如浩瀚汪洋般的神魂之力,确是他此生都未曾见过的强大,犹豫之间,原本还略微端起的气势陡然跌落,再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双手抱拳朝着老鱼精的方向弯腰,行了一个最为恭敬的晚辈觐见之礼,连腰也不敢抬起,越发恭敬道:“太一门掌教风无痕见过前辈,还请前辈息雷霆之怒,饶过我等这一回。

    ”

这可算是把姿态放低到了土里了。

数千年以来,太一门的掌门,何曾如此谦卑过。

老鱼精轻哼一声,缄默不语。

太一真人也不敢怠慢,连忙说软话,道:“前辈,今日太一门冒犯前辈实乃无心之举,前辈能屈尊莅临风云台乃是太一门的荣幸。我门中弟子陈少华倚仗太一门之威胡作非为,晚辈虽是不知,但也难逃失察之责,前辈若是降下雷霆之怒,请让风无痕一人承担即可,还请前辈网开一面,放过我太一门的传承。

    ”

他这也算是直接开门见山地恳求饶恕了。

毕竟坐镇太一门这样的界域霸主宗门这么多年,太一真人的心机当时真厉害到了极点,他知道,自己越是如此谦卑如此诚恳,最终效果可能会越好,如果在这个时候耍心机,只怕最终反而会偷鸡不成蚀把米。

太一真人的姿态令在场诸人震惊。

但再仔细一想,却也是理所当然。

毕竟面对的可是一尊疑似准帝级别的无敌灭世存在啊。

    

南宫世家天妖宫灭世魔宗的三大巨头样的一幕,心中也是一阵唏嘘。

太一真人和他们同一级别的武道霸主,但却要如此弯腰屈膝,这意味着他们如果面对雷电宗的宗主,也只能这样。

老鱼精的目光,落在了太一真人的身上。

“你的人横的很啊,想要杀我徒儿?”

太一真人心中一凛,连忙拱手道:“前辈息怒,今日之事,是那陈天华咎由自取,只是我何师弟骤然遭遇丧徒之痛,一时难以接受,怒火攻心,言行过激,还望前辈不责罚。”

何居也听到这句话,立刻会意,面露悲切之色,连忙上前躬身,前辈地道:“前辈恕罪,晚辈一生醉心武道,未曾娶妻生子,那陈少华乃是晚辈收养的孤儿,从小带大,多年来当作亲子一般抚养长大。

    今日见他殒命,晚辈白发人送黑发人,心中悲痛,几乎因一时冲动犯下大错。陈少华有今日也是我这为师为父的疏于管教,前辈若要怪罪,晚辈甘愿受罚。”

何居也双目含悲,拱手长揖,一副甘心请罪的姿态。

“呵呵……”老鱼精冷笑。

时间瞬间静止,一片鸦雀无声,

众人的眼神在老鱼精和太一真人之间逡巡。

    

太一真人执掌太一门数百年,太一门作为清姜界人族中各大势力之首,太一真人的身份地位何等尊崇。

长久以来,莫说是对他嗤之以鼻,就算是在他面前说话大声一点,就会惹来杀身之祸。

这数百年来,能在太一真人面前平辈论交的诸位强者,也无一不是武道霸主级的存在。即便桀骜不驯如南宫绝等人,在太一真人面前,也要忌惮太一真人身后的底蕴雄厚的太一门。更何论其他实力平平的宗门,纵是想要对太一真人溜须拍马也无门路可循。

    

这个突然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的雷电宗,闻所未闻。

可是,谁又能料到,这个丝毫不起眼的雷电宗宗主竟如此强横!

神魂之力与元气修为都是相辅相成的,若是按照他的神魂之力来测量雷电宗宗主的修为,那此人的修为怕是绝无仅有,当时难寻敌手!

沉默的气氛,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心悸和压抑。

那漫天震荡的神魂威压,更是让所有人都颤栗。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老鱼精没有开口。

    

太一门的人,就像是在等待审判一样。

过了许久,太一真人都觉得自己弯下的腰有点儿僵直了。

他向来古井无波的黑色瞳孔中一丝极难察觉的怒意。

太一真人身边的空气荡出一圈无形的涟漪,玄纹银袖微微震动,搭在左手臂弯间的拂尘一扫,顺服的贴着右臂垂下。

似有微风吹过,太一真人的银发随风舞动。

    

“实在是可恼可恨啊,我都如此谦卑了,这人难道还真的要我太一门陪葬灭亡不成?可恨啊,自从接任太一门门主以来,何曾有人敢如此跟我说话。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神魂之力强大至此,竟让人心生畏惧,难以自持。清姜界中何时多了这样一位强者,莫不是来自其他界域?”

太一真人脑海之中闪过千万个念头,却很好地掩饰了下来。

这次风云论剑大会,太一门筹备了许久,各方面都考虑到了,就是要趁此机会,一举奠定太一门在整个清姜界之中的霸主地位。

谁想到竟然半路杀出这样一尊神,眼心谋划要付之东流,太一真人的心都在滴血。

    

同时,他又隐约感觉到一些奇怪。

“这雷电宗的宗主,神魂之力强大无比,但他的身上,却是没有一丝元气波动,如一个普通人一般……我他的修为,是刻意隐藏修为?还是他境界高出我太多,所以才?”

念及此处,太一真人不得不将姿态放的更低,继续恳求。

“太一门今日冒犯了前辈,实在是罪该万死,不知前辈有什么要求,只要能让前辈释怀,太一门一定争取满足前辈。”他尝试试探对方的底线。

“要求?满足?呵呵,你当吾是何人?难道吾是在敲诈勒索你不成?”老鱼精眼睛一斜。

    

“岂敢岂敢。”太一真人连忙道:“是晚辈说错话了,晚辈的意思是……”

老鱼精直接开口,打断了对话,道:“好了,你的意思,吾明白,但吾何等身份,岂会为难你一个小小太一门……红尘俗世的纷纷扰扰,与吾何干,嘿嘿,只要有些人不仗势欺人,强压我那徒儿,那吾这次来,也只是,懒得理会你们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老鱼精说完,收回了神魂之力。

他缓缓地坐下,不再理会。

那惊天动地的恐怖神魂之力如潮水般退去。

    

霎时间,天空中翻卷的云气逐渐散去,恢复了一片澄净。

-------

今天第一更。

ok/html/27/27414/index.html。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