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7、血雨风云(3)
    &bp;&bp;&bp;&bp;时间对于修炼者来,转瞬即逝。零点看书lgdkh

    &bp;&bp;&bp;&bp;叶青羽遍观武道对决,到了最后,他不得不闭目休息一段时间,才能继续观看。

    &bp;&bp;&bp;&bp;因为擂台之上,流血如河,白骨如山一般,即便是他,看得多了,也会受到那杀气煞气的影响,心中不由得浮现起杀意。

    &bp;&bp;&bp;&bp;叶青羽必须做到让自己时刻都冷静,来捕捉机会,营救鱼杏。

    &bp;&bp;&bp;&bp;第三日的时候,叶青羽突然发现了一个极为诡异的现象。

    &bp;&bp;&bp;&bp;“嗯?这风云台,经过这两日血水浸养,怎么好像活了起来。”

    &bp;&bp;&bp;&bp;叶青羽一直对风云台心存疑虑,每次台上战斗结束他变特别留意风云台的变化,随着络绎不绝的鲜血的滋润,风云台的色泽变得极为诡异玄妙,仿佛变得有了活力和生机一般,倒挂方印般厚重的漆黑山峦之中,血脉之光若隐若现。

    &bp;&bp;&bp;&bp;这风云台像是一个邪物一样,竟是瞒过了很多人的眼目,悄无声息地汲取亡者的骨血。

    &bp;&bp;&bp;&bp;“莫非这个时候太一门重开风云台,其实是另有目的?”

    &bp;&bp;&bp;&bp;就在叶青羽心中疑云遍布的时候,风云台上又有了新的变化。

    &bp;&bp;&bp;&bp;风云台上。

    &bp;&bp;&bp;&bp;“哈哈哈,谁还敢与我一战?”

    &bp;&bp;&bp;&bp;一个模样俊俏,眉清目秀,玉冠束发的锦缎内袍蓝纱外衫的少年,衣衫染血,哈哈大笑,狂态尽显。

    &bp;&bp;&bp;&bp;少年左眼眼角一颗朱砂红痣平添几分邪气。

    &bp;&bp;&bp;&bp;他已经在擂台之上,连续挑战了七个人。

    &bp;&bp;&bp;&bp;被挑战的七个人,都化作了他脚下的尸体。

    &bp;&bp;&bp;&bp;此时他负手而立,嘴角含着一丝玩味不羁的笑意。

    &bp;&bp;&bp;&bp;他周身隐约可见的元气之力涌动,强势霸道,元气光焰仿佛在他身后幻化成了猛虎巨兽,自元气光耀中不时传出阵阵虎啸兽嚎,引得风云台方圆百里内的灵兽。交相嘶吼,气氛霎时凝重起来。

    &bp;&bp;&bp;&bp;“这少年杀性好重。”

    &bp;&bp;&bp;&bp;叶青羽看了看蓝衣少年,微微皱眉。

    &bp;&bp;&bp;&bp;之前风云台上的许多战斗,都是彼此之间有深仇大恨,所以现身挑战,而这个蓝衫少年自从登台之后,却是随意选择对手,也不什么仇恨来由,强势到了极点,到了后来,大家也都看明白了,这个蓝衫少年并非是来解决恩仇,而是为了杀戮挑战。满足自己的杀戮**而已。

    &bp;&bp;&bp;&bp;还没等叶青羽清姜百科全书胡不归介绍这少年的来历,就听见周围浮峰上此起彼伏的议论声悉数传来。

    &bp;&bp;&bp;&bp;“这不是莫风青嘛?”

    &bp;&bp;&bp;&bp;“莫青风?就是那个过去十年间,接二连三挑战了二十几个大宗门派传人,战无不胜,胜五不杀,迅速跻身清姜界青年才俊一辈之中名列前三十的莫风青?”

    &bp;&bp;&bp;&bp;“对对对,就是他。”

    &bp;&bp;&bp;&bp;“竟然是这个杀人狂。”

    &bp;&bp;&bp;&bp;“是啊,这子杀性很重,狂的很,你可是不知道,他专挑各大门派中精心培养的后起之秀来挑战,每战比杀人,搅得多少门派头疼不已。”

    &bp;&bp;&bp;&bp;“是啊,今天他挑战的那些人,都是曾经扬言要教训他,或者是阻止过他杀人的各宗门强者。”

    &bp;&bp;&bp;&bp;风云台上。

    &bp;&bp;&bp;&bp;莫青风浑身元气光焰缭绕,血光浮于头顶,煞气宛如血云一样,杀性之重,到了极点。

    &bp;&bp;&bp;&bp;他手中青云之气缠绕漂浮的清风剑之上,姿态狂傲到了极点。

    &bp;&bp;&bp;&bp;“哈哈哈,都是一群酒囊饭袋,没有人能够接住我几剑,呵呵,还一个个扬言要教训我……哈哈哈哈!”他着,抬脚将风云台上被他杀死的那些尸体,都踢飞了出去。

    &bp;&bp;&bp;&bp;“哈哈,谁敢与我一战?”莫青风的剑峰斜指周边浮峰,姿态狂傲到了极点。

    &bp;&bp;&bp;&bp;一时间,许多宗门被他的锋芒所摄,莫有人敢言。

    &bp;&bp;&bp;&bp;“哈哈哈,没有人敢应战吗?接下来,我应该挑战谁呢?哈,谁会是下一个倒霉鬼呢?”

    &bp;&bp;&bp;&bp;莫青风狂笑,脸上浮现出一丝得色,神态更加的疯狂,掌中长剑青锋轻轻一挑,缓缓地指向周围。

    &bp;&bp;&bp;&bp;众人皆尽变色。

    &bp;&bp;&bp;&bp;到了最后,莫青风竟然缓缓地指向灭魔宗所在的浮峰之上。

    &bp;&bp;&bp;&bp;“对,就是你,灭魔宗的传人,快上来,哈哈,快上来让我碾压你吧。”

    &bp;&bp;&bp;&bp;他疯狂地大笑。

    &bp;&bp;&bp;&bp;话音未落。

    &bp;&bp;&bp;&bp;风云台周围一片哗然惊呼。

    &bp;&bp;&bp;&bp;“什么?他竟然敢挑战灭魔宗的传人?”

    &bp;&bp;&bp;&bp;“我看这子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吧。”

    &bp;&bp;&bp;&bp;“我看不见得,这灭魔宗虽然声名显赫,但是这传人的能耐究竟有多少,还不得而知。”

    &bp;&bp;&bp;&bp;“就是就是,正好我等今日也长长见识,看看这灭魔宗的神通。”

    &bp;&bp;&bp;&bp;众人虽然交头接耳,眼睛却目不转睛盯着灭魔宗所在的方向,突然被点燃了兴致。

    &bp;&bp;&bp;&bp;气氛,骤然变得热烈了起来。

    &bp;&bp;&bp;&bp;灭魔宗的传人被挑战,这可是一件大事。

    &bp;&bp;&bp;&bp;远处浮峰上。

    &bp;&bp;&bp;&bp;面带肃穆面具的灭魔宗传人一身黑袍,头戴古怪面具之下的双眼之中一丝绝杀精芒一闪而过。

    &bp;&bp;&bp;&bp;他缓缓站直身子。

    &bp;&bp;&bp;&bp;动作缓慢,但却极为沉稳。

    &bp;&bp;&bp;&bp;阳光之下,这个略微消瘦的身影英姿挺拔,身躯如标枪一般挺直,面具上表情极度沉默,谁也不知道那张面具之下的神秘的脸上,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

    &bp;&bp;&bp;&bp;“你确定你要挑战我?”

    &bp;&bp;&bp;&bp;灭魔宗的传人开口。

    &bp;&bp;&bp;&bp;他的声音如刀戟相割,铿锵生硬,毫无半点属于人类的感情,仿佛是一台机器一样。

    &bp;&bp;&bp;&bp;远处。

    &bp;&bp;&bp;&bp;“咦?这声音……”

    &bp;&bp;&bp;&bp;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叶青羽突然面露惊色。

    &bp;&bp;&bp;&bp;他隐约觉得,这个声音好像是有点儿熟悉,似是曾经在哪里听到过,但终究还是记不得了。

    &bp;&bp;&bp;&bp;风云台上。

    &bp;&bp;&bp;&bp;“看来你这面具还影响了你的听力,更影响了你的判断力,呵呵……很震惊吗?那你就竖起耳朵好好听着,滚上来受死,本公子现在要在这风云台上将你一击击杀。”

    &bp;&bp;&bp;&bp;莫风青眼含戏虐,手中清风剑蓝光微微颤抖,剑光明灭不定。

    &bp;&bp;&bp;&bp;他表现出来的狂傲桀骜,近乎于疯狂。

    &bp;&bp;&bp;&bp;“好。”

    &bp;&bp;&bp;&bp;灭魔宗的传人点点头。

    &bp;&bp;&bp;&bp;他原地踏出,凌空一步,眨眼间人已消失不见。

    &bp;&bp;&bp;&bp;虚影之中只留下半道残影。

    &bp;&bp;&bp;&bp;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还来不及看清人影踪迹,下一瞬间他已经站在了风云台上。

    &bp;&bp;&bp;&bp;他的身形削瘦,黑衫更显得沉默,静静地站在哪里,气势姿态,分明不见杀气,却又让人不战而栗,心生寒意。

    &bp;&bp;&bp;&bp;“装的哪门子神秘,待我击杀你之后,掀了你这丑面具,好让大家看看你面具之下,是人是鬼。”莫风青冷笑虎啸长鸣,振耳发聩。

    &bp;&bp;&bp;&bp;强横的剑意从莫风青的掌中剑里爆发出来,犀利无匹地气息,仿佛是要隔绝天地一般,令人颤栗。

    &bp;&bp;&bp;&bp;但灭魔宗的传人站在十米之外,周身气息明灭不定,宛如残烛,又如青风,绵绵不绝,无法捉摸。

    &bp;&bp;&bp;&bp;他掌心抬起,往虚空之中轻轻一伸。

    &bp;&bp;&bp;&bp;一柄幻彩流光长剑凭空出现,幻化在他的掌心之中。

    &bp;&bp;&bp;&bp;剑气之中五光十色的流光此起彼伏层层叠叠,气流游走之间行云流水,仿佛游刃有余,自在闲适,剑刃之上一道道旁逸斜出的流光将风云台四周结界照的晶莹光亮,虽不见剑形,结界四壁却被一道道如水波涟漪般扩散而开的剑气所震荡。

    &bp;&bp;&bp;&bp;这位灭魔宗传人的内蕴修为,一时之间,竟然让台下众人难以分辨。

    &bp;&bp;&bp;&bp;“给你一次出手的机会,你先出手。”

    &bp;&bp;&bp;&bp;灭魔宗传人的声音依旧是毫无情绪起伏,却又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如直叩人心一般。

    &bp;&bp;&bp;&bp;“狂妄,这是你自己找死。哈哈哈,既然如此,别怪我没给你出招的机会了,看我一招杀你。”

    &bp;&bp;&bp;&bp;莫风青狂喝。

    &bp;&bp;&bp;&bp;下一瞬间,他出剑。

    &bp;&bp;&bp;&bp;裂天般的剑意迸发,他身形化作一道流光,瞬息朝着灭魔宗传人刺杀。

    &bp;&bp;&bp;&bp;灭魔宗传人凝立不动,就在莫风青的剑芒侵入他周身一寸之内的时候,突然微微一颤,掌中幻化出的元气长剑犹如暗夜闪电一般划出。

    &bp;&bp;&bp;&bp;叮!

    &bp;&bp;&bp;&bp;金属交鸣的声音传出。

    &bp;&bp;&bp;&bp;瞬息之间,莫风青与灭魔宗传人所站位置已经互换,背对而立。

    &bp;&bp;&bp;&bp;空气中只有呼然飘过的风声带动树叶发出的簌簌声。

    &bp;&bp;&bp;&bp;“这……结束了?”

    &bp;&bp;&bp;&bp;人群中首先反应过来的人发出质疑。

    &bp;&bp;&bp;&bp;两人背对站着,都不回头,难道是胜负已分?

    &bp;&bp;&bp;&bp;人群错愕之中,异变再生。

    &bp;&bp;&bp;&bp;砰

    &bp;&bp;&bp;&bp;莫风青手中早已黯然失色的清风剑从手中滑落,发出一声脆响,左肩到右侧腰部的身子裂开一道切口光滑整齐且细微难辨的血口,骤然之间,血口中挤压爆裂的血水喷薄而出,被斜劈成两截的身子如被拦腰削断的枯木一般分段落地。

    &bp;&bp;&bp;&bp;莫风青嘴脸之中甚至还留有他没来得及收起的一贯嬉笑姿态。

    &bp;&bp;&bp;&bp;仿佛空间就此凝结。

    &bp;&bp;&bp;&bp;又似乎时间从众人眼皮子底下溜走了一霎。

    &bp;&bp;&bp;&bp;众人之中皆面色骇然。

    &bp;&bp;&bp;&bp;那一瞬间的剑光,那一瞬间的招式,那一瞬间的杀意外泄……

    &bp;&bp;&bp;&bp;那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bp;&bp;&bp;&bp;看清楚的人并不多。

    &bp;&bp;&bp;&bp;灭魔宗传人收剑,转身轻轻离开。

    &bp;&bp;&bp;&bp;自始至终,他身上不带丝毫烟火杀气,就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bp;&bp;&bp;&bp;……

    &bp;&bp;&bp;&bp;“好强!”

    &bp;&bp;&bp;&bp;叶青羽也不由得感叹。

    &bp;&bp;&bp;&bp;他也没有看清楚,那一瞬间灭魔宗传人出招,犹如飞火流星一般,以叶青羽的目力,也只是隐约捕捉到了一点点的剑痕弧度而已,却根本看不清楚他是如何出招。

    &bp;&bp;&bp;&bp;“这个灭魔宗不愧是超级大宗,传人的实力,只怕还远远在我之上,以后要是对上这个人,可真的要心了,我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他的剑术,近乎于道,可以破开我的肉身防御。”

    &bp;&bp;&bp;&bp;叶青羽心中暗忖。

    &bp;&bp;&bp;&bp;如果清姜界真的最终大举入侵天荒界的话,那灭魔宗也是叶青羽的敌人,所以他本能地将这个灭魔宗的传人当成了假想敌。

    &bp;&bp;&bp;&bp;谁知道还未等叶青羽多想,这个时候,风云台上,又是一道滚雷一般的怒喝之声响起。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