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6、大道入门心经
    &bp;&bp;&bp;&bp;叶青羽觉得这事情有点儿离奇。

    &bp;&bp;&bp;&bp;而灵感大王心中的离奇震惊显然要比叶青羽更甚。

    &bp;&bp;&bp;&bp;他让叶青羽随便了几句无名心法的内容,又问了几个问题。

    &bp;&bp;&bp;&bp;问完之后,灵感大王彻底呆滞。

    &bp;&bp;&bp;&bp;对于雷电皇帝的大道心法,作为昔日和这位人族大帝并肩作战的存在,他显然要熟悉很多。

    &bp;&bp;&bp;&bp;当年雷电皇帝成道,主宰天命,但是在征战神魔平定人族大难之前,心中并无绝对的把握,所以才留下衣钵,曾将大道心法留给他,并直言灵感大王也可以观摩修炼,希望【太上雷极感应篇】可以治疗灵感大王的道伤。

    &bp;&bp;&bp;&bp;这数百万万年以来,灵感大王当然也曾观摩这部帝经,对于己身道伤的治疗,有一定的帮助。

    &bp;&bp;&bp;&bp;所以他对帝经的了解,可以算是雷电皇帝秦明本尊之外的第一人。

    &bp;&bp;&bp;&bp;叶青羽虽然只是将无名心法了几句,但灵感大王却已经可以确定,这个少年人族修炼的心法,的确与【太上雷极感应篇】的入门篇殊途同归,最核心精妙之处,根本就是毫无二致,只不过是表面上的一些形式,稍微有所修改而已,而这种修炼,或许也只是为了让原本极为深奥繁杂的入门篇变得简单易懂,更适合没有武道基础的人修炼。

    &bp;&bp;&bp;&bp;这怎么可能?

    &bp;&bp;&bp;&bp;【太上雷极感应篇】只有雷电皇帝本尊,和他灵感大王手中拥有,不可能再有第三处。

    &bp;&bp;&bp;&bp;这百万年以来,这个地方,也曾来过他人,可惜因为各种原因,都无法进入这间储藏室,虽然通过这人的口中,灵感大王知道了外界发生的一切,知道雷电皇帝一战逆转乾坤,如愿定下了人族繁衍生息的朗朗乾坤,但之后却如流星坠落,消失在了天地之间,再无踪迹,而且这个界上,也再无雷电皇帝的传承。

    &bp;&bp;&bp;&bp;间早就再无雷电皇帝。

    &bp;&bp;&bp;&bp;当初那个人,倒是从灵感大王这里,也得到了一些好处,最终离去。

    &bp;&bp;&bp;&bp;但却绝对不是雷电皇帝的道经。

    &bp;&bp;&bp;&bp;莫非是这么多年之后,雷电皇帝的衣钵道统,竟然又出现在这个界上了?

    &bp;&bp;&bp;&bp;一时之间,灵感大王真的是百感交集。

    &bp;&bp;&bp;&bp;百万年的清冷,百万年前的经历,能够让这条老鲤鱼如此失态的事情,已经太少了。

    &bp;&bp;&bp;&bp;乍听到一些关于雷电皇帝的线索,这条锦鲤真的是无比激动。

    &bp;&bp;&bp;&bp;没有经历过当年的那些事情,没有被困在这区区一米之地百万年,别人是无法体会他这种心情的,甚至要比他自己获得自由,还要令他振奋。

    &bp;&bp;&bp;&bp;“莫非这少年,竟然是明明的后裔不成?不对啊,刚才他自己姓叶,不姓秦,若真的是雷电皇帝的后裔,堂堂武道大帝的后人,不可能会改名换姓……又莫非是这个少年的先辈运气好,发现了当年明明留在其他地方的大帝道统,所以……也不可能啊,若是这少年的前辈真的发现了明明的道统,那只怕足以瞬间崛起,建立一个无上皇朝,就算是因为机缘和资质的限制,无法再造新帝,但也绝对可以独霸一域,毕竟那可是大地道统,可这家伙,落魄的如一条狗一样,看起来那里像是一域霸主皇朝的子弟?”

    &bp;&bp;&bp;&bp;老锦鲤鱼老成精,想法很多。

    &bp;&bp;&bp;&bp;当年也是大千界中的厉害角色,查人观物的本事炉火纯青,一看叶青羽,大约就可以摸得准他的出身来历,这样一身穷酸的样子,绝对不是那些霸主家族或者势力培养出来的接班人。

    &bp;&bp;&bp;&bp;心中有着太多的疑问,灵感大王都不知道该问什么了。

    &bp;&bp;&bp;&bp;最终,他干脆强行按下了心中所有的疑问。

    &bp;&bp;&bp;&bp;但他对叶青羽的态度,却从骨子里,比之前真诚一点了。

    &bp;&bp;&bp;&bp;如果之前只是因为雷电皇帝当年留下的‘传经有缘人’这五个字,以及抱着为了换取自由而和叶青羽进行交易的心态的话,那现在因为叶青羽身上披上了一层疑似雷电皇帝隔代传人的神秘色彩,灵感大王也变得认真了起来,对于叶青羽充满了好奇。

    &bp;&bp;&bp;&bp;“不管这其中有什么缘故,我也不问你那个所谓的无名心法其他内容是什么,但我传授给你的,绝对是【太上雷极感应篇】的入门道经,按照之前的交易,你仔细听好了,我只三遍,你记住了以后,自己去和你那个什么无名心法对比,便知道异同,等你彻底精通了入门道经,掌握了大道之基,我可在传授你道经的其他部分。”

    &bp;&bp;&bp;&bp;灵感大王一字一句地道。

    &bp;&bp;&bp;&bp;看他的这么认真,毫无伪作,叶青羽一时之间,倒也迷糊了。

    &bp;&bp;&bp;&bp;难道这条老鱼精的竟然是真的?

    &bp;&bp;&bp;&bp;他不是在骗自己?

    &bp;&bp;&bp;&bp;如果无名心法真的和雷电皇帝的传承有关的话,那父亲岂不是……

    &bp;&bp;&bp;&bp;想到这里,叶青羽的心里,就突了突。

    &bp;&bp;&bp;&bp;一想到父母可能和雷电皇帝有关系,叶青羽简直不敢相信。

    &bp;&bp;&bp;&bp;原本就已经一团迷雾的自己的身之谜,猛然之间变得更加不可思议。

    &bp;&bp;&bp;&bp;鱼君寒她是自己的母亲,自己的父亲乃是雪国那位无双战神,而现在……自己记忆中已经逝去的那位平凡的父亲,竟然和雷电皇帝有了那么一丝丝神秘的联系?

    &bp;&bp;&bp;&bp;时间流逝。

    &bp;&bp;&bp;&bp;仔细听完老鱼精灵感大王讲述大帝道经入门篇,听到最后,叶青羽也基本上可以确定,这老鱼精不是在胡诌骗自己。

    &bp;&bp;&bp;&bp;因为无名心法本身就不曾在天荒界传播,连雪龙巢穴深处那位苏醒的百万年上古英魂,也曾断言,这无名心法神秘异常,看似平常之中,由浅入深,蕴含着神妙无比的至臻奥义,乃是罕见的武道心法,似乎是专门为叶青羽这个命格虚无之人设计。

    &bp;&bp;&bp;&bp;老鱼精就算是想要蒙骗自己,也不可能知道无名心法的奥义。

    &bp;&bp;&bp;&bp;想到这里,叶青羽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无名心法真的就是雷电皇帝【太上雷极感应篇】的入门篇道经了。

    &bp;&bp;&bp;&bp;这没想到,自己一直修炼的心法,竟然有这样不可思议的来历。

    &bp;&bp;&bp;&bp;灵感大王第一遍详细地叙述完,停顿了片刻,道:“可曾记住了?”

    &bp;&bp;&bp;&bp;叶青羽点点头。

    &bp;&bp;&bp;&bp;老鱼精口中的大帝道经入门篇,和无名心法有微调之处,道意却相同,也不算是很难记,何况他还有过目不忘之能,记忆力堪称变态。

    &bp;&bp;&bp;&bp;“好,那我再第二遍。”老鱼精神色愈发地严肃了起来。

    &bp;&bp;&bp;&bp;叶青羽刚想要,既然我都已经记住了,为什么还要再一遍,但灵感大王却已经自顾自地了起来。

    &bp;&bp;&bp;&bp;才听了几句,叶青羽的脸色,却猛然之间,变得凝重了起来。

    &bp;&bp;&bp;&bp;因为这第二遍来,老鱼精的声音,突然变得浩荡宏远,似是在天地之间响起一样,蕴含着丝丝道意,同样的话,和他第一遍起来的时候,变得截然不同,又有高深莫名的道意滚滚而来。

    &bp;&bp;&bp;&bp;叶青羽立刻不敢怠慢,立刻凝神静听。

    &bp;&bp;&bp;&bp;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老鱼精的声音停了下来。

    &bp;&bp;&bp;&bp;叶青羽呆呆站在原地,又足足发呆了一炷香的时间,才缓缓地回过神来。

    &bp;&bp;&bp;&bp;脑海之中,无名心法和这片大道心经入门篇,开始渐渐地融合了起来,无名心法之中被简化的部分变得圆满,而大道心经入门篇中那些繁奥繁杂的部分,则渐渐变得清晰明了了起来。

    &bp;&bp;&bp;&bp;叶青羽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收到了一次道音冲击一样,感受到了前所未见的一些天地。

    &bp;&bp;&bp;&bp;半晌之后。

    &bp;&bp;&bp;&bp;“多谢前辈了。”

    &bp;&bp;&bp;&bp;叶青羽对着水桶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

    &bp;&bp;&bp;&bp;擒龙木的水桶中,老鱼精半天没有吭声,过了许久,才有气无力地道:“你臭子……也算是有良心。”

    &bp;&bp;&bp;&bp;连称呼都改变了,之前一口一个道友,看起来像是尊称,但实际上却让彼此之间有距离,现在一个‘你子’,倒让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瞬间拉近了许多,变得亲切了起来,好像是在斥责自己的同门晚辈一样。

    &bp;&bp;&bp;&bp;“前辈你怎么了?”叶青羽听这老鱼精的气息很不稳。

    &bp;&bp;&bp;&bp;“为了给你这个臭子聆讲大道入门篇,至少消耗了本王十年寿元,刚才这第二遍,乃是本王这数百万年以来,自己参悟【太上雷极感应篇】的一些心得,你好好领悟吧,却也不必当做是金科玉律,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武道之路,你若是想要在将来成就属于自己的帝道,承接天命,那就需要走自己的路,一味效仿前人,只是重复而已。”

    &bp;&bp;&bp;&bp;老鱼精倒也是苦口婆心。

    &bp;&bp;&bp;&bp;之前他还和叶青羽讨价还价,现在却一副敦敦教诲的主动姿态。

    &bp;&bp;&bp;&bp;叶青羽再次感谢。

    &bp;&bp;&bp;&bp;“这第三遍,极为重要,乃是当年雷电皇帝出征之前,亲自讲道之音,以秘法烙印在我的神魂之中,我终其一生,也只能释放一次……”老鱼精休息了一下,气息稳定了一点。

    &bp;&bp;&bp;&bp;叶青羽听他这么,心中突然一动,道:“前辈,先等一等,这第三遍,能不能换个地方,换个场合再?”

    &bp;&bp;&bp;&bp;灵感大王一怔:“这个却是为何?”

    &bp;&bp;&bp;&bp;“呃……我想等到自己对于这大道心经入门篇的理解更深一层,再来听雷电皇帝冕下亲自留音讲道,毕竟这是大帝留音,机会实在是太珍贵了,不想在这样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浪费。”叶青羽嘿嘿笑着,然后犹豫了一下,又问道:“前辈,当初雷电皇帝冕下留音之时,可曾过,只允许一个人听?”

    &bp;&bp;&bp;&bp;“这倒也不是,你问这句话什么意思?”灵感大王突然明白了叶青羽的打算,道:“你莫非是想要……”——

    &bp;&bp;&bp;&bp;前面的行文,出现了一个逻辑上的错误,老鱼精被困在这里,已经该是已经百万年,而不是十万年,已经修改了。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