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3、从老子尸体上踏过去
    “这……这风云台制约是太一门自己定的,如果他们真的追究这位天荒,只怕也是自己打脸,说不过去的吧。 ”

“这陈少华虽然贵为太一门太华峰掌教传人,但过去百年间在清姜界中也算是得罪了不少宗门,只不过他背后靠山实在太过强大,所以大家都忍气吞声罢了。”

“这倒是,今天这位天荒杀了陈少华,虽然表面上没有人说什么,但肯定不少人心里拍手称快呢。”

“我还是静观其变,太一门这下痛失一位实力卓然的传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对对,即便这天荒和雷电宗再厉害,面对太一门始终是云泥之别,我们还是一门的态度再说。

    ”

这一场战斗与以往所带来的震撼与以往的数百场都不一样,涉及到了清姜界第一宗门太一门的弟子。

每个人在议论的时候都不比之前的肆无忌惮,此时相互交流的众人都不由自主带着些许警惕的神色。

与此同时。

此时掌教主峰上太一真人为首的几大掌教真人虽然似乎是面色无波,但眼神之中皆闪过一丝快如迅雷的震怒之色。

莲花座团之上的元气此时也变得更为浓厚绵密。

    

其中太华峰掌教何居也,此时更是已经难以而至自己的震怒,霍然起身,眼眸之中,杀意纵横捭阖,手中一团金色火焰金芒大作,压抑的元气怒火在座团四处游走,形成气势逼人的气旋激荡不休。

陈少华,正是他何居也的嫡亲传人啊。

居然就这么死了?

不止是他,直到这一刻,许多太一门的强者,还不敢相信自己一幕。

尤其是其他七峰的传人,此时一个个都是又惊又怒。

作为太一门新生代之中最优秀最卓越的几个人,陈少华的实力他们之间自然是最为清楚不过的,尤其是这十日他以突飞猛进的速度提升元气神魂,同时又得到掌教所赐的日月双轮之后,只怕他们其他几个掌教传人也不是他的对手。

    

然而陈少华竟然被雷电宗传人击杀了。

像是杀鸡一样就给轻轻松松地杀了。

这就意味着,他们这几位太一门日后的掌教传人都不是这位雷电宗传人的对手。

眼前这一景象,令这几位平日养尊处优,眼高手低不可一世的掌教传人仿佛被狠狠打了一巴掌一般,面面相觑,铁青着脸一言不发。

掌教传人所在的浮峰之后远处较小的一座浮峰上,肖云龙一辈的弟子们则更是惊恐。

    

一个个都眼含惊恐,面色凝重,有几个平日里就叫嚣霸道的弟子,此时面露暴怒之色,但却忌惮天荒的实力而不敢发声。

“肖师兄,这雷电宗的臭小子,未免也太过猖狂了。”

肖云龙身边一个平日里与他一起为虎作伥的师弟此时一脸忿忿不平,却又只敢压低了声音悄悄在肖云龙旁边耳语。

肖云龙置若未闻。

“师兄?”

他见肖云龙一言不发,悄悄拉了拉肖师兄的袖子。

    

但肖云龙仿佛陷入了深深地沉思,完全没有理会身边的师弟在说什么。

此时的肖云龙心中充满了难以抑制的惊骇和恐惧,这种恐惧感自脚趾头蔓延而上,游走全身登顶头发丝。心中被压抑的感觉连呼吸都变得异常艰难,四肢百骸此时元气之力都被自身的恐惧所禁锢,手指间难以控制轻轻颤动。

自己得罪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魔鬼,他这样轻易便杀了实力在苦海境巅峰的陈师叔,若是换成自己在他面前,岂不是像被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之前几次冲撞之下,他们之间积怨已深,恐怕自己接下来难逃一死了。

    

不行,不可以让他今日活着离开太一门,否则自己那还有活路可言。

心念于此,肖云龙眼神中爆发出前所未有的阴鸷狠毒的冷森光焰。

……

“小杂碎,我要杀了你,为少华报仇!”

太华峰峰主何居也终于还是没有忍住。

一道浑厚如钟鸣的怒喝划破长空,将众人心神震慑得仿佛被铜鼎撞击一般。

这位太一门八峰掌教之一,太一门的八大巨头只有的银发老者,因为爱徒传人陈少华的死,陷入了极度愤怒之中,他选择了立刻出手。

    

何居也实力何其恐怖,身形一晃,瞬间就来到了风云台的上空。

宛如一尊神魔,太华峰掌教何居也一头银发随周身翻滚的元气气浪上下翻飞,眼神中的夹杂着阴狠的恨意似乎要将面前的雷电宗传人灼烧成灰。

恐怖的威压,在这一瞬间倾泻而下。

风云台上,叶青羽首当其冲承受着这种仙阶境强者的威压。

何居也宛如神魔,仙阶境的力量气息稍稍绽放,就令周围所有人都感觉到窒息,宛如末日降临一样。

    

这就是一个老一辈仙阶境强者不容置疑的声音,宛如神魔的审判一样,在天地之间响起。

“杀我爱徒,今日你休想活着离开太一门。”

此言一出,风云台周围大小浮峰上哗然一片。

很多人都想到了太一门可能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但却没有想到,何居也选择了这么直接粗暴**的方式。

有人终于忍不住了。

    

是大道胡不归。

这个络腮胡身形一闪,瞬间也来到了虚空之中,盯着何居也,冷笑道:“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你个不要脸的老东西,风云台上,各凭本事,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是你那不争气的弟子陈少华不知自己的斤两要挑战我天荒兄弟,一再为难我家兄弟,如今死了也是活该。怎么,难道你要破坏风云台的规矩不成?”

“不错,风云台上了恩怨,台下他日不寻仇,这是传承几千年的传统,难不成你要破坏太一门自己定下的传统不成?”南铁衣的身形,也出现在了胡不归的身边。

两个人并肩凝立在虚空之中,隐隐与何居也抗衡。

胡不归口就来的气话实则分寸拿捏极为恰到,字字珠玑切中要害。

    其声气势凌人,毫无惧色。

这一番话一字不差传入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

在场众人原本还想为虎作伥,煽风点火借机向太一门示好的各宗门派此时也缄默不语,不敢妄加开口。

因为这件事情,太一门的确是错了。

风云台的规矩,不应该在这么大庭广众之下被破坏,何况太一门还是这次风云论剑大会的发起人。

    

何居也心中怒极。

但他还算是保持了一丝丝的理智。

感受到周围的气氛,这位太华峰掌教也知道,众怒难犯。

在这样的时刻,不能太意气用事。

不然会破坏了掌教师兄的大师。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何居也冷冷地一笑,大声道:“你们二人,不要煽风点火挑拨离间,本座何时说要破坏风云台的规矩,我并非是破坏传统,我只不过是挑战这位雷电宗传人天荒罢了。风云台上了恩怨,我这痛失爱徒的仇,难不成不能在这风云台上报了?”

姜是老的辣。

这位太华峰掌教是何许人,掌管莲花八峰中最为重要的一峰,又是清姜界中举足轻重的绝顶高手,极为心思缜密,工于心计,当下便轻易化解了胡不归的质疑之声。

说完,何居也低头俯瞰风云台上的叶青羽。

“怎么样,天荒,既然你已经站在这风云台上了,难不成你要破坏风云台的规矩,拒绝接受我的挑战不成?”

何居也冷冷地笑着。

    

说完,不等叶青羽回答,他又阴沉地笑道:“要是你敢破坏风云台的规矩,不管你逃到哪里,太一门一定将你诛杀,绝不容情。”

“我呸,老东西,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胡不归也怒了:“你这不是逼着我兄弟和你一战吗?你都多少岁的人了,竟然如此卑鄙?还要不要脸了?”

何居也冷眼不归,冷笑道:“清姜界十八大盗之首,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祸乱界域,罪该万死,这一次因为风云论剑大会广招天下豪杰武者的原因,我太一门才没有动你,你要自误,否则就凭你这些年以来作恶多端,那些盗抢劣迹,早就该被斩杀示众了,不想死就滚一边去。”

“你……”胡不归气炸了。

这时,又有人开口了。

    

“胡不归,请你退下,不要扰乱风云大会,否则,我作为大会主持人,只能亲自出手击杀你了。”太一门的另一位巨头,莲花峰峰主掌教刘学宗也开口了,缓缓地逼近了过来,浑身元气力量涌动,气息强横到了极点。

胡不归顿时气乐了:“好啊,你太一门真是无耻到了极点啊,来啊,不就是打架吗?我老.胡还从来没有怕过呢,今天我老.胡还就把话撂在这里了,想要动我天荒兄弟,从老子的尸体上踏过去。”

说完,他的身上,也有汹涌澎湃的强大元气波动,渐渐地逸散弥漫了出来。

气氛顿时变得无比紧张。

    

一边的南铁衣虽然没有说话,但却也凌空虚浮在了胡不归的身边。

还有刘杀鸡。

ok/html/27/27414/index.html。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