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9、一拳起风雷
    &bp;&bp;&bp;&bp;浮峰之上。零点看书lgdkh

    &bp;&bp;&bp;&bp;叶青羽缓缓地站起身来。

    &bp;&bp;&bp;&bp;他的眼眸之中,有着毫不掩饰的愤怒和杀意。

    &bp;&bp;&bp;&bp;不是第一次杀人。

    &bp;&bp;&bp;&bp;但却是第一次,叶青羽这么想要杀一个人。

    &bp;&bp;&bp;&bp;风云台上的规矩,让叶青羽刚才无法出手救谢元这个可怜的老人,因为他心中很清楚,如果他出手的话,那会被正愁找不到机会对付自己的太一门借机出手,将自己强势镇压,会让自己后续的一系列计划都崩溃。

    &bp;&bp;&bp;&bp;叶青羽为了营救鱼杏,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

    &bp;&bp;&bp;&bp;所以必须得忍,不忍则乱大谋。

    &bp;&bp;&bp;&bp;眼睁睁地看着那个老人死,这不符合叶青羽的脾气心性。

    &bp;&bp;&bp;&bp;但他必须得忍。

    &bp;&bp;&bp;&bp;这种忍,到了这一刻,就化作了有生以来最为凌厉的杀机。

    &bp;&bp;&bp;&bp;早知道这样,当初悟道茶园一战,叶青羽绝对不会留手,绝对会当场就将陈少华格杀。

    &bp;&bp;&bp;&bp;一步一步地走出凉亭,叶青羽神色凌厉。

    &bp;&bp;&bp;&bp;这一次,陈少华,我绝对不会再让你活下去。

    &bp;&bp;&bp;&bp;他身形微微一蹲,强横的**力量爆发,脚下发力,轰地一声,整个浮峰都震动了一下。

    &bp;&bp;&bp;&bp;气流爆溢如旋风一样四散,叶青羽的身形犹如一颗炮弹一样,腾空而起,刺破空气,下一瞬间,已经落在了风云台之上。

    &bp;&bp;&bp;&bp;轰!

    &bp;&bp;&bp;&bp;落地的瞬间,风云台似乎都震荡了起来。

    &bp;&bp;&bp;&bp;“你今天,死定了。”

    &bp;&bp;&bp;&bp;看着对面冷笑轻蔑的陈少华,叶青羽一字一句地道。

    &bp;&bp;&bp;&bp;淡紫色的雷电光流,在他的身上缓缓地浮现,强大的肉身血气爆发,宛如汪洋一样沸腾。

    &bp;&bp;&bp;&bp;叶青羽的气势不断地攀升。

    &bp;&bp;&bp;&bp;无形的气息狂暴,在他身体周围,连空气都开始凝结一样,光线都在这样的气势之下开始扭曲,一种语言无法形容的压力,以他的身形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逸散。

    &bp;&bp;&bp;&bp;对面。

    &bp;&bp;&bp;&bp;陈少华周身也是元气涌动,抵御压力,脸上却浮现出一丝狞笑:“死定了?呵呵,这话也是我想要对你的。”

    &bp;&bp;&bp;&bp;“就凭你这种货色,手下败将,也配?”

    &bp;&bp;&bp;&bp;叶青羽冷笑。

    &bp;&bp;&bp;&bp;笑意之中尽是不屑和轻蔑。

    &bp;&bp;&bp;&bp;他负手而立,看着陈少华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死人,一个丑,一个臭虫。

    &bp;&bp;&bp;&bp;陈少华被这种表情激怒了。

    &bp;&bp;&bp;&bp;他怒极反笑。

    &bp;&bp;&bp;&bp;“哈哈,怎么?你在为这个谢老儿打抱不平,可惜,很快你就要和他一样,化作一滩肉泥一堆白骨了,”陈少华诡异地冷笑,话之间,身边也是一道道银色元气光剑浮现,密密麻麻地漂浮在他的身边,宛如灭剑阵一样,比之前击杀谢元时,每一柄元气光剑都要增强了不少,其上都有符文流光,有绝神器般的杀意缭绕。

    &bp;&bp;&bp;&bp;比之十多日之前悟道茶园一站时,这种力量强横了数倍。

    &bp;&bp;&bp;&bp;“这就是你那天真自信的来源?”叶青羽一步一步地逼近。

    &bp;&bp;&bp;&bp;“不错。”陈少华冷喝:“万剑本源……杀!”

    &bp;&bp;&bp;&bp;咻咻咻。

    &bp;&bp;&bp;&bp;银色元气光剑瞬间同时爆射而出。

    &bp;&bp;&bp;&bp;剑光激荡犹如流星,璀璨急速,根本就是超越了一般人眼睛所能捕捉速度的极限。

    &bp;&bp;&bp;&bp;漫天的银色光剑交错纵横,宛如一张无尽的斩杀剑一样,带着犀利无匹的毁灭剑气,朝着叶青羽覆盖了过去,银光近乎于将他整个人都淹没其中。

    &bp;&bp;&bp;&bp;叶青羽面色从容,不做丝毫的抵挡,一步步地朝着陈少华逼近。

    &bp;&bp;&bp;&bp;“把你的底牌都拿出来,不然,就去死。”

    &bp;&bp;&bp;&bp;随着他的脚步移动,沛然莫御的强横气势碾压过去。

    &bp;&bp;&bp;&bp;叮叮叮!

    &bp;&bp;&bp;&bp;无数道犀利剑气斩在了叶青羽的身上,发出如金属撞击交鸣一般的轻响声,火光溅射。

    &bp;&bp;&bp;&bp;在这样近乎于毁天灭地一般的光剑毁灭之雨中,他缓步而行,发丝飞舞,英姿伟岸,面色淡然,仿佛是行走于春日阳光下的斜风细雨之中,不受丝毫的阻碍。

    &bp;&bp;&bp;&bp;陈少华面色一变。

    &bp;&bp;&bp;&bp;天荒的肉身修为,比几日之前更加强大了。

    &bp;&bp;&bp;&bp;“天荒,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够挡得住我几剑!”

    &bp;&bp;&bp;&bp;断喝声之中,陈少华身形一闪,猛然冲天而起,。

    &bp;&bp;&bp;&bp;他微微一跃就已经在十米高空之中,双手捏出剑诀,掌心相对,虚合一握,掌心之中光芒大作。

    &bp;&bp;&bp;&bp;咻咻咻凄厉的破空声之中,那漫天流光般飞舞激射的光剑,瞬间宛如乳燕归巢一般,密密麻麻瞬间都朝着他的掌心之中汇集。

    &bp;&bp;&bp;&bp;一息之间,万剑化作一剑。

    &bp;&bp;&bp;&bp;这一剑璀璨如玉,数十米长,宛如巨神手中的审判神器一般。

    &bp;&bp;&bp;&bp;“万剑归宗……杀!”

    &bp;&bp;&bp;&bp;陈少华怒喝,双手往下劈斩。

    &bp;&bp;&bp;&bp;手中璀璨巨剑瞬间分开虚空,朝着叶青羽头顶斩下。

    &bp;&bp;&bp;&bp;“雕虫技。”

    &bp;&bp;&bp;&bp;叶青羽面露不屑之色,依旧未做格挡之势。

    &bp;&bp;&bp;&bp;轰!

    &bp;&bp;&bp;&bp;璀璨长剑斩在他的头顶。

    &bp;&bp;&bp;&bp;画面,在这一瞬间似是微微有所定格。

    &bp;&bp;&bp;&bp;巨大的长剑抵在叶青羽的额头上,时间仿佛是静止了一样。

    &bp;&bp;&bp;&bp;这一幕印在了所有人的眼中。

    &bp;&bp;&bp;&bp;无数声惊呼脱口而出。

    &bp;&bp;&bp;&bp;然后——

    &bp;&bp;&bp;&bp;咔嚓咔嚓!

    &bp;&bp;&bp;&bp;轻响声传来。

    &bp;&bp;&bp;&bp;就看那巨大光剑的剑身之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的裂纹。

    &bp;&bp;&bp;&bp;然后这个裂纹就像是蜘蛛一般蔓延,瞬间弥漫到了整个巨大剑身,嘭地一声轻响,巨剑瞬间寸寸断裂,化作千万碎片飘散在空中。

    &bp;&bp;&bp;&bp;“什么?”

    &bp;&bp;&bp;&bp;陈少华瞳孔皱缩,无比震骇。

    &bp;&bp;&bp;&bp;这……怎么可能?

    &bp;&bp;&bp;&bp;他的身形第一时间急退,拉开距离。

    &bp;&bp;&bp;&bp;“这就是你的最强实力吗?”叶青羽浑身杀气宛如旋风般缭绕,一步步逼近。

    &bp;&bp;&bp;&bp;刚才那一记【万剑归宗】,连叶青羽的一根发丝,都未能斩断。

    &bp;&bp;&bp;&bp;这样的姿态,带给了陈少华巨大的心理压力。

    &bp;&bp;&bp;&bp;“你……好,今日就让你见识下我真正的实力。”陈少华怒吼起来。

    &bp;&bp;&bp;&bp;话音落下。

    &bp;&bp;&bp;&bp;他十指若蝴蝶般灵巧翻飞,结成一个玄奥的印记。

    &bp;&bp;&bp;&bp;天地之间的元气如漩涡一般向风云台上的陈少华聚集,雄浑的元气形成一道肉眼可见的白色的飓风,处在飓风正中心的陈少华长发被元气风暴吹得猎猎生风。

    &bp;&bp;&bp;&bp;陈少华缓缓摊开左掌,天地间的元气如找到出口一般,向陈少华手掌中汇聚,瞬息之间便凝结成一朵含苞待放晶莹剔透的白莲。白莲散发着莹润的光泽,在陈少华手中缓缓绽放,花开的一瞬间,陈少华右手猛地抓向白莲的花蕊,然后缓缓抬手,银色的白莲仙剑绽放着耀眼的银色光芒再次出现叶青羽眼前。

    &bp;&bp;&bp;&bp;他终于再度召唤出了白莲仙剑。

    &bp;&bp;&bp;&bp;白莲仙剑乍一出现,风云台上被那银色的光泽笼罩。

    &bp;&bp;&bp;&bp;一股圣洁纯净的气息弥漫开来,陈少华手持白莲仙剑,衣衫飘飘,遗独立,飘然如仙人一般。

    &bp;&bp;&bp;&bp;仙剑在手,陈少华身上的气势陡然飙升。

    &bp;&bp;&bp;&bp;他左掌中精美的莲花在白莲仙剑拔出之后便已消失,而在他的身后,巨大的莲形光晕逐渐显现,衬得陈少华恍然若仙。

    &bp;&bp;&bp;&bp;惊心动魄的力量气息,从陈少华身上流露出来。

    &bp;&bp;&bp;&bp;“咦?比当日悟道茶园时强了很多……太一门的底蕴,果然不可觑。”

    &bp;&bp;&bp;&bp;叶青羽心中一动。

    &bp;&bp;&bp;&bp;但他的脚步却未有任何的停留,面色如常,继续一步步地逼近陈少华。

    &bp;&bp;&bp;&bp;“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白莲剑杀!”

    &bp;&bp;&bp;&bp;陈少华双手握剑,狂吼起来。

    &bp;&bp;&bp;&bp;只见白莲仙剑如孔雀开屏般一化二、二化三、三化万,无穷无尽,璀璨的剑影近乎于淹没了整个风云台。

    &bp;&bp;&bp;&bp;周围观战众人,只觉得眼睛刺痛,竟是不敢直接逼视。

    &bp;&bp;&bp;&bp;同十日之前相比,此时的白莲仙剑幻化出的剑影已经凝结成实体,除了那些顶级大人物之外,很多武道强者甚至已经分不清万道剑影中哪个才是白莲仙剑的本体。

    &bp;&bp;&bp;&bp;“故技重施?呵呵,黔驴技穷了吗?”叶青羽冷笑,道:“也好,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力量。”

    &bp;&bp;&bp;&bp;他终于有了动作。

    &bp;&bp;&bp;&bp;攻击工作。

    &bp;&bp;&bp;&bp;轻轻地握住右拳。

    &bp;&bp;&bp;&bp;淡紫色的电芒在他的拳头上若隐若现。

    &bp;&bp;&bp;&bp;然后缓缓地一拳推出。

    &bp;&bp;&bp;&bp;前一瞬,拳势微弱,似是扶风摆柳。

    &bp;&bp;&bp;&bp;后一瞬,拳上突然爆惊雷。

    &bp;&bp;&bp;&bp;于无声处起惊雷。

    &bp;&bp;&bp;&bp;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虚空之中就是一片巨响,如同天穹被轰破一样。

    &bp;&bp;&bp;&bp;轰!

    &bp;&bp;&bp;&bp;霎时间电闪雷鸣。

    &bp;&bp;&bp;&bp;无尽的紫色光焰,宛如天怒,从他的拳头上爆发开来。

    &bp;&bp;&bp;&bp;紫光如潮,淹没了天与地。

    &bp;&bp;&bp;&bp;白莲仙剑爆发出来的光辉,瞬间就被淹没,被侵蚀,被摧毁,被湮没……

    &bp;&bp;&bp;&bp;“这……怎么会?”

    &bp;&bp;&bp;&bp;陈少华的瞳孔之中倒映出一片紫芒,让他那张骤然惊恐的脸显得无比狰狞。

    &bp;&bp;&bp;&bp;迎面而来的,是一种他几乎无法理解的力量。

    &bp;&bp;&bp;&bp;在这种力量面前,陈少华几乎毫无挣扎之力,他觉得自己像是一只掉进惊涛骇浪的汪洋之中的稻皮一样,渺的只能等死。

    &bp;&bp;&bp;&bp;“啊啊啊……怎么会这样??”

    &bp;&bp;&bp;&bp;他惊恐地狂呼。

    &bp;&bp;&bp;&bp;手中的白莲仙剑的威能冰消瓦解,疯狂地震动,被那迎面而来的紫色拳印碾压而中,哀鸣着脱手而出,被震飞不知道何处,而那紫色雷电拳印缓缓横推碾压而来,陈少华只觉得自己被这种恐怖的力量封锁住,无法挣扎逃脱,眼睁睁地就要被碾压为碎片。

    &bp;&bp;&bp;&bp;“噗……”

    &bp;&bp;&bp;&bp;他张口喷出一道血箭。

    &bp;&bp;&bp;&bp;胸膛瞬间塌陷下去,骨骼碎裂,一瞬间全身骨头不知道断裂了多少根,血肉模糊。

    &bp;&bp;&bp;&bp;“不……”陈少华状若疯狂地怒吼,满眼都是不甘心和愤恨——

    &bp;&bp;&bp;&bp;第二更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